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5
Chapter 35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会谈的地点定在霍维斯的办公室,这是莫顿事先想好的。他要利用霍维斯,而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敌意,这也正是莫顿无奈之处。第一眼看到林赛被无助地绑在狭小的隔间里,他最想做的事就是一枪把霍维斯给崩了!但现在,不但不能动那个人渣一个手指头,还得想办法保护他的安全。
        只要霍维斯一交出那些东西……莫顿冷酷地想。
        霍维斯办公室的灯光并不算明亮,有些昏黄地映在彼此的脸上,使得细微的表情都变得模糊。他好像刚享受过一顿美餐,袖子随意地挽在手肘上,懒洋洋地坐在沙发里,像只餍足而优雅的狮子,脚下跪着紫头发的美丽的克兰。
        “晚上好啊莫顿。”霍维斯微笑着举起酒杯,遥遥示意,“难得你这么晚还有兴致陪我聊天,为了你,我可是什么节目都没安排呀。”
        “荣幸之至。”莫顿冷漠地说,“我只希望你的小宠物不要再到处乱窜,那会给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走到沙发的另一侧坐下,林赛坐到他身边。
        霍维斯一挑眉,半真半假地说:“哦?克兰,你乱跑到哪儿去了,惹得莫顿厅长这么生气。”
        “没有,主人。”克兰眨着紫水晶一样的双眸,“我只是听从您的吩咐而已。”
        莫顿不耐烦地打断他们毫无意义的交谈:“霍维斯,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想你还是针对我比较好,对付我的家人,实在太不地道。”
        霍维斯无所谓地耸耸肩,轻描淡写地说:“莫顿厅长言重了,什么家人,充其量不过是个男宠而已。跟我的克兰一样,用来联络联络感情也无可厚非。我不就曾经亲自把克兰送给了葛博特使……”
        “我说过,那不一样。”莫顿终于还是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他一直都是个性情很强烈的人,只不过多年的特训和职业的特殊性使他不得不压抑那种强烈罢了,但一到关键时刻,还是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来。霍维斯把林赛比作克兰,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他忽然紧紧握住林赛的手,用行动隐喻着占有和珍视。
        霍维斯笑容凝住了,他注视着那两人相握的手,好像极为震惊,好半天勉强一笑,把酒杯挡在眼前,说:“那么,恭祝你们……”他想说天长地久之类的套话,但又觉得未免过于残忍,于是截然而止。
        莫顿却不在乎这些,他对绕来绕去的话题腻烦透了,直截了当地说:“霍维斯,我知道你绑走林赛,调虎离山,再命克兰去我那里偷资料。实话告诉你,你从油画后面的保险箱里拿走的资料全是伪造的,是我特地放在那里引你上钩的。”他冷冰冰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霍维斯,说实话,我有时很佩服你的勇气和定力,还有你的智慧,但没办法,各为其主,我得忠于我的国家。于是,霍维斯少将,奥莱国最优秀的间谍,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霍维斯直直地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个坚定冷酷,一个散漫淡然。霍维斯似乎对自己被揭穿身份没有什么惊讶,他把酒杯放到大茶几上,命克兰斟满。一时间,屋子里很安静,只听到液体流入杯中的汩汩声。
        霍维斯沉吟着说:“莫顿,你没有机会揭穿我。繁城的攻城战就要打响了,我们的军队很快就能冲进来,我的身份已经不需要再是秘密。”
        “是么?”莫顿语气略显嘲弄,“我只怕你根本没有命回到奥莱。”他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档案,扔到霍维斯面前,“你看看,那个犯人的口供。你以为我只捉到一个刺客?其实我捉到的是两个,一个死了,一个熬不过刑讯,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霍维斯迅速地扫了一遍口供,挺直腰,脸上微微变色。
        莫顿仔细地观察他神情的变化,慢慢地说:“原来那些刺客,是奥莱国皇太子派过来暗杀你的。而且我还查出一件非常有趣的隐秘轶事,原来当年如今的女王陛下,曾经做过普曼国的俘虏,可惜我国那群饭桶,居然没有一个知道这位尊贵的女人的身份,被她装成女仆逃过去了。当时负责保护她的,就是侍卫官肯尼•奥斯莱特,两人在艰难困苦中发生了不同寻常的情谊。后来女王陛下趁机逃走,她本想和肯尼私奔,但因为当时紧张的战局和动荡的国家,也为了巩固皇权,只好留下来,跟未婚夫莫提家族的继承人结了婚。但结婚不到一年,就借疗养之机秘密生下了一个男孩。她只好命人把孩子送给远在他方的肯尼,一年多以后,她再次怀孕,又生下了弗洛,也就是当今皇太子。而那个男孩,一直在父亲身边长大,直到十八年以后父亲因病去世,才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霍维斯——或者是霍维斯•奥斯莱特,我没有说错?”
