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1
Chapter 21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葛博死了。大文学www.dawenxue.net”海亚王子的语气很沉重,碧蓝色的眼睛里隐含担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狄恒单膝跪下:“是属下失职,请殿下责罚。”
        海亚王子摇摇头:“这和你没有关系,他不是在繁城界内死的,而且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但葛博的死因一定要查清楚,以免别有用心之人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莫顿——”他转向另一个站在一旁的沉默男子,“现在是敏感时期,我和狄恒没有办法出面,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要第一时间赶往雅迪市,想办法进行彻底调查,这里有我签发的手谕。”海亚王子把手谕递到莫顿的面前,目光温和而诚挚:“莫顿,我一向觉得你踏实稳重,堪当大任。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是吗?”
        莫顿接过手谕:“当然,殿下。”
        莫顿走出海亚王子的府邸,林赛焦急地等在外面,见他出来忙比划着询问:“出了什么事?”
        “葛博死在了雅迪市,这件事很棘手,恐怕对海亚王子不利。”两人跃上马车,莫顿命令即刻奔赴雅迪市。
        “啊。”林赛锁紧眉头,“怎么会……唉,可这和繁城并没有多大关系。”
        “有没有关系去看了再,我们得紧盯着,以防有人利用这件事对付海亚王子。”
        “嗯,好。”
        本来葛博完全可以乘坐飞机返回帝都的,毕竟他这次来繁城的重要目的,是为皇上巡视地方守卫情况,应该尽快赶回向皇上汇报。但繁城和雅迪两个城市的招待都太热情了,而且葛博发现,在马车上,那个迷人的克兰会表现出更加与众不同的YIN荡风骚,随着马车的颠簸而……葛博简直痴迷其中,恨不得溺死在里面。更何况梅茜长公主来密信暗示他不必过于急迫,于是更加理所当然地在路上流连。小小一个雅迪市,足足逗留了将近一个星期,就在他要走的前一天晚上,外面守护的侍卫突然听到里面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冲进去发现葛博已经死了。
        雅迪市市长大为震惊,吓得面如土色,立刻对现场严密封锁,并派专家对葛博的尸体进行解剖化验,争取尽快破案。大文学www.dawenxue.net
        其实这案子情况如何,根本是明摆着。里面只有三个人,葛博、克兰还有阿米,三个人都是赤身果体。葛博是被人刺中心脏,当场毙命。他俯趴在床上,伤口在后背。克兰双腿大大地敞开,吊着,XIA身满是J斑,可以看出来当时正发生什么。他侧躺着,似乎经过强烈的挣扎,手臂伸向窗户的方向。胸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离心脏很近,奄奄一息,立刻被送去医院抢救。
        窗户被砸碎了一块玻璃——想必门外的守卫就是听到这个声音,才知道里面出了事——一个很沉重的金属台灯落到外面院子里的草丛中。毫无疑问,克兰正是拿着台灯,扔出去,打碎了玻璃,通知了外面的人。
        受伤最轻的是阿米,他只是昏过去了,手臂和胸口被抓伤了几处。经过检查,发现克兰的指甲缝里有血肉的残迹,表明这两个人搏斗过。阿米的头上有一处撞击的伤痕,就是台灯砸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那把水果刀,只有阿米一个人的指纹。”雅迪市安全部部长干巴巴地说,他的脸色很阴郁,看样子一定被市长骂过很多次,压力很大。
        “从这份报告来看,就是说阿米趁着葛博和克兰X交的时候,从背后刺死了葛博特使。克兰拼命挣扎,但由于双腿不能动,只能尽最大努力,拿到床头旁的台灯。他砸到阿米的同时,也被阿米刺中胸口,但还没有死,又把台灯扔出去,砸碎了窗玻璃。是这样吗?”莫顿问。
        “从目前现场看来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
        “部长,你觉得一个在床上刚刚承受X虐,身体虚弱,还被刺中胸口的人,能有多大力气扔出一个沉甸甸的台灯呢?”
        安全部长猛地转过头看,盯着莫顿的眼睛,语气阴沉:“我不觉得那个奴隶身体虚弱,事实上,即使隔着门,整个走廊都能听到他放荡的叫喊声。”
        “哦?”莫顿接着问,“难道葛博被阿米杀死的时候,克兰没有出声求救?”
        安全部长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露出十分厌恶的神情:“保卫厅长先生,我相信你在干你床伴的时候,他也会发出诸如‘救命、死了’之类Y荡的呻吟。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莫顿面色陡然沉了下去,林赛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莫顿放下手中的资料,冷冰冰地说道:“那么,打扰了,谢谢您的配合。”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匆匆赶过来,交给安全部长一份文件。安全部长打开扫了一眼,突然放松下来,他把文件递给莫顿:“喏,你看看。”语气里竟有几分幸灾乐祸,“这是检察葛博特使血液的报告,他身上中了慢性毒,而且时间长达一个星期以上,也就是说,他在繁城就已经中毒了。”
        莫顿接过报告,仔仔细细看了两遍,他皱皱眉头,指着一个含糊的名称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新型毒素。”回答的是那位法医,“目前还不知道它的确切名称,但可以肯定,葛博特使一定是中了这种毒素。”
        安全部长长出口气,施施然坐下来,翘起腿:“已经很显然了莫顿厅长,阿米先给葛博特使下毒,又进行刺杀。葛博特使中毒是在繁城,杀人嫌疑犯也是繁城派过来的奴隶,看样子,这件事跟我们雅迪市没有任何关系。”
        “用来下毒的途径呢?”
