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4
Chapter 24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劳特在阴森的走廊里,就听到刑讯室传出狱卒们猥XIE的笑声:“哦——真他X的紧……”“我说你都几回了。大文学www.dawenxue.net”“舔哪见货,别只顾着后面。”“看这个结实的小屁GU,哈哈。”……
        劳特推门走进去,混杂着汗味血腥味和酸臭味的气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他连忙掏出手帕捂住鼻子,看着刑讯室里的那群赤身果体的混蛋,一脸不耐烦。
        狱卒们忙放开了手,几个人的下shen还硬邦邦地翘着。劳特低声喝道:“快点。”转身走出去。
        身后传来那些人低低的欢呼,又是一番急促的rou体撞击声,和用力拍打声,频率越来越快,终于有人满足地叹息。几个人略略擦拭一下,套上裤子,慢吞吞地出来。两个狱卒提着水管子,在阿米的身上和水泥地面上喷凉水。阿米跟死了似的,一动不动,狱卒们把他吊起来。差不多冲干净了,劳特才又走回去。
        他摆摆手,狱卒们扔下水管子,把牢门关上,只剩下他和阿米。
        阿米垂着头,褐色的头发早已失去的本来的光泽,湿漉漉地贴在头皮上。浑身上下布满各种各样的伤痕,看样子雅迪市那边也没让他好过。劳特戴上手套,叫道:“阿米?”他抓起阿米的头发,迫使对方扬起脸。
        阿米的双唇肿胀着,使得整张脸有些扭曲。劳特一想到曾有多少根那玩意在这张嘴里进进出出,就觉得一阵恶心。他又叫一声:“阿米。”
        阿米没有抬起眼皮,眼珠却动了动。劳特低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不……不是我……”阿米含糊不清地说,“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那是谁?谁杀的特使?”
        “不是我……别打了……饶了我……”
        劳特想了想,又问道:“谁派你去的?谁命令你杀了特使?”
        “别,别打了……我伺候你……求你别打了……”阿米突然哭了起来,抽抽噎噎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劳特忿忿地松开手,阿米已经神志不清了,根本问不出什么来。看样子也没有人想从他嘴里得到真实的口供。劳特忽然感到一阵寒意,这才是最棘手的,想利用阿米诬陷谁都行,而首当其冲的明显是自己。
        阿米死样活气地吊着,劳特涌上一股想一把掐死他的冲动。
        一阵脚步声从走廊里传过来,劳特摘下手套后退几步。应该不是霍维斯。他想,虽然这小子一天到晚没什么正经话,但答应的事从来没有抵赖过。门开了,出乎劳特意料之外,走进来的居然是莫顿。
        劳特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莫顿厅长好兴致啊,这么早过来审讯犯人。”
        “彼此彼此。”莫顿依旧一张扑克脸,看不出什么来。他用下颌点点阿米:“招供了么?”
        “还没有。”劳特叹口气,“嘴很硬,问了一晚上也没有结果,一会霍维斯过来亲自问。我让这群混蛋们收拾收拾,别弄得乌烟瘴气的。”他一挑眉,“你……有事?”
        他巴不得莫顿快点离开。哪知这位厅长大人今天兴致颇好,没有走的意思,反倒拿出一根烟来,递给劳特。
        劳特阴沉着脸摇摇头,莫顿自己点上,吸了一口。“没有什么,海亚王子对这件事很关心。”
        劳特一字一字地说道:“请王子殿下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置的,是莫顿厅长。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莫顿笑了笑,颇有些意味深长:“听说,阿米是劳特中校送给特使的礼物?”
