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2
Chapter 32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希尔信步踱到花园里,享受着沁人的芬芳。蔷薇开得正好,花朵并不大,比不上牡丹芍药的妖娆,但在橘黄色晚霞的笼罩下,别有一番迷人的风姿。
        “将军,您今天不会回前线了么?”副官问道。
        “不,先不去。急什么?事情还没有最后的结果。”希尔得意地扬起唇角,“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能少得了我?蓝尉说什么也想不到,他那个表弟会这样不争气。难得他还一向以严谨自律、洁身自好著称,我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办。”
        “如果不能再继续参加对敌作战,只怕蓝氏家族真要一蹶不振了。”
        “这不正中皇太子下怀?”希尔瞥了副官一眼,“你以为皇太子为什么不当众下令撤回蓝氏军团,我告诉你,他是在等蓝尉自己开口。我瞧最希望蓝氏军团从此销声匿迹的正是他,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蓝尉据为己有,但还不想做那个恶人,让蓝尉痛恨。哈,真是打得好算盘,我偏不会让他得逞。你要严密注意里恩夫人那里的动静,一旦得知他们想退出这场战役,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他轻轻摆弄一朵蔷薇,自言自语,“一定要在对方最为难最痛苦的时候出手相助,那我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的,包括他自己在内……”
        “将军明鉴。”副官心悦诚服地说,他顿了顿,转了个话题,“科托送过消息来,他们已将蓝廷单独关押,以免脱逃。他还希望能尽快回国,毕竟那边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朗。普曼就要打败了,听说劳特中校在蓝廷事件上立下大功,很快就能离开繁城。他的使命既然结束,想快些回来。”
        希尔漫不在乎地说道:“那就让他回来,安排几个人,找准机会除掉他,销毁尸体。”
        “是,将军。”
        一个士兵匆匆跑来立正:“长官,蓝氏军团那边送来了消息。”
        希尔直起腰:“怎么样啊?什么时候发表退出战役的声明?”
        “不是长官,蓝氏军团那边并不退出,而是剥夺了蓝廷上尉的继承权,改由蓝尉继承,并将蓝廷驱逐出蓝氏家族。”
        “哦?”希尔的目光“霍”地一跳,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用这一招。他咬着牙,低声说:“壮士断腕,舍车保帅,真是高超。里恩夫人,嘿嘿……”
        “将军,我们怎么办?”
        希尔来回踱了几步,说道:“继续监视里恩夫人和蓝尉,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向我报告。”他冷笑一声,“我就不信,那是她唯一的亲生骨肉,身陷敌营她会放任不管。只要有一丝她试图营救或者联系蓝廷的消息,我就能以通敌的罪名,令他们万劫不复。”他一把揪下那朵蔷薇,在指尖捻得残褪,淡淡地说,“这花刺太多了,都去掉。”
        “是,将军。”
        林赛推开门,霍维斯大摇大摆走进莫顿的办公室,旁若无人地坐到宽大的真皮沙发里,克兰随在他身后,温顺、安静、柔美而优雅,像一只备受主人宠爱的波斯猫。
        莫顿站起身,即使工作突然被面前这位不速之客打断,仍然面无表情,和林赛对视一眼,说道:“麻烦端两杯咖啡来。”
        “我看就不用了。”霍维斯散漫地拖长音调,他讥讽地笑笑,“莫顿,你明知道我从来不喝咖啡的。”
        “真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莫顿极有涵养地歉意一笑,对林赛说,“拿红酒来。”
        “我也不喝别人的酒。”霍维斯冷冷地打断他,“作为一个情报人员,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小心谨慎这四个字还是能做到的。随便喝别人的酒,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霍维斯,何出此言?我以为我们还是可以互相信任。”
        “信任?”霍维斯忽然大笑起来,“你和我提信任?”他沉下脸,“你要真是信任我,有什么事开诚布公说出来,何必偷偷摸摸暗中调查!”
        “霍维斯,我想你是误会了。”
        “哼,那请莫顿厅长告诉我,为什么查阅我的档案,为什么派人去帝都旁敲侧击地询问梅茜长公主的侍卫?为什么调出审讯蓝廷的记录?为什么要手下跟踪我?!”霍维斯越说声音越大,最后索性站起来,激动地挥舞手臂,“我告诉你莫顿,我不怕你查,我清清白白我怕你什么?!我就是受不了你这种态度!”
        莫顿扯扯嘴角,算是露出个笑容:“霍维斯,请稍安勿躁,我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毕竟现在局势紧张,繁城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程序。”
        “那也轮不到你!莫顿,你别忘了谁才是情报厅厅长,要调查也得我来!”
