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5
Chapter 45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尉打开木匣,拿出放在最上面的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事已办妥。他一看见这句话就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微微闭了闭眼睛。不可否认,从内心深处,他知道弗洛只要亲口答应,就一定会去办,从来如此。但能这么快就有结果,还是十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难道以前真是自己误会了皇太子?弗洛和希尔、范吉斯的穷奢极侈毕竟还是有所不同。
        不管怎样,莫顿这个非常重要的人证已经站在他们这边,这对蓝廷翻案十分有利。也许……尘埃落地之后,应该对皇太子表示一下蓝氏军团的感激。蓝尉习惯地抿了抿唇,继续向下看,字条上还有一句: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蓝尉心中一跳,这才发现木匣里还有一样东西,用深紫色天鹅绒的布袋收着。他放下字条,把布袋拿起来,沉甸甸的,里面似乎是个小摆件。蓝尉解开布袋口金黄色的抽绳,慢慢现出一个木雕像。这种木头极为罕见,散发一种暖黄的色泽,据说全世界只剩下不足十块而已,蓝尉偶然在一次拍卖场上见到过。那时有一块这样的木头拍到了现场的最高价,甚至超过了许多年代久远的藏品,因此蓝尉印象很深刻。
        第一眼看上去,令蓝尉微微吃了一惊,这个小玩意竟是皇太子弗洛的全身雕像,只有一巴掌大小。弗洛面带微笑,很随意地站着,一身紧身骑马装,手里提着一根马鞭,鞭稍搭在另一只手的手心。
        这个摆件的雕工颇为精细,打磨得也很光滑,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弗洛眸中的那抹温柔和宁定尤其传神,就好像他本人正站在那里面对自己一样。
        蓝尉本以为弗洛所说的礼物,无非宝剑、枪支,甚至城堡地契,完全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一个小玩意,倒让他有些新奇。他把小人像捧起来,对着阳光仔细观瞧,发现弗洛脚边的木块上,刻着三个字:陪着你。
        蓝尉皱了皱眉头,实在不太喜欢这种亲昵的含情脉脉的口吻。他放下小人像,忽然想起以前弗洛送给他的礼物,至今还扔在储藏室里落灰尘,根本没有打开过。
        他犹豫一下,还是叫来管家:“麻烦你把皇太子前几次赐予我的那几个木匣一起拿过来。”
        一共是四个,管家收藏得非常妥当,系盒子的缎带上,还插着标注时间的标签,外面包装用的木匣子和蓝尉现在手里这个一模一样。
        蓝尉随便拿起一个,解开缎带,打开看时,居然也是一个小人像,但雕工明显比最先看到那个粗糙很多。蓝尉有点疑惑,索性把那几个盒子全打开,于是桌子上突然冒出来一溜小人,全是弗洛手持马鞭的全身像,个个温柔地看着蓝尉,唇边噙着亲切的微笑。
        蓝尉把这几个小玩意按时间顺序排好,区别一下子呈现出来。最右边这个明显最精美,越往左越难看,最左边那个只能勉强看出来是个人像,隐约仿佛皇太子。手里的马鞭当中还有一小圈白色的痕迹,刚开始蓝尉还以为弄脏了,伸出手指轻轻蹭蹭,才发现原来是木胶。想必是弗洛在雕刻的时候,一不小心把细细的马鞭刻断了,一时之间毫无办法,只能用胶水沾起来。
        第二个稍微好一些,衣服轮廓出来了,五官雕刻得细腻很多,但底座那三个字旁边有一小处暗红色的痕迹。那是血,渗到了木头纹理中,想擦也擦不掉,在一片暖黄之中格外显现。
        这五个小人站成一排,从粗糙糟糕到形象逼真。蓝尉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就好像见到弗洛笨手笨脚叹气懊恼的样子——原来一向沉稳笃定的皇太子也有那种时候——再到手指轻握刀功娴熟。这几个小人,不知曾经被他摩挲过多少遍。
        五个小人,五年。
        蓝尉的心中突然被什么涨满了,一点点疑惑、一点点惊奇、一点点欣喜、一点点好笑、一点点感动、一点点不知所措,最后全化成温暖,充斥在胸口。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再没有人送给他这样的礼物。里恩夫人严厉而刚毅,对自己的儿子尚且极少温存,而蓝廷一心只想成功立业,根本不在乎这些。
        蓝尉一直以为,自己也是不在乎的……
        他把小人像一个一个放回匣子里,盖好。可想了想,又一个一个拿出来,摆在临窗的书桌上。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洒入,照得眼前一片明媚。大木兰树斑驳的影子在窗前摇曳,一些乳白色的花朵随风飘落。
        原来,自己又到生日了。
        蓝廷跟着其他囚犯一起,慢吞吞地从卡车上走下来,下意识抬起手,遮住刺眼的阳光。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阳光,久到都有些不适应,他觉得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散发一种发霉的味道,像长了草。
        幸好今天还能出来放风,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们是来做苦工的,这个监狱的犯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押出来做苦工,虽然很累,但犯人们都很期待,因为和监狱相比,这算有点自由了。
        自从上次在饭厅暴乱之后,没有人再难为蓝廷。他被独自关在一个小号里,供水供饭疗伤上药还算正常,只是没有人跟他说话。其他犯人见不到,狱卒也像躲着瘟疫一样躲着他,好像离得稍微近点都会被他玷污一样,甚至以来看守他为耻。
        刚开始蓝廷还会愤怒、还会委屈,渐渐地也麻木了。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罪犯的时候,你自己都会产生很奇怪的联想,是不是当初真的做错了?是不是完全不应该在《投降书》上签字?劳特的狞笑和多维被枪击中倒下的瞬间,一遍一遍在眼前回放,清晰得一同昨日,甚至因为无数次的回想,一些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的细枝末节也慢慢浮现出来。他几乎能看到多维古怪的笑容,看到盖尔因为恐怖而紧张的眼神,看到其他战友惊慌失措的脸。
        这到底是自己的罪过,还是敌人的罪过?
