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39
Chapter 39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狄恒刚一出现,劳特抬手一枪打过去,狄恒向旁一闪,却只避过了胸口要害。子弹在左肩打了个对穿,鲜血汩汩而出。
        海亚面色苍白,怒视着劳特:“我警告你,如果你要杀了狄恒,我立刻咬舌自尽。你就算防得了第一天,也防不了第二天,就带个尸体去陛下那里领赏!”
        “嘿嘿,嘿嘿。”劳特目光在二人脸上转了两转,“你们主仆的感情不错啊。”他对手下一招手,两个人扑上去押住狄恒,搜出两支枪和一把锋利的匕首,还有一袋子药品。海亚眼疾手快,一把将药品抢了回来,冷冷地看着那个士兵,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的气势。那个士兵不自在地一偏头,拿着枪和匕首回去复命。
        海亚小心翼翼把狄恒的外衣脱下,给他上药包扎伤口,低声问道:“你怎么样?”
        “没什么。”狄恒感到海亚双手温暖的碰触,像是轻柔的爱抚,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殿下,我会把你救出去的。”
        海亚苦笑了一下。狄恒刚要再说,后面的士兵大声嚷嚷:“快走快走!别磨磨蹭蹭的!”
        狄恒拉过海亚的手捏了捏,二人相互扶持站起来,一步一步跟着劳特那队士兵向前走。
        劳特本来想先逃到雅迪市,看看情况再说。可在路上抓到海亚王子,计划就得变一变了,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给别人分一半?他决定绕过雅迪市,转去市郊的军队驻地,那里的中校是他的好朋友,借一架飞机直飞帝都还是可以的。
        但这样一来路程就远了,他们都是仓皇逃窜,身上只有枪支,连水壶都是空的,只好一路打猎吃野味。劳特怕被奥莱**队追上来,又怕被本国的人发现,连连催促大家赶路。士兵们得不到休息,食物又差,不敢得罪劳特,只好把怨气都撒在海亚和狄恒身上。对他们连踢带踹,厉声斥骂。刚开始碍着海亚王子的身份,不敢太过分,只对付狄恒。后来一见劳特对海亚毫无尊敬之意,肆意调笑欺侮,也就不把这个什么王子放在心上。他们把两人扣住一个,命另一个干活,好像这两个犯人是服侍他们的奴隶一样。
        晚上又不让两个囚犯挨着火堆,海亚只好和狄恒互拥着取暖,偶尔一抬头,正对上劳特恶毒的目光。
        转眼过了五六天,远远看到一个村子。士兵们欢呼着冲上去,到村民的屋子里搜刮抢劫,简直和强盗毫无区别。村民们哭爹喊娘,稍有反抗就被士兵打翻在地。他们用枪把年轻一点的女孩子赶到一起,掀起她们的裙子。
        海亚怒不可遏,冲上去叫道:“你们要干什么?!”
        劳特摇摇晃晃走过来,捏住海亚的下颌:“怎么?看不过去?看不过去你来呀,如果你肯代替,我就饶了她们。”
        海亚嘶声道:“你——”狄恒用力把他拉到怀里。
        劳特慢条斯理地走到一个哭叫着的女孩子面前,脱下裤子cha了进去,一边动作一边看着海亚。海亚羞怒交加,紧紧闭上眼睛,但挡不住刺入耳朵里的村民的们屈辱的哭喊。他死命地咬着唇,忽然涌上一个极为可怕的想法:这群畜生,还不如都被奥莱国的士兵们打死!
