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0
Chapter 40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年轻的审讯官对着手里的镜子整理一下衣领,抿抿头发,把小镜子放回口袋,清清嗓子,对外面大声说:“带进来。”
        门开了,两个士兵把蓝廷押进来。
        这是一间并不算很大的屋子,四周封闭,没有窗,只在中间摆了一张桌子。应该说,对这种环境蓝廷并不陌生,他在普曼国的监狱里,也曾经被带到这样的审讯室里审讯过。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回到自己的祖国,迎接他的也是这里。
        蓝廷打量着桌子后面的审讯官,看上去很年轻,估计和自己差不多。但肌肤太过白皙,嘴唇太过红润,而那双一看就是保养得当的手,也未免太过纤细了。
        没上过前线,没打过仗,肩头居然也扛着上尉的军衔。蓝廷在心里下了结论,难免有几分鄙夷。
        他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他。
        皮肤黝黑,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出奇的亮,让人一看就不舒服。随随便便站在那里,从骨子透出一股子粗野桀骜不驯的味道。
        大头兵。审讯官暗地里嗤笑一声,一指椅子:“坐。”
        蓝廷坐到对面,和审讯官隔着一张桌子。
        “姓名。”
        “蓝廷。”
        “年龄。”
        “25岁。”
        “军衔。”
        “F五师独立作战大队队长,特级上尉军衔。”
        干巴巴地询问几句,审讯官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一副要大书特书的模样:“。”
        蓝廷偏着头,双手抱胸——唯一和战俘营不同的是,他至少不用戴刑具:“说什么?”
        “为什么叛国,以及过程。”
        蓝廷沉下脸:“我没有叛国。”
        审讯官冷笑:“蓝廷,我劝你最好老实点,说实话。”
        蓝廷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我没有叛国。”
        审讯官凝视蓝廷片刻,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啪”地扔到他面前:“这个你怎么解释?我警告你,别耍花样,不要再试图继续欺骗。”
        蓝廷被他轻蔑的语气激怒了,但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一定得解释清楚。其实事情并不复杂,蓝廷尽量说得很详细,最后还特意强调:“我不是贪生怕死,我也没有出卖国家,这只是敌人用的见不得人的伎俩。事实上他们也知道我是被强迫的,就算签了什么狗PI投降书,也没有把我放出来,反倒单独关押,严加看守。”
        刚开始审讯官还记得很认真,过一会就不记了,抬着眼睛斜睨蓝廷,只是没打断他的话。等蓝廷全讲完,嗤笑一声:“你编的真曲折,真动听。”
        蓝廷一下子涨红了脸,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声道:“我说的全是事实!”
        “事实?你以为我们在审讯你之前没有做过调查?你以为只听你的一面之词我们就可以轻易下判断?”审讯官坐直身板,一副凌驾于人的气势,“告诉你,我们早就审讯过战俘营里的犯人。他们都做了证供,当时是被驱赶到一处放风的空地上,被敌人疯狂地屠杀,根本没有你所谓的强迫投降。难道是他们撒谎?”
        “不是,他们没有撒谎。但我也没有,劳特中校把我押到上办公室里,我是透过落地窗看到的空地上的情形,下面的人当然看不到我,这全是敌人的诡计!”蓝廷有些激动。
        “好啊。”审讯官一挑眉,“在场的都有谁?”
        “劳特中校,莫顿厅长……”蓝廷说了两个名字就说不下去了。审讯官嘲弄地看着他:“都是敌人哪,难道连个奥莱国的人都没有吗?”
        蓝廷忽然想起了霍维斯,但不是,霍维斯是在他签了投降书之后才冲进来的。他紧紧地闭上嘴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脏污而令人窒息的泥沼,任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审讯官得意洋洋:“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试图狡辩,老老实实承认你的罪行,说不定还能宽大处理。要是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蓝廷忽然发现他受不了这些。他可以熬过敌人的严刑拷打,可以蔑视敌人的各种手段伎俩,可以在死刑的枪口下面不改色。但他受不了这些,受不了自己最忠于的即使现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国家,派来一个毫无军功的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指手画脚,肆意侮辱。
        对方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无不尖锐地刺痛蓝廷的神经。委屈、悲愤、屈辱,像浓缩的***包堵在胸口,随时都会被引爆!
        审讯官仍然在喋喋不休,丝毫没有注意到蓝廷像石像一样惨白的脸色,没有注意到那种压抑的愤怒已经达到爆发边缘的危险表情。这种人他见得多了,刚开始都嘴硬,过不了几天就得痛哭流涕地跪下来老实交代。
        “你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识到自己的罪行。你要把你的行为,思想,全部交代清楚。要从根本上,从骨子里找到你之所以会当叛徒的根源,为什么会投降敌人,成为贪生怕死的懦夫!”