        霍维斯没有反驳,他目光飘远,好像陷入了某种回忆,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哀伤。
        莫顿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据我所知,阁下的身份并不算是十分隐秘,其实女王陛下一直没有和肯尼失去联络,甚至常常会书信来往,赐予财物。按贵国的法律,您的身份和皇太子一样,完全可以继承国家大统,只不过皇太子父系强大,身份尊贵,又自幼长在女王身边,才会顺理成章的成为继承人。你的出现,无疑给皇太子的身份带来十分严重的威胁。你是长子,而且又成为最优秀的间谍——在奥莱国,只有贵族血统的人,才能进行特殊训练,而只有训练成绩优异的人,才有可能成为间谍,他们根本不相信平民——你在这边居功至伟,为奥莱**队节节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已经受到了皇太子的警惕。如今战事眼见就要结束,你会风风光光地回到祖国,正是举国上下欢腾雀跃之际,一个屡获战功的英雄无疑是人民心目中最完美的存在,那要比一个在深宫之中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好多了。就算别人不在乎,难道皇太子不在乎?难道他就能心甘情愿地容忍你这种威胁存在?掌握一个国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尊贵的权力,在这个权力面前,什么父子亲情兄弟友爱全是一堆废话,更不用说突然冒出来的所谓哥哥。霍维斯,我想你一直心里有数,那些人是谁派来杀你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说到这里,莫顿停了下来,像是给霍维斯喘息的机会,片刻之后才缓缓地说道,“在我眼里,你比战败的普曼国国民更加悲惨,我们至少还有个栖息之地,虽然十分屈辱。可你,从此以后,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你的祖国,把你抛弃了。”
        霍维斯垂下头,双手撑在额角,似乎展现在面前的,是令他难以置信的事实。莫顿并不着急,他觉得证券在握,偏头对林赛笑笑。林赛的脸色却出奇的严肃,莫顿知道他不喜欢见到这种残酷,安抚地轻拍他的手。
        很长时间霍维斯才叹息似的说:“你有什么条件?”
        “我要你掌握的所有间谍的资料,一个不能少。”
        “两国战争已经要结束了,派到普曼国的间谍全都要召回国去,对你来说一点用也没有。”
        “这个不用你管,我只要资料。还有奥莱国边境防御部署。”
        “就这些?”
        “就这些。”
        “我能得到什么?”
        “安全,尊贵,一生无忧。”莫顿又拿出四份档案,放到霍维斯的面前,“这分别是普曼国和辉轩国的身份资料,每个国家一份平民一份贵族,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无论你选择哪一个,都会得到令你大吃一惊的丰厚报酬,包括田地、城堡、牧场、财物、奴隶。你可以继续过你的逍遥日子,与世无争,还可以带上你这个可爱的克兰……”
        莫顿说到这里,克兰突然极为迅速地瞥了他一眼,尽管很快,但莫顿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丝古怪。他猛地抓住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楚,但是很不妙。莫顿不由自主闭上了嘴,不再说下去。他看到霍维斯抬起头来,直视着自己,目光中没有惊讶、没有沮丧、没有恐惧,什么都没有,平淡得令人心慌。
        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莫顿飞快地回想一下自己说的话,没发现什么漏洞,他镇定下来,对霍维斯微笑:“怎么样?”
        “很诱人。”霍维斯点头,“而且这两个条件一点也不苛刻。”他顿了顿,问道,“我想问一下,你要这两份资料有什么用?”
        “这个……恐怕不能告诉你。”
        霍维斯看着莫顿,漆黑的瞳仁深邃不见底,他忽然笑了,端起酒杯慢慢向后,靠在大沙发上:“很不巧,我恰恰知道一些。你这两份资料,不是要给普曼帝国,而是要给辉轩帝国的,对不对,莫顿亲王?”
        莫顿的眉梢跳了一下,问道:“你说什么?”
