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53
Chapter 53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林赛将花瓶中的几朵雏菊摆弄了一下,仔细端详一番,指尖轻轻掠过娇嫩的花瓣。他很喜欢这种娇小柔美的花朵,或者说,他喜欢一切野花。是它们那种有些单调的不起眼的色彩,陪伴着他熬过那段异常漫长的岁月。
        那时,他只能在清晨见到一缕阳光,照在铁窗旁的野花上,给人一种令人心碎的美感,给他温暖的希望和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抓住那一点机会,短暂得不能再短暂、微弱得不能再微弱,成功脱离了变态医生的掌控。从那时起他深刻领悟到,只要有希望就不要放弃。
        即使是一丝希望。
        那晚,林赛和莫顿度过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夜晚。可第二天早上,莫顿就不见了,林赛能感觉到他是在躲着他,也能感觉到他还爱着他。他们之间已经再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不能重新来过?林赛二十多年的生命步步维艰,每一次跌得血肉模糊痛不欲生,仍然咬紧牙关顽强地站起来,继续向前。
        他渴望温暖,渴望幸福,并且执着地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拥有。
        桌子上铺着雪白的桌布,餐盘下垫着深红色的餐巾。雕刻着精细花纹的烛台盈盈散发着朦胧的光,在餐桌上投下几重的光影。美酒和食物的香气溶合在一起,令人垂涎欲滴。
        林赛把每一处又重新审视了一遍,确定再无任何偏差,这才走到门前,静静地等着。
        此时,莫顿正在小客厅里和查瑞谈话,没有外人,兄弟两个随意了许多。查瑞唇边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显得随意而潇洒。和他相比,莫顿未免过于严肃了。在查瑞的印象里,莫顿似乎很少笑,现在更加一本正经。
        “你太无趣了莫顿,又太认真,严谨得可恨,服侍你的人一定很难过。”
        “这种事情只有他们才知道,我不需要考虑。”莫顿硬邦邦地说。
        “唉,好。那么,你跟我回国么?”
        莫顿沉默了片刻,说道:“还不行,我答应过皇太子帮他一个忙,还没有兑现。”
        查瑞耸耸肩:“弗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得小心点,别做了杀人的刀。”
        “这不重要。”莫顿说,“大家互相利用而已,于我并没有损失,更何况,他也付出了代价。”
        “什么代价?”查瑞的身子贴过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那个林赛。”
        莫顿面无表情。
        查瑞叹口气,说道:“看得出来,你很爱他,那又何苦……”
        “查瑞。”莫顿生硬地打断他的话,“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他顿了顿,意有所指地低声说,“尤其是人心。”
        “唉,好,这是你们的事情,反正我明天要走了。啊,我刚刚从一卷远古的诗集里看到一句话,念给你听。”查瑞清清嗓子,煞有介事地拖长声音诵道,“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他饮尽杯中酒,拂袖而去。
        沙曼夫人走进来,似乎有什么事情要禀报,神情却颇为犹豫。
        “什么事?”莫顿问。
        “是林赛,大人,林赛想见您。”
        一个奴隶提出要求见主人,这是极为僭越的事,再受宠也不行。虽然沙曼夫人早看出两人异乎寻常的关系,又耐不过林赛的苦苦哀求,可一旦开口提出,也觉得忐忑不安。她等了一会不见莫顿说话,以为他已经趋于愤怒,急忙补充道:“我这就叫他来……”
        “不,我去。”莫顿起身,沙曼夫人低头掩饰脸上惊愕的神情,在前面带路。
        莫顿一进偏厅就站住了,仿佛那扇门一打开就在恍惚之间重回到过去。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布置,一样的美酒佳肴,还有一样的人。
        林赛碧蓝色的眼睛有水波一样的温柔,唇边洋溢着笑意,他说:“莫顿,我给你煎了牛排,七分熟。”
        不,人是不一样的,至少自己熟悉的那个林赛,不会说话,也听不见。他只会静静地等着,静静地微笑,静静地走过来……
        莫顿目不转睛地看着林赛,眼睛里有一种难以捉摸的情绪,像是失落,又像是怀念,但绝对没有欣喜。
        林赛停顿一会,他抿了抿唇,又露出个笑容,说:“你这里调料很多,但和我们以前用过的不太一样,我尝试着做一下,希望不会太坏。”
        莫顿还是不说话,看着林赛的目光渐渐转为冰冷。
        林赛艰难地深吸一口气,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他偏头时,瞥见花瓶中那一小朵雏菊,战战兢兢地,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们俩。
        会好的,林赛对自己说,会好的。他鼓足勇气再度开口:“莫顿,坐下来好么?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然后呢?”莫顿突然问。
        林赛愣住了,他不明白莫顿的意思,幸好莫顿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而是自顾自地接下去:“然后你会对我做什么?搜查资料、告密、或者出逃?!”
