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6
Chapter 26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什么事这么急呀。大文学www.dawenxue.net”霍维斯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他慢吞吞地走进来。这次身后跟着个穿着侍卫官服饰的少年,可一眼就可以看出那身军服不过装样子而已。那少年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媚眼一挑能把人的魂勾走,哪有半点士兵的样子。
        劳特哈哈一笑,站起身:“老弟,好事好事,来,快坐。”
        霍维斯看看竭力保持矜持,却明显流露出得意神色的劳特,再看看坐在一旁沉默寡言的莫顿,忽然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他拖着步子走到劳特身边坐下:“怎么,你升官了?”
        “哈哈,还没还没。”劳特伸出食指勾了勾,身后科托捧上一份文件,递给霍维斯。
        霍维斯接过来细细地看了一遍,慢慢挑起唇角:“好啊,以后繁城事务就交给你了,劳特,咱们以往交情不错,以后还得请你多关照。”
        “暂代,暂代。”劳特摸摸脑袋,似乎有些忧心地叹口气,“不瞒你老弟,我心里其实七上八下的,现在繁城形势危急,我人小力弱,肯定无法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已经向皇上禀报了,还望能派来位高权重的大臣才行。我嘛,这次就负责蓝廷这件案子。”
        “蓝廷?他又怎么了?”
        “劳特中校得到了非常确切的消息。”说话的竟是莫顿,他直直地看向霍维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蓝廷就是奥莱国蓝氏军团唯一的继承人。”
        霍维斯真的愣住了,张口结舌,好半天才说道:“不能,你捉到的那个蓝廷?”他一指劳特。劳特微笑,谦虚地说:“只是凑巧罢了,绝非有意。”
        “不对。从我得到的情报来看,奥莱国有它自己的规定,皇族和四大家族的子弟,即使当兵打仗,也必须授予上尉以上军衔。可蓝廷是从普通士兵,一级一级干起来的。”
        “这一点嘛,就得问蓝廷自己了。”劳特比量一下对面放着的单独一把椅子,“我们正要审讯他,所以赶紧把你叫过来。”
        霍维斯翻个白眼,嗤笑道:“劳特,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说我也TJ那个蓝廷两个来月,你提审他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莫顿插口道:“这件事是今天早上我们才决定的,本来想通知你,但听说上午那个叫克兰的伤愈出院,估计你还有事要问他。反正下午审讯,时间还早嘛。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他似有意似无意地扫了霍维斯一眼,“难道霍维斯厅长想先掌握情况,然后做些准备?”
        霍维斯根本不理会他的话中有话,瞪大眼睛提高声音:“做准备?我当然得做准备?克兰算什么?不过是个奴隶而已,我还能特地等他?蓝廷,那是蓝氏集团的继承人,我居然把他……哈哈,哈哈。”他又有些惊喜又有些得意,翘起腿来摇一摇,伸出指头点点莫顿和劳特,“你们就没有这个福气。”
        莫顿笑笑,没有搭腔。听了这话劳特倒真有些遗憾,不过没表露出来,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皇上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他命令我们,一定要从蓝廷嘴里挖出些重要的东西,至少也要让他向我们投降,这对打击敌人士气鼓舞我军将士大有裨益。要是他不合作——”劳特耸耸肩,“那就只好枪毙了。”
        “当然,当然。”霍维斯说。然后吩咐那个穿着侍卫官服饰的小奴隶,“去拿点酒,我好好喝一杯。”
        “霍维斯真是嗜酒如命啊。”莫顿淡淡地说,“听说酒精有助于缓解紧张情绪。”
        霍维斯摇摇头,煞有介事地说:“你错了,是缓解激动的情绪。哈哈,哈哈。”
        不大会工夫,门口传来脚铐拖地的哗啦声,蓝廷缓缓走进来。
        这是他从未到过的地方,一间很宽敞的审讯室,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大落地窗洋洋洒洒照进来,让很长时间没有充分享受自由的蓝廷不由自主深深地吸了口气,流露出些许渴望的神情。他眯着眼睛,对着阳光足足有半分钟,这才转过头来注意审讯室的情形。
