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7
Chapter 47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进了帝都时,已经是午夜了,蓝廷有些迷惘地站在街角,望着眼前五颜六色闪烁的霓虹灯。喝醉酒的人们搀扶着从酒里出来,嬉笑打闹,招手叫出租车。庆祝胜利的彩旗还没有摘下,站在冰冷的屋顶上。
        有行人、有乞丐、有地痞、甚至有拉客的暗chang,当然也有在宽阔的街道上呼啸而去的汽车,和便捷快速的马车。
        蓝廷四年没有回过帝都了,以前是在前线,后来到战俘营,他几乎认不出这个原本十分熟悉的城市,像一个傻大兵一样木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局外人误入了书中的世界。几个漂亮妞经过他,对一身制服的蓝廷喊一声:“嗨。”蓝廷微微吃了一惊,转过头来,顿时有些后足无措,摸摸后脑勺。女孩子们哈哈笑着走过去:“看他那个傻样子。”“当兵的。”“穿的衣服不像部队的。”“……我怎么觉得他看上去有点面熟?”“得了露西,这种搭讪手段骗大兵也过时啦。”
        蓝廷无奈地笑笑,从兜子里摸出一把零钱,真得感谢那个看守,让他至少能吃顿饭。他走到旁边一间24小时的快餐店,说:“要一份汉堡、冰咖啡……”
        收银员漫不经心地按着收银机,眼睛却一直盯着头顶上的电视,正是夜间新闻报道:“……据悉,涉嫌犯有叛国罪的蓝廷上尉在进行野外劳作时,突然打晕看守逃脱,警方已经加派警力对帝都周围进行严密搜索……”她撇撇嘴,不屑地说:“搞什么啊,犯人都能逃掉,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吃的,浪费纳税人的钱,让皇太子把他们都撤掉。”
        旁边收银员接口:“我看就该先枪毙了那个叛国贼,留着他干什么?你瞧,逃走了。”
        “一群废物——伍拾陆元。”
        蓝廷头得更低了,把钱放在柜台上,一转脸却看到墙上贴着的巨大的通缉令,自己的照片醒目地挂在那里。他低下头匆匆向外走,中途将一个男孩撞了个趔趄,他忙伸手扶一把,下意识地说道:“对不起。”
        那孩子的妈妈赶上来扶住儿子,笑着说:“没事,没事。”抬头正对上蓝廷的眼睛,她张开口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蓝廷见势不妙,向外跑去。那个妈妈突然高喊:“蓝廷!是那个叛国贼!”
        这一声惊动了所有人,大家眼睛都望向这边,几个男人冲上来:“抓住他!抓住他!”
        “谁?”
        “蓝廷!叛国贼!”
        “打死他打死他!”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疯狂地追赶蓝廷。
        蓝廷向前飞奔,不料前面的路人听到喊声,也转过来追他,他闪身躲进一条暗巷,七扭八拐绕了好几个弯,这才算把身后那些人摆脱掉。
        蓝廷一身汗,无力地靠在墙上,他早已感觉不到痛苦和悲愤了,只有一种空虚的孤寂和麻木。他紧紧闭上眼睛,暗暗对自己说:“蓝廷,你没有做错,他们只是被蒙蔽了,看不到真相,世上是有公正的,有公正的……”
        可是,真的有公正么?有多少事实掩埋在谎言下,有多少人曾经无辜地枉死,又有多少人要含辱忍垢一辈子。
        自己呢?受得了那种结局么?蓝廷睁开眼睛,望着满是污渍和垃圾的墙角,他清楚地知道,绝不可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如果法庭真的判决自己叛国罪成立,只有一死,只能一死!
        轻轻的脚步声从巷子尽头响起,渐渐逼近。蓝廷敏捷地直起身子,绷紧全身肌肉,他没有动,凌厉的目光从压低的帽檐下看过去。
        那人发现了蓝廷的敌意,举起双手:“蓝廷上尉。”
        蓝廷毫不放松,低声喝问:“你是谁?”