        “不,我不会……”
        “你不会?你不会什么?”莫顿冷笑,眸子里she出刺骨的讽刺的光,“你曾经对我一边含情脉脉地微笑一边盗取我的资料,你曾经安慰我的痛苦悲伤转脸就把这种失态转告霍维斯,你曾经假装被绑架扑在我怀里痛哭流涕,你甚至在床上还要抑制住自己不喊出来免得被我发现你其实不是哑巴!你还不会什么?你还不会对我做什么?!”莫顿越说声音越大,到后来已变成狂躁的嘶喊,“林赛,林赛!我不怨你是个间谍,不怨你透露我的所有信息。我们身份都一样,都曾受过各种各样残酷的训练,都知道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我做不到你这样无情无义。即使是间谍,也有自己的原则,也有不可逾越的信念。而你,为了任务出卖感情,出卖自己的祖国,你有心吗?还是人吗?!”
        偏厅里响彻莫顿的狂喊,走廊中的沙曼夫人和奴隶们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从没有见到过主人如此愤怒的模样,个个吓得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这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剑直刺入林赛的心里。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僵硬得如同一尊石像,脸色也如石像一般惨白。
        莫顿一步一步逼近林赛,声音带着压抑的喑哑:“你还要对我做什么?你还能对我做什么?是不是知道我已经决定给蓝廷作证,对你再没有用了,决定要离开?还是企图继续用感情束缚我,跟我一起回国,再向你的皇太子递送辉轩国的情报?”
        “不是。”林赛低声说,他用发自肺腑的恳切的目光凝视着莫顿,像要把心剖给对方,“我只是……莫顿,那天晚上……我以为,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很久莫顿都没有说话,他眼中的怒意一点点地消散开,剩下的只是凄凉。他转过身,向外走去。
        “莫顿。”林赛呼唤一声,他像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浮木一样说道,“我爱你。”
        “是吗?”莫顿涩涩地笑了一下,平静地说,“可惜,我没办法再相信你了。”
        就在蓝廷叛国案开庭的前一天晚上,一辆破旧的黑色马车听到城郊警察局旁。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人从马车上慢吞吞地走下来。他刚要转过街角,另一人自马车一跃而下,猛地扯住他的手臂。两人隐藏在墙壁的阴影里,很久之后,中年人才又走出来。他向两边望了望,眼睛里透出非同寻常的清澈和坚忍,确定周围并无异样,沿阶而上。
        警察局只剩下三四个值班的人员,显得很冷清,几个小偷小摸被锁在角落里,困得哈欠连天。墙壁上张贴着各个通缉犯的照片,挂在正当中最醒目的一幅明显是个年轻的军人。
        中年人大步穿过走廊,走进他们的值班室。
        “要报案吗?”女警满脸疲倦地抻过记录本。
        “不是,我是来投案的。”
        女警立刻来精神了,警惕地瞥了那个中年人一眼:“什么案子?”
