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4
Chapter 44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林赛被打得脸一偏,唇角磕破了,流下一抹血痕。莫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握拳要继续打,林赛目光流转,对上莫顿的眼睛。
        莫顿突然顿住了,他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他应该对面前这个男人痛加折磨,倍加ling辱,应该把他一寸一寸从身到心全部摧毁,碾灭砸碎,挫骨扬灰,但他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那是林赛,是曾经在身下喘息、在怀中微笑、在阳台上张望着等待自己的林赛;但他又不是林赛,林赛没有这样的目光,平静得像湖水,清冷得像浮冰,看不见一丝感情。他有林赛的身体,却没有那种灵魂,或者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那个林赛的灵魂,从来没有,这才令莫顿最痛心。
        他不恨他偷取情报,不恨他出卖自己,他只恨他为什么是林赛。林赛是这段灰暗日子里唯一的慰藉,是他孤寂的生命中唯一一抹灿烂的阳光,是他的希望,他的幸福。
        可就在希望离现实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就在幸福唾手可得的时候,没有了,连这个人都没有了,根本不曾存在过。
        还能说什么呢,就算把面前这个人千刀万剐又能怎么样?他的林赛不会回来了,甚至连个念想都没给他留下,无法回想,无法怀念。
        即使分手也曾在一起过,即使死去也曾拥有过。但他没有,一切温存都是假象,一切付出都是谎言,一切行为都是欺骗,他还能回想什么,怀念什么?
        让自己爱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这才是最残忍。
        莫顿觉得很累,身心疲惫,他一点一点地松开手,后退两步。
        林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莫顿,看他从一开始的狂躁愤怒,继而痛心,继而迷惘,继而失落,最后只剩下无尽的悲凉。这种悲凉太刻骨,以至于看上去整个人都是灰的。这种灰刺痛了林赛的眼睛,他宁可莫顿能狠狠揍他一顿,刺他几刀,甚至弄死他,也好过这样。
        ——他不愿意看到莫顿这样。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但目光已经包含了所有,波涛汹涌暗潮涌动。
        莫顿陡然转过身去,走向门口,脚步有些踉跄。林赛张开口,忽然很想喊住他,想说一声对不起。林赛当然没有后悔,即使事情重来,他知道自己仍然会这么做。他从来没有觉得愧对莫顿,他认为自己本身并没有做错,只是造化弄人。可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很想对莫顿说一声:对不起。
        正在这时,莫顿先说话了,他阴沉着脸对一旁的奴隶说:“把他带下去。”
        奴隶们还没有弄明白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正自懵懵懂懂。莫顿陡然嘶吼:“把他带下去!”“咣当”一声推开房门,大踏步走出会客厅。
        他走得太快,没能听到林赛那句对不起,等他真的听到时,他们之间,已经发生过太多事情。
        弗洛用缎带仔细地把木匣扎好,融了鲜红色的火漆,在上面印下自己的私用印章。他又端详一阵,确定完美无缺,这才吩咐早已敲过门的侍卫官:“进来。”
        侍卫官走进书房,行礼:“殿下,希尔少将求见。”
        “哦?”弗洛沉吟片刻,把木匣交给侍卫官,“你去蓝氏府邸,将这件东西交给蓝尉,一定要亲自交到他的手上,并告诉他,木匣里有他想要的消息。”
        “是,殿下。”侍卫官接过木匣。