        蓝廷抬头望望眼前巍峨而富有民族特色的建筑,感到后面看守用警棍戳他:“快点快点,磨磨蹭蹭干什么?”
        他们来铺这个建筑围墙外草坪间的石子路,先铺一层水泥,再把一颗颗白色的石子码放在上面。他们从早上干到中午,弓着腰或者蹲在路边,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毒辣的太阳明晃晃照在头顶,后背都像要烤熟了。看守们早就不耐烦,躲到树荫底下,其他犯人三三两两偷懒,偶尔悄悄交谈几句,看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蓝廷,就在看守的眼皮子底下铺鹅卵石,稍微慢一点立刻有人踢两脚:“快点,没吃饭哪你!”
        汗水递到地上,衣服潮乎乎地,蓝廷被太阳照得头昏眼花,眼前只剩下一颗颗白色的石头,机械地拣起、铺上,再捡起、再铺上,像个没有神经的木偶。因此,他也就没有看见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行使到大门前;没有看见莫顿和希尔从车上走下来;没有看到所有看守不约而同起身站好;没有看到莫顿无意中瞥见自己时,眼里闪过的光;没有看到希尔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微笑。
        直到蓝廷的视线里,除了无边无际的白色,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双脚,他才听到头顶上传来的莫顿讥讽的冷笑:“这不是蓝廷上尉么?怎么回国还没得到自由?像条狗一样跪在这里给我铺路。”他因为林赛的原因格外痛恨霍维斯,把满腔恶毒的怨气全发泄在蓝廷身上。
        蓝廷猛地仰头,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尽管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被阳光照射的一片模糊的黑影,但他还是立即认出了这个人,失声道:“莫顿!”他一下子站起来,怒视着对方,“你这个人渣!”
        还没等他有所举动,早被人扭住了胳膊。希尔懒懒洋洋走过来:“你干什么?敢袭击亲王阁下?”
        “什么亲王!”蓝廷怒不可遏,“他是凶手!是杀害多维的凶手,是他和劳特设下诡计,枪杀战俘!他才是罪犯,是罪犯!他该死!”蓝廷疯狂地嘶喊。
        看守狠狠给了蓝廷一棍子,打得他弯下腰拼命地咳嗽。
        希尔轻蔑地说:“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位是辉轩国莫顿亲王,我国的贵宾,你疯了吗?”
        蓝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有办法想象,一个曾经nue待战友、屠杀战友、迫使自己签署《投降书》从而落到如此地步的人,怎么就成了贵宾?而自己,为国家出生入死,在监狱中不屈不挠,却要被国人唾弃谩骂。到底什么叫是非,什么是黑白,善与恶真的就泾渭分明吗?
