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4
Chapter 34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莫顿从霍维斯的跟踪报告中查到蛛丝马迹,很快锁定了林赛有可能被藏匿的地点。他发现霍维斯最近几天,都要去城边河岸码头。
        “他去码头干什么?”
        侍卫官说:“他买了一辆汽车,听说是从帝都直接运抵,他好像是急着等货。”
        “不可能。”莫顿冷着脸说,“现在兵荒马乱,人心惶惶,物资都供应不上,谁给他运车。就算真买了车,也用不着他天天去守着。你立刻召集所有人,留一小队在府邸,其余的全部和我赶去码头。”
        现在繁城三面被敌军包围,来往船只极少,本来繁忙的码头显得十分空旷。莫顿对地形勘察一番,很快确定了两处废弃的仓库。他把带来的人分成八个小队,从四面对这两处仓库进行严密搜索。但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仓库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大家只能点着手电筒。里面很多又高又大的空木箱,必需得一个一个查看。林赛听不见,喊他名字也没有用。莫顿心急如焚,自己用在战俘身上的那些审讯手段,说不定正一样一样报复在林赛身上。他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但搜索工作仍然进行得颇为缓慢。
        直到过了大半夜,才听到有人高声喊一嗓子:“在这儿在这儿!”原来是他发现仓库里一个隔间的门紧闭着,用力推了两把没推开,连忙喊人过来帮忙。
        所有人飞快地奔过去。莫顿还没赶到,就听见里面传出林赛惊恐万分的尖叫。莫顿大声命令:“不许碰他!谁也不许碰他!”
        众人迅速让出一条道来,手电的亮光明晃晃地照在小小的隔间里。莫顿走进去,看见林赛被绑在角落里铁锈斑斑的横栏上,身上衣服还算整齐,但脸上蒙着一大块黑布,把所有的光线遮挡得严严实实。
        最先冲进去的侍卫官认识林赛,本想快点把他解下来,谁知道刚一碰到他,林赛猛地把身子缩成一团,惊慌失措地尖叫起来。林赛听不到自己的叫声,因此格外高亢刺耳。侍卫官不敢再动,只好和别人守着等候莫顿。
        林赛双脚乱踢乱蹬,拼命地挣扎。莫顿浑身血液凝结成了冰,一颗心被撕扯成一块一块的。林赛耳聋又是个哑巴,眼睛再被挡上,等于剥夺了他所有的感官,无异于把一个正常人塞住耳朵扔到一个丝毫不见光亮的封闭空间里,这是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折磨,神经脆弱的只要一天就可以完全崩溃。
        莫顿大步走上前,命人全部退出去,隔间里的光亮顿时幽暗下来。他紧紧地把林赛搂在怀里,一把扯下林赛脸上的黑布,虽然明知道林赛无法听到,还是不停地低声劝慰:“是我……林赛……我是莫顿……”
        林赛根本看不清身边的人是谁,不管不顾地大声哭喊,好半天才从温暖的怀抱中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他渐渐安静下来,抬起眼睛,泪汪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莫顿,突然狠狠地抱住他,失声痛哭,说什么也不撒手。
        莫顿一颗心碎成了齑粉,恨不能把林赛揉到骨子里。懊悔、怜惜、愤怒、后怕,种种思绪交织成一团,棉絮一样堵在莫顿的胸口,令他几乎难以呼吸。莫顿脱下外套,轻轻披在林赛的肩上,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说:“咱们回家去……没事了……”
        林赛看不到莫顿的口型,他只是把脸缩在莫顿的肩窝处,不透一丝缝隙地贴在莫顿身上,不停地啜泣,好像全世界只有这个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莫顿一直把林赛抱出仓库,抱上马车,所有人都看到他眼中隐藏着的奔涌的怒火。
        莫顿抱着林赛回到卧室,他不停地亲吻他,哄慰他,给他洗了个澡,换一身清爽舒适的睡衣,再把他像捧着珍宝般抱到床上。
        林赛始终死死地揪住莫顿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开,眼泪止不住地流。莫顿和他一起躺到被子里,林赛却睡不着,只要莫顿稍稍一动,他立刻睁开眼睛,胆战心惊地张望。
        没有办法,莫顿只好叫人来,给林赛注射一支镇静剂。林赛这才安静下来,慢慢地睡着了。
        莫顿轻手轻脚关上房门,他靠在走廊的墙上,闭上眼睛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逐渐平复那种恐慌、无助、紧张和无边的狂怒。
        他真想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一把火把霍维斯和所有的一切烧得一干二净,摧枯拉朽翻天覆地。可他还不能这么做,还不到时候,即使对方如此深刻地伤害自己最重要的人。
        这才是莫顿痛苦的原因,他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自己的身份。像只鼹鼠一样活着,见不得光,明明知道对方对自己已经在暗中下了狠手,却还要满脸堆欢地继续逢迎。