        那人双手交叉,做了个手势,那是战场上的军人才会的特殊手语,意思是“自己人”。这种手势蓝廷再熟悉不过,一下子在这种场合见到,不由自主升起熟悉和亲切的感觉。“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但敌意减少了许多。
        “蓝廷上尉。”那人走到亮光处,露出一张并不算年轻的脸,面容方正。他向蓝廷行了个军礼,“下官FA六师第七纵队中尉赫仑,我见过您上尉。您不能留在这里,很危险,请您跟我走。”
        赫仑的神情诚挚,带着军人特有的木讷和刻板。蓝廷思忖了片刻,说:“好。”
        赫仑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伸手示意:“您这边请。”他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沉默有礼,一路上只留心蓝廷有没有跟上来,再也没开过口。蓝廷知道这种人,即使问他也没有用,他不会多说一个字。
        两人避开大路,只走阴暗的小巷,曲曲折折进入城市深处。走了小半个钟头,赫仑到一处院落的后门前停下来,从门上扯下来一条藏得极为隐蔽的绳索,拉几下,停顿半秒,又拉几下。
        不多时后门开了,一个脑袋探出来,是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乌溜溜的眼睛瞄一瞄赫仑,又瞄一瞄蓝廷,蓦地瞪大了,叫道:“蓝……”
        赫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少年捂住了嘴,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看向蓝廷,身子躲开让出道来。
        蓝廷跟着赫仑走进去,回头瞥了那少年一眼,那少年对他兴奋地微笑,拼命招手表示友好。蓝廷勉强扯扯唇角,也算笑一下,觉得自己刚从被人群愤怒地追杀,到现在有人热情地欢迎,真不是一般的诡异。
        赫仑带着蓝廷走到一处阁上,那个少年蹦蹦跳跳跟在后面,好几次试图和蓝廷说话,都被赫仑瞪了回去。三人上了,赫仑总算开口:“洛克,你不赶快去准备东西,还耽搁什么?”
        “知道啦知道啦。”洛克不耐烦地说,眼睛却一直看向蓝廷,“你就是蓝廷上尉吗?好帅好帅,比照片帅多啦,我叫洛克,我很崇拜你呀,一会你能给我签名吗?我就要一张,一张就行。”
        蓝廷一头雾水,有点搞不清状况。赫仑板起脸:“你还不快去?想让你的偶像饿着吗?”
        “啊——”洛克急忙叫道,“怎么会怎么会,蓝廷上尉你还没吃饭吗?我手脚麻利得很,马上就弄来!”他像PI股被刺了一下似的跑着跳着下了。
        赫仑对蓝廷抱歉地一笑:“这孩子被我们惯坏了,上尉您别见怪,您先休息,换身衣服,吃的很快就送来。”
        蓝廷已看出这些人绝无恶意,他发自肺腑地说:“谢谢你。”抬手向赫仑行了个军礼。赫仑连忙还礼,脸上突然显现出十分激动的神情,眼圈都红了。他有些狼狈地遮掩:“对不起上尉,我只是……只是太久……”他没有说下去,静默片刻,等起伏的心情恢复平静,这才又说道,“您请好好休息,一会洛克就会把吃的送上来。”
        蓝廷点点头,目送赫仑下,然后才转过头来观察这个房间。
        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干净整洁,又不失舒适。看得出来这人十分讲究享受,但并不张扬,从床品到衣柜,每样东西都很高档,而且摆放得恰到好处。昏黄的壁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使这个房间显得很温馨。
        蓝廷忽然觉得这种风格很熟悉,非常熟悉。他咬咬唇,从床上拿起准备在那里的衣物,走到一旁的浴室里。
        等他洗完澡换好衣服走出来,洛克已经把吃的摆在餐桌上。一杯红酒,和一份煎成七分熟的牛排,还有一份极为美味的黒菌汤。
        东西不多,但很有品位。红酒是五十年前的上等佳酿,牛排选的是极嫩的小牛里脊,至于黒菌,更不用说,那是宫廷中才能享受到的贡品。
        处于恶劣的底层的环境,居住装修闷sao的卧室,反倒能提供最优质的美味,这样的人还能有谁?
        蓝廷一边把牛排切割下来送入口中,一边心里好笑。这顿饭吃得放松而惬意,竟有几分回到家中的感觉,恍惚中似乎哥哥随时能推门进来,问一句:“怎么样,我做的好吃吗?”