        蓝廷脑子里混沌难辨,所有的事实纷扰骚乱混杂在一起,一时之间竟然木立在那里,神情茫然。
        希尔不耐烦地摆摆手:“把他带下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他转头对莫顿客气地说道,“亲王阁下,让您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莫顿冷漠地瞅一眼蓝廷,在奴仆的簇拥下走进辉轩国领事馆。
        “贵国风格真是富丽堂皇,美仑美奂。”希尔一边观赏一边啧啧赞叹,随着莫顿信步而行。
        “希尔家族的府邸也不遑多让,上次得蒙邀请,参加盛大的庆功酒会,至今印象尤深。”莫顿说着官场上的应酬话,声音平静刻板,不像是称赞,倒像是背诵。
        “哎,亲王阁□份高贵,见识广博,我等蓬荜薄酒,以博一笑而已。”希尔心里有事,嘴里客套着,却装作四处打量而搜寻自己的目标。
        果然,他们刚刚转了个弯,就见五六个身着白袍的人,站在石子路边,一个女管家模样的夫人正板着脸说些什么。那几个人跪下,又站起来,再次跪下。
        “这些是……”希尔问道。
        “他们是新来的奴隶,需要学学规矩。”莫顿淡淡地说。
        “哦。”希尔看过林赛的照片,他装作很好奇的样子观察着那几个奴隶,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心里一笑,装作疑惑地说:“哎,那人看上去很面熟啊,好像……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莫顿心中一动,他飞快地扫了希尔一眼,对这人今天来访的目的警惕起来,但脸上不动声色,说道:“嗯,他叫林赛,是皇太子送给我的奴隶。”
        “啊——林赛……”希尔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喃喃地道:“难怪……难怪……”
        “什么?”莫顿问。
        希尔愣了一下,随即打起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原来是皇太子送的,我是说难怪我眼熟。”
        “哦?希尔将军见过他?”
        “啊……算是。”希尔脱口而出,“我在皇太子那里见过,他以前是殿下的侍从,想必是殿下怕这边人少,服侍你不够周到。”他似乎非常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下去,走到旁边悬挂的金丝鸟笼,问道:“这是什么鸟?长得很漂亮啊。”
        如果希尔对林赛刨根问底,甚至说出弗洛用林赛作出的交易,莫顿都不会觉得奇怪,只会更加小心应对。但希尔恰恰表现出是在逃避这个话题,这就不能不令莫顿疑窦丛生。
        他慢慢地答道:“它叫金山珍珠。”
        两人又随意交谈几句,希尔没有再提起林赛,甚至看都没有看过去一眼。
        等吃罢了下午茶,希尔起身告辞,莫顿没有送出去。
        希尔边走边和随从交谈,拿出手帕擦手,恰恰经过林赛的身边时,手帕掉落下来。林赛捡起来低头双手奉给希尔,一举一动和辉轩国最平常的奴隶一样,但莫顿的瞳孔却缩了一下,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希尔到底知不知道林赛以前是个间谍,他知不知道林赛在普曼国时的任务,知不知道林赛和自己的关系?莫顿突然对皇太子把林赛送过来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弗洛真的只是为了和自己做交易,使他出庭作证,给蓝廷翻案,还是要利用他对林赛的感情,继续把林赛安cha
        在他身边,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刚刚林赛给希尔捡起手帕的一刹那,两人有没有传递一些秘密的信息?
        莫顿慢慢攥紧了拳头,目不转睛地盯住林赛。那人正走到一个侍卫的身边,将手里的托盘举过头顶跪下,那个侍卫却一把掀翻托盘,甩手打了林赛一个耳光——这是TJ奴隶必须的方式,要求奴隶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顺从,绝对不许反抗,甚至心存怨怼。
        莫顿眯起眼睛,林赛……林赛……
        希尔心满意足地登上马车,“不能把话说得过于直白,心知肚明就可以了”,皇太子这句话说得真有道理,他甚至不需要开口,只需一个动作,就可以勾起莫顿对林赛的怀疑,从而对皇太子的真实目的产生疑惑。只要让他觉得皇太子派林赛过来,根本不是为了蓝廷,而是继续当间谍,他就会一怒之下不再理会蓝廷的案子,甚至在法庭上作伪证。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设计,不过最重要的,是莫顿对林赛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林赛无论做什么,莫顿都会认为他是别有用心,都会感到痛苦和侮ru,所欠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希尔的马车刚回到府中,副官便迎了上来,急切地对希尔说道:“将军,我刚收到两个好消息。”
        “急什么。”希尔懒洋洋地坐到沙发里,端过侍卫官端来的冰水一饮而尽。他扯下脖子上的领带,解开两个扣子,舒服地叹息一声。无论有多久,他总是不能适应这身军装,太古板了。
        “将军。”副官稳住气息,还是带了几分雀跃,“听说辉轩国二皇子就要前来我国进行正式访问,顺便带走他们的三皇子。将军,莫顿亲王就要走了。他一回国,就根本不会再理会一个别国小小士兵的案子,这对我们很有利。”
        希尔半闭着眼睛,对这个消息似乎毫不意外,微微点点头:“另一个呢?”
        “狙击手已经在路上安排好,只要蓝廷反抗,从囚车里逃出来,立刻狙杀。”
        希尔斜睨着副官:“你确定蓝廷会试图在中途逃脱?”
        “当然。”副官笃定地一笑,“无论哪个男人,被其他人压住在车里强X,都会反抗的,更何况他是性格刚烈的蓝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