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1
Chapter 31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尉竭力把自己从刚刚得知消息后的极度震惊、疑虑和不安中摆脱出来。他除下手套,交给身后的侍卫官,一步一步沉稳地踏上台阶,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大会议室门前。在外厅守候的秘书和卫兵,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一看见他的身影,立刻有默契地闭上嘴巴,等蓝尉走过,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各种各样的目光投射在蓝尉身上,令这个一直冷漠淡然的年轻少校如芒在背。没有人上前质问他,但那种眼神、那种脸色、那种让你听不清却又显而易见是在谈论你的说话声,都令蓝尉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和压抑。他突然很想转身就走,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种令人窒息的空气。但不行,他有他的责任,有他必须要直接面对的事情,即使是一场会将他毁灭的灾难。
        蓝尉紧抿着唇,更加挺直了背脊,走到白色的大会议室门前。
        门开了,本来交头接耳的贵族和部队上层官员们立刻安静下来。蓝尉没有理会他们,在侍卫官的引领下走到大会议桌的一侧。
        他强烈地感受到对面投过来的灼热的目光,蓝尉一抬头,毫不躲闪地直视着对方。希尔微微一笑,不怀好意地对他眨一下眼睛。
        “皇太子驾到!”
        所有人起立站好。弗洛在侍卫官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他的脸色有点难看,没有了以往温和的笑意,显得十分严肃。他走到长长的会议桌最前端,扫视一圈在场诸位,深邃的眼眸在蓝尉的身上停留片刻,然后说:“都请坐。”
        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份报纸——普曼帝国核心报刊《普曼日报》——上面红色粗体字的大标题,鲜血淋漓似的醒目得令人完全无法忽视:奥莱国蓝氏军团继承人已向我军投降!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再去看自己面前那份报纸。已经不用再看了,昨天晚上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就已经传遍奥莱国大江南北,否则蓝尉也不会在战事如此吃紧的情况下从前线匆匆返回。
        所有人都看向皇太子,他们需要的,是皇太子的态度。
        弗洛沉吟了许久,慢慢地说道:“我想先向各位声明一件事情,经过专业人士的精密比对,投降书上的签名,的确是蓝廷亲笔,而非伪造。如有疑义,可查阅分析报告。”
        他偏头看向蓝尉,轻轻地说:“蓝尉,作为蓝氏军团的代理者,我想听一听你的解释。”
        蓝尉站起来,目视前方。他知道皇太子这是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他知道在场所有人都在竖起耳朵凝神倾听他的话,他知道他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直接影响着蓝氏集团未来的命运。可他能说什么?
        大会议室里安静得掉落一根针都能听到,似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蓝尉艰难地开口,声音不复平时的清冷,反倒有一种干涩,他说:“蓝廷绝不会背叛国家。”
        这句话像一个火星点燃了***包,“轰”地一声,大会议室里顿时喧嚣起来。首当其冲的是莫提家族的范吉斯,他身材魁梧性格彪悍,极为强硬,一拍桌子站起来,差点把报纸扔到蓝尉的脸上:“不会背叛?不会背叛这是什么?《投降书》都签了你还敢说不会背叛?!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为什么要投降?这是耻辱!一个军人最大的耻辱!”罗林家族的罗本紧随其后。
        “他什么时候被俘的?怎么被俘的?究竟是弹尽粮绝还是贪生怕死?!”
        “就是贪生怕死,不怕死他为什么不自杀?为什么要做俘虏?!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就应该留给自己!”
        “懦夫!败类!”
        “誓死不该投降!”
        每个人都是义愤填膺,每个人都是愤怒满腔,每个人都是慷慨激昂。蓝尉笔直地站在那里,像矗立在巨大漩涡中心的冰山,惊涛骇浪紧紧包围着他,来势汹汹声势浩大,仿佛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完全吞噬。
        蓝尉紧紧地抿着唇,他只说出那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开口,只是脸色越发地白,衬着黑色的眸色更深。
        “笃笃笃”三声权杖敲击地毯的声音,紧接着侍卫官大声喊道:“请肃静——”
        人们这才想起这是在大会议室,皇太子就坐在正前方。弗洛扫视了人们一眼,目光宁定,他平静地说道:“请各位就座。”
        大家面面相觑,只好闭上嘴坐下,大会议室内又安静下来。
        弗洛看向蓝尉,又问了一遍:“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蓝尉微微提高音量,一字一字地道:“蓝廷绝不会背叛国家。”
        弗洛点点头,说道:“你也请坐。”
        蓝尉坐下,这才感到自己的背脊,因为刚才过度的僵硬而一阵阵发痛。
        弗洛淡淡地说:“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没有人说话,范吉斯鄙夷地冷笑一声。希尔忽然开口说道:“殿下,我有件事情,不吐不快。”
        弗洛一挑眉:“哦?你说。”
        希尔站起来,和那些恨不能扑上去咬蓝尉几口的人相比,他表现得十分随意,甚至脸上还挂着与以往相同的微笑。他盯着蓝尉,问道:“我只是想问蓝尉少将一个问题,葱岭的战役,是如何取得胜利的?”
