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8
Chapter 48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廷是被霍维斯背回房间的,喝得酩酊大醉,简直六亲不认,躺在床上跟个孩子似的傻笑,嘴里嘟嘟囔囔。
        刚开始霍维斯看着还挺有趣,闪闪亮亮的鼹鼠一样的眼睛,还有被酒水浸润的红嘟嘟的唇。他忍不住扑上去亲了一口,没想到蓝廷劈手一个耳光猝不及防打个正着。蓝廷嘻嘻地笑:“霍维斯是混蛋,混蛋是霍维斯。”翻个身继续嘟嘟囔囔。
        霍维斯又好气又好笑,照着蓝廷的PI股打了一记,躺到他身边。哪成想蓝廷睡觉根本不老实,一会给一拳,一会踢一脚。霍维斯半夜还没睡着,干脆爬起来叹口气,认命地躲到客房去了。
        蓝廷这一觉睡得格外香,像漂泊多年终于回家的游子,连梦都没做。第二天中午才起来,洗个澡神清气爽,觉得自从几年前当兵,在前线辗转奋战,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
        等他换身衣服走出去,霍维斯的早餐都要吃完了,用餐布擦擦唇角,说:“你快点吃,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呀,神神秘秘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
        蓝廷最看不惯霍维斯装腔作势的神秘样,不屑地撇撇嘴,坐下吃饭。
        两人出门登上马车的时候,霍维斯给蓝廷讲了那些战友的来历,包括自己的身世。霍维斯的父亲做过敌人的俘虏,他救出如今的女王陛下之后,因为手臂重伤的原因,再也不能上战场了。女王陛下曾被俘虏的事情也不允许被泄露,因此连侍卫官都不能再做,只好出来找份工作。
        军队内部开始对他进行长期的,严密的审查和跟踪。在这段日子里,连份正式的工作都找不到,只靠着女王陛下的救济过日子。但当时女王还没有继位,能力有限,他又不想一直依靠一个女人,于是就去打黑市拳。
        “他本来手臂有伤,战斗力不强,可在拳场上居然连胜了几场。后来才知道,沦落到这种地步的人,都曾经做过战俘,身上都有不可恢复的重创,不能再上战场。”霍维斯苦笑了一下,眼睛望着车窗外,“这个国家对他们太过苛刻了。”
        蓝廷想起从小自己受到的教育、母亲的教诲,沉默不语。
        “后来我出生了,母亲把我送给父亲。父亲为了养活我,干脆把一些战俘纠集起来,和当时的地下势力对着干。没想到消息很快传出去,越来越多的这样的老兵汇聚到这里,渐渐形成一股力量,我父亲就是这股力量的核心。你还记得把你带过来的赫仑么?他在普曼时和你关在同一个监狱,但不是C区,你不认识他,他却认识你。”蓝廷恍然大悟,难怪赫仑见到他会那么激动。同甘共苦过的战友,感情一向会更加深厚。
        霍维斯端着酒杯,淡淡地说,“父亲去世后,弗洛突然来找我,愿意收纳我进入贵族特训基地,我觉得他没按什么好心。毕竟一个有这么大势力,而且身份奇特的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最安全。”
        “那你呢?你不是很容易妥协的人,更何况做间谍要冒生命危险。”
        霍维斯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时年轻气盛,没把皇太子放在眼里,觉得只不过是他比我命好罢了。而且不想让父亲死得不明不白。我要求给父亲恢复名誉,并当众承认我的存在。”
        蓝廷看着他:“那你立功平安回来了,战争也结束了,皇太子怎么还没有封你做亲王?”
        霍维斯戏谑地冲着蓝廷睒睒眼:“因为我用更重要的东西跟他交换,让他给你一个公平判决的机会。”
        “切——”蓝廷翻个白眼,也不知信或不信,目光却转向外面。忽然觉得两边道路有些熟悉,仔细分辨一下,猛地瞪大眼睛看向霍维斯:“这是……”
        霍维斯微笑着点点头。
        蓝廷忽然激动起来,他忍不住手扒车窗向外张望。这是去蓝氏家族祖屋的路,他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年都要经过这里去蓝氏家族的墓地祭拜,多年以后故地重游,酸甜苦辣齐涌而上,在胸中翻滚奔腾。
        马车行驶不久,在一大片密林前停了下来。密林深处就是墓地,蓝廷一颗心怦怦乱跳,忽然有些近乡情怯。他犹豫地看了霍维斯一眼,霍维斯在他肩头砸了一拳:“去你,没胆子吗?”