        劳特宣泄一通,心情似乎大为好转,居然同意他们在这个村子里休息一宿,明早再赶路。士兵们堂而皇之地侵占民房,把百姓们赶出去给他们做饭烧水。
        海亚心中酸苦,屋子里传出的女孩子们断断续续的呻吟让他简直要发狂,恨不能上天降下一团火,把自己和这个帝国烧得一干二净。
        几个年岁大一些的村民,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些酒来,供给士兵们解渴。这些葡萄酒固然有点苦涩,但此时此刻无异于琼浆玉液。士兵们欢呼雀跃开怀畅饮,尽管劳特竭力制约,他们还是喝了不少,把海亚和狄恒牢牢绑在一起,纷纷爬到床上酣然入睡。
        狄恒轻轻地劝慰海亚:“殿下,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你不用着急。”
        海亚摇摇头,神色凄凉而又愤怒,痛苦地说:“狄恒,你说的对,这个帝国太腐朽了,只有毁灭它,才是唯一的出路。”
        “殿下……”
        这时,门前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像是有人偷偷走过来。狄恒心中一跳,飞快地说:“快闭上眼睛装睡觉。”
        两人闭着眼睛,眯起一条缝隙,在朦胧的月色下,见两个妇人悄悄溜进来,低声唤道:“长官,长官。”
        没有人出声,士兵们太累了,睡得很沉。
        两个妇人把他们逐一看过去。有人指了指海亚和狄恒:“他俩……”
        “看样子是被他们抓住的什么人,也是苦命的。”
        “那么……”
        “算了,反正都绑着。快,叫他们进来。”
        妇人们上前开了门,走进几个沉默的男人,他们掏出绳子,迅速地绑住仍然陷入睡梦中的士兵,随手拿走了他们的枪支。
        “这是要造反!”海亚一颗心砰砰乱跳,索性完全闭上眼睛,装作没看见。
        忽然外面“砰”地一声枪响,刺破了沉寂的夜空,原来是劳特。他毕竟老奸巨猾,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放松警惕,村民一进屋他就发现了,“砰”地举枪打死一个。
        这声枪响顿时惊醒了睡梦中的士兵们,一惊之后才发现自己面前居然站着好几个村民。有的被绑住了,有的还没来得及绑结实,村屋里立即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村民多士兵少,但士兵手里有枪,而那群村民只有棍棒,就算拿到枪也不会使。劳特毫不留情,一枪一个,狰狞的面目在月光下异常可怖,大声叫道:“都他X给我住手!谁敢反抗就开枪,格杀勿论!”
        劳特太过凶悍,村民们不由胆怯,纷纷后退。狄恒不知怎么挣脱了绳索,也站了起来,一把抢过一个村民手里的枪,“砰”地射死一个士兵,厉声道:“村民们,现在退只能被他们全杀死!最多不过是个死,还用怕什么!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村民们受到鼓舞,奋不顾身扑上去。枪支远距离射击才管用,挡不住七八个村民一起围攻群殴,士兵们被打得抱头鼠窜,偶尔响一枪,打倒一个,更多的村民冲上来。一时间,枪声喊声乱成一团。
        狄恒举着枪,牢牢守在海亚藏匿的村屋门前,谁也别想靠近一步。
        忽然“砰砰砰砰”四面八方一连传来几十声枪响,巨大的轰鸣震得所有人都惊呆了,全都停了下来。村民们惊慌失措地四下张望,万万没想到还会有援军。“官兵。是官兵!”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喊。
        有的士兵想趁机逃走,不知从哪里传来一枪,正打在他膝盖上,士兵长声惨呼,滚倒在地。
        黑夜之中,一队骑兵慢慢在月下出现,足有二百多人,严密地包围着这个小小的村落,身上穿的却不是普曼国士兵的服饰。
        狄恒回身扶起海亚:“殿下,我们的人来了。”海亚惊疑不定地注视着狄恒,狄恒拉过他的手,镇定地说:“你相信我吗?”
