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7
Chapter 37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霍维斯优雅地切下一小块牛排,塞到嘴巴里仔细咀嚼:“嗯——克兰,你的手艺丝毫没有受到条件的影响,还是一样的好。”
        “谢谢您的夸奖,主人。”克兰跪在桌旁,用温柔而崇敬的目光注视着霍维斯,好像除了他,其余的人都不存在。
        莫顿冷冷地发出一声嗤笑。
        霍维斯说道:“莫顿,你应该尝一尝的,毕竟能吃到克兰做的牛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的说话声在封闭的防空洞里嗡嗡作响。他和莫顿正是沿着本来为蓝廷准备的战俘营中的地道进入了防空洞,霍维斯是个讲究享受的人,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大大方方地让克兰把一些必需品搬到了地道里。包括食品、药品、衣物,甚至烹调用具,要不是的当时挖掘地道太过仓促,入口仅能通过一个人,他非把沙发都搬进来不可。
        莫顿斜睨着克兰,又看一眼霍维斯:“我真弄不明白你们的逻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用装什么?却还要在这里演戏。奥莱国间谍无一不是贵族当中的精英,想必这位克兰先生,身份也不低。在别人面前这样伏低做小,甚至毫无羞耻,你们的间谍牺牲真是不小。”
        霍维斯被他突如其来的讥讽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大家都是间谍,论演戏谁也不比谁差,你又何必看我们不顺眼?莫顿,任务才是第一位的,其余全得靠边站,难道你不是?”
        “是啊,任务是第一位的,为了这个,什么都可以付出,甚至……”莫顿忽然闭上嘴,没再说下去。
        霍维斯思忖片刻,说道:“其实林赛他……”
        莫顿沉下脸:“我不想再听到他的名字。”
        霍维斯拿起雪白的餐布擦拭一下唇角,换了个话题:“看样子这场战役持续不了多久,莫顿,这都是你的功劳。”
        “比不上你运筹帷幄成竹在胸。”莫顿淡淡地说,听不出是讽刺还是真心称赞,“我还以为你会想办法提前把蓝廷送出来。”
        霍维斯耸耸肩,抿一口红酒:“来不及了,而且我觉得那小子不见得会乖乖跟我走。现在也许才是最好的,总得给他个机会发泄胸中的愤怒。”
        “你不去守着?”
        “我?”霍维斯哈哈大笑,“算了,我一上去就会被那群疯狂的囚犯撕碎,我才没那么傻。再说,蓝廷又不是林赛,用不着我去保护……啊……对不起,不该提起来的。”
        “于是,林赛就可以随便扔下不管?”
        霍维斯一挑眉:“那不一样,我现在的身份还是敌国情报厅厅长,被他们先捉住只有死路一条——唉,这就是间谍的宿命,在结束任务之前,黑白都不是,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不过林赛不一样,他只是一个普曼国的平民,当然也正躲在防空洞里,谁能为难他。”他顿了顿,“莫顿,其实你很担心他的安危。”
        “我担心他被流弹射中,死得太痛快了。”莫顿说得极为平静,却也正因为如此,其中隐藏的强烈恨意才让人悚然一惊。
        霍维斯在心里叹口气,站起来:“我出去打探一下消息,没准已经结束了。克兰,你陪着莫顿厅长好好休息,过不了多久,皇太子殿下就会派人来接你们。”
        克兰恭恭敬敬地回答:“是,主人。”
        其实霍维斯也不用从里面出来,毕竟他现在身份很特殊,被不明底细的奥莱国士兵发现,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但他终究还是不放心蓝廷,那小子又冲动又暴躁,如果能趁乱带走他就更好了。
        霍维斯换上一身平民的衣服,偷偷钻出了防空洞。此时攻城战已进入尾声,到处是两国士兵的死尸,未燃尽的火堆冒着烟。周围静悄悄的,也有平民从自家的地下室里爬出来,撬开门缝探头探脑地查看动静,偶尔传来几下清脆的枪声。
        霍维斯躲在暗处等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异常,快步沿着墙边向皇室府邸走去。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蓝廷肯定不会在战俘营坐等被救,一定会带着那群战俘去袭击皇室府邸。他们拿了战俘营里的武器,不算手无寸铁。而那些守卫皇室府邸的侍卫官人数并不多,装备精良但只有枪支没有炮弹,双方八成能打个平手。不过守城战很快就能结束,蓝氏军团和希尔军团正是战俘们最有力的后盾支援。
        而敌人,为首的恰恰正是劳特,那个既狡猾,又怕死的劳特。他肯定不能挺到最后自杀殉国,没准不等蓝尉他们冲上去,早就自己溜了。那时,敌人成了一片散沙,投降是早晚的事。
        他算了千遍万遍,千招万招,就是太低估蓝廷为人的恣意张扬。等霍维斯好不容易赶到皇室府邸的时候,远远望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最高的屋顶上,一把扯下破破烂烂的普曼国旗帜,用力甩到下,引起围观的战俘和士兵们的大声欢呼。