        “莫顿亲王。”霍维斯一字一字极为清晰地又说了一遍,接着说道,“辉轩国当今皇上的第三子,淑贞后妃的独子,排行第三的皇位继承人。你之所以要这两份材料,不是为了普曼,而是为了辉轩。因为你要从我国对普曼的间谍计划中,发现我国间谍的管理和联络方式,还有一些必要的密码,从而挖出你们国家潜伏的奥莱国间谍。至于边防战略部署,完全是因为辉轩国陛下的命令,因为他要对奥莱国作战。”他把莫顿对他的问话,原封不动地送回去,“莫顿亲王,我说的没错?”
        随着夜幕的降临,办公室内的灯光显得亮了许多,映在莫顿线条刚毅的脸上,刀削斧刻一般。他冷冷地斜睨着霍维斯,不动声色,像是要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这些究竟是猜测,还是确有证据。
        霍维斯饮下一口酒,轻轻晃动酒杯:“我们对你的怀疑,从劳特捉住那个交际花间谍开始。本来你一直很镇定,但回到家里就变了,脆弱而痛苦,醉得一塌糊涂。为什么那个交际花的死,对你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我可不认为你是爱上她了。事实上,当时你爱的另有其人,不是么?”霍维斯笑了笑,“于是我们开始进行隐秘的调查,最终确定了你身为辉轩国间谍的身份。但辉轩国作为间谍的,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别,一种是贵族,一种是奴隶。如果你只是个奴隶,可利用的价值自然太少,但如果你是个贵族,就大不一样了。于是这时,克兰弄死了葛博,我们使用了一种极为罕见的毒药。这种毒药的配方,是用我们用重金,在你们辉轩国宫廷里买出来的。它的药效极为特别,配制很难,是辉轩宫廷用来赐死臣子的,即使卖到国外,也只流通于上层阶级,一般平民根本接触不到,更不用说奴隶,所以你只能是个贵族。剩下的事情,只要辉轩国的密探进行调查就可以了。我派克兰去你府上,真正的目的,不是保险箱里的资料,而是保险箱前面的那幅画。那幅画的画框是双层特制的,你调查我的所有结果,那里都有一份复制品,我了如指掌。”
        霍维斯凝视着莫顿渐渐阴沉的脸色,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他竟升上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犹豫了片刻,补充道:“还有一件事,我想你有权知道。你的父皇已经被秘密囚禁,实际的皇权,掌握在大皇子手里。因此,对奥莱国的预谋作战,已经取消了,甚至和奥莱国签署了某种协议。但缘于你敏感的身份,辉轩国内对你一直隐瞒……”
        莫顿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霍维斯及时地闭上了嘴。其余三人都没有出声,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莫顿的笑声显得异常突兀而疯狂,那么响,那么厉害,以至于给人惊心动魄的感觉,似乎这种轻狂里还夹杂着其他更加严重的成分。
        莫顿的笑声持续了很长时间,弄得另外三人都感到十分压抑和沉闷,克兰忍不住低声道:“莫顿厅长……”
        莫顿陡然止住了笑,他挺直背脊,目光有一种舍弃一切的倨傲,他说:“现在反过来了,我的命捏在你的手里,你想要什么?”
        “其实也很简单。”霍维斯脸上没有丝毫胜利者的得意,反而显得异常严肃,“在奥莱大军攻打繁城时,你要以保卫厅厅长的身份,命令所有城内官兵放弃抵抗,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劳特有屠杀战俘的计划,你要全力阻止,保护战俘营内三千余名战俘的安全。”
        “还包括你的蓝廷。”莫顿冷笑。
        霍维斯跳过这句话,继续说道:“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战争结束后,会带你回奥莱国,挑选适当的时机,送你回国。莫顿,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辉轩国内局势很复杂,皇帝和大皇子势同水火,二皇子在一旁虎视眈眈,你现在回去,只能成为别人向上爬的垫脚石。”
        “那真得谢谢你们的好意。”莫顿语含讽刺,“我只有一个问题。”
        “请讲。”
        莫顿没有立刻开口,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这个问题要不要说出来。他敏锐地预感到,事实的真相,一定会让他难以承受。可他真的想弄清楚,他开了口,声音竟然不自主地发颤,他说:“我想知道,那个安插在我身边,为你们送情报的间谍,究竟是谁。”
        霍维斯顿住了,他似乎也有些犹豫。
        正在这时,办公室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是我。”
        莫顿只感到身边有人微微一动,林赛缓缓站了起来,他目视前方,一字一字清晰地道:“林赛上校,代号‘枯叶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