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我喜欢你”
        十月的阳光下,一身红衣的少女,酡红着脸颊,脑后甩动着一条高高的马尾辫,整齐的刘海遮住额头,只露出一对晶莹璀璨的眸子,那么澄澈,令人不敢逼视。
        站在那里,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美丽张扬。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如梦似幻的色彩,青涩炫目。
        赵珩抬起头来有刹那惊艳,惊艳过后,不禁笑了。这女孩算他的学生吗,确切的说,不该算,他之说以在那所重点高中实习,是因为他姑父是哪里的校长,出国前这段时间,也没别的去处,就去那里待了一阵,毕竟那里的图书馆很丰富,虽然是高中,却相当有知名度。
        而眼前这个大胆表白的女孩,是今年高一的新生,叫陈娟然吧,挺漂亮的小女生,和另一个叫时萧的小丫头,经常在一起,焦不离孟的。
        赵珩记住了这两个人的名字,是因为团员的活动,开学这段时间展开较多,而他正是在团委实习,而且两个小丫头站在一起,实在很难令人不瞩目,完全相反的类型。
        时萧清秀,陈娟燃明媚,就如她的名字,记得袁宏道在《满井游记》里说过:
        “山峦为晴雪所洗,娟然如拭”
        美丽明媚,沉静时如水,张扬时似火。当时赵珩还笑着说:
        “你父母起的名字真好,如诗如画的”
        这小丫头当时站起来说:
        “我的名字和这些一点关系没有,因为的我两个堂姐一个叫陈娟,一个叫陈然,我爸说了,他闺女一定要比她们都强,所以叫陈娟然”
        教室里一阵哄堂大笑声。这是赵珩第一次见她的情景,后来赵珩也发现了,这个小女生,总是用一种含着羞涩热烈的目光,偷偷望着自己,赵珩感觉有趣之外,不过置之一笑。
        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生罢了,可明目张胆的当众被表白,赵珩也觉有些意外,想了想,放下手边的书,站起来:
        “为什么喜欢我,你喜欢我什么,如果你说得出理由,我会考虑”
        女孩傻兮兮的愣了半天,想破脑袋,一时也想不出理由来,难道说,因为你满脸的书卷气,因为你那种举手投足不经意的忧郁,还是俊朗的五官,挺秀的身姿,这些不能称为理由吧,女孩颓败而去。
        最后一次是在他外面租的房子里,他那一阵子忙乱的很,准备出国,很多事情要提前理顺,日夜都不得闲,学校也早就不去了,不知道小丫头怎么这样神通广大,竟然找到了这里。
        刚过了年,还有点冷,赵珩打开门,就看见小丫头穿着一个长长大大的红色羽绒服,带着一条白色毛茸茸的围巾,簇拥着巴掌大的小脸,眼睛瞪的圆圆的,说不出的美丽可爱。
        赵珩开门让她进来,小丫头进来后,利落的脱了外面的大羽绒服,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轻薄的裙子,领口开得很大,一侧的肩膀都露出大半,圆润弧度美好的肩膀上,挂着黑色蕾丝的内衣肩带。
        头发也散开,有些微微的自然卷,垂落下来,多了几分成熟妩媚的风情。赵珩错开目光,轻轻咳了几声,到厨房给她倒了杯热水递给她:
        “今天不是休息日,你逃课了”
        小丫头歪歪头笑了:
        “你都不是老师了,就不要管这些了行不”
        说着大眼睛溜了一圈屋里,一房一厅的格局,布置的很干净,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很讲究生活。把手里的马克杯放下,站起来:
        “赵珩,我是来告诉你,我想出来了,我喜欢你的理由,你说过,只要我说出来,你就会考虑的”
        赵珩微怔
        “我喜欢你,没有理由,但是就是喜欢,这就是理由,还有,赵珩,不许你把我当孩子,我是女人”
        赵珩愣神的功夫,小丫头的衣服已经滑落开去,窗外的稀薄的光线穿过窗纱,落在女孩身上,晕染起一层珠光的颜色,美丽的如一尊鲜活的玉雕。
        小丫头破釜沉舟,有备而来,没等赵珩拒绝,已经上来抱住他 ,死死的:
        “我喜欢你,真的”
        声音里透着轻颤,或许也有害怕,却那么勇敢,勇敢的令赵珩不想拒绝。赵珩轻轻转身抱住她,用自己的怀抱去温暖她,有些瑟瑟颤动的身体,在他怀里犹如枝头最动人的花。
        小丫头仰起头,勾住他的脖颈,唇送上,青涩而傻气的胡乱啃咬,像一头饥饿的幼兽,这样没有章法的进攻,却恰恰激起了赵珩最原始的反应。
        赵珩多大,那时候才二十四岁罢了,哪里经受的住,如此活色生香的诱惑,且小丫头从来不是善茬,爱欲沉沦,有了爱做借口,一切顺理成章......