        劳特面色铁青,他现在最怕有人提起这件事,冷冰冰地问:“莫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顿把烟扔到地上,抬脚踩灭,淡淡地说:“劳特中校,我这个人性子直,不太会拐弯抹角,得罪的地方你多多海涵。这有份资料,你看看。”他从身上拿出几页纸,递给劳特。
        劳特狐疑地看他一眼,伸手接过来,草草浏览一遍,脸上顿时现出惊喜交加的神色:“你这是……”
        “中校,咱们都是明白人,我对你说实话。”相比劳特的激动,莫顿显得很冷静,“现在的局势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劳特目不转睛地凝视了莫顿足足一分钟,慢慢地笑起来:“好,好。莫顿,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还以为你古板木讷,原来是心里有数。”
        “阿米一个奴隶,并不能证明什么,他的证言微不足道。但我这份不一样,谁都知道我是海亚王子一手提拔起来的,如果我出面证实,是海亚王子给阿米下的命令,令他杀死葛博,这就最好了。”莫顿说得不急不缓,胸有成竹,“我想,皇上要的正是这份口供,至于海亚王子怎么知道阿米这个人的,我又是如何告诉阿米的,并不重要。”
        “不错不错。”劳特目光闪动,沉吟着说道,“那么,莫顿厅长想要……”
        “恕我直言,繁城恐怕快要失守了,海亚王子也快完了。劳特,我负责繁城的安全,对此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虽然我受海亚王子提携,但心中一直都知道,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莫顿正色说,“我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
        原来是个见风使舵的角色。劳特暗自掂量,上我这里钻营来了。可又不能否认,莫顿这一记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舒舒服服。劳特大笑起来,他收好那份口供,上前拍拍莫顿的肩头:“哎呀老弟,这就对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能及时看清形势,令人欣慰。你放心,你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在皇帝面前美言,以后就算真有什么变动,和你也绝对没有关系。老弟,你这样的本事,应该越走越高才对。”
        “那还得靠中校栽培。”
        “哎,什么中校,叫我劳特,从今天起,咱们都是皇帝陛下的人,不用分出彼此。”
        莫顿微微挑起唇角,算是露出个笑容:“我听从你的吩咐,中校。”
        “好,好。”劳特笑得更加欢畅。他瞥一眼阿米:“这个玩意怎么办?就怕他清醒过来反口啊。”
        “没有关系。”莫顿面无表情地说,“他清醒不了了,监狱里很多犯人都很寂寞。”
        劳特坐上马车,和莫顿微笑着告别。一放下遮帘,他又拿出那份口供,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再次辨认下面莫顿的签名,直到确定万无一失,这才算放下心里一块大石头。他嘿嘿冷笑两声:“莫顿,哼,原来也是这种人。”
        “这回你放心了,有他的口供,霍维斯也没有办法。”科托冷冷地说。
        “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劳特靠在舒适的椅背上,昨晚一夜没睡好,现在有些困倦,“上次的情报也不见得怎么好,要打压蓝氏军团的目的没有达到。”
        “能打赢几场已经很不容易了,事实上你们差一点捉住蓝尉,要不是……”科托顿住,没有再说下去。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他从随身带着的皮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还有件事,这张照片是那边送过来的,你看看。”
        劳特接过来:“这是……蓝廷?”
        “对,蓝廷。根据那边送来情报,蓝廷其实是蓝氏军团第一顺位继承人。”
        劳特僵直了身体,他难以置信地盯住科托:“你说什么?”
        “蓝廷,他是蓝氏军团真正的继承人。”
        “不可能!那蓝尉是谁?”
        “这个不清楚,但绝对不是继承人,这一点毋庸置疑,那边十分确定。”
        “是这样……是这样……”劳特喃喃自语,和蓝廷交手的过程一幕一幕在眼前划过。他突然阴惨惨地笑了,说道:“不错,不错。普通士兵,怎么会吃出黒菌做得不够地道?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太好了!我居然抓到了蓝氏军团的继承人。”他吩咐科托,“把这件事立刻密报给皇上,还有海亚王子派阿米刺杀特使的事。皇帝一定会龙颜大悦,科托,我要时来运转了!”
        狄恒急匆匆走到祷告室门前,没等侍从们反应过来,已经旋风一样冲了进去。
        “殿下。”他低唤一声,眼睛还不适应房间里的阴暗,过一会才看清海亚王子穿着白色宽大的亚麻长袍,正跪在度猎女神的神像前。“殿下。”狄恒走过去,急促地说,“刚刚得到的消息,霍维斯他们据说掌握了殿下派阿米刺杀葛博特使的证据,殿下,他们就要来逮捕你。”
        海亚王子猛地回头,漂亮的碧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异:“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他立刻明白了这只是个阴谋,栽赃嫁祸,借刀杀人,“莫顿为什么不来报告?”