        弗洛拿过手帕擦擦手,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说:“请希尔少将觐见。”
        希尔看着侍卫官捧着木匣从身边走过,并没有在意,他几步走到弗洛的书桌前,略显散漫地行了个军礼:“殿下。”
        弗洛满面笑容:“不用这么客气,请坐。”
        希尔依言坐到弗洛身旁的椅子上,端起侍卫官奉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心不在焉地说:“味道很纯正。”
        皇太子不理会他按部就班的客套:“你这么急要见我,肯定有事喽。”
        希尔眨眨眼,斟酌着说:“是这样殿下,我以为我们在蓝廷一案和蓝氏军团上,有一种不需言传的默契。当然,也许是我想多了。”他很随意地笑。
        弗洛看了他一会儿,说道:“希尔,遇事多想想,是有好处的,会让你分清什么更有利。”
        “当然,殿下。”希尔思忖片刻,像是在考虑如何开口。弗洛也不催促,他闲适地望着窗外高大的木兰树,繁密的枝叶里又缀满了洁白的花朵,阵阵幽香飘过来,沁人心脾。
        “殿下。”希尔终于说道,“我听说,您亲自去了辉轩国的领事馆,出面请莫顿亲王给蓝廷作证,证明他签署《投降书》是迫不得已。”
        “于是,你来兴师问罪?”弗洛端起咖啡杯,笑问。
        希尔眉梢一跳,尴尬地打个哈哈:“怎么会殿下,您言重了,我只是过来问一问,问一问。”
        “不错,是有这件事。”弗洛无奈地叹息一声,“没办法,霍维斯无论怎样也是我同母异父的兄长,这点面子是要给的,否则他告到陛下那里去,我没法交代。更何况——”他拖长了声音,轻描淡写地说,“希尔,既然说好是你我之间的默契,那么在这个问题上,你不能坐享其成,也得付出点。”
        “当然,当然。”希尔连连点头,“殿下请放心,莫顿那边交给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不去出庭作证。蓝廷这个案子绝对是铁案,板上钉钉翻不了身。我担心的,倒是蓝尉。现在里恩夫人早已声明和蓝廷断绝母子关系,剥夺他继承人的身份。如此一来,只打击蓝廷一人,恐怕并不能撼动蓝氏军团的地位。”
        “蓝廷即是蓝尉,蓝尉即是蓝廷。希尔,你我都太了解蓝尉的性格,他怎么可能眼看着蓝廷获罪而袖手旁观?事实上,他来求过我。”
        希尔早就得到消息,蓝尉秘密求见过皇太子,至于二人之间发生过什么,却没人知道。他怀疑弗洛能去找莫顿,八成就是蓝尉的主意,但弗洛把事情推到霍维斯身上,他也没办法。没想到皇太子竟能主动提起,忙追问一句:“真的?”
        “不错。”弗洛手臂随意地支在椅子扶手上,手指搭在唇边,“我可以出庭作证,证明蓝尉曾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诱惑我以达到他营救蓝廷的目的。他们表面上断绝关系,其实暗中一直有所来往。”他忽然一笑,道,“希尔,我们不用把事情做得太绝,只要引导群众相信一些东西就可以了,他们会自己猜测的。以里恩夫人刚毅不屈的性格,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猜疑?她一定会交出兵权的。”
        “还有蓝尉。”希尔的眼里闪着光,“殿下,兵权是属于您的,我只要蓝尉。”
        弗洛淡淡地道:“我不愿意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希尔,心知肚明就可以了。”
        “皇太子天纵英才,我等如何比得上?”希尔适时轻飘飘送上一顶高帽,弗洛微笑不语。
        “但是……”希尔欲言又止。
        “什么。”
        “殿下,有句话我真是……”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是开诚布公的。”
        “殿下,虽然您贵为皇太子,但您也知道,法庭上需要公平公正,仅凭您一人的证词,恐怕说服力不够强,最好能有物证,这才万无一失。”
        弗洛眯起眼睛看着希尔:“你指的是……”
        “录音,殿下,我知道您的卧室为了安全起见,配备了隐秘的录音设备。”
        弗洛盯着希尔好一会,忽然一笑:“你不信任我?”