        直到褪去,回复理智,抱着怀里带着浅淡泪痕的小丫头,赵珩开始琢磨,是不是放弃出国的计划,干脆就留在这里,等着她长大,等她上了大学,他们就结婚。
        赵珩是个男人,而且他不可否认,心里对这丫头也是喜欢的,很喜欢。可必要的措施还是要做,毕竟她才十七岁,他们如今的情况承受不起一个生命的降临。
        赵珩起来洗漱,穿上衣服,给床上睡的混点黑底的小丫头掖掖被子,一个吻轻轻落在她额头上:
        “小丫头,你真是个磨人的大麻烦”
        穿上外套出去了,记得小区左转,不远就有一个药房,顺便给小丫头买点食材回去,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吃火锅。
        赵珩计划的很好,可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人去楼空。留给他的,除了清冷的空气,凌乱的被褥,还有就是玻璃窗上的一张便签纸,她的字很好,没有一般女孩的娟秀,透着股子龙飞凤舞的遒劲:
        “其实我早就不喜欢你了,所以,再见”
        赵珩当时忽然觉得自己分外可笑,竟然还想放弃出国的计划,这个女生也许就是用他来试炼她的魅力,现在的女孩子,不是很多都这样。
        赵珩也没去找她,按部就班的出国念书,工作,一切仿似水过无痕。再次见到她的这一刻,赵珩才发现,或许自己从来就没忘记过,可时间已经悄然划过了数年,小丫头长大了。
        那种娟然如拭的明媚,被岁月洗练的更加诱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妩媚的干练,可是望着自己的眼睛,总有丝丝缕缕的不屑,甚至恨意,虽然浅淡,但是赵珩还是很轻易就捕捉到了:
        “赵总裁这次出任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请问,您是否打算会在本市长期驻守”
        赵珩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面,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我是地道的本市人,看来是陈小姐贵人多忘事啊”
        娟子心里那股子怒火,腾就燃了起来,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碰上这个渣男,当年是她傻缺,年少不懂事,可现在他还说这话,是什意思,还想着她傻乎乎送上去,让他白上吗。
        娟子目光一闪笑了:
        “赵总的夫人没一起回国吗”
        赵珩一愣,深深看了她一眼:
        “我还没有结婚,至今,一直单身”
        娟子一愣,知道自己已经远离了这次采访的主题,急忙正正脸色:
        “对于现在国外各大财团,纷纷有意向加入国内的零售业,作为占领国内零售业份额最大的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您的观点是?”
        赵珩目光在她脸上停了一分钟之久,才开口:
        “我们沃尔集团的实力……”
        采访结束,娟子站起来礼貌的伸手:
        “谢谢赵总百忙之中还接受我的采访”
        赵珩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说了句:
        “晚上一起吃饭如何”
        娟子缩回手笑了笑:
        “抱歉,我有约会了,下次有机会,我请赵总”
        赵珩略有些失落,看着她转身,突然说了句幼稚的话:
        “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在乐此不疲的试炼你的魅力”
        娟子身体一僵,回头,颇有风情的撩了了头发:
        “我的魅力,从来不需要试炼,赵总,再见。”
        娟子出了高耸云端的大楼,刚下台阶,咔吧一声,鞋跟就崴断了,低咒了一声,把手里的笔电,资料薄,都夹在一边,单腿跳着,向前走了几步,坐在那边喷泉的石台上。
        她过来的时候,喷泉是停着的,刚坐下,哗啦一声,就喷上了,淋了她一身水。
        娟子急忙抢救资料笔电,这个比她重要多了,挪到干净的地方,看看自己一身狼狈的模样,气的冲天大喊一声:
        “啊......”
        路过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她,还有拿手机偷偷拍照的,估计明儿微博上,就开始流传,一女人世贸大楼前发疯了。
        娟子摸摸脸上的水,拿出手机,按了左宏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没人接,娟子骂了一句:
        “用你的时候抓不着,不用了,老在身边晃悠,精虫上脑的混蛋,不接是吧,行,以后别他妈想上老娘的床”
        按了电话,直接关机,看了看地上的高跟鞋,拿起另外一只好的,在一边的假山上,咔!咔!狠命敲了几下,无奈结实的要死,就是弄不断。
        娟子恨上来,干脆两只鞋提起来,一扬手,咚一声,扔进了那边的喷泉池子里,脱了丝袜,光着脚,拿着东西直接向那边的地铁站走过去。
        一路上,都有人注目,回头率绝对百分之八百。要说人要是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没走几步,脚底下就粘了块口香糖。
        娟子这个恶心,左右瞅瞅,坐到那边便道牙子上,翻找包里的湿巾,翻出来一看,却一片都没了。顺手揪了把旁边不知名的树叶,弄了半天,都弄不干净,嘴里嘟囔着咒骂,骂老天,骂上帝,骂左宏,骂突然出现的赵珩......
        刺耳的车喇叭响了一声,娟子抬头,她前面三米之外的马路上,停着一辆新款玛莎拉蒂,宝石蓝的色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车窗里,赵珩那张禽兽脸正冲着她笑。
        娟子想都没想,手里捏起一块土疙瘩,扬手就扔了过去,啪一声,正好打在车顶上。娟子站起来满意的拍拍手:
        “看来老娘的准头还在,没全就着饭吃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