        蓝尉对上他的眼睛:“这话什么意思?”
        “啊,可能我是太过多疑了。”希尔假惺惺地委婉地表达了歉意,随即道,“蓝尉少将在葱岭一战中,充分显现了一个军人顶尖的才能,指挥若定运筹帷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随后的几次大大小小的战役中,蓝尉少将再没有发挥这种优势,反而被打败了好几次。”他偏着头,已有所指地说,“我们这边也受到非常大的阻力。好像,敌人已经事先知道了我们的战术一样……”
        蓝尉腾地站起来,漆黑的眸子里射出冰冷的怒火:“希尔,你想说什么?!”
        希尔哈哈笑道:“我想说什么,难道你听不出来?”他陡然沉下脸,“诸位,我怀疑蓝氏军团和敌军相勾结,出卖我军作战情报!”
        这句话简直就像空投的重磅炸弹,所有人都惊呆了。蓝尉紧紧捏着拳头,竭力控制住自己不会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发抖,他低声说:“你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希尔冷笑,“这不是明摆着,蓝廷已经签署《投降书》了!”
        “投降不意味着背叛!”
        “你说什么?”希尔瞪大眼睛,忽然大笑,“你竟然说投降不是背叛?那什么是背叛?难道冲锋陷阵勇往直前才叫背叛吗?蓝尉,你不是疯了!”
        蓝尉慢慢地说道:“我的意思是,蓝廷即使投降,也绝不可能向敌人吐露我军的作战情况。”
        “谁知道?”希尔摊开双手,望向在座诸位,“谁知道啊?”
        “如果他背叛,早就会供出我军长河地区、淮委一带的军事部署,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葱岭完胜。”
        “万一是以退为进欲盖弥彰呢?”
        蓝尉的目光像冰刃一样刺向希尔:“用这么重大的战役来以退为进?用一个城池的安危来欲盖弥彰?希尔,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希尔完全不理会蓝尉的辩解,他大声说道:“无论如何,我已经无法再相信你们。”他看向皇太子,“殿下,我建议,将蓝氏军团驱逐出对普曼的作战。这个军团的继承人投降了敌军,他们已经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资格!”
        蓝尉像被迎面打了一拳,他立刻说道:“殿下,请您相信,我们绝对没有,也绝不可能,背叛国家,背叛女王陛下!”
        弗洛说道:“诸位,你们看呢?”
        这个罪名太重了,它直接决定了一个军团的生死存亡,所有人都沉吟不语。
        弗洛站起来:“今天到此为止,蓝尉,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他转身向外走。
        “殿下。”蓝尉追上去,“殿下!”他想跨近一步,却被弗洛身旁的侍卫官阻止了。他只能隔着一段距离,恳切地说道:“殿下,请您相信,蓝氏军团绝对没有做出任何背叛国家的事情。殿下……”
        弗洛没有看他,甚至没有停下脚步,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直接走出了大会议室。
        蓝尉失望地放下手臂,忽然听到身后希尔讽刺的笑声:“怎么,他不理你了?”希尔一摇一摆走过来,贴近蓝尉:“你还没弄明白么?有用的时候他才会理睬你,现在你麻烦了,他躲你还来不及。”他的鼻尖凑到蓝尉的耳边,闻着对方身上那种清冷的干净的气息,呢喃道:“真正对你好的,只有我一个……”
        蓝尉后退数步,冷冷地说道:“谢谢您的提醒。”
        弗洛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若有所思。女王陛下走过来问道:“怎么,很棘手么?”
        “还好。”弗洛微笑,舒了一口气,“不过我想现在感觉最糟糕的,恐怕是蓝尉。”
        “我还以为你会给他一个明确的命令,毕竟这虽然会让他很痛苦,但也是一种解脱。”
        “不,妈妈。”弗洛语气沉稳,“最应该给他这个命令的,是蓝廷的母亲,里恩夫人。”
        “哦?”女王陛下秀眉微挑,了悟地说,“这样你就不用做坏人了,是么?”她笑着拍拍儿子的肩头,转身走开。
        弗洛端起咖啡啜饮一口,略想了想,叫过秘书:“立刻去查最新负伤的前线士兵,搜索符合以下要求的人:第一必须是在战争中造成永久伤残的军人;第二这个人不能是上尉以上级军官;第三他要属于希尔军团;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不是贵族,但身上必须有蓝氏军团的贵族血统。”
        秘书一一记下,说:“是。”
        弗洛慢慢地说道:“想尽一切办法,大肆宣传他,可以在真实的基础上加工一些事迹,新闻要做专题报道,但要循序渐进。最后要让他到各处做巡回报告,激励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但只给外界前三条个人情况,第四条要等群众和媒体去挖掘,可以引导,但不能代替。”他放下咖啡杯,淡淡地说,“人都有好奇心,并对自己查出来的东西更加确信。以此来引开大众对蓝廷投降一事的关注,增加对蓝氏军团和贵族阶级的信心。”
        “只需要这样么?”
        “已经足够了。”弗洛耸耸肩,“大部分群众都是盲目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