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7
Chapter 27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狱卒们像是被突然惊醒一样,上前要抓住蓝廷,可动作明显很犹豫。大文学www.dawenxue.net蓝廷轻轻一挣,甚至还没怎么用力,他们就放开了手。蓝廷冷冷地瞥了劳特一眼,大步向外走去。
        死刑场在战俘营的西南角,紧挨着一堵墙,周围是横七竖八的杂草,当中一片铺着瓦砾和黄土的空地。墙上和空地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变成黑色或者深褚色的血痕,使铅灰色的土墙看上去有些阴森。
        蓝廷径直走过去,站在那堵墙的前面,他转过来,面对正前方一排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劳特慢吞吞踱到旁边,极有耐性地劝说:“蓝少,何必呢?事情一做就回不了头了。你才二十五岁,多好的年龄,风华正茂啊。其实你也不必立刻给我答复,完全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我们都不着急。”
        蓝廷扬起唇角,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劳特一挑眉:“怎么样?”
        “我着急。”蓝廷笑嘻嘻地说,“看你时间太久,我恶心。”
        劳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他阴森森地说:“那就开始。”回身走向霍维斯和莫顿。
        莫顿说:“真是顽固不化。霍维斯,你会觉得很遗憾。”
        霍维斯轻叹一声:“是挺可惜。”他随手拿过身后“侍卫官”手里的酒杯。那个小奴隶早就被吓坏了,缩头缩脑不敢直视,恨不能远远逃离这种恐怖的地方。
        霍维斯喝了一大口,表面上泰然自若,其实一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他万万没想到莫顿和劳特会来这一手,竟要枪毙蓝廷。
        冷静。他对自己说,你需要冷静。但他发现自己握着酒杯的手,在不由自主地轻微发抖。他半闭着眼睛,努力迫使自己不去注意刑场上的动静,悄悄做了几个深呼吸。在极为不利的条件下,用掌握的情况作出最迅速准确的判断,是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必备的素质。劳特不会处死蓝廷,至少不会这样轻易地处死。他为人自私贪婪,所有的心思都在如何升官发财上,他要用这点资本讨好普曼国的皇帝,一个活着的敌国贵族接班人,要比一具死去的尸体更有价值。大文学www.dawenxue.net这应该只是一场戏,这种把戏以前他们不是没用过,故技重施而已。
        可如果不是呢……如果劳特真的恼羞成怒要杀了蓝廷……如果普曼国的皇帝给他下了密令,必须杀了蓝廷……自己该怎么办?
        “你看上去脸色不好。”莫顿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路。
        霍维斯打个呵欠:“没办法,昨晚玩得那么疯,你们却一大早就把我叫起来。”他一指身旁害怕得要死的小奴隶,低低地道,“味道很好,你要不要尝尝?哈哈。”
        莫顿扯扯嘴角,算是露个笑容:“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只是以为你不愿意看到这种场面。”
        霍维斯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倒没有。不过你也知道,我对死刑一向不感兴趣,几颗子弹而已。其实把他狠狠干死,可比这个有趣得多。”他好像才察觉出来似的,略显疑惑地问道:“莫顿厅长,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格外地关心我?真是受宠若惊。”
        莫顿转过脸,不再看向霍维斯:“我只是替你觉得遗憾。”
        “唉,太感动了。”霍维斯半真半假地说,他凑到莫顿耳边:“老伙计,用不用我传授你几招?保你在床上yu仙yu死,你那个林赛,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嘿嘿。”
        “谢谢,免了。”莫顿冷下脸,不愿意再就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下去。
        “卡卡卡”几声清脆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在安静的刑场上格外刺耳。
        “预备——”塔达高高地举起手臂,十支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蓝廷。莫顿目不转睛地盯住站在刑场当中的那个年轻人。没有人对死亡真的无动于衷,只要他有一点点不同寻常的反应,哪怕只是给霍维斯一个眼色,莫顿就可以再次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惜的是,蓝廷根本没有看向他们。他一直略偏着头,望向很远的地方,目光纯净得像是一个青春的大学生。大文学www.dawenxue.net
        天空很蓝,一种光滑的清透的蓝,白云丝丝缕缕地扯,偶尔掠过几只飞鸟。
        蓝廷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终于还是这样,他觉得解脱,像个劳累辗转了一路终于能够回家的孩子。
        他听到那种“卡卡”声,也听到塔达的高喊:“预备——”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很想看看霍维斯的脸色,一定很精彩,他有一种恶作剧般的心情。但蓝廷还是忍住了,很快就听到塔达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放!”
        身上一痛,蓝廷仰头栽倒了下去。霍维斯猛地灌下一大口烈酒,刺激得视网膜上一片血红。
        劳特施施然踱过来,摇头叹气:“太糟糕了,莫顿你这个主意真不怎么样,他根本不怕死。”
        “总得试试。”莫顿干巴巴地说,“虽然只是麻醉枪,不过毕竟很逼真,看来他是不会轻易屈服了。霍维斯,你看呢?”
