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29
Chapter 29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一整天天气也没有放过晴,一直阴暗着,田野、树林、村庄、道路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幢幢。密雨刚停,可转眼似乎又要下。一股凉意在空间弥漫,透过淋湿了的衣服一直渗到骨头里。
        海亚不禁打个寒战,尽可能把身子缩成一团,减少热量的流失。狄恒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马背上跃下,翻身上了海亚的马,从背后紧紧抱住他单薄的身子,说:“这样能好一些。”
        的确好了很多。海亚能清晰地感到身后那个宽阔而结实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后背,中间没有丝毫缝隙。热力一阵阵从后面传过来,熨帖四肢百骸。
        他低声说:“谢谢。”
        “不用客气。”狄恒中规中矩地回答,他隔着迷迷蒙蒙的水汽向前张望,“前面到了。”
        这是位于繁城城郊的一处小山村,本来应该是庄稼繁茂生长的季节,到处却只看到光秃秃直愣愣的杆,连两边的树木都见不到叶片。没有人在地里忙活,显得十分萧索。
        偶尔几个路人,全都衣衫破烂,面带饥色,用一种麻木的茫然的目光瞥了两人一眼,毫无反应地低下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大树底下有很多乞丐,似乎也讨不到什么吃的,病怏怏地靠在树干上。半大的孩子趴在亲人的怀里,饿得没有力气哭,只抽抽噎噎的。
        海亚被这种场景触动了,他早就知道局势十分不利,百姓流离失所,但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见是另外一回事。和这些人相比,繁城中的百姓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还能吃饱饭。
        海亚的心揪得生痛,他在一对瘫在树下的母子面前停住脚步,想要从怀里掏出点吃的。狄恒连忙拦住他,低声说:“不行。你施舍一个,他们会一窝蜂地涌上来,我们就走不了了。你的身份决不能暴露,这很危险。”
        “可是……”海亚悲悯地看着那些人。
        “你这样又能救几个?”狄恒温热的鼻息喷在海亚的耳边,“殿下,真正的慈悲,不是小恩小惠。”
        海亚一震。他觉得狄恒话中有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们两个距离太近,海亚的目光正对上狄恒坚毅的下巴。他略略抬头,狄恒却只目视前方,像只是随口说一句而已。
        海亚心里低叹一声,只好握紧斗篷,继续赶路。
        他们很快进了村子。狄恒尽量避开大路,绕着圈子走到村边的一处民宅,上前敲门:“打扰一下,我们来借宿。”
        门开了,走出个四五十岁的女人,面容憔悴。她用有些狐疑的眼神看了看狄恒,又看了看裹在斗篷里的海亚:“你们是……”
        “我们是路过的商人,没想到繁城戒严了不让进,大姐,我们借宿一晚就走,绝不会多耽误您。”
        “唉,进来。”女人打开吱吱呀呀破烂的房门,“其实我怕你们什么,要偷要抢随便。”
        屋子里的确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甚至连个遮挡的帘子都没有,也没有灯,昏暗得厉害。
        “大姐,家里就你一个人么?”狄恒问。
        女人凄苦地笑了一下:“以前还是一大家子,闹瘟疫公公婆婆都死了,两个女儿也死了。瘟疫过去闹饥荒,最小的娃也没啦,现在我和我大儿子一起过。”她说的毫无凝滞,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不见得有多伤心难过。
        “那您丈夫……”
        “当兵的,三年前打仗就死在外面了。”
        海亚却几乎听不下去,这只是千千万万百姓中最普通的一户人家,战争、瘟疫、饥荒,到底给这个国家,带来多少沉重的灾难。他实在过意不去,好像这许许多多的困苦艰难,都是自己的罪过,必须得做一点什么才能勉强心安。海亚从怀中拿出几枚金币,递到女人的手上:“大姐,打扰您了。”
        女人看不到海亚的容貌,只微微讶异于清亮低柔的声音,和白皙秀美的手:“是个女娃子啊,那可得小心点,最近溃败的士兵很多……”她摇摇头,没接那点钱,“有钱也没用,到哪儿买东西去呀。”
        “有总比没有好。”狄恒把钱硬塞到女人手上,“他是个男孩子。”
        “唉,其实都一样。”女人拗不过,把钱收好,“你们饿了,我去弄点吃的回来。”
        说是吃的,其实少得可怜。一小杯酸酒,黑黢黢的干面包,食物粗粝难以入口。海亚只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了,心里十分酸苦。
        不一会女人的大儿子也回来了,听说刚满二十岁,但看上去像有三十多。本该青春年少的脸上,过早地爬满皱纹。整个人沉默寡言,反应也并不敏捷,显得极为木讷,对两个不速之客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四个人相对无言,除了沉闷还是沉闷。生活已然无望,不过就是早死晚死而已,与其说是活着,不如说是行尸走肉。
        没有灯,天又黑色早,他们只好去床上歇息。
        海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狄恒坐在地上,斜倚在床脚。
        “狄恒。”海亚轻轻地说,“他们为什么领不到救济粮,我明明下发了很多次。”
        “都被那些官员给贪污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海亚坐起身子,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面对海亚的责难,狄恒显得出奇的平静:“和你说又有什么用?你能做什么?那些官员,不是皇上的手下,就是长公主的心腹,你能怎么样?你有什么权力惩罚他们?”
