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8
Chapter 38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狄恒护着海亚向外猛冲,那群村民如同有深仇大恨一般紧追不舍。狄恒掏出枪来冲天打了两下,枪声的轰鸣在山谷间回荡。村民全被惊呆了,直愣愣地停下脚步,狄恒趁机拉过海亚疾奔。谁知那些人只站住一小会,反应过来依旧叫嚷着向前追。
        两个人气喘吁吁一直跑到树林里,外面的人见追不上了,这才叫骂着回去继续准备东西迎接奥莱国的军队。
        海亚垂着头,颓然地顺着树干滑到地上,碧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狄恒站在他身边:“殿下,你还不明白么?老百姓只是想好好活着,他们非常容易满足,只要能有饭吃,能有衣服穿。而你也看到了,现在这些最基本的需求,根本达不到。”
        “我已经想办法了,已经拿出粮食赈灾,已经减轻赋税,他们还想怎么样?!”海亚语气中隐含一丝恼怒。任何统治者亲眼目睹平民的暴动,没有一个能够真正的无动于衷,即使仁慈如海亚。
        狄恒叹口气,坐到他身边:“没有用,官吏们阳奉阴违,层层剥削,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走上这一步?”他停顿了片刻,像在考虑如何开口,然后说道,“海亚,这个朝廷太腐朽了,就像一条四处漏水的破船,费尽心力想要弥补的水手只有你一个。结果会怎么样?我们只能和船一起沉入大海。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在还没有同归于尽之前,另造一艘更大更坚固的,彻底抛弃这些。”
        海亚瞪大眼睛注视着狄恒:“你是说造反?!不,绝不可以!”
        狄恒深吸口气:“殿下,你想要得到一种珍贵的东西,就必须得用另一样同样珍贵的去换取。度猎女神在拯救地狱的时候,翅膀也被染黑了。”
        海亚猛地一震,顿时沉默下来。狄恒说道:“殿下……”
        海亚轻轻摇摇头:“让我想一想……”
        狄恒心中叹息,说:“那我去弄点吃的,您好好休息。”他知道海亚表面柔弱,其实性子极为固执,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愿意做个乱臣贼子,引后人耻笑,只希望这次村民的暴动,能对他有个触动。
        这里他们住了一阵,对周围环境还算熟悉,穿过树林是一条小溪,溪水还算清澈。狄恒用水袋灌了清水,自己咕嘟咕嘟喝下几大口,四下张望,正要打点猎物充饥,忽听树林中传出海亚的一声惊呼,呼声短促,乍起即没。狄恒吃了一惊,忙起身回奔。刚到林中就听到有人笑着说:“哈哈,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殿下,咱们真是太有缘分了。”
        海亚怒斥:“你放肆!”
        “放肆?什么叫放肆?你以为你还是尊贵的王子吗?哈哈,皇上已经把你驱逐出皇室,宣布你的罪行,你现在只是一个囚犯!那个狄恒呢?在什么地方?”
        狄恒悄悄掩过去,躲在灌木丛后,偷偷张望。
        一小队普曼国的士兵聚集在树下,衣服又脏又破,还有人受了伤,血迹斑斑,显然是从战场上逃出来。当中一个人反手拧住海亚的手臂,嘿嘿狞笑,阴狠而又得意,正是劳特中校。
        狄恒的心猛地一沉,他没有急于出去营救,反而低□子仔细观察。
        海亚斜睨着劳特,一言不发,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反而有一种气质高贵的淡然。劳特凑到海亚颈后,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闻到海亚身上青草般干净纯洁的气息,笑道:“多日不见,你还是这么美啊殿下。”他放弃了繁城,带着一小队士兵匆匆逃窜,犹如丧家之犬。本以为从此前途暗淡一片渺茫,谁知竟能捉住海亚。如果将他押往帝都送给皇帝,无疑又是大功一件,足以抵消繁城战败一事,禁不住心花怒放,傲慢地说道:“,狄恒在哪里?”