        “呸!”蓝廷对霍维斯凶巴巴地竖起个中指,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霍维斯跟在后面,远远看见一个女人,脸上蒙着面纱,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站在蓝廷的父亲,老公爵的墓碑前。蓝廷喊道:“妈妈——”抢上几步,跪到那女人面前。
        里恩夫人本来一直面色冰冷,想即使原谅蓝廷,也要先把他狠狠斥责一顿。但猛然见到分别多年的独子出现在眼前,还是不禁身子微颤。蓝廷很明显地瘦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脸上的青涩和丰润消失不见,变得轮廓分明,目光刚毅而坚忍,太像那个故去的老公爵了。
        一股强烈的母亲特有的柔情涌上心头,里恩夫人终于悠悠长叹一声,泪水无声地滑落,她把蓝廷揽在怀里,低声问:“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没……没有……”蓝廷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像个受尽委屈终于看到亲人的孩子。
        霍维斯站在树后,看见里恩夫人拿出手帕给蓝廷温柔地擦拭泪水,这才长出一口气,彻底放松下来。毕竟母子情深,里恩夫人还是舍不得。他想起自己的母亲,尊贵的女王陛下,不由自失地一笑,回到车上继续品他的美酒。
        过了很长时间蓝廷才回来,眼睛红肿,但掩饰不了其中欢欣鼓舞的目光。无论任何时候,有家人在背后支持,总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霍维斯怕他刚刚哭过,心里别扭尴尬,故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端起酒杯递给蓝廷:“不如喝一杯?这个可比你昨晚畅怀痛饮的好多了。”
        “算了你。”蓝廷鄙夷地瞥了那杯酒一眼,“和你喝有什么意思。”
        “你可以把我灌醉,然后‘为所欲为’。”霍维斯故意把最后四个字说得意味深长。蓝廷涨红了脸:“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耻。”
        马匹脚步轻快,很快回到城中,遇到闹市熙熙攘攘的人群,速度慢了下来。几个乞丐扒住车窗哀求:“行行好老爷,给点吃的。”
        蓝廷用布蒙住脸,缩在角落里不出声。霍维斯拿出铜板扬了一把,乞丐们一拥而上哄抢。有一个紧紧围着破布的乞丐却拉住车辕不撒手:“再给点老爷再给点。”
        霍维斯诧异地瞄过去,见那人面罩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住自己,双手在胸前交叉,摆出一个普曼**人特有的手势。
        霍维斯暗自吃了一惊,凝神细看,那人微微把遮脸的布拉下一点,露出一张极为熟悉的脸。赫然竟是科托。
        霍维斯来不及细想,断然将车门打开,让科托上了车。马车继续得得向前走,人群分开又汇到一起,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发生的事情。
        蓝廷直起身子,用目光询问霍维斯,霍维斯轻轻摇摇头。科托拉下面罩,对蓝廷冷笑一声:“你果然找来了,不枉我救你一命。”
        蓝廷惊愕地说:“难道,那个狙击手……”
        “嘿。”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出来?”
        科托嗤笑:“我出来干什么?你的目标比我还大,跟你在一起早就完蛋了。”
        霍维斯在这两句之间就听出个大概,思忖片刻,慢慢地道:“科托,我只能把你平安送回普曼国,算还你个人情。”
        “用不着!”科托坦然坐到霍维斯身边,“我要是想留在普曼,当初就不会跑出来。霍维斯,我在街上一看见你的马车就知道了,原来你是个间谍。”
        霍维斯点点头:“不错,如今我国已经胜利,这件事用不着再是秘密。”
        “我还知道你一些事情。”科托冷硬的目光望向霍维斯,“你是奥莱国女王陛下的私生子,而且在地下退伍军人之间很有威望。”
        这两件事都算不上什么隐秘,但科托居然能如此准确地说出来,可见他的身份也不寻常。越是这种混沌不清的情形,霍维斯越是沉得住气,他翘起腿,端着酒杯抿一口:“那又怎么样?”