        狄恒沉声说道:“正是莫顿出卖了您,他作伪证,说是您命令他接触阿米,让阿米行刺的。”
        “简直是胡说八道!”海亚王子站起身,胸膛不住起伏,“莫顿,他竟然……”一时间,又是失望又是伤心。
        狄恒没有海亚王子那么心情激动,显得极为镇定,他上前一步说道“殿下,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立即动身,还能逃出去。”
        “逃出去?”海亚王子摇摇头,“不,我为什么要逃,我根本没有做过那种事,不怕他们来审讯。”
        “殿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事实到底如何没有人想知道,皇帝和长公主只是要把你置于死地而后快。”
        “那我也不能走。”海亚王子挺直腰,目光透着一种坚定和傲然,“如果逃走,无疑承认了自己的罪孽。我问心无愧,又有何惧?”
        “殿下——”狄恒焦急地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你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他们会把所有的罪名都栽到你身上,千夫所指百口莫辩,到时候你怎么办?”
        “他们敢!我是堂堂正正的皇子,身份尊贵。就算有罪,也得由公爵以上贵族和年高德劭的老臣组成调查团进行审讯。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谁也不能只手遮天,我相信,他们会还我一个清白。”
        “清白?”狄恒感到又愤怒又好笑。他冷笑一声,“什么清白?殿下你怎么会这样天真?你以为皇帝真的会把你押到帝都审讯?根本就不可能,他们只要一捉到你,随时可以将你秘密处死,对外宣称畏罪自杀或者暴卒,到时候有人想还你公道也晚了!”
        “住口!皇族声誉怎么能容许你这样诽谤?”海亚王子大声呵斥,“狄恒,你太失礼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妥善处理,你应该做的是遵从我的吩咐,不可违逆!”
        “殿下如果说的对,属下自然会听从;但如果是错的,属下不能眼看着殿□陷泥沼越来越深。”狄恒居然毫不退缩,“殿下,上次我就是听从您的吩咐,没有寸步不离地追随在您身边,结果,你被劳特……”
        “啪”地一声脆响打断了狄恒的话,海亚王子气得浑身轻颤,狠狠给了狄恒一个耳光。
        狄恒看着海亚骤然变得苍白的脸色,有些懊悔,他单膝跪在地上,低声说:“对不起殿下,是属下失言。”
        海亚王子闭上眼睛,一摆手:“你出去。”
        “殿下。”
        “我命你出去!”
        “殿下!”狄恒根本不理会对方的申斥,反而大步上前,“您必须现在就和我走。”
        海亚王子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忠心耿耿的狄恒,竟会反抗自己的命令。眼见对方一步一步紧逼过来,身形高大,气势迫人,忍不住后退一步。恍惚间已被狄恒牢牢握住手腕,海亚王子惊呼道:“你干什么?!”
        “我带您走,离开这里。”
        “你,你放肆!”海亚王子用力挣扎,惊慌失措,“你快点放开我!”
        “您必须得走。”狄恒不理不顾,拉扯得海亚王子脚下一个踉跄。海亚王子羞怒交加,他感到自己的尊严被冒犯,厉声喝道:“狄恒,你疯了吗?!”
        狄恒直直对上海亚王子的目光,语气坚定:“殿下,如果我冲撞了您,我向您道歉。但现在时间非常紧迫,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冲进来。您可以继续拖延,可以大声呼救,但结果一定是我们两个都被抓住,我会被处死。殿下,您想看我被处死吗?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背叛您,永远不会。”
        海亚王子怔住了,他犹豫地咬着下唇。狄恒趁此机会将海亚王子拉到怀中,给他披上一件带着兜帽的大氅,一直把他带到门外停着的马车上。
        海亚王子心里很混乱,他觉得自己应该留下来,但内心深处也知道狄恒说得极有道理。他不怕死,但他怕会像那晚一样,被人无情地□肆虐,毫无反抗的余地。他翻来覆去思前想后,最后只能无奈地叹口气。只听到狄恒对守城门的士兵高喊:“奉海亚王子命令出城,快些让开!”