        中年人没有立刻回答,反而伸手摘掉头上的假发,和唇上的胡须,露出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对女警淡淡一笑:“我是蓝廷。”
        蓝廷投案出庭接受公开审判的消息像潮水一样一夜之间席卷整个奥莱国,所有层面的人员都被惊动了,这一爆炸性的新闻成了第二天报纸的头盘头条,无数记者汇集在法院门前,等待着这个犯了“叛国罪”的军人。
        蓝廷在八点钟被押上囚车,有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守在他身边,囚车安装了最先进的防弹玻璃。不是怕蓝廷会中途逃跑,而是怕激愤的围观群众撕碎。
        囚车进行得非常缓慢,无数百姓围在路旁,振臂高呼或者扔石块鸡蛋。群情汹汹怒火滔天,恨不能立刻把蓝廷从车里揪出来一口一口咬死,连小孩子都要扑上去向囚车吐上几口吐沫,每个人的面孔扭曲得狰狞可怖。
        蓝廷脸色很白。对这些他早有准备,却没想到众口一词是如此恐怖的场景。他的叛国罪完全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有人关心他为什么这么做,没有人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或者说,他们一直认为,他们的判断就是真相。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但有时候,又是可怕的。
        蓝廷紧紧地闭上眼睛,不去看,也不去听。他有勇气面对一切的结果,但同时心里清晰地知道,如果自己的罪名一旦成立,他绝对不可能含辱忍垢活下去,在全国民众的唾骂声中活下去,那对他来说,比死还惨。
        负责审理这个案子的,是皇家最高法院,就位于巍峨高耸的皇宫西侧,这个城市的正中心。担任法官的是年高德劭,素有公正美誉的皇家第一**官。他已经退休四年了,因为蓝廷以前特殊的贵族身份,为了给百姓一个满意的结果,皇太子弗洛特地请他出山,承担这副重担。
        担任控方律师的,是希尔家族首席律师,希尔特地将他推荐给皇太子殿下,并得到恩准。
        给蓝廷担任辩护的律师,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早已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谁会去给他辩护?一定会是事业上的污点。那个年轻人,想出名想疯了。
        律师的马车过去之后,紧接着是蓝氏军团的汽车。记者们蜂拥而上,围个水泄不通。
        “蓝廷前一段时间的潜逃,是否和蓝氏军团有关?”
        “您的独子即将面对法庭的审判,您想对大家说些什么?”
        “如果蓝廷获罪,是否会影响蓝氏军团日后的发展?是否会动摇其在女王陛下心目中的地位?”
        里恩夫人缓步走上台阶,面无表情,用一种严苛的目光扫视那些争前恐后的记者们,令那些人不由自主安静下来。
        “首先。”她声音不高,带着金属相击的冰冷的质感,“蓝廷是否犯下叛国罪,这要等审判结束,由法官大人和陪审团定夺。除此之外,任何人、任何团体,都不得妄下论断、制造舆论企图干预司法公正。我想,这种粗浅的道理,连十来岁的小孩都懂,你们不会不知道?”她顿了顿,“另外,我要宣布一件事。如果法庭审判,蓝廷有罪,我们当然尊重这个结果。但如果法庭宣布,蓝廷是无辜的,我将即刻将他收回蓝氏家族,并承认他继承者的合法地位。”
        此言一出,人群中发出一阵骚动,有记者马上问道:“里恩夫人,您是在暗示,您会支持蓝廷吗?”
        “您要为蓝廷脱罪?”
        里恩夫人再不发一言,跟着蓝尉走上法院门前长长的台阶。
        蓝廷是从另一侧进入法院里的,通过长长的走廊到达候审厅,其中有一段没有围墙,像一个长长的阳台。无数人们等在那里,都知道能在这里看到蓝廷。
        当蓝廷一走出来的时候,口号声震天动地地响起来:“处死他!枪毙他!”“害群之马!军人的耻辱!”黑压压人头攒动,好像整个帝都的人都聚到这里,伸张他们心中的正义。
        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坐着一群人。他们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军装,很多缝着补丁,神情肃穆而沉静。和旁边那些发出撕心裂肺呼喊的,面红耳赤叫嚣的示威人群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在那群人最前面,有个五十来岁的老兵,坐在轮椅上,竟是费西朗少校。他一抬头,正对上蓝廷的眼睛,沉稳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费西朗少校猛地一挥手,那群人像得到了命令,“刷”地站了起来,张开一条巨大的条幅。上面写着:支持蓝廷!
        盖尔高声喝道:“敬礼!”
        所有人一起抬起了手臂。
        一瞬间,蓝廷热泪盈眶,他慢慢举手,还了一个沉重的军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