        海亚紧抿着唇,垂下眼睛。
        劳特眸光一闪,突然揪住海亚的衣领,向下一拉,“哧”地一声轻响,衣衫顿时裂开,露出王子殿下雪白的肌肤,旁边的士兵发出低低的赞叹。海亚又羞又怒,扬手向劳特脸上打去。劳特一把抓住他,冷冷地大声道:“狄恒,我知道你就在旁边。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出来,我就脱光殿□上的衣服,把他赤身LUO体地押入帝都!一,二,……”
        狄恒咬咬牙,蓦地站直身子,大跨步走了出去。
        霍维斯半眯着眼睛,一脸十分享受的神情,向后仰靠在舒适的沙发上,好半天才叹息似的说:“还是奥莱国宫廷做的黒菌地道,真是人间美味啊。”
        “喜欢的话,可以经常来品尝。”皇太子微笑着说。他的目光永远专注而温暖,无论何时都会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哈,算了。”霍维斯怪声怪气地说道,“我可不能适应帝都贵族和上流社会品味高雅的生活。像我等这样平民出身的人,在这种环境里,憋也憋死了。”
        “怎么会呢?”弗洛淡淡地说,“我倒觉得你应该尽早适应才对,毕竟未来的霍维斯亲王,将会是上流社会社交场合的焦点人物,众人心中的大英雄。”
        霍维斯嗤笑:“是啊,大英雄。活着才是大英雄,才能享受到各种殊荣,享受到众人崇拜的眼光。要是死了,谁还记得你是谁?”他讥诮地挑起一边唇角,懒洋洋地说,“皇太子殿下,要承认我这个从天而降的同母异父的哥哥,令你很为难。”
        弗洛温和地看着他:“何必这么说呢霍维斯,你明知道陛下从来没有否认过你的存在。”
        “也没有承认过。”霍维斯耸耸肩,“好,不过还是得感谢她,毕竟如果没有她的特许,以我卑贱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去当光荣的间谍。”他故意把“卑贱”“光荣”两个词说得很重。
        弗洛微笑,像是根本没有听出霍维斯话中隐含的讽刺:“十天以后是授勋大典,会对战役中的有功人员进行褒奖。第一个就是你,霍维斯,女王陛下会当众宣布授予你亲王的头衔,赐予封地和奴隶。”
        “算了。”霍维斯端起酒杯,喝下一大口,“实话实说,弗洛,你根本不愿意我当上什么狗PI亲王。女王陛下一旦承认我的存在,对你继承皇位绝对是个威胁。更何况这个亲王还曾经身为情报人员,掌握情报工作的中枢。弗洛,其实我觉得奥莱国这个风俗真是不怎么样,只有贵族子弟中的佼佼者才能当间谍。啊,当然了,幸好战争很快就要结束,普曼国就要投降。”他坐直身子看向弗洛,慢慢地说,“可是,和平年代的情报人员,要比战争时代的可怕多了。他们不再专注于敌人,而是自己。”
        “谢谢你的提醒,霍维斯,我得承认,我已经开始着手安排这些情报人员,他们还是会有个好归宿的。”
        “但一个亲王,一个拥有同样继承权的亲王,就很令你头痛了。”霍维斯笑,“何必掩饰呢弗洛,你有时候太过虚伪,是在宫廷里当皇太子,时间太久了么?”