        蓝廷回头,进来的不是哥哥蓝尉,而是霍维斯。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斜倚在门边,永远都是那幅散散漫漫懒懒洋洋的样子,连笑容都淡定得欠扁。
        “还不错。”蓝廷由衷地说,抿一口红酒,“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唉。”霍维斯叹息一声,手插兜慢悠悠地踱过来,“我还以为你会感动莫名,抱着我大哭一场。”
        蓝廷拿起餐巾擦拭一下唇角:“那恐怕得让你失望,我还没那么多愁善感。”
        “于是,我另一个愿望也落空了?”霍维斯走到蓝廷身边,居高临下凝视着他的眼睛,目光深沉如海。
        “什么?”
        “盼着你心怀感激,然后以身相许……”霍维斯边说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一个字隐没在两人相吻的唇间。
        这个吻缠绵而热烈、急切而又温存。即使这时,蓝廷也不甘趋于下风,慢慢站起来,伸手捧住霍维斯的后脑。两人持续了很长时间,分开时彼此都有些气喘吁吁,看到对方眼中难以抑制的情YU波涛,汹涌澎湃。
        “你是来还我人情的?”蓝廷问。
        “这话怎么说?”霍维斯笑问。
        “在战俘营,你qiang迫过我两次,霍维斯,我都记着。”
        “你这算小心眼,蓝廷,你明知道当时情况紧急,我迫于无奈。”
        “这么说我被你占了便宜还得感谢你?”
        霍维斯耸耸肩:“咱们俩不用这么客气。”
        “我草!”蓝廷忿忿地骂了句粗话,一把推开霍维斯,“我关系跟你没这么近,咱俩死对头!死对头懂吗?”
        霍维斯看着他:“我记得我对你说过了,我喜欢你。”
        “你TM骗鬼呢?!”蓝廷瞪着他。
        霍维斯神色郑重:“我没有撒谎。”
        “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霍维斯一笑:“行了蓝廷,你何必自欺欺人?从你看见我的第一眼就有好感,难道不是么?正如我对你一样。”
        “可我记得是你亲手把这点好感给掐灭了。”想起往事,至今仍让蓝廷羞愤交加。
        霍维斯叹息:“没办法,蓝廷,你仔细回想一下就明白,我觉得当时我说的是实话,你的确不适合情报工作。”
        “我TM说的是别的事!”蓝廷不愿意他提起那次失败,即使他心里清楚霍维斯没错。
        “别的事?”霍维斯皱眉想了想,了悟地一点头,“蓝廷,对你以往的若即若离和戏弄,我向你诚挚地道歉。我当时只是,只是难以抵御你的吸引,想引起你的注意,却还不想和你有什么结果。你也知道,我做的是情报工作,说不定有去无回……”
        “行了。”蓝廷摆手阻住他,“好,你现在回来了?没有危险了?于是想和我死灰复燃。”
        “是‘再续前缘’。”霍维斯耐心地纠正他。
        “哈!”蓝廷翻个白眼,“霍维斯,你TM是上帝吗?你想和我保持距离就保持距离;你想死灰复燃就死灰复燃;你想喜欢我就喜欢我;你想跟我***就跟我***,你TM当我自wei器还是充气娃娃啊?!”
        “不是,绝对不是。”霍维斯郑重其事地说,“自wei器没你灵活,充气娃娃没你温暖。”
        “你闭嘴!”蓝廷愤怒地一拍桌子,震得盘子刀叉全跳起来,“我现在认真地告诉你。霍维斯,不管你把我当成什么,我拒绝!我不喜欢你,绝不!”