        霍维斯心里咯噔一声,不由自主加快脚步。
        没有人注意到他,大家都沉浸在巨大胜利的狂喜当中,高举起长枪挥舞。有人递给蓝廷一面奥莱国国旗,蓝廷三两下把它绑在旗杆上,高高升起,于是下面的欢呼声更加热烈。
        蓝廷激动无比,一颗心简直要跳出嗓子眼,和幸存的战俘们紧紧拥抱,和迎上来的士兵们拥抱,情绪激昂,热泪盈眶。正在这时,他居高临下,看见了人群中的蓝尉。
        蓝尉穿着笔挺的少将军服,骑在一匹白马上,黑色的披风上下翻飞。蓝廷全身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上,他扯着脖子高声叫嚷:“哥——大哥——”急匆匆回身沿着梯奔下去。
        蓝尉看到了蓝廷,那个年轻人太醒目也太招摇了,让人想装作看不见也不行。蓝尉晶亮的双眸闪着光,忍不住策马前奔,想冲上去抱住自己的弟弟。白马前行几步又停住,希尔举着***从西面过来,笑道:“蓝尉,没想到先到府邸的居然是你呀。”
        “大哥,大哥!”蓝廷奔出大,在人群中穿梭,直奔蓝尉。
        希尔听到叫声,偏头望过去,很是吃了一惊。他面色一肃,摆手刚要叫身边的侍卫官,忽听身边蓝尉一声令下:“抓住他!”
        几个蓝氏军团的侍卫官冲上来抓住蓝廷,蓝廷大吃一惊,对蓝尉叫道:“哥你干什么?我是蓝廷!我真的是蓝廷!”
        希尔在一旁大笑:“当然知道你是蓝廷,捉的就是你。你还不知道,你已经被驱逐出蓝氏军团,犯有叛国罪,不可饶恕,女王下令,见到蓝廷必须予以逮捕。”
        “你血口喷人!”蓝廷怒不可遏,“我怎么会犯下叛国罪!”
        “啧啧,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希尔从侍卫官手里接过那份报纸,轻飘飘扔到蓝廷脚下,“你自己看看。”
        “奥莱国蓝氏军团继承人已向我军投降!”血红的大字一下子跳到蓝廷的眼帘,像一把匕首狠狠插到蓝廷的心口上。他惊愕地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摇头叫道:“没有!我没有!这是诬陷!”
        希尔不耐烦地一摆手:“把他带下去。”
        蓝廷被冲上来的士兵扭住,他一边挣扎一边狂喊:“我没有背叛!”希尔偏过脸,理也不理。蓝廷求助地望向蓝尉:“哥,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怎么会背叛国家,哥,我有苦衷,我是迫不得已!”
        蓝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胸中奔腾的情绪强自压下去,对士兵们大声吩咐:“押走!”
        “哥——”蓝廷嘶喊一声,满腔的愤懑堵在胸口,快要爆炸了一样。他脸色苍白,看看袖手旁观的希尔,再看看面色冷峻的蓝尉,身子微微发抖。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又不能真的跟蓝氏军团的士兵动手,只好束手就擒。
        还是慢了一步!霍维斯躲在树后,眼睁睁地看着蓝廷被带走,心里狠狠地咒骂一声。他闭了闭眼睛,强自忍住想要扑上去拉过蓝廷的冲动,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动静,悄悄地后退,隐藏在狭窄的巷子中,匆匆离开。
        炮声的轰鸣不只震动了繁城,连附近的郊区也被惊动了,很多人趴在窗户上,仰头望着繁城顶上的天空,被耀眼的火光照得亮如白昼。黑色的烟云腾起,把整个繁城遮盖得严严实实。
        海亚王子从床上一跃而起,几步奔到窗前,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好半天才低低地说道:“繁城……”
        狄恒贴在他身后,扶住他微微发颤的身子,沉声说:“还没到最后一刻,胜负未分。”
        海亚颓然地摇摇头,满面痛惜,他有一种预感,这次繁城真的守不住了。狄恒说道:“海亚,趁着敌人还没有打过来,我们连夜走。”
        “不,再等等,我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这一等就是大半夜,直到第二天一大早,狄恒推开房门,赫然发现村子里几乎所有人都跑出来了。他们全都望着大路口,神色凝重,焦急而又期盼。没有人多说话,村子里沉闷得诡异。偶尔几个孩子的啼哭声传过来,刚冒出一声就听不到了,应该是被大人捂住了嘴。
        紧张的情绪也感染着海亚,他紧紧地攥住身上的斗篷,兜帽垂下来,遮住头发和大半张脸。头发上的药水已经失效,又恢复金色,他不能让别人看见。狄恒紧随在他身后,护着他。
        没有人回家去做饭,甚至连水也想不起来喝一口,大家似乎不知道饥饿也不知道疲累,只是目不转睛地向村口远眺。
        太阳一点点升到中天,又一点点偏西,很多人站累了坐下休息,但仍不肯回到屋里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忽听有人喊道:“来了!来了!”
