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49
Chapter 49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砰”地一声,希尔一巴掌重重拍在桌子上,震得周围几个下属心中一凛,不由自主低下头去。希尔铁灰色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两转,声音阴沉:“区区一个科托,竟把你们耍得团团转!”
        几个人彼此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副官乍着胆子分辨道:“他毕竟受过特殊训练,反跟踪和反监听手段非比寻常,我们……”
        “我不想听你们的解释。”希尔背着双手来回踱着。科托的存在,对他来说要比蓝廷的案子重要得多。目前群众的呼声很高,很多地方都在游行,要求政府尽快捉拿蓝廷,并将其枪毙,这个案子基本已成定局。但科托不一样,他手里掌握着自己和劳特交易的证据,一旦暴露出来,对希尔家族危害极大。他偏头扫一眼副官,心里暗忖,幸好和科托一直用密码来回传递消息的不是自己,必要时只能舍车保帅。
        他慢慢凝住心神,坐到办公桌的后面,声音和缓下来:“我知道你们很辛苦,科托不好对付,但不论付出任何代价,这个人必须得死。既然他已经跟蓝廷混在一起,完全可以两人一起狙杀。”
        “那么霍维斯呢?是不是也要……”副官比量一个手势。
        “不。”希尔仰靠在办公椅上,“他毕竟还是女王陛下的儿子,就留给皇太子去应付,你们绝不可以动他一根手指头。”
        “是,将军。”副官毕恭毕敬地回答。
        “要充分利用科托的女儿,把他引到瓮中来。”
        “那个科托很狡猾,我们登了很长时间的寻人启事,他不肯上当。”
        希尔冷然道:“那就想办法让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因为他吃苦头,报纸不行就上电视,务必尽快处理这个人。”
        几个人一齐立正行礼:“是,将军!”
        等那些人走出去,副官说道:“将军,刚刚得到的消息,辉轩国二皇子,已经到了大使馆,看样子莫顿要走了。”
        “哦?”希尔一挑眉,“这倒是个好消息。他们什么时候宴请二皇子?”
        “明天晚上,到时候皇太子、蓝尉少将都会出席。”
        “蓝尉?”希尔眼睛一亮,又半眯起来,“那么我也会在邀请之列了?”
        “当然,将军。”
        “多长时间了?”沙曼夫人冷冰冰地问,无论任何时候,她总是板着脸,面无表情,用一种严厉的苛刻的目光注视在面前跪着的,身穿白色薄纱的奴隶们。
        “两个小时。”旁边一个侍仆回答。
        沙曼夫人等了一会,说道:“今天先到这里,你们起来。”
        奴隶们低头回答:“是,夫人。”一起站起身。
        这些奴隶已经TJ过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为了谨慎起见,沙曼夫人还是吩咐道:“今天晚上的宴会十分重要,你们要安分守己,各司其职,如果有任何差错,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们!”
