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赵珩的情景,他就那样走进了她的视线,那时候,娟子甚至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时快时慢的跳动着,节奏混乱。
        娟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一见钟情的一天,以前,对于这种不靠谱的事儿,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不过一面儿,能看出什么东西来,即便对方如何出色,一见面就喜欢,也是胡说八道。
        可遇到赵珩的时候,她信了。怎么说呢,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就仿佛一种天然的吸引,或许是味道,就像动物世界里说的那样,最原始的吸引。
        当时娟子就觉得,她要追这个男人。所以从第一次,她就不愿意喊他老师,只因为在她心里,这辈子,他都不可能是她的老师。
        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这种脱轨的情感,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娟子的目光和心,就会不由自主追随着过去,随着他转。
        即便一向坦荡,最恨拖拉矫情的她,都觉得那时的自己,太矫情,做的那些傻缺的事,现在想起来,都足够她撞墙一万次,还有余的。
        可昔日那个书生似地赵珩,竟然成了沃尔集团亚洲区的执行总裁,也是娟子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儿。在娟子心中,一直以为赵珩会是个学者那类型的人物,博学多才,温文儒雅,就如蒋进那样的。
        可他却进了世俗铜臭气浓厚的商业圈,且混的如此风生水起,是绝对的意外,也许当初她本就不很了解他。
        组长把资料交在她手中的时候,娟子随手翻开,第一眼,真以为自己眼花了,侧身而立的男人,修长温雅依旧,光影把他侧面的轮廓,映照的越加深邃清晰,嘴角轻轻翘起,唇边那丝淡淡的笑意,使得这个男人,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怪不得她对面桌的死对头刘佳丽,都暂且放下了事事针对自己的立场,颇有几分和平口吻的牢骚:
        “你说这极品男人还真不少,一个接着一个的,叶少结婚了,又来了个赵珩,啧!啧,你瞧这小模样,让姐姐我的心都荡漾了”
        娟子当时哧一声笑了,抽回她手里的资料:
        “得了吧,你看见谁不荡漾,再说,千万别搞错了,这个男人早就过了当你弟弟的年纪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能当上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他这样的年纪,已经很了不起了,给咱中国人争光了。我指的是人家这脸蛋,怎么瞧,怎么一花美男,不过你刚才那意思,是说我瞧着挺显年轻的吧,我说也是,上礼拜相亲那个,问我二十三还是二十四了,哦呵呵呵”
        刘佳丽嘴里说着,拿出抽屉