        “随你们的便,都这样了还问我干什么?”霍维斯明显有些情绪恶劣,“你们这是耍着我玩呢?没意思透了。”站起来转身就走。
        “你瞧瞧,他好像很不高兴。”劳特看着霍维斯的背影。
        莫顿平静地说:“是咱们没有事先通知他,难怪。”他也站起来,“行了,把蓝廷押回去,以后再试试别的办法。”
        “要不然把蓝廷单独关押,加大力度看守?”劳特边走边问。
        莫顿想了想:“不,我觉得用不着。在那么多战俘眼皮子底下,他才不能有什么特殊的举动。蓝廷这个人太自傲,做不出来自己逃脱而连累战友的事。”
        “啊,莫顿。”劳特好朋友一样拍拍莫顿的肩头,低声说,“有件事我还得告诉你。你上次帮我那么大的忙,哈哈,我一直记在心上。”
        莫顿淡淡一笑:“举手之劳而已,只要您在皇上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最好能调离繁城,这个地方太阴冷潮湿,我实在不太适应。”
        “放心老弟,我会向皇上建议的。莫顿,你一直负责战俘营的安全防范,有没有听说,以前这里曾经有人成功越狱,还挖了一条地道?”
        莫顿的瞳孔蓦地一缩,停住脚步:“地道?”
        “不错。我也有些风闻,但以前不敢确定。霍维斯曾对我说过,他挖了一条地道,要偷偷运送一些重要的东西出去,本来是求我给他背着你大开方便之门,但我没有答应。”劳特大言不惭地说,“莫顿,我们才是一伙儿的。”
        莫顿说:“是,的确有这条地道,霍维斯怎么会知道?”
        “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我只是想提醒你,老弟,霍维斯手里那些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啊。如今国难当头,他不捐献给国家为皇上分忧,只害怕自己的私人利益受到损失,这种行径真叫人不齿。莫顿,我倒有个主意……”
        “哦?说来听听。”
        “我假意告诉霍维斯,说一切已经安排妥当,让他从地道把那些宝贝运出去,过城门的时候,再突然拦下。哈哈,私运财物可是重罪呀,说明他有潜逃的可能,长公主的脸上就会有点那么不光彩,皇上一定会非常高兴。哈哈,你说是?”
        莫顿根本没有在意劳特的小算盘,他想的是,那条地道,其实是霍维斯用来救蓝廷的。肯定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才没有救出去。如果真的按照劳特所说,霍维斯会以为一切安排妥当,他把蓝廷放在大箱子里,装成一样物品带出去,却被自己当场捉住,到时候证据确凿,霍维斯……
        莫顿微笑着说道:“劳特,我真的很佩服您。”
        “哈哈,客气客气,哈哈。”劳特心里冷笑,霍维斯,你不分给我三成宝物,我也绝不会让你讨到便宜!
        莫顿一出死刑场,林赛迎过来,伸手比划:“怎么样?”莫顿做个嘴型,等一下再说。
        两人上了马车,莫顿若有所思地说道:“有件事很奇怪。两年前一个囚犯在战俘营里挖了一条地道,越狱成功。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人是我,为了防止其他人效仿,那条地道已经被我炸毁。但现在,劳特明显知道这件事,霍维斯居然也知道,而且还偷偷把地道挖通了,会是谁把地道的确切地点告诉霍维斯的呢?”他抬起头,注视林赛的眼睛。
        林赛愣了一下,慌忙摆手:“不是我,我没有……我不知道,真的不是我……”他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莫顿只是随口问一问,因为这条地道,可以说在整个繁城,只有他有最可靠的资料。他完全没有怀疑过林赛,但想来林赛并不知道这种情报的重要性,也许在整理旧档案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也许偶尔和别人提起,结果被某些有心人士利用,并不是没有可能。
        没想到林赛的反应会这么强烈,倒让莫顿十分后悔,他连忙把林赛揽在怀里,安抚地笑着说:“我没说是你,你不用紧张,我知道和你没有关系。没事,没事。”
        林赛挣脱了,连连用手比划:“我见过那份档案,但我知道它们都很重要,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
        “好了好了。”莫顿拦住他语无伦次的解释,柔声说:“我知道不是你,肯定不是你,怎么会是你呢?我问你,是想了解一下当时还有谁接触过那些旧档案。”
        林赛眨眨眼,似乎平静了一些,他想了想,摇摇头:“只有我一个,后来就销毁了……可真的……”
        “不是你,我知道。”他越这样战战兢兢莫顿越是倍感怜惜。明知道林赛胆子小,竟然还要问他这种问题,再说林赛不能表达又听不见,有接触的人十分有限,怎么可能跟谁提过这件事?说不定霍维斯是从别的渠道得知这个情报,毕竟当时还有其他官员牵扯其中,只不过他们陆续都离开繁城而已。
        “对不起。”莫顿低声说。他温柔地看着林赛的眼睛,“晚上我给你做烤羊腿,算是赔罪好不好?你想吃辣一点的么?”
        林赛神色缓和下来,似乎恢复了宁定,默默地点点头,靠到莫顿的怀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