        霍维斯目不转睛地看着跳脚的蓝廷,收起脸上戏谑的神色,悠悠地喟叹一声。他逼近蓝廷,低声说:“对不起。”重新吻住蓝廷的唇。
        蓝廷伸手推拒,霍维斯却紧紧扣住他的腰。这个吻没有刚才那么激烈,温柔得直抵内心,充满着歉意和爱怜。突然之间,蓝廷满腔的委屈和恼恨都消失了,像温暖阳光下的雪,融化得无影无踪。等两人分开时,他别扭地转开脸,有些懊恼地低声咒骂一句:“草!”也不知是骂霍维斯,还是这么容易就妥协的自己。
        霍维斯微笑着亲一下蓝廷的脸颊,知道这小子一时半会还放不下,说道:“来,出去给你介绍一些朋友。”
        “你的狐朋狗友,我才不想认识。”蓝廷嘴里说着,双腿却向外走,像要赶快逃离周围尴尬的气氛。霍维斯跟着他,说:“我一听说你越狱,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帝都,派人四处查探你的下落。结果赫仑在骚乱的人群中发现你,带你到这里来。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有的很多年了,都听说过你的大名,很像见你一面。”
        他一边说一边领着蓝廷出了院子,穿过一条宽宽的隐蔽走廊,隔着一堵墙,仍能听到隔壁传出的吆喝声:“开了开了,买中离手!”
        蓝廷诧异地看了霍维斯一眼。霍维斯一摊手:“没办法,很多人要养活。”
        “你的产业?”
        “说不上产业,只不过给些朋友找碗饭吃。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低劣肮脏,上层人物不愿意来,也看不到。”霍维斯略带讽刺地说。
        “赌场?”
        “黑赌场。还有地下格斗场和酒、舞厅,还有JI院,如果你是问这些。”
        蓝廷上下打量霍维斯一番,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你挺有钱哪。”
        霍维斯轻佻地睒睒眼:“包养你还是没问题。”
        “呸。”
        蓝廷跟着霍维斯一直走到一个大门前,霍维斯颌首示意:“都在里面等你。”说着推开大门。
        原本蓝廷还以为只有几个陌生人,没想到一KUA进去居然看见里面黑压压坐了能有几十号,见到自己纷纷站起来。
        蓝廷惊讶地回头看看霍维斯,霍维斯面带微笑,蓝廷又转过来看看那些人。
        屋子里很沉默,每个人都盯着蓝廷,每个人都不说话。他们都穿着奥莱国的军服,有些已经很破旧了,洗得发白。他们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盯着蓝廷,隐含一种令人难以承受的热切。
        蓝廷刚开始有些局促不安,很快镇静下来,洒脱一笑,说:“我是蓝廷。”
        霍维斯走过来,说道:“他们得到你的消息,不到半个小时就都汇聚到这里,只想和你见上一面。他们都做过战俘,大部分不在部队里了,很多都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他们听说过你的事情,愿意出来支持你,直到案子结束。”
        一个人说道:“蓝廷,我们相信你没有叛国,我们支持你。”
        “对,我们支持你,蓝廷你不是一个人。”
        “投降不意味着背叛,我们没有叛国。”
        “蓝廷……”
        “蓝廷……”
        蓝廷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他把这些人一个一个看过去,有认识的,有熟悉的,但更多的是陌生的面孔。渐渐的,泪水模糊了蓝廷的眼睛,他忽然回身拥抱了一下霍维斯,抱得很紧很紧,像是要把全部的感动都用这种方式传递过去一样。
        然后他松开手,大声说:“谢谢各位,谢谢!”
        各种各样的食物流水似的端上来,烤鸡、火腿、奶酪、熏猪肉、香肠、甜点……啤酒冒着泡沫一杯一杯满上。大家笑着叫着高声嚷嚷着,脸上兴奋得发光。
        霍维斯坐在角落里,慢悠悠地品着他手中的酒,慵懒地斜倚在墙边,微笑看着蓝廷在人群中和那些人打成一片,像只不知疲倦的小豹子。
        有的人就是这样,与其独守一隅,他们更喜欢和别人在一起,享受友好的、崇敬的、赞叹的目光。他们勇于承担责任,敢于表露自己,他们无论生死,都是炽热的,都是不甘寂寞的,都是轰轰烈烈的。
        霍维斯看着蓝廷仰脖灌下一杯杯酒,看他和每个人紧紧拥抱,看他和久无消息的战友惊喜交加抱头痛哭,看他绽放最灿烂的笑容。
        这才是蓝廷,和那个在监狱里痛苦不堪的、自怨自艾的、受尽委屈的蓝廷判若两人。
        这才是活着的蓝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