        海亚为止语塞。他一心想治理好繁城,给百姓带来安宁,没想到现实和他的愿望差距会如此之大。要不是今天有机会站在这里,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原来国家早已千疮百孔,原来自己的百姓就是这样一天一天毫无希望地熬下去。
        海亚烦躁难安,索性不睡了,站起身走到窗前。外面雨停了,却听不到蝉鸣蛙叫,更听不到人声,整个村子一眼望去,连点灯光都没有,像是一座鬼城。只有一点月色,在层云里若隐若现。
        海亚站在窗边,月光映照在白色的外袍上,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得一片朦胧,有一种梦幻一般的飘忽感。海亚悠长的,饱含苦闷无奈地低叹一声,身子似乎因为难以承受这种无穷无尽的苦难,而显得更加瘦削单薄。
        狄恒不由自主走过去,高大魁梧的身形山一样伫立在海亚身边。他想伸出手去,握住海亚的手,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他低声说,像是一种坚定的承诺:“都会好的,殿下,一切都会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还没有起来,就听到一阵“咚咚咚”的大力敲门声,屋顶的灰被震得簌簌落下,有人高声喊:“出来,都出来!”
        女人和她儿子慌里慌张地去开门,狄恒忙把海亚的兜帽戴上。
        几个当兵的冲了进来,一眼看到狄恒和海亚,对那女人呵斥道:“好啊你,竟敢收藏陌生人,不知道现在局势紧张吗?”
        女人愁眉苦脸地分辩:“只是过来投宿的,说好了一会就走,行行好。”
        “交税交税!”
        女人的儿子有气无力地问:“又是什么税呀。”
        “人头税。有一个人就得交一份钱。”当兵的龇着牙,痞着脸盯着他们,一个人忽然冲上前,一把掀开了海亚的兜帽。
        “喔——”有人低低地发出惊叹。海亚羞怒交加,躲到狄恒身后。幸好他们早有准备,把海亚的头发用草药染成绿色,否则这次肯定会身份暴露。
        那几个士兵盯着海亚看了很久,对女人不耐烦地叫道:“快,人头税,TM的愣着干什么?!”
        “没有钱哪长官,你看看这家,什么都没有啦。”
        “没有就拉人。”一个士兵涎笑着过来扯海亚,却被人一把抓住手腕。那个士兵一挣居然没有挣动,凶狠地盯住狄恒:“你想造反吗?”
        狄恒息事宁人地笑笑:“几位大哥,借一步说话。”
        那人呸了一口:“我草,你TM谁呀你。”
        狄恒从怀里拿出一枚金币,在那个士兵眼前快速地晃一晃,那士兵立刻直了眼。狄恒说:“就几句话。”
        士兵们对视一眼,一摆手:“走。”
        几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去。那个女人紧张地直跺脚:“不能出什么事。唉,可别得罪他们哪。一看你这个大哥就不是好惹的,他要是真出手把这几个当兵的教训一通,你们是解气了,转身一走,我和我儿子以后可就遭殃啦。”
        她儿子突然说道:“遭殃就遭殃,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着?”
        “不会的,没事没事。”海亚不停地安慰他们,自己却担忧地向外张望。
        幸好没过多长时间狄恒就和那几个士兵一起回来了,看样子相谈甚欢。狄恒笑着说:“那就麻烦几个兄弟了。”当兵的一拍胸脯:“没的说,你放心。”不再理会海亚和那对母子,一晃一晃离开了。
        海亚问道:“没事,他们怎么……”
        “没事,我认出了他们部队的番号,恰巧他们长官是我朋友。”狄恒简略地解释一下。
        海亚凝视他片刻,没有再问下去。
        那女人惊疑不定:“哎呀哎呀,你认识他们哪,那你也是官喽?”
        “不是,以前和他们长官做过点小买卖。”
        十来分钟之后,那些士兵中的两个又回来了,这次居然送来一袋面,一袋子腊肉香肠,还有几把蔬菜:“我们长官说,有事尽管开口,这些东西先吃着,明天再送来。”
        狄恒拿出几枚金币递给他们:“多谢了。”两个士兵接过,喜滋滋地离开。
        女人和她儿子又惊又喜,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太长时间没有看到真正的粮食了。女人抄起一小把面粉,贪婪地送进嘴里,闭着眼睛品味那种清香,好半天才感激万分地说:“太谢谢你们两位了,你们两位就是贵人哪。求你们别走了,就住这儿,我们娘俩一定好好服侍你们。”
        狄恒没有回答,转头看向海亚。海亚沉吟片刻,轻轻点了点头。女人欢呼一声,脸上放出喜悦的光芒,整个人像突然活了起来:“你们快坐,快坐,我这就去做饭,咱们吃顿好的。儿子还愣什么,快拿钱去买几根蜡烛,免得晚上黑黢黢的,客人住着不舒服……”
        两个人欢欣雀跃地出去忙活,只剩下海亚和狄恒。
        海亚坐在床边,沉默了一阵,低声说道:“狄恒,你应该知道,我可以容许属下的冒犯,但不能容许欺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却颇为严厉,隐隐有种凛然的气势。
        狄恒单膝跪在海亚的面前,坦然直视海亚明亮的眼睛,他说:“誓死追随您,殿下。”
        劳特脸色极为难看,“砰”地把公函扔到办公桌上,拧着眉毛说道:“居然要我们把蓝廷交给长公主,开什么玩笑!”
        莫顿慢慢地说:“我猜,这是霍维斯的主意。”
        “肯定是他!除了他还能有谁?”劳特忿忿不平地道,“想抢咱们的功劳,做梦!”他焦躁地来回踱步。莫顿喝一口咖啡,说道:“那又能怎么样,长公主的面子不能不给。”
        劳特走到窗前,浓重地吐出一口气:“现在局势很不妙,前线节节失利,敌人眼看就要兵临城下,繁城守不了多久了。我们一定得想办法拖延时间,蓝廷是个很重要的棋子,决不能轻易舍弃,即使付出再多的代价……”
        外面阳光正好,暖洋洋地照在每个人的身上。正是C区战俘放风的时间,蓝廷拿着个破篮球,和多维他们扔来扔去。
        劳特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轻轻地说:“我想到个办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