        “间谍和交际花有什么区别?”他的师父秀美的手指夹着香烟,红唇慢慢吐出缭绕的烟圈,“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都差不多,都是为了某一种目的,微笑着做一些违背良心又违背灵魂的事。所以我才不同意你和林赛在一起,你保护不了他,没准有一天,他被人残忍地杀害了,你却还要拍巴掌说好呢。”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莫顿漆黑的眸子渐渐透出坚定的目光。不会有那么一天,一切都快结束了,只要自己加快进度……
        他一步一步走向办公室,一推开门,就嗅出里面空气中有种陌生的味道。
        莫顿一凛,这里有人来过。虽然表面上所有的东西都摆在原来的位置上,毫无异样,但莫顿还是敏锐地感觉到,这里有人来过。
        他没有急于进去,而是在门口站了片刻,把每一寸角落观察得仔仔细细,这才慢慢地走过去。他绕过大办公桌和墙边的柜子,直接走到东边墙壁上挂着的一幅油画前。那是林赛的油画,画面上一只蝴蝶落在一片叶尖上,轻轻巧巧娉娉婷婷,如一只优美的精灵。
        莫顿摘下那幅画,后面露出一个保险箱。他没有打开看,已经不用看了,本来夹在缝隙中的那根头发,不见了踪影。
        果然如此。莫顿意料之中地一笑,心情轻松了一些。他放回林赛的画,确定从外观看不出异样,这才拭去手上的浮灰,转身离开。
        好好地陪林赛睡一觉,这样他明天清晨醒来,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自己,那会让他安心许多。
        很久很久以后,当莫顿自认为已经能够很冷静很客观地进行分析的时候,他曾经一遍又一遍回想那段时光。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每一句对话、每一个动作、每一滴眼泪、每一个笑容……像电影胶片,翻来覆去地在眼前回放。
        他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林赛是他所见过的,最出色的间谍。如果说有人一辈子只擅长做一件事,那么林赛最擅长的,就是伪装。
        莫顿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早晨的情景,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丝毫也没有生命即将发生重大转折的预示。他依旧很早就醒了,偏过头,在窗帘透过的迷蒙的晨曦中,看着恬静地睡在身边的林赛。
        林赛无疑是美的,这一点即使在莫顿最痛恨他的时候,也无法彻底忽视。他有一种寂静的美,恬然的美,一举一动都能给人安宁和自在的感觉。尤其是现在,林赛的脸上犹有泪痕,白皙的纤细的手腕上,被绳索勒出的红印还未消退,给他平添了几分荏弱的意味,让人只想抱在怀里,倍加怜惜。
        他好像也要醒了,头微微动了动,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像乍开的蝴蝶的翼,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目光迷蒙如水,转过来时,看到了莫顿,唇角泛起浅浅的笑。
        莫顿拉过林赛的手,吻了一下。“对不起。”他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林赛猛然想起昨天的事情,脸上顿时露出惊惧的神色。他慌张地拉住莫顿,张开口,想要说什么。莫顿搂过他,悉心安抚:“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已经回家了。”
        “是克兰,我认出他了,肯定是他……他露出紫色的头发……我本来在画画,忽然就昏倒了……他们把我绑住关在那里……我……”林赛连连比划。
        莫顿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一下一下慢慢地抚摸他,直到感觉怀中的身子渐渐软下来,不再那么紧张僵硬。
        “这只是个意外,以后不会了。”莫顿吻着林赛,轻声说,“是霍维斯命令克兰这么干的,我知道,他是想警告我不要管他的闲事。”
        “都是我不好……”林赛一脸愧疚。
        “不,和你没关系。”莫顿顿了顿,说道,“我要出去办点事,你在家里休息。”
        林赛一把扯住莫顿的衣服:“我和你一起去!”
        莫顿知道林赛是怕他去找霍维斯,担心他会出事,他安抚地笑笑,犹豫片刻,说:“林赛,你受了委屈,心里一定很难受。可我还不能对付霍维斯,至少现在不能,对不起……”
        林赛摇头:“只要你没事就行,莫顿,让我和你一起去。”他咬着唇,眸中泪意氤氲,“我不想和你分开。”
        莫顿最承受不住的,就是林赛这种眼神,他叹息一声,说:“那好。”
        林赛似乎松了一口气,温柔地笑了起来。这个笑容,是莫顿对林赛最后的美好记忆,以至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会在梦里出现。但那时对莫顿来说,这无异于最痛苦的梦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