        劳特坐在大办公桌后,一左一右坐着霍维斯和莫顿,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劳特面容阴鸷,霍维斯懒洋洋地斜靠着,莫顿毫无表情。他们对面,孤零零地摆着一把椅子,看样子是给自己留的。椅子前什么都没有,这样能给犯人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而且一举一动都能被审讯者看得一清二楚,无所遁形。
        蓝廷打量着他们,他们也在打量他。蓝廷神态自若地站在那里,没有因为所有人的注视而感到一丝窘迫,甚至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双眸闪亮,隐含几分轻蔑,腰身挺拔修长。这个年轻人无论在哪里,都能成为注目的焦点,好像所有阳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一样。
        任何人被关进监狱进两个月,都会显得精神萎顿。糟糕的环境、劣质的食物、有限的清水、逼仄的空间、难以排解的寂寞,这一切足以打压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就算不会屈服投降,也会懒散拖沓。大文学www.dawenxue.net折磨,折磨,所谓折磨,重点不在于“折”,而在于“磨”,它一丝一丝地、一分一分地、一寸一寸地,毁灭人的身体,摧残人的意志,让人在浑然不觉中,已然一败涂地。
        但蓝廷没有,他笔直地站着,像一柄出鞘的利剑。甚至因为周围的脏污腌臜不堪入目,而显得更加卓尔不群。
        劳特再一次在心里感叹:早该猜到的,早该猜到的,除了拥有贵族血统的显赫家族继承人,谁还能有这样自内而外的非凡气度?
        他站起身,对蓝廷装模作样地行了一礼,说道:“没有想到阁下就是奥莱国蓝氏集团的继承人,以前真是怠慢了,还望海涵。”
        蓝廷微感诧异,目光飞快地在对面三个审判官脸上掠过。然后他笑起来,这给他本来倔强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纯真和爽利。他略显傲慢地斜睨着劳特,说:“不用客气。”
        劳特被噎了一下。他本来想蓝廷会坚决否认,他一定会趁机好好取笑对方,给犯人一个沉重的打击。没想到蓝廷坦率得可恨,那副神气像是在大度地原谅曾经冒犯过自己的仆人,令他准备好的话都没有派上用场。一时间竟忘了该说些什么,隔了好一会才好像刚想起那把椅子,说道:“请坐。”
        蓝廷一点不客气,大马金刀地坐下。
        劳特调整一下战术,说道:“蓝少身份如此贵重,居然能甘愿只做一个小小的士兵,凭自己本事一刀一枪立下这样的战功,真是令人敬佩。”
        蓝廷微笑着点头:“好说。”
        “其实蓝少应该早和我们表明身份的,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对您严刑拷打。因为我知道,像您这样拥有贵族血统的人,个人荣誉大于一切,曲曲皮rou之苦,怎么能令您屈服?那些刑罚真是不太高明。”
        “你现在也可以继续试一试。”
        劳特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实心实意地希望您能投奔我们的阵营,我希望您能仔细考虑一下。请您放心,我国陛下已经做出承诺,只要您在投降书上签字,立刻晋封您为第一公爵,一切享受的领土特权,只会高于奥莱国。”
        蓝廷笑了:“你觉得一个军团和一个区区公爵的头衔,哪个更吸引人呢?”
        “可您别忘了,您现在正处于这种境遇,蓝少,我们随时可以将你处死。到那时候,别说军团,只怕连公爵的头衔,您也无福消受了。”
        “我要是真在乎那些,就不会只去当一个小兵了。”
        劳特叹口气,很遗憾的样子:“可惜了蓝少,您想保持名誉,如今只怕很难。我们在报纸上大肆宣传,说您已经投降了。”
        蓝廷有些愤怒:“你这是污蔑!”
        “是,不过谁又能来问这篇报道的真实性呢?就算是污蔑,也足够奥莱国忙活一阵了。老百姓知道什么?他们只信谣传。”
        蓝廷晶亮的眼睛迅速地扫视了一番。劳特神情笃定;莫顿依旧面无表情;霍维斯拈着酒杯抿一口,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
        蓝廷脑子转得飞快,他忽然向劳特一伸手:“拿来。”
        劳特一怔:“什么?”
