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3
Chapter 23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廷犹豫了一阵,还是走了过去,原因是霍维斯的脸色真的称不上正常。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他一只手撑在桌沿,稍一用力,跃坐了上去,自顾自倒一杯,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个精光。手背一抹唇角,眯着眼睛,很享受地说道:“果然是勃艮第。”没等霍维斯有所回应,随手又倒了一杯。
        霍维斯钟爱勃艮第,一直如此,他似乎对一些事物有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偏执。听说当间谍的都多多少少有点怪癖,蓝廷想,他们总需要牢牢掌控一些东西,给自己心理上带来任何事物尽在掌握的暗示。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很快一瓶见了底。霍维斯吐出一口气,仰躺在宽大的靠背椅上,从蓝廷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光洁宽广的额头,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睛。
        蓝廷耸耸肩:“好了,,出了什么事?”
        霍维斯看上去平静了许多,他淡淡地说:“没什么。”
        “行了霍维斯。”蓝廷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讥讽地笑道,“我说你怎么总想装成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明明心里担心得要死。你这副模样最令人讨厌!”
        “哦?”霍维斯挑眉不但不反驳,反而饶有兴味地看着蓝廷:“看样子你比我想象的更了解我啊。”
        “当然。当初你是我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竞争对手,每一个小动作我都会研究很久,透透彻彻。就比如这个,每当你紧张的时候就会请人喝酒,这么多年还没变过。”蓝廷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抿了抿唇,流露出几分倔强,继续说道,“最后一场考试之前,你请所有的学员喝酒,那天晚上玩得真疯。”
        霍维斯沉默下来,他没想到会是蓝廷最先提起那场考试,不过这也符合蓝廷的性格,要强、纯粹、毫不虚伪。
        “你那时是不是很恨我?”霍维斯望着杯子里晃动的红色液体,悠悠地问。
        “是啊。”蓝廷坦率地承认,“而且到现在仍然恨你。”
        霍维斯笑了一下,故意拖长音调装模作样地说:“能让你记恨一辈子,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你毕竟还是忘不了我。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蓝廷翻个白眼,嗤之以鼻。他不客气地又拿起一瓶,用牙齿拔下瓶塞,给自己杯子满上。这次没有过于急迫,而是啜一口含在嘴里,一点点地咽下,品味那与众不同的甘甜滋味。
        “是不是克兰?”蓝廷问。
        霍维斯没有回答。他点燃一根雪茄,慢慢吐出个烟圈。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坐了很久,久到蓝廷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才突然开口说道:“他跟了我五年。”
        蓝廷微微皱眉想了想:“五年。那就是你一离开特训基地,他就跟着你。”
        霍维斯点点头:“他是‘家里’给我安排的拍档。克兰很优秀,事实上,我觉得在某些方面,他比你更优秀。”
        “是啊。”这句话让蓝廷听得很不是滋味,他略含讽刺地说,“我怎么能和一个谍报人员比?也就配当个大头兵。”
        霍维斯转过头来凝视着蓝廷,目光深沉得让人读不懂,他轻声说:“即使你比他还要优秀,我也不可能跟你做拍档——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蓝廷的心咚地跳了一下,他张张嘴,却说不出来什么。他实在猜不中霍维斯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每次当他有些许感动的时候,霍维斯总会毫不留情地把他那点幻想打消得一干二净,他只能把对方所有的话都当成一种甜言蜜语的策略,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也正因为如此,蓝廷尤其厌恶霍维斯,恨他恨得要死。
        幸好霍维斯很快转移了话题,他递给蓝廷一根雪茄:“来一点?”