        几个受过残酷责罚的奴隶不由自主轻轻发颤,跟着大家一起诚惶诚恐地说:“是,夫人。”
        沙曼满意地点点头,目光落到最左边的一个奴隶身上。和那些最多不超过十八岁的孩子相比,那人已经不年轻了,他叫林赛,听说是奥莱国皇太子送给殿下的礼物。刚开始沙曼夫人没有把这个人放在眼里,这种年纪的人,如果得不到主人的宠爱,早该分配下去做粗重的活计,而不是留下来服侍尊贵的殿下。只不过这人是皇太子送来的,不好过于慢待。
        但渐渐的,沙曼夫人留心起这个叫林赛的奴隶来。她用非常专业的眼光看待他,觉得他以前一定是受过很严苛的训练,一举一动完全合乎规范。这人身上有一种淡然的气质,无论遭受到什么样的待遇,责骂也好,惩罚也好,脸上神情总是极为平静,没有谄媚、没有惧怕、没有哀求,什么都没有。他对上你的目光时,像是能把你全都看透一样,似乎你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只是不愿意费心力去反驳你而已。
        “没法弄,那个人没法弄。”连负责TJ的侍仆都来跟沙曼夫人诉苦。等沙曼夫人亲自接触到林赛的时候,才知道那种憋闷的滋味。林赛不够谦卑,但他恭谨;他不够逢迎,但他温顺,平淡如水,不卑不亢。即使面对极具羞辱性的要求,他也只是坦然以对。
        沙曼夫人没有在林赛身上浪费太多精力,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目光里很有内涵。他一定经历过很多他们想象不到的事情,以至于对眼前的所有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但死水也有微澜时。
        大皇子特地从国内送来几样东西给莫顿殿下解闷,其中有一副半米宽幅的人像,画的是莫顿殿下幼时的模样。沙曼夫人一看到,笑着对莫顿说:“殿下,你瞧,这幅画画得还真像,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莫顿轻抚着画像,微微点头:“还可以。”
        “唉。”沙曼夫人悠悠叹一声,不无感慨地道,“一晃十多年过去啦,殿下,您应该早点回国看看。”
        “等我这边事情忙完就回去。”莫顿淡淡地说。
        沙曼夫人突发奇想:“不如我们也请画师给您画一幅这么大的半身像,请他们带给大皇子,算是回礼。”
        这句话一出口,她就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了,莫顿的脸色陡然沉下来。那种脸色如此古怪而可怕,以至于沙曼夫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动动唇想要改口,却发现莫顿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殿下的脸偏向一边,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某一处,目光中充满了冷酷和残忍。这种冷酷和残忍深沉而又刻骨,好像针对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所有人都被强烈的压迫感威逼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奴隶们像成熟的麦穗一样深深弯下腰。
        然后莫顿陡然转身,拂袖而去。
        沙曼顺着刚才莫顿的目光看过去,林赛站在一排奴隶之间,在一众的卑微和心惊胆战中显得异常醒目。那人一直望着莫顿的背影,眸光中有无奈、苦涩和哀伤,仿佛无声无息细长而韧的线,缠绵得令人整个心都揪紧了。
        沙曼夫人突然明白,原来莫顿殿下和这个奴隶以前是认识的,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从那天起,她在暗中观察那两个人。林赛还是老样子,平静得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莫顿殿下的眼神就很耐人寻味,经常不知不觉地追随林赛,醒悟过来时又迅速收回,脸上出现懊恼痛恨的神情。
        林赛在他身边时,他表现得十分暴躁易怒;不在他身边,他又会下意识地四处睃巡。
        沙曼夫人在心底幽幽地叹息,她表面上和往常一样,但却安排林赛一直服侍莫顿殿下。
        比如今天晚上。
        这是一场规模盛大的晚宴,皇太子弗洛,四大家族希尔、蓝尉、范吉斯、伊罗南都出席了,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辉轩国的二王子查瑞殿下。
        查瑞和莫顿并不很相像,沙曼认为他更像他自己的母亲。肌肤白皙,身材高挑,有一头漂亮的深褐色的头发。眼睛狭长,眉梢微微上挑,带着几分潇洒不羁的味道。他和弗洛并排坐在首席,莫顿在下首相陪,往下依次是范吉斯、希尔、蓝尉和伊罗南。弗洛和四大家族的人都穿着便装,和查瑞相谈甚欢,气氛随意而自在。
        众人品味辉轩国最富盛名的冰葡萄酒,欣赏极富辉轩国民族风格的舞蹈,几个身材妙曼的舞姬身着轻纱翩翩而舞,风光旖旎,乐曲甜腻,别有一番韵味。
        一曲终了,大家一起鼓掌,弗洛笑道:“果然美不胜收,和我国大不相同,各有千秋。”查瑞说道:“不如请贵国随从也来舞一曲为我等助兴?”