        “宣传报道啊。你把报纸给我拿来,我要仔细拜读一下。”
        劳特完全无中生有,哪里料到蓝廷的反应如此敏锐,他尴尬地哈哈大笑:“看了又有什么用?事实已经如此。”
        “你那些阴谋诡计,自然有人揭穿,还妄想欺瞒所有人,真是可笑。”
        劳特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慢慢踱到蓝廷身前,压低声音问道:“这么说,蓝少肯定不会投降了?”
        蓝廷轻嗤一声:“做梦。”
        “那我只好想别的办法了。”劳特一招手,科托打开门,走进来七八个狱卒。后面跟着两三个技术科的工作人员,带着各种各样的照相机。
        劳特阴惨惨地笑道:“让这些狱卒陪蓝少你玩玩,拍点照片发到报纸上,一定大受欢迎。”
        蓝廷“霍”地站起来,怒骂道:“劳特,你真无耻!”
        狱卒们疯狂地冲了上去。
        霍维斯放下酒杯,紧锁眉头:“劳特,你这招不怎么样。我都跟长公主殿下说好了要把蓝廷献给他,你这么玩完了我还怎么献?”“砰”地把酒杯墩在桌上。
        “哎——霍维斯。”莫顿淡淡地说道,“别这么激动嘛,蓝廷已经不是普通的士兵了,他如果投降,可比仅仅当个男宠对国家有益得多,我想长公主一定会原谅我们的做法的。”
        霍维斯张口刚要再说,莫顿瞥他一眼:“难道霍维斯厅长舍不得?我看你献出克兰,也没有这么难受过。”
        “哈,笑话,我难受?”霍维斯夸张地提高音调,“一个囚犯而已,我TM的难受什么?”他拿起酒杯,一口灌下去,莫顿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蓝廷奋力挣扎,却还是被膀大腰圆的四五个狱卒牢牢按跪在地上。一只大手凶狠地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提,迫使他高高地仰头。一个狱卒站在他面前,作势就要脱下裤子。
        蓝廷突然笑了起来。这个姿势让他难以呼吸,可他还是在笑,然后是大笑,像看到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
        狱卒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全都愣住了,不由自主松松手。蓝廷跪在地上,笑得岔了气。
        劳特不耐烦了,他一步跨过去,拎起蓝廷的衣服领子,恶狠狠地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蓝廷止住了笑,语气出奇的平静,“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垮我?打垮奥莱国?实在可笑。从我进到战俘营第一天起,就已经做好随时被你们折磨侮辱的准备。你大可以让他们羞辱我,拍下来发到报纸上。你觉得奥莱国因为这样就会退缩?会恐惧?会无地自容?你错了。恰恰相反,他们看到你们这样的兽行,会愤怒,会爆发,会同仇敌忾!所有的贵族都会因为我的毁灭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团结。”他目光明亮似火,透着几分嘲弄,“你也可以发到贵国的报纸上,让你们的老百姓看一看,这就是他们效忠的帝国,这就是他们信赖的ZF,这就是他们把身家性命全都托付的军人和官员。如此**肮脏,如此yin乱不堪,不过是一群缩在后方只会一逞私yu的懦夫!”
        蓝廷说话的声音并不高,却一字一字利剑一样直刺向劳特。劳特脸上肌肉不住地抽搐,他不由自主拿出手帕来擦拭额头的汗。没有人再动,包括那些狱卒。机器徒劳地空转,发出轻微嘶嘶的响声。
        霍维斯闭上眼睛,像是品味着什么,其实心里痛苦地透出一口气。莫顿本来一直偷偷观察霍维斯的哪怕一丝神态的变化,此时却看向站在正前方的蓝廷,眼中流露出几分敬佩。
        沉默了很长时间,劳特低声说:“拖出去,枪毙了。”
        没有人动,大家或立或坐,木然如同雕塑。劳特猛地大喝一声:“都聋了吗?我TMD说给我把他拖出去枪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