        “请出示手谕。”
        海亚王子挑起车帘的一角,伸出一只手臂。那个士兵看到了骨骼匀亭白皙秀美的手,上面戴着刻着皇室徽章的硕大的紫宝石戒指。他慌忙跪下来,有些激动地轻轻亲吻那只手,说道:“遵命,殿下。”起身高喝,“快开城门——”
        等霍维斯、劳特、莫顿一齐赶到海亚府邸的时候,那个尊贵的王子早就跑远了。霍维斯徒劳地吩咐:“好好搜一搜。”可大家都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霍维斯似乎对是否能顺利捉到海亚王子并不太关心,他自顾自地在宽阔的大客厅中踱步,细细打量各种各样精致的装饰,有时甚至还要拿起来摸一摸敲一敲。
        “啧啧。”他遗憾地摇头,“真是不怎么样。这府里的东西太不符合海亚王子的身份了,太多的赝品,赝品。”
        “是啊,要说鉴赏宝物,谁能有霍维斯你的眼力。”劳特坐在椅子上,不阴不阳地接口。
        “哈哈,劳特中校也不差呀。”霍维斯坐到劳特旁边,“有机会去我那里挑几样?老兄,对你我是不会吝啬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只要别人帮了我,我就会好好地报答。”
        劳特扯动嘴角,露个笑容:“想要得到霍维斯的报答也很难哪,我还得尽力,过两天有机会一定去欣赏欣赏。”
        “哈哈哈哈,我等着。”
        科托走进来行礼:“中校,刚得到城门士卫的报告,海亚王子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出城了。”
        霍维斯皱起眉头:“哎呀呀,这可怎么得了。”
        劳特半真半假地叹气:“霍维斯,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件事,你总应该先通知各个城门一声,防止王子脱逃。”
        “哈——”霍维斯冷笑一声,“早上刚刚确定要逮捕海亚王子,不过半个小时,人就跑了,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再说城门守卫都是莫顿厅长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莫顿目光闪了一下,却没有辩解。
        霍维斯站起来,倦怠地打个呵欠,“算了,人都跑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还得回去写信向陛下汇报,先走了。”他潇洒地一摆手,扬长而去。
        “看样子,霍维斯是想把放走海亚王子的责任,落你身上啊莫顿。”劳特望着霍维斯的背影,低声提醒。
        “我知道。”莫顿淡淡地说。
        劳特瞥他一眼:“老弟,这件事的确你有疏忽,应该立刻派人通知城门严加把守才对。”
        莫顿平静地说道:“中校,恕我直言。捉到海亚王子于我们有什么好处?审案的是霍维斯,定案的是霍维斯,抓人的也是霍维斯,抓不到人,要负责的也应该是霍维斯才对。中校,依我浅见,抓不到海亚王子才是好事,这是他失职,陛下肯定不会开心。至于我,不过小小过错罢了。中校,陛下会知道,真正对他死心塌地尽力办事的,还是您。”
        劳特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莫顿,摇着头说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莫顿,你是个人才。”莫顿笑了笑,说道:“谢谢中校夸奖。”
        劳特揽过他的肩头,推心置腹地说:“老弟,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以前要是有对不住的地方,你别放在心上。”
        “我要是放在心上,就不会帮您作证了。”
        “哈哈,对对。”劳特顿了顿,说道,“老弟你放心,你这么帮我,我肯定不能让你吃亏。实话告诉你,我掌握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而且已经报告了陛下,很快就会有新的指令。”他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也许不久,这里就要我说了算了。”
        “哦?”莫顿一挑眉,“是什么情报这么重要?”
        劳特贴近莫顿的耳边,轻声说:“蓝廷原来是奥莱国蓝氏军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莫顿目光“霍”地一跳:“千真万确?”
        “千真万确。”劳特亲切地拍拍莫顿的肩膀,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莫顿和劳特告别,跳上马车,告诉车夫:“先不回保卫厅,我要去战俘营一趟。”
        他一到战俘营,直奔资料档案室,在借阅栏签下自己的名字,对工作人员说:“我要刑讯蓝廷的所有录像资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