        科托看看蓝廷,再看看霍维斯,沉声说道:“我跟你做个交易。我可以作证,你们的希尔少将曾经利用我和劳特的关系,进行不正当的交易。他出卖蓝氏军团的前线情报给劳特,再从劳特那里换取自己本军团作战的敌人信息,以轻易取得胜利。”他和在普曼时那个沉默寡言近乎木讷的侍卫官一点不同,显得机智而冷静。
        这句话说得蓝廷耸然动容,他张开口刚要说话,霍维斯淡淡一笑:“这可算不了什么,希尔是不是跟敌人勾结,和我没有多大关系。”
        科托目不转睛地盯着霍维斯好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行了你霍维斯,我早就猜到你跟蓝廷关系不寻常,也知道蓝廷现在很麻烦。不错,我是不能出面证明蓝廷的清白,因为当时和你一样不在现场。但真正想搞垮蓝氏军团的,其实是希尔,如果他有麻烦,这对你非常有利。”
        霍维斯放下酒杯,说道:“那你想要什么?”
        “我的女儿,我想要我的女儿。”科托突然红了眼眶,神情激动,他稳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说道:“希尔绑架了我的女儿。”
        蓝廷和霍维斯对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霍维斯说:“你慢慢说。”挑帘吩咐车夫加快脚步回府邸。
        科托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颓唐下来,这时才能看出他满脸倦色,风尘仆仆,好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其实,我以前是辉轩国派到奥莱国的间谍,在希尔府上做个低等侍卫。”
        “你竟是辉轩国的人?”蓝廷问道。
        科托没有理他,自顾自说下去:“我潜伏了整整十年,为了隐蔽,还在奥莱国娶了妻子,生下一个女儿,算起来,现在也得十八岁啦。”他呆呆地看着前面,好像在回想着什么。
        蓝廷和霍维斯彼此交换个眼神,隐约猜到后面的情形。科托待了一会,继续说下去,声音显得很苍老,带着一种彻骨的疲惫:“没想到有一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希尔发现了。我们国家对暴露的间谍只有两种处置方式,一种是贵族,可以用重金赎回本国,而我只是个奴隶,要是被上级知道身份暴露,只有死路一条……”他身子微微发抖,脸上掠过一丝恐怖的神色。
        “我本来想一死殉国,不料希尔却跟我讲条件,他要把我安插到正在作战的普曼国去搜集情报,并威胁我,如果不应允,就连我家人一起杀掉。那时我妻子已经死了,只剩下一个女儿,反正都是做间谍,在哪里都一样,没有办法,我只好答应。”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劳特一心想建功立业,尽快调回帝都;希尔想借刀杀人,消灭蓝氏军团,这两个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为的不是自己的国家,而是一己私利。劳特和蓝氏军团作战,先后取得了多次胜利,其中包括包围翠容密林,全歼F五师独立作战大队。”科托飞快地瞥了蓝廷一眼,蓝廷气得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科托顿了顿,接着说道:“但这时,出现个蓝尉,而劳特,也被皇上密诏,回繁城监视海亚王子。不过后来他又赴前线,差点生擒蓝尉。如今战争结束,希尔派人潜入普曼试图杀掉我,幸好我逃得快,但他们一直没有放过我。”他从怀里拿出一份翻得破烂的报纸,指着上面一张寻人启事,那是一个略显模糊的女孩子的照片,“这就是我的女儿,你看下面的地址。他想让我去,嘿,我才没有这么傻。只要我一露面,我和女儿都死定了。”
        科托赤红的双眼看向霍维斯,面容有些扭曲:“我给你希尔和劳特的交易资料,而你,帮我找回我的女儿,我知道你有办法。”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了霍维斯的府邸,书房四周严密地挂着厚重的窗帘。霍维斯沉吟片刻,说道:“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回你的女儿,你……”
        “不行!”科托满是血丝的眼睛放着光,亮得刺目,脸上带着几分怨毒,“见到女儿,我给你资料,否则,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
        霍维斯站起来踱了几步,说道:“好,我会尽力帮你去做,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我要你出庭作证,证明劳特曾在你面前谈起过用战俘的生命威逼蓝廷的事。而当时你就站在办公室外面,不可能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你知道到时候应该怎么说。”
        科托死死地盯住霍维斯,沉声道:“成交!”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