        “你说什么?”蓝廷冷冷地问他。
        “懦夫,我说你是懦夫。”审讯官翻着眼睛看蓝廷,“干吗盯着我?你还不服气?你就是懦夫,胆小鬼,要不然你为什么不和敌人血战到底?为什么要被俘?心甘情愿做俘虏的全是懦夫!你是最软弱最废物的那一个……”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蓝廷突然暴起,翻身跃过长桌,一把叉住审讯官的脖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这不过是眨眼之间,还没等审讯官反应过来,已经被对方狠狠掐住。他是文职官员,哪里见过战场上厮杀下来的士兵的凶狠,顿时吓得魂不附体,颤声叫道:“你……你要干什么……你要造反……来人哪快来人哪!”扯着脖子杀鸡似的尖声高叫。
        一群士兵冲了进来,七手八脚拉扯蓝廷。
        审讯官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失声叫道:“他是疯子,疯子!他想杀了我!快带走,带走!”
        士兵们按住蓝廷一顿拳打脚踢,口中喝骂:“还敢反抗!打死你!”“叛徒,好好收拾收拾。”“败类!呸!”战争刚刚结束,人们最痛恨这种叛徒,下手一点不留情,要不是上面有纪律,非得活活把蓝廷打死不可。
        审讯官摸着自己的脖子,忍不住也上去踹两脚,恨恨地说:“拉去禁闭室,不给水不给饭关他三天,看他还狂不狂!”
        他气愤愤地大步离开审讯室,龇牙咧嘴去向长官监狱长安东尼汇报。安东尼听了,摆手让他下去,沉吟一会,拿起电话:“将军,属下安东尼。”
        “审的怎么样了?”
        “很强硬,不太容易对付。”
        “容易对付就不给你了。”希尔仰躺在床上,浑身赤LUO,只腰间搭着一条薄毯,一个侍卫官正给他做全身按摩,“尽快给我结果,坐实他叛国的罪名,实在不行,就……”他没再说下去,那边立刻接口:“明白,将军。”
        希尔放下电话,饶有兴味地扫一眼新来的年轻侍卫官,说:“把衣服全脱了。”那个侍卫官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随即立正,应声道:“是,将军。”
        蓝廷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双臂横张,被锁在墙角。这个姿势很难受,站不直,也蹲不下去。四周黑黢黢的,只有监牢门上的铁栏杆透过几分细微的光。寒冷的湿气从地上直透到骨头缝里,让人浑身打哆嗦。
        蓝廷感到巨大的沮丧和悲哀,还有无穷无尽的愤怒无处宣泄,他猛地扬起头,发出一声困兽般愤懑的狂喊。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夜空里闪烁,街道上人来人往,廉价酒塞满了人,时不时冲出几个酩酊大醉的壮汉,扶着墙呕吐。
        流莺和俊美的男孩站在灯影里拉客:“来先生,这里有你想要的……”“不寂寞么?还等什么……”
        一个男孩脚底抹油一样从身边溜走,后面紧跟着的人高喊:“抓住他,是个贼!”
        乞丐们缩在角落里,肮脏的斗篷盖住脸。
        霍维斯从马车下来,快步穿过脏兮兮的狭窄的巷子,一直走到尽处的大铁门,“砰砰砰”敲了三下门环。
        一个痞子叼着烟卷晃出来,看到霍维斯一怔,脸上浮现欢悦的神情,忙把香烟从唇间拿下来,毕恭毕敬地说:“先生,您回来了?”
        “你还好吗?洛克?”
        “当然,先生。”洛克的眼睛亮晶晶的,兴奋地在前面带路,尽管明知道霍维斯对这里熟悉得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地方,但忍不住还是想多亲近,“人越来越多啦,生意好得让人受不了。先生,大家都等着你呢。”
        “不,先不要惊动其他人。”霍维斯绕过正厅,直接走到一条小路上,“我很累了,不想被打扰。”
        “当然,当然,先生。”洛克偷眼瞄着霍维斯,为他身上古怪的服饰感到新奇。白色的衬衫,繁复的褶皱,还有散腿的灯芯绒长裤,这些完全跟洛克熟悉的先生搭不起来,倒像是某位贵族的衣服被霍维斯偷来了。
        霍维斯轻车熟路走回自己的房间,对洛克一笑:“好小伙,你先下去,谢谢你。”
        “有吩咐请叫我先生,我会在外面守着。”
        “好。”
        洛克欢天喜地地出去,为自己能第一个知道先生回来而雀跃万分。
        霍维斯却没有理会这些。他抬起头,察看着这个离开三年的住处。一切还是老样子,窗台上的花,床头盒子里的雪茄,还有整架子的书,和放在小几上的红酒杯。
        霍维斯深深吸了口气,像个漂泊了很久,终于回家的旅人。他脱□上的贵族服饰,换上一套旧衣服,然后走到大穿衣镜前。
        几年的训练和间谍生涯,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刻下太多的痕迹。
        不,有一处。
        霍维斯缓缓除下那双几乎从未离身的白色手套,现出手背上一条伤疤。伤疤横贯整个手背,既深且长,可见划出它的人,当时是多么愤怒而凶狠。
        霍维斯微微笑了一下,抬起手背凑到唇边,深深吻了下去。
        不必继续遮掩了,没有什么再能够阻挡,我只想用我剩下的生命,去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