        海亚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狄恒露出个笑容,和海亚并肩走出村屋。
        那队骑兵当中,有人送过两匹马来,向狄恒行礼,叫他“队长。”
        狄恒和海亚翻身上了马。此时这队人马已将士兵和村民团团围住,他们点起火把,照耀天地亮如白昼,将所有人的呆滞、震惊、疑惑、恐惧映得清清楚楚。
        狄恒催马上前,火光映出他坚决冷静的面容,洪亮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村民们,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他一指那些士兵,“这些都是战场上的逃兵,军队中的败类,普曼帝国的耻辱。他们不敢面对凶猛的敌人,只会把枪口对准自己国家的百姓。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几个骑兵急速冲上前,将那些士兵按跪在地上,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明晃晃的弯刀高高举起。只听见几声喑哑的嘶喊,十几颗人头滚落,鲜血狂喷而出,浓烈的血腥气味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刺激所有人的神经。人群中传出低低的惊呼,很多人捂住了脸。
        “妈妈。”“妈妈……”衣衫破烂的女孩子从屋子里被解救出来,骑兵解下披风,给她们披在身上。
        女人们相拥而泣,村民望向骑兵的目光,已转为敬畏和感激。
        狄恒继续说道:“村民们,我们都看到了这个国家变成这副样子,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上缴沉重的赋税。战败的消息一再传过来,看不到明天的希望。洪水、瘟疫、干旱,一连几年,除了灾祸还是灾祸。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冷峻的双眼在火光下若隐若现,提高声音,“因为我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这是度猎女神,给我们赐下的惩罚!”
        人群被震动了,开始窃窃私语。
        狄恒扫视他们:“因为我们将一个骗子推上了皇位。现在的皇帝,根本不是皇位真正的继承人!”
        村民们目瞪口呆,一片沉默。
        狄恒侧身到海亚马前,轻轻解下他头上的兜帽,高声说:“看看,这才是拥有最纯正血统的继承人!高贵仁慈,爱戴百姓的海亚王子!”
        火光在海亚金色的头发上跳跃,他高高地坐在马上,望着村民们,目光恬淡而平和。有人认出了那头金发,这就是皇族血统的象征,失声叫道:“是海亚王子,王子殿下!”
        人们纷纷伏地下拜,亲吻王子脚下的土地。
        这时,两个骑兵驱赶着一个人过来,禀道:“队长,我们抓到了这个人,他想跑。”
        那人直起身子,嚣张地叫道:“海亚,你赶快放了我!”竟然是劳特,他不屑地斜睨着马上的王子,“我是堂堂军队中校,皇帝赐封的爵士,你敢把我怎么样?!”
        狄恒看向海亚,不只是他,所有人都看向海亚,都在等他的命令。海亚抬头远眺,似乎要穿透苍茫的夜色,看向未知的命运。好半晌,他开口:“劳特中校临阵脱逃,JY妇女,欺压百姓,罪无可恕,赐石刑。”
        劳特嘶声狂喊:“海亚,你敢!你这是造反,是造反!”海亚淡然地看着他,面无表情。村民们欢呼雀跃,把挣扎的劳特绑到树上。
        所谓石刑,就是用石块将罪犯活活打死。村民们争先恐后,咬牙切齿,刚开始劳特还在叫骂,几下之后就剩下长声惨呼,再后来变成无力的呻吟,四肢都被打折了,角度古怪地吊在那里。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海亚问狄恒。
        “不,殿下,我相信,这其实也是您所希望的。我们都是您的臣民,坚决服从您的旨意。”
        海亚转过头凝视着狄恒:“那么,你处心积虑地留在我身边,是为了我的身份,还是为了这个国家?”
        “为了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忠于谁。”狄恒轻轻握住海亚的手,“我说过,殿下,我是你的,誓死追随。”
        一个星期以后,普曼国宣布投降,两国战争就此结束。
        一年以后,海亚王子率领的军队,在短短三个月间,接连攻下晋南、广度、海拉三座城池,内战爆发。
        四年以后,海亚登上皇位,史称“金玫瑰王朝”。
        而狄恒,这个海亚最信任的人,内战胜利第一功臣,金玫瑰王朝第一权相,依旧和当年一样,每日贴身服侍尊贵的皇帝起居饮食,无微不至。
        我是你的,誓死追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