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0
Chapter 20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尉和几个军官一起行礼:“殿下。大文学www.dawenxue.net”
        皇太子摆摆手:“听说你们这里压力很大,我特地过来瞧瞧,没有给你们添麻烦。”
        蓝尉“啪”地立正,说道:“请指示。”
        弗洛点点头,仔细地看了蓝尉几眼。由于长时间的紧张和疲惫,蓝尉显得有些憔悴,消瘦许多,但他极为严苛自律,半点不肯随便苟且,身子挺拔得如同一杆标枪。
        “不用这么紧张,来,我们进去。”弗洛十分平易近人。尼斯和蓝岱尔面面相觑,都有些兴奋,跟着皇太子一起进到临时指挥部的军中帐篷。
        弗洛看看挂在墙上的军用大地图,又看了看角落里的沙盘,还有桌上的地图。蓝尉这才想起刚刚摘下放在桌上的银星紫心骑士勋章,他心里跳了一下,皇太子却仿佛没有看见。他没有先理会蓝尉,反倒对尼斯说:“我猜,你应该是尼斯中校。”
        “是的,殿下。”尼斯激动得满面放光,浑身轻颤,“誓死效忠您,殿下。”皇太子笑笑,又转向蓝岱尔:“那这位军官就是蓝岱尔了,蓝丰伯爵最优秀的继承人。”
        相比尼斯,蓝岱尔沉稳许多,但也掩饰不了听到皇太子的赞美,脸上骄傲的神情:“是的,殿下。”
        “蓝尉曾经向我提到过你们,说两位是他最得力的部下,果敢英勇,不愧为奥莱国的将士。”
        尼斯和蓝岱尔感激地瞥了蓝尉一眼,恭敬地回答:“您谬赞了,殿下。”
        皇太子摘下手套,坐到椅子上:“我来,就是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困难。你们向军部打的报告,我都看过了,事实上,就是我不同意为你们加派支援。不过出于谨慎,我还是亲自来看一眼,有什么问题,就直。”
        刚才尼斯还跳着脚骂总部,像个爆炸的火药桶。可真见到皇太子本人,面对对方温和的笑容,不知怎么反倒说不出来。他轻轻碰了碰蓝岱尔,蓝岱尔咬着唇,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殿下。”开口的是一直沉默的蓝尉。刚刚得知皇太子亲临前线的惊喜很快就过去了,他更要思考的,是皇太子此举背后的真正含义,他沉吟着说道,“蓝氏军团人数少、力量薄弱、军备差,一个月来一直处于紧张的作战状态,和敌人周旋。部队得不到休整,大家都很疲惫。我们向军部请求支援,绝对是无奈之举,眼下真的是减员严重,弹药物资都快打光了。”他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终于还是说道,“希尔率领的那一纵队也被敌人黏上,无法向我部靠拢,不能相互支援。”
        “仅是这样而已么?”弗洛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慢慢地道,“依我看来,蓝尉,你还是欠缺经验,的确不如希尔作战灵活,指挥若定。”
        尼斯和蓝岱尔没有料到皇太子竟会如此不讲情面,直斥其过,甚至还把蓝尉和那个在他们眼里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希尔相比,不如都有些愤慨。大文学www.dawenxue.net尼斯冲动地上前一步,反驳道:“殿下,不是这样的,少校他……”
        “尼斯。”蓝尉喝住部下,他清冷的目光寒如冰雪,直视前方,说道:“请殿下明示。”
        弗洛看着蓝尉,年轻少校淡色的唇紧紧抿着,显现出不肯轻易妥协的倔强。他笑笑,站起来,说道:“敌军的优势是什么?火力强劲人数众多,但一点缺点也没有么?我看不见得。他们主要目标,是防护繁城,战线拉得长,行动笨拙。尽管有坚固的堡垒和工事,但他们胆子小,部队腐化严重,作战将领之间相互推诿,若非如此,又怎么能给你机会,趁他们包围尚未合拢,即使突围而出?”