        法医摇摇头:“不知道,现场的食物都检验了,葛博特使胃里尚未消化的食物也检验了,没有这种毒素。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下毒的方法。”
        莫顿低头看着报告,他思考了很长时间,突然抬头说道:“我想去看看现场的情况。”
        现场和报告里描述的基本一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莫顿小心翼翼走了两圈,转头问林赛:“你有没有闻到这屋子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味道?”林赛仔细闻了闻,血腥气十分浓烈,但除了它之外,似乎还有一种甜香。
        “好像……是某种花,或者香水……”林赛不很确定。
        莫顿走到餐台旁,屋子里只有那一瓶鲜花,他辨别了一下,并不是,外面院子里也没有花香来源。他问安全部长:“这种香味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就有了么?”
        安全部长耸耸肩,无所谓地说:“不错,那时更强烈。但你也懂得,特使很喜欢用一些催Q的香料。”
        莫顿点点头,他一笑,说道:“再次感谢您的配合,我想我应该回去向海亚王子禀报了。”
        安全部长一直把他们送出门,边走边说:“老弟,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请你转告海亚王子,帝都对这件事非常关注,他们很快就会派另一个特使过来审案。老弟,抓紧时间。”
        莫顿微一颌首表示感谢,和林赛一起上了马车。
        “疑点非常多。”莫顿对林赛说,“很多地方完全说不通。”
        “可是那个安全部长并不在意这些。”
        莫顿讥讽地嗤笑:“他怎么会在意?就算有疑点也绝对不会指出来。他巴不得凶手是阿米,这样跟雅迪市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最多算一个保护失职,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件事的真相,其实并不重要,想得到什么样的真相,才最重要。”
        林赛想了想,比划着问道:“你是说凶手不是阿米?”
        “绝对不是。”莫顿很肯定地说,“我认为,是克兰。”
        林赛吃了一惊,瞪圆了眼睛:“不能,他明明,明明……”
        “那只是苦肉计摆脱嫌疑的假象。你想想看,事实也可能是这个样子:葛博在和克兰X交时,突然毒发昏迷。阿米见状害怕,想要逃走,克兰拎起台灯等他打晕。然后克兰把阿米抱到床上,擦干净水果刀上的指纹,再塞到阿米手里。他用床头的锁链把自己弄成双腿被吊起来的模样,紧接着握住阿米的手,将水果刀刺入葛博的后心,再刺入自己胸前——这一点很难,一定要掌握好分寸角度,否则一命呜呼。最后,他拿起台灯,扔向窗户。玻璃的碎裂,不只通知外面的守卫,而且能使自己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救治。也许我说的也有偏差,不过我认为,这些更符合事实真相。”
        林赛目瞪口呆了半天,才怔怔地比划:“不……不能……莫顿,你只是凭借猜测,一点根据也没有呀。”
        “不,我有。”莫顿犹豫了一下,脸色忽然变得有点难看,“我凭的就是房间里的香味,还有葛博身上的毒素。这种毒我以前见过,印象非常深刻。这是一种很少见的毒素,它只能通过一种途径传播,就是X交。克兰要先服用此毒,这毒对他本身没有伤害,但有效期很长。只有和他有肌肤之亲的人,才能感染这种毒素,而导致神志不清。葛博自从得到克兰,就一直宠幸他,因此毒素一点点渗透他的身体,最终使他昏迷不醒。”
        “这种毒很少见?连法医都无法得知确切的名称。莫顿,你从哪里知道的?”
        莫顿沉默一阵,最后还是说:“这是辉轩国研制出来的,极为罕见。很久以前在机缘巧合下,我见到过。”
        林赛咬咬唇,他低下头,似乎在回想莫顿所说的话,好半天才问道:“那克兰为什么要杀葛博特使?”
        “那阿米又什么要杀葛博呢?”莫顿冷静地分析,“没有私人恩怨,那无外乎就是受人指使。那为什么又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杀死葛博?而不是在繁城界内,或者回到帝都之后?林赛,我和你一说你就明白了。毒是在繁城内开始下的,这牵扯到海亚王子;死去的葛博,是梅茜长公主的心腹;而雅迪市安全部部长,则是皇上的人。葛博的死亡,同时牵扯了三方利益,十分不寻常。这个主意很巧妙,那个人想要在这种混乱的时刻,创造更为混乱的局面,好从中谋取一些好处。可也正因为三方面都牵扯其中,所以那个人肯定不是普曼帝国的人。林赛,我猜,他是奥莱国潜入的间谍。”
        林赛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惊骇莫名地问:“你是说,克兰是间谍?”
        “不。”莫顿平静地道,“我是说,霍维斯是间谍。”
        “这不可能。”林赛断然否定,“仅凭一种香味,莫顿,你这种猜测太过武断了。”
        莫顿赞同地点点头,喟叹似的说:“是啊,太武断了。所以,我决定好好调查调查霍维斯这个人,同时想办法试探他一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