        弗洛收了笑容,沉思片刻:“好,你说的很对。可你一再强调这件事,也是别有用心。”
        霍维斯对上弗洛的眼睛:“做个交易弟弟。我放弃亲王的头衔,去做平民百姓,而你,帮我个小忙。”
        “那得看看是什么事。”
        “也没什么。作为一个儿子,我满足了父亲临终的愿望;作为一个军人,我成功地完成了我的使命;作为一个臣民,我为祖国尽了应尽的义务。”霍维斯晃动着酒杯,漫不经心地说,“从今天开始,我只想用我剩下的生命,去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
        弗洛缓缓点头:“你是说——蓝廷。”
        “我们都知道蓝廷是迫不得已,但群众不知道,舆论是可怕的,但恰恰也是能导向的。弗洛,我得说,你在这件事上比较放任,因为在你内心深处,希望蓝廷舍弃继承权,而让蓝尉上位。原因为何,你比我更清楚,如此顺理成章,就算蓝尉不情愿也不行。可是弗洛,平衡四大家族的权力,并不一定非得用这种方法,这能毁了蓝廷。”
        “我以为他不在意这些虚名浮利。”
        “但他在意名声。说他叛国,这比杀了他更令他痛不欲生。”
        “事实上他的确在《投降书》上签了字。”
        “弗洛,你我都清楚那是为什么。蓝廷有错误,但绝不是叛国,这个罪名太沉重,他承受不起。”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替他翻案?”
        霍维斯摇摇头:“不,我只需要你保持中立。”
        弗洛仰头想了想,褐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他慢慢露出个笑容:“好,成交。”
        两个人同时举杯轻碰一下,饮下一口。弗洛站起身,说道:“霍维斯,你随时可以离开,不过在你走之前,有个故人想见见你,等你在此稍等片刻。”
        霍维斯点点头,随口问道:“是谁?”
        弗洛神秘一笑:“你见了就知道了。”
        他很少出现这种表情,倒让霍维斯上了心,有些好奇。幸好对方并没有让他等多久,皇太子刚一走出房门,一个人出现在门前。霍维斯立刻站起来,惊喜地叫道:“克兰。”
        克兰一身笔挺的墨绿色戎装,向霍维斯行了个极为标准的军礼:“罗林军团LC8师上尉克兰,向您报到。”
        午后的阳光正映在他身上,头上的紫发剪短了,干净利落。挺括的军装完美地勾勒出年轻挺拔的好身材,为克兰平添几分英气,再不是那个跪在脚边温顺谦卑的小奴隶。
        恍惚间,霍维斯好像又看到初次见到克兰的情形。那个还未满二十的少年,也是这样向自己行礼,眉目间带着些许试探和傲慢。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这么久……
        霍维斯凝视着克兰润泽的紫色双眸,心中感慨万千。他走上去上下仔细打量克兰一番,啧啧赞叹:“真不错,俊美多了。听说你被封为子爵了,那以后只能叫你克兰子爵。”
        “不,我只想听到您叫我克兰。”
        “好了,别说‘您’字了。”霍维斯笑,“我可不再是你的主人,如今你是贵族,而我不过一介平民而已。”
        克兰的嘴唇在轻轻颤动,他想脱口而出:“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奴隶,叫您一辈子主人。”可他毕竟没有开口。克兰垂下眼睑,以免让对方看出自己难以掩饰的情绪。
        但他脸上流露的些许感伤,还是打动了霍维斯。霍维斯不由自主走过去,握住克兰的手,轻抚他的脸:“你怎么了克兰?不高兴么?”
        就像在那短短的三年当中,霍维斯无数次抚摸克兰柔顺的紫色长发,安慰他。他也安慰他。在孤独寂寞的危机四伏的间谍生涯里,他们是对方唯一的慰藉,唯一的依靠。霍维斯万分感激弗洛的这种安排,也万分感激克兰。
        克兰抬起眼睛,美丽的紫眸水意盈盈,他低声说:“主人,我能抱抱你么?”
        “当然。”霍维斯张开手臂。
        两人抱在一起。克兰的脸紧紧贴在霍维斯肩头,近乎贪婪地呼吸着霍维斯身上的气息。这种感觉太熟悉,刻骨铭心难以磨灭。而他清楚地知道,以后,这只能留存于记忆里,永不会再重现。
        过了很久很久,克兰慢慢直起身子,离开霍维斯的怀抱,泪眼模糊,唇边却泛着微笑。他后退几步,面对霍维斯,又敬了一个潇洒的军礼。然后,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