        这些情况他们在一起都分析过,不觉得有何高明。尼斯和蓝岱尔又对视一眼,只有蓝尉神色不变,静静地听着。
        弗洛背着双手踱了几步:“作为一个指挥官,作战要冷静,要时刻保持清醒,不能因为愤怒激动就忘记了这次作战计划的初衷,而导致不必要的牺牲。”
        这话说得太重,尼斯和蓝岱尔变了脸色,蓝尉再不能无动于衷,他开口道:“殿下……”
        弗洛一摆手,阻住了他的话:“我当初要你们两个纵队过来,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牵制敌人兵力,为主力部队休整创造时间。注意,是牵制,而不是歼灭。我们根本不用打大仗,甚至不用在乎战果,只是要和敌人接触,让他们感到我们的存在,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尼斯眼前一亮:“殿下,您是说……”
        “可以运用多种方式,比如,打夜战、近战、游击战,打得了就打,打不了就跑,趁其不备攻其不意。也可以把纵队所有机枪集中起来,专打某个要害部位。还可以采取别的办法,和敌人兜圈子,干扰他们,迷惑他们。诸位,方式有很多种,而你们却只选择硬碰硬,攻打一次战果固然辉煌,可长此以往,势必会事倍功半,损失惨重。”
        尼斯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嘿嘿傻笑;蓝尉陷入沉思。蓝岱尔问道:“殿下,但我们物资太过缺乏,现在即使和敌人周旋,也已经捉襟见肘。”
        “哦?”弗洛淡淡一笑,问道,“真是这样么?”他不回答,却看向蓝尉。
        蓝尉深吸一口气,说:“可以在敌人那里抢过来。他们战线拉得长,保障线也相对延长,只要我们在路上埋伏,截获他们的运输队,完全可以得到枪支弹药。”他受到弗洛启发,像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更加宽敞的道路,不得不承认以前是自己太过狭隘了,心中难免有些钦服。蓝尉看向弗洛,皇太子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触,蓝尉偏头避开。
        “对呀对呀。”尼斯摩拳擦掌,兴奋已极,恨不能立刻冲出去干一场。连蓝岱尔脸上也现出跃跃欲试的神色,大声道:“殿下,我们懂了。不用增援,我们一样能将敌人弄个昏头转向!”
        皇太子赞许地看着他们,说道:“那就请快去布置。”
        “是,殿下!”两人一齐敬了个军礼,并肩走了出去。大文学www.dawenxue.net
        只剩下蓝尉和皇太子两个人,帐篷里陡然静了下来。
        皇太子注视着面前年轻的少校,低声说道:“一个月没见,你瘦了很多。”
        回答他的,是蓝尉刻板的官方语言:“殿下百忙之中亲临前线,我等不胜感激。”
        “如果我不来,你想怎么样呢?”弗洛似有意似无意,瞄一眼桌上的那枚勋章。“你是不是准备要和敌人死战到底,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以身殉国?”
        蓝尉紧抿着唇,没有直接回答,但脸上凝重的神色,也表明皇太子猜中了。弗洛轻叹了一声,说道:“我以为,你会给我打电话,质问我不让军部出兵增援的决定。我等你的电话等了很久。”
        “用军用线路拨打私人电话是被严格禁止的,殿下。”
        “哦?”弗洛一挑眉,“如此说来,蓝尉少校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喽?”语气有一丝轻微的讽刺。
        蓝尉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公私分明,是军人必须的品质。”
        “是么?那么少校是否认为,作为一国未来继承人的皇太子,正不具有这种品质呢?”
        “对不起殿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弗洛笑了,他慢慢走到蓝尉的身边:“你难道没有认为,我因为你曾经的小小顶撞,才会下令不增援?难道你没有认为,我会因为个人私利,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难道你没有认为,女王亲自赐予的勋章,仅仅是因为我对你另眼相看?”
        一连串的逼问,把蓝尉内心深处隐藏最深的担忧暴露无遗,他感到有些狼狈,张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好沉默片刻,说:“对不起,殿下。”
        弗洛淡淡地说道:“蓝尉,尽管我对你心有所属,但你,还不至于让我忽视国家的安危和荣誉。”
        蓝尉的脸腾地红了,他异常难堪,可这种话没有办法反驳。
        幸好皇太子并没有让他难过多久。弗洛拿起桌上那枚勋章,走到蓝尉面前,柔声说道:“可也正因为我对你心有所属,所以,无论你做过什么,我都不会为难你。”
        他修长的手指,把银星紫心骑士勋章又带回蓝尉的胸前,然后张开手掌,轻轻按住那枚勋章,同时感受着蓝尉平稳有力的心跳。弗洛温暖地直视着蓝尉的眼睛,带着几分坚定和专注,他说:“我以皇族的尊严发誓。”
        这样的距离太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皇太子琥珀色的眸子映出的,自己的身影。蓝尉低声道:“殿下……”他有些狼狈地后退一步,不知是为了弗洛的这个举动,还是他说出的话。
        弗洛没有再进一步,他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对于蓝尉这种性格刚硬的人,拿捏分寸十分必要。他提高声音说道:“那我就先走了,晚上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你多保重。”他深深地看了蓝尉一眼,转身离开。
        蓝尉一直送出临时指挥部,和将官们一起,看着那辆吉普车扬起灰尘消失在远方。他知道,皇太子要奔往机场,再乘坐飞机在晚上会议之前赶回去。
        难道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只为说上这几句话么?蓝尉下意识地手抚胸口,那里似乎还残留着皇太子掌心的触感和温度。
        希尔惬意地微眯着眼睛,欣赏录音机里放出的悠扬婉转的咏叹调,丝毫没有被远处传来的炮火声影响心情。
        “还是太年轻了。”他说,“对敌经验也少,我看再打下去,他们蓝氏军团那一个纵队,都得全军覆没。”
        副官接口道:“不过投机取巧而夺得葱岭战役的胜利罢了,蓝尉在那一役之后,早已成了另外三大家族的眼中钉,都要趁此机会打消一下他的傲气。”
        希尔漫不经心地睁开眼睛,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不不不,人有傲气,才有征服的价值。看样子军部也已经不愿意管他了。不知皇太子是想彻底打压蓝氏军团,还是想彻底打压他?”