        弗洛摇头:“这恐怕难了。奥莱国一向以军治国,将士们上战场打仗个个都是好手。跳舞嘛,恐怕都得像仪仗队,死死板板。”
        “哦?不见得。”查瑞眨一眨狭长的眼睛,“我瞧希尔将军身后这位,就很有风情。”他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在这方面,我对自己的鉴赏能力很有信心。”
        希尔哈哈笑道:“二殿下这是好眼光,这个人服侍我很久了,的确与众不同。”他略一颌首,那人立刻大踏步走出来,立正行礼,一身墨绿色的军装,英姿挺拔,在这些身着便装的人中间,令人难以忽视。
        “他叫杰克西,是希尔军团的一名中尉,现在是我的侍卫官。”
        查瑞仔细看了看,他似乎对俊男美女有一种出奇的偏好,片刻之后才突然一笑,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侍卫官长得很像这里一个人?”
        杰克西一出来,大家都觉得他眼熟,听查瑞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是,很像一个人,像谁呢?查瑞一指:“看出来了,像蓝尉少将。”
        的确,这刚毅冷淡的模样确实很像蓝尉,大家低声窃笑,交头接耳,范吉斯和伊罗南交换一个只有彼此才能看懂的眼神。只有蓝尉,仍是那幅淡然的模样,好像他们谈论的和他无关。
        弗洛淡淡地说:“人有相似,这不足为怪。”
        “但这人的身份很怪。”希尔说道,“他其实是某国安插在我身边的密探。”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暗吃了一惊,莫顿和查瑞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辉轩国曾经在希尔军团隐匿间谍,难道希尔这一举动还有什么别的含义?
        弗洛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出声。希尔继续道:“只不过被我捉到以后,经过一番TJ,现在已经完全忠诚于我。”他提高声音,“杰克西,是这样么?”
        那个侍卫官“啪”地敬礼,朗声道:“遵从您的所有命令,将军。”
        “任何命令?”
        “任何命令,将军。”那人双眼热切地望着希尔,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看到真挚的情意,疯狂的崇拜和渴望。这人眼里只有希尔,弗洛、查瑞、莫顿和其他家族成员,都不放在他的心上。
        其实在奥莱国,每个军团的军人都坚决服从本军团长官的命令,这毋庸置疑,但如此彻底的忠诚还是令人耸然动容。查瑞哈哈大笑,鼓掌道:“不错不错。”
        希尔陡然脸色一沉,慢慢地说道:“但他毕竟出卖过我,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再信任他一次?对,莫顿殿下?”他看向莫顿。杰克西面色变得苍白如死,颤抖着唇惶惶退下。
        莫顿脸上毫无表情。
        查瑞玩味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注意到莫顿身后的林赛:“哎,那个也不错啊,莫顿,是你的新宠奴吗?”辉轩国买卖奴隶蔚然成风,当众谈论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但在奥莱国却极少见。众人脸上都有些尴尬,弗洛微笑着转换话题:“殿下远道而来,在敝国住的习惯么?”
        查瑞整一整宽大的袖子,适意地说道:“还好,感谢皇太子的关心,这里和国内差别不大,感觉颇为温馨。”
        弗洛微笑:“那就最好,有什么需要请尽管提,一定竭力满足。我与莫顿殿下交往甚好,二殿下也不必客气。”
        这纯粹是官场上的客套话,查瑞态度也端正起来,颌首道:“多谢皇太子殿下。”
        弗洛站起身,温和的目光环视诸位,说道:“时间不早了,二殿下还要好好休息,我看今天就到这里。”众人纷纷起身,查瑞和莫顿出门相送。
        出了大门,皇太子等人的马车就候在外面,希尔凑到弗洛的身边低声道:“殿下,今天只是演一场戏,有冒犯之处多多海涵。”
        “没有什么。”弗洛无所谓地一笑,“照此发展下去,莫顿一定会对林赛产生怀疑,以为是我安排林赛继续留在他身边做间谍,说不定今晚会把林赛还给我,然后和查瑞殿下回国。那才真是求之不得。”
        希尔恭谨地行礼:“殿下英明。”
        侍卫官上来禀道:“殿下,蓝尉少将正在马车旁等您。”
        “好的,我就过去。”
        蓝尉居然和皇太子结伴同行,希尔很是吃了一惊,难道两人私下有什么联系?却听弗洛随口问道:“希尔,今晚蓝尉他们要陪我要去古森林行猎,你去么?”