        “正是如此。”莫顿一脸淡然,“我调查你,你去调查别人,当然也可以来调查我。彼此再无嫌疑,皆大欢喜。”
        霍维斯目不转睛地凝视莫顿,好半天才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请你把抓到的刺客交给我,我要审讯。”
        莫顿皱皱眉头:“霍维斯,不好,毕竟人是我手下捉到的,而且我还负责繁城的治安。审讯刺客一事责无旁贷。更何况……”他瞥了霍维斯手臂一眼,“你还得养伤,不必如此费神。你放心,那个人胆敢行刺你,罪大恶极,我一定揪出幕后主使,替你报仇。”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用不着别人插手!”霍维斯不依不饶,“你快点把人还我。”
        莫顿张口刚要再说,林赛推门进来,对他打了几个手势。莫顿遗憾地叹息一声:“对不起霍维斯,那个刺客已经死了。”
        霍维斯眯起眼睛,忽然一笑:“莫顿,你可真是会演戏啊。”
        “真的是这样。那人被捉到的时候,身上中了两枪,好不容易抢救过来又要刑讯,没挺过去,就死了。”莫顿一本正经地解释,“尸体还在刑讯室,你可以带走。”
        “好,很好。”霍维斯一拍沙发的扶手,慢吞吞地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莫顿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莫顿厅长对我如此尽心尽力,我铭记于心。”他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以后有机会,我肯定要报答你。”
        “不用客气。”莫顿微一颌首。
        霍维斯偏过脸,又看了林赛片刻,这才带着克兰走出去。
        林赛略显紧张地对莫顿比划:“霍维斯察觉你对他的怀疑了。”
        “他要是不察觉才有问题。”莫顿揽过林赛的肩膀,“注意到了么?他今天有点反常,行刺这件事肯定不简单,里面大有文章。”
        “可惜捉到的刺客已经死了。”
        “没关系。”莫顿安抚地笑笑,“我还有其他办法。”他想起一件事,对林赛神秘地睒睒眼,走到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样方形的东西,外面用黑色的布蒙着。林赛诧异地看他一眼:“是什么?”
        “我送你的礼物,打开瞧瞧。”
        林赛轻轻揭开黑色布幔,露出一个三尺见方的玻璃盒子,里面像是某处地方的模型。有红色的尖顶的房子,蜿蜒的河水,精致的石桥,还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上面摆着几只形态逼真的绵羊,憨态可掬,还有几条猎犬。草地的正中间有两匹马,马上骑着的两个小人活脱脱就是林赛和莫顿的模样,正在相视而笑。眼角眉梢无不肖似,栩栩如生。
        莫顿握住林赛的手,等他看过来,说道:“这是我买下的牧场,再过不久,我们就可以搬去了。怎么样,你喜欢么?”
        林赛眼圈不由自主地红了:“我……”
        “这个地方很不错,四季如春,风景优美。我们一起远离这里,远离战争,我也不想再当这个官了,咱们只做两个普通人,好好地打理我们的牧场。林赛,我陪着你,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
        林赛闭上眼睛,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他无声地呼唤:“莫顿……莫顿……”
        莫顿吻上他光洁的额头,再吻去晶莹的泪珠,最后深深地吻他柔软的颤抖的唇……
        霍维斯和克兰登上马车,克兰刚要开口,霍维斯伸出一根手指阻住了他,略略示意外面。克兰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现在已到关键时刻,不能有任何疏忽。
        两个人随意说了些别的话题,一直等到回到府中,进入大办公室。克兰谨慎地关上房门,侧耳倾听外面再没有声音,这才走到霍维斯的身旁。
        霍维斯见克兰神情严肃,略带隐忧,猜出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道:“你。”
        克兰竟然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该怎么开口,这更证实了霍维斯的猜测。他用力捏着酒杯,看着红色的液体在剔透的杯中晃动,问道:“是不是……和蓝廷有关?”
        克兰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枯叶蝶’刚刚通知我,蓝廷已被蓝氏军团驱逐,失去继承人的身份。家里严令,停止一切营救活动。”
        霍维斯向后靠在办公椅的后背上,上半身隐没在墙壁的阴影里,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幽幽地说:“我知道了,你下去。”
        克兰他张张口想要说什么,可还是没出声。他向霍维斯行了个礼,悄悄地离开,关好房门。
        霍维斯转过办公椅,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向战俘营。
        没有战俘出来放风,四周死一样的寂静。高大的围墙,和狰狞的铁丝网,投下模糊不清的阴影,像是张着大口的贪婪的巨兽,随时都会吞噬掉这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信仰和生命。
        霍维斯一把拿起桌上的那杯酒,猛地向落地窗掷去。“哗啦”一声脆响,玻璃杯碎了一地。红色的液体,像蜿蜒扭动的蛇,在落地窗上四散流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