        一个干瘦的男人从村口的大路一溜烟地跑过来,两条腿简直就像飞一样,村民们一齐围到村口,两个村民迎上去,连声问:“怎么样?怎么样?”
        那个男人累坏了,气喘吁吁,被那两个人搀住,一口气憋到这里,一下子没了力气,双腿打晃。
        没有人催他,大家只是迫切地凝望着他。好半天那个男人才喘上这口气,说道:“赢了,奥莱国赢了。”
        海亚身子一晃,险些昏倒。狄恒连忙扶住他。
        人群静默下来,大家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海亚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想安慰一下这些百姓,想告诉他们还有希望,想说我们并没有输。
        但是,突然,人群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赢了!赢了!”所有人像一下子活了起来,抱在一起欢呼跳跃,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莫名。
        “快快,快把吃的喝的摆在路口!”
        “他们就快来了,准备迎接。”
        “那些花,快去山上弄些花。”
        人们慌慌张张、手忙脚乱,可又双目放光。
        海亚愣住了,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在普曼国的土地上,眼前这些人,也完全不是普曼国的臣民。那些人发自内心的欢愉是如此明显,毫不掩饰。海亚先是惊愕,继而愤怒,他大声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那些是奥莱国的士兵,他们是敌人!”
        没有人理他,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把家里好不容易存下的一点点吃的拿出来,摆在路边的桌子上。
        海亚气得发昏,他猛地上前一步,拦住一个人,把对方手上的东西“啪”地打翻在地,怒喝:“你们要欢迎他们?那些敌人!你们这是叛国!”
        所有人都停住了,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海亚,像看着一个怪物。
        女主人急忙走过来:“别愣着别愣着,都忙去,看什么看。”转头对海亚笑着说,“你别急,咱们也是没办法。”
        “可你们这是叛国!”
        “啊?”女主人眨眨眼,又笑起来,看样子心情很好。事实上,自从海亚和狄恒住进来,从来没有看见她这样发自内心地愉快地笑,“叛什么国呀,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你们要迎接敌军,这就是叛国!”
        “不迎接怎么办?难道抵抗吗?军队都打输了我们老百姓抵抗什么啊?再说了,当官的都跑了。算了,城里那些贵族啊官员啊,有本事有钱的早就跑了,就剩下没能耐的才留下等死。”
        “那你们也不应该……不应该……”海亚颤抖着手指指着来来往往张张罗罗的村民,“你们是普曼帝国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毫无廉耻!”
        女人冷下脸,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尖刻:“廉耻?我们没有廉耻,你去问问那些贵族老爷们有吗?地里落灾,没了收成,人都要饿死了还要收税、收税、收税。他们给我们活路了吗?老百姓懂什么?咱们什么也不懂,咱们就是想活着,想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活着。不用看着孩子在怀里活活饿死,不用照顾一个又一个重病的亲人再把他们送走!”女人哽咽,流下了酸苦的泪水,“为什么不能迎接奥莱**队?他们给我们饭吃,给我们药品,他们不会来收重税,他们给我们一条活路!你来瞧瞧,瞧瞧——”她蓦地猛拉海亚,狄恒忙上前阻挡,一推之间海亚头上的兜帽掉落,露出满头的金发。女人震惊地张大了嘴,喃喃道:“贵族……你是贵族……”她扯脖子尖叫一声,“这有个贵族!”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目光全聚集在海亚王子身上,好像他是刚从地底下冒出来的。那女人丈夫举着斧头从屋子里跑出来,恶狠狠地说:“贵族在哪里?在哪里?”
        “是他!是他!”女人瞪视着海亚,连连后退。她丈夫一斧子用力劈下来:“我杀了你!”
        狄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势一脚将他踢倒。那个男人滚到地上还在大叫大嚷:“抓到一个贵族,打死他!打死他!”
        村民们疯了一样扑过来,个个伸出骨瘦嶙峋的手臂,像一群地狱的恶魔,张牙舞爪凶神恶煞。海亚万万没想到原本本分朴实的村民们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连连后退几步:“你们……你们……”忽觉腰上一紧,大吃一惊,却听身后狄恒沉声说道:“快跟我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