        “下官不敢。”希尔起身道歉,“下官绝对是为皇太子着想。殿下,里恩夫人和蓝尉都不容易对付,这件事非同小可……殿下,我真心希望,您能顺利收回蓝氏军团的兵权,他们在对普曼作战中势力发展得太快了,隐隐有凌驾于其他三大家族之势,而且殿下,战争已经结束了……”
        弗洛一摆手,阻住了希尔的话,他站起身踱到窗前,沉默了很长时间,长到希尔以为他会拒绝,这才慢慢地道:“好,录音我给你。”他转过头,神情严肃下来,“但你要记住,录音在法庭上不能被作为独立物证存在,只能辅助。因此,如果我的证词被陪审团承认并生效,你不能把录音交出去。希尔,那毕竟涉及我的**。”
        “当然,殿下。”希尔心中雀跃,深深鞠躬,“我以家族的名誉发誓。”
        弗洛满意地瞥了他一眼,两人又随意闲谈了一阵,希尔这才起身告辞,拿着弗洛给他的录音带匆匆离去。
        他刚走没有多久,侍卫官走进来,禀道:“殿下,东西已经亲自交到蓝尉少将的手上。另外刚刚得到消息,希尔少将暗中查找的人,名叫科托,以前是繁城指挥官劳特的侍卫,战乱中逃脱,下落不明。”
        “科托?”弗洛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沉声道,“立刻多派人手,秘密搜索这个叫科托的人,务必要在希尔之前将他找到。”
        “是,殿下。”
        “事实上,今晚就是我侍寝,我想服侍您,殿下。”蓝尉略显冰冷的声音,随着录音带的转动而传出来,希尔冷笑一声:“蓝尉对那个蓝廷,还真是不错。”
        这是录音带的最后一句话,后面发生什么傻子也想得出,皇太子肯定不会把那么私密的东西留给他,能有这样一段已经不错了。希尔关掉录音,把录音带交给副官,叮嘱他:“非常重要,一定保管好。”
        “绝不会有问题,将军。”副官将录音带放到随身的皮包里,想了想,说道,“将军,下官看来,皇太子对蓝尉好像也极有好感。”
        “好感?再有好感能比得上蓝氏军团的军权?任何上位者的感情都不是纯粹的,利益纠葛才最重要。”希尔的眼中放出热切的光芒,“只有我,是真心对待蓝尉,谁能比得上我?”
        “那莫顿那边……”
        希尔来回踱了几步,语气坚决地说:“第一还是要想办法除掉蓝廷,蓝廷一死就再无翻案的可能,但他不能死在监狱里,目标太大,告诉那边把事情办得漂亮点,绝对不能落下任何把柄;第二,我来接近莫顿,趁机打消他出庭作证的想法,能把他尽快送回国更好。双管齐下,确保事成。”
        “遵命,将军。”
        希尔放松下来,他解开衣领的纽扣,随意问道:“那人怎么样了?”
        “正在TJ,已经注射过两次药,效果很明显,药品对人的身体毫无伤害,只是催发情Y罢了。”
        “哦?”希尔极有兴味地转身,“走,去看看。”
        这是希尔官邸的地牢,用于惩罚一些不够听话的人。铁门刚一打开,希尔就听到里面传出破碎的含糊的呻yin。他走进去,见当中一张特制的椅子上,正绑着那个数日前拒绝侍寝的年轻士兵。浑身赤裹,手臂高举吊在椅背上,脖子上的宽硬项圈迫使他不得不仰着头。双腿大大地分开,私MI处正对着门口,令人一览无余。
        希尔背负双手,慢慢踱到那人旁边,观察他在束缚带下轻颤的肌肤、被情Y折磨得发红的面颊、汗湿的头发,双腿之间的按摩B,还有那双无助的泪汪汪的眼睛。
        “真像。”希尔暗自赞叹,“真像。也许蓝尉被这样对待时,也就是如此。”他摘下可怜的年轻人口中的口塞,冷酷地命令:“求我,求我我就满足你。”
        “我……我求你……我求求你将军……”曾经倔强傲然的年轻人,在几天几夜的折磨下,终于屈服。
        “求我什么?”
        “求……”年轻人的双唇颤抖着,“求你X我,我求你X我……”他忽然强烈地挣动几下,自暴自弃地哭泣。
        希尔完全不理会这些,他褪下裤子,猛地拔下按摩B,挺刺进去。他紧紧盯着年轻人充满Y望和迷乱的双眸,一边用力一边迷醉地低声道:“蓝尉……嗯啊……蓝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