        蓝廷摆摆手,他还是更喜欢红酒。
        两个人没有就克兰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他们都曾受过最严苛的训练,知道谍报人员的任务,是最高机密。霍维斯刚刚透露的那点消息,已经违反规定了。大文学www.dawenxue.net两个人只是喝酒,像要比着谁更能先把对方灌醉一样。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很少交谈,甚至都不曾对视一眼,但却令人没来由地觉得安心。
        仿佛很久很久以前,那个独处将近半个月的时光,那是他们之间,最安宁祥和的时候。
        蓝廷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否则,怎么可能这么清晰地再次看到霍维斯那张可恶的脸,还有脸上更加可恶的笑容。
        “明天第一次正式淘汰测试,不如今晚都来喝一杯,我请客!”霍维斯举起酒杯,大声说。酒里一片欢呼声。说是酒,其实就是基地为避免学员生活过于枯燥乏味,弄个地方让大家放松一下。台后坐着的是教官,门口守着的是教官,连穿着一套紧身小制服,在人群中穿梭来去的服务员还是教官——只不过这位是那个美人教官,他总是很有恶趣味。
        酒不限量供应,你可以随便喝,只要你敢保证第二天能照常爬起来进行训练。更何况明天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入训之后的首次集中考核,失败的立刻淘汰。
        刚开始大家只想来放松考核之前的紧张情绪,渐渐的都被酒里喧闹的气氛感染了,都喝下去不少,疯狂地蹦跳,颇有点“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架势。
        其中也包括蓝廷。
        蓝廷看到头顶五颜六色的射灯,铿锵的音乐声震耳欲聋,所有人都跳下舞池摇摆扭动。他的身边就是霍维斯,那小子好像一点也没喝多,笑容依旧沉稳温柔。
        “来呀!来呀!”蓝廷对他大声嚷嚷,拉着他跃到舞池里。
        霍维斯贴近过来,漆黑的瞳仁在绚烂的灯光下,显出别样的光彩。他突然凑到蓝廷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说了什么?蓝廷没听清,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喝酒,喝酒……
        到最后,所有人都被教官们赶回了寝室。
        也许正因为前一天晚上的肆意疯狂,第二天大家的状态出奇地好,在灼热的阳光下站得笔直,彼此暗中对视,都有些不肯服输好好较量一场的意味。
        美人教官拈着名单,像一根挺不起腰来的菟丝花似的,斜倚在越野大吉普车旁,懒洋洋地读名字。两人一组,是按他们抽出的号码决定的。这两个人中只要有一人落下,全都会被淘汰。“一个人的素质不能表明全部,你们更需要的,是同搭档之间的配合和默契。”教官如是说。
        所以,和谁能分到一组,至关重要。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然后美人教官念道:“蓝廷,霍维斯。”
        下面有人又不甘心又沮丧地哀号一声。他俩被分到一组?那还有别人的活路吗?蓝廷的心雀跃起来,他不由自主看向霍维斯。霍维斯却没有看他,突然上前一步,说道:“报告,我拒绝。”
        蓝廷的笑容凝在脸上,大家惊诧无比,连教官都面面相觑。美人教官站直了,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上次在训练时对我的袭击,表明这个人的冲动和不计后果。”霍维斯转过头来对上蓝廷的目光,挑衅的表情十分明显,他一字一字地说,“我认为,蓝廷根本不具备做一个谍报人员最基本的素质,他根本不配。”
        蓝廷像被人迎面狠狠扇了一个巴掌,耳边嗡嗡作响,很长时间甚至没有听到周围人都在说什么。等他反应过来时,他的拳头已经凶猛地奔向那张脸,那张带着轻蔑的笑容,令人恨不能一脚踹上去的脸。
        再后来的一切恍惚而混乱,蓝廷无比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在梦里,美人教官的神情变得很模糊,连声音都很模糊,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似的:“对不起,蓝廷,你第二次违反了不得擅自私斗的禁令,我们只能开除你。”
        “你必须以你家族的名誉发誓,绝不会将这里的情况泄露出去。你要遵守以下规定……”那些话蓝廷都记不清了,准确地说,当时他就没有听清。他觉得委屈、愤懑、难过、羞耻,他多希望能在那一刻死去。他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眼里的泪水,从齿缝中吐出一生之中最艰难说出的三个字:“是,教官。”满心满肺满脑子却只有一个名字——霍维斯!霍维斯!!霍维斯!!
        蓝廷猛地睁开眼睛,似乎有一个影子飞快地离开视线。周围有一种朦胧的光亮,已经是清晨了。蓝廷发现自己躺在办公桌上,他转过头,霍维斯正叉着手指看着他。
        “怎么样?睡得还行?”霍维斯明显恢复了正常状态,语气里又出现那种隐含的嘲弄意味,“一定是个美梦,蓝廷,我听到你锥心刻骨深情无限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有你的就是噩梦!”蓝廷还没从梦境的感觉中回过神来,一句话说得切齿痛恨,恶狠狠地盯着霍维斯,好像要扑过去咬死他似的。
        霍维斯却毫不在意,笑着说:“无论美梦还是噩梦,只要有我就行。”
        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侍卫试探性地低唤:“厅长?”
        霍维斯一把扯下蓝廷,手上一用力,将他按跪在自己面前。蓝廷怒气上冲,刚要反抗,听到霍维斯拖长的声音:“进来——”他咬咬牙,只好先忍着。
        侍卫官推门而入,向霍维斯行了个礼,一眼瞥到办公桌一边地上露出的两只带着镣铐的脚,很显然,那个可怜的囚犯正跪在后面。厅长大人衣服很凌乱,衣襟大大地敞开,他微眯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着什么。
        看样子自己打扰了某种好事,侍卫官暗自埋怨消息来的不是时候,但又不敢不说,只好小心翼翼地禀道:“厅长,医院那边打来电话,说克兰安全度过危险期,已转入普通病房。”
        “我当是什么事。”霍维斯满脸的不耐烦,“不就是没死吗?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快点下去。”
        侍卫官忙不迭地出去,把门关好。
        办公桌后的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陡然轻松下来的神情。霍维斯目光闪烁,俯□,在蓝廷耳边低低地说:“这个姿势,真不错……”
        蓝廷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跪着,正跪在霍维斯分开的两腿中间。他像骤然发力的小豹子似的一跃而起,顺势给了霍维斯一拳,终于打在那张可恶至极的脸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