        “其实……”副官斟酌着说,“由殿下打压军团,而由您得到蓝尉,也不失完美的结局。”
        希尔一挑眉:“就是不知道剪了爪子的小豹子,还叫豹子么?”
        “当猫养也是一样的,不过都是宠物而已。”
        希尔看看他,彼此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一个士兵拿来一份文件,绕过副官直接抵到希尔手上,说明这是极密文件,除非长官自己允许,外人不得经手。
        希尔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他一言不发,把文件交给副官,过一会才幽幽地道:“皇太子对蓝尉,还真是上心哪。”
        副官皱紧眉头:“看样子皇太子对蓝氏军团太过重视,不是好现象,我们是不是要提醒一下其他家族?”
        “不错,这种事情,不能只有我们出头。”
        副官又往后翻了翻:“少校,这里还有一份文件,是关于上次您吩咐调查皇太子和蓝尉之间的隐秘的。”
        “哦?都说了什么?”
        “具体情况目前为止还不能探到,只说是一个在繁城战俘营的营救计划,不过失败了。”
        “失败了?……战俘营……营救……”希尔来回踱了几圈,思忖一阵,说道:“这样,你立刻收集所有近期蓝氏军团在战场上失踪的校级以上高级军官的照片,想办法交给科托,让他留意一下,到底是谁被俘关在战俘营里。”
        “包括蓝廷么?听说到现在尸体还未找到。”
        “当然,不过他的所有资料都是绝密,幸好我为了找机会打压他们,早有准备。明天我就偷偷回府,把照片找出来。你一定要秘密交与科托,这张照片非常重要,如果一旦被人发现,我是保不了你的。”
        “是,少校。”
        弗洛赶回帝都,正是晚上6点,6:30分将会有个重要的会议,他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稍作休憩。但他一下飞机就立刻有侍卫官迎了上来:“殿下,陛下回来了,正在书房等您。”
        弗洛赶到书房,看奥莱国的女王,自己的母亲,正捧着一本书,悠闲地阅读。
        “妈妈。”弗洛上前拥抱她,“您怎么提前回来了。”
        “听说那里从今天开始会一个星期连雨天。”女王轻轻放下书,举手投足间有一种优雅的美,显得比她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我是去享受海岸美丽灿烂的阳光的,可不是去淋雨的,索性提前回来看看你忙得怎么样。”
        “一切都还好。”弗洛耸耸肩,“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发起对繁城的总攻。你回来的消息,已经告诉媒体了么?”
        “当然。”女王和蔼地笑着说,“明天头版头条。”
        “普曼国国王焦头烂额风声鹤唳,奥莱国女王却可以潇洒地四处游玩。陛下,您真会让我们的臣民感到安宁祥和,信心在握。”
        “因为我有个能干的儿子,而他没有。”女王俏皮地一撇嘴,“不过我听说你刚刚去了前线,那里情况怎么样?”
        弗洛目光一闪:“您是问人呢,还是问军团呢?”
        “那么,你是去看人呢,还是去看军团呢?”
        母子两个一起笑了起来。弗洛看看表:“对不起妈妈,我还有个会,需要去准备一下。”
        “弗洛。”女王叫住他,她沉吟一下,问道,“他怎么样?还好吗?”
        “送过来的消息还不错。不过我猜,现在让他很头痛的是蓝廷,而不是别人。”
        “蓝廷……”女王的目光一刹那间有点恍惚,“如果当初……”
        “妈妈。”弗洛打断他,“没有当初,霍维斯也有他的骄傲,您应该知道的。”
        “是啊。”女王的唇边,露出一抹属于母亲独有的微笑,“和他父亲一样,表面上对什么都不在意,其实性子倔强得很……”她不再说下去,望着外面朦胧的夜色出神。
        弗洛行了一礼,默默退下,把母亲独自留在那段除了她之外,谁也触摸不到的回忆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