        原来是范吉斯、伊罗男和他俩在一起,希尔心里好受了些。他本要一口应允,但又想起那个科托。此人不除终究是心腹大患,去古森林狩猎至少也得三五天,通讯不畅,一旦有变故没法应付。他表面放荡,其实内心小气多疑,想了想终究没有答应,只说:“我还有事,殿下,祝您玩得愉快。”
        “是吗?那太可惜了,不过以后还有机会。”
        弗洛当先离去,另外三人的马车紧随其后。弗洛挑起车帘,见蓝尉的马车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若有所思地一笑,回过身,看向正对面的侍卫官:“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科托已经投奔霍维斯,目前正在探查他女儿的下落。”
        弗洛支起手臂,大拇指托住下颌,食指在面颊上轻敲两下,问道:“他女儿的照片弄到了么?”
        “弄到了,用寻人启事的照片进行技术还原。”
        “那好,请技术部的人员继续弄下去。他的女儿早就被nue杀了,你明白么?”
        侍卫官猛然领悟:“是的,殿下。”
        送走了皇太子等人,二皇子查瑞彻底放松下来,伸了个懒腰,叫道:“莫顿,你这里太舒服了,我真是很嫉妒。”
        “那你可以搬过来,不回国。”莫顿干巴巴地说。
        “唉,恐怕没有你这么好命,大皇兄看我看得很紧,都是借你的名义才能溜出来。”查瑞目光流转,瞄向林赛,“我说莫顿,你这个宠奴还真不赖,新收的吗?”
        “是弗洛皇太子送给我的。”
        “啊,啧啧,可惜。”查瑞很遗憾地摇摇头,“那就没办法了,本来我还想要玩玩。”
        莫顿的目光扫向林赛,那人神情恭顺地站在那里,毫无反应。莫顿突然觉得异常愤怒,冷酷地说道:“不过是个奴隶,你喜欢给你好了。”
        “真的?”查瑞眼前一亮,拉过林赛,隔着薄薄的轻纱上下摩挲,眯着眼睛说:“他们都喜欢美少年,哈哈,其实我跟你说,年龄大些的才有味道……”
        莫顿端起酒杯,眼睛却时刻没有离开林赛。林赛在查瑞触摸到自己时,轻颤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任对方放肆地上下其手。莫顿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砰”地把酒杯敦在桌上。
        查瑞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莫顿的异样,直接拉开林赛的衣襟,伸进手去抓摸:“你瞧,这肌肤,啧啧,一样极富弹性嘛……”林赛面颊微微发红,像个玉雕的人抹上一层胭脂,他窘迫地别转脸,却不肯看向莫顿。
        查瑞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手上一空,那个人早被人拉了过去,紧接着耳边传来莫顿的声音:“这里的奴隶随你挑,这个人不行。”
        还没等查瑞反应过来,莫顿紧紧扯住林赛的手臂,转身没了踪影。
        查瑞呆呆地愣在那里,好半天才喷笑,拖长声音说道:“好,好。”他怡然自得地背负双手向外走,曼声长吟,“我要去找一个凌霄花一样的少年,有着星子一般的眼睛……”
        莫顿面色铁青,加快脚步向前走,吓得两旁奴隶不停地闪避,躬身下拜。他一直把林赛拉回卧室,用力将他推进去。林赛脚步踉跄了一下,又站住了,他抿紧唇,透出几分倔强和清冷。
        莫顿指着林赛的鼻子冷笑:“好,你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假装到什么时候。”他深吸一口气,提高声音吩咐,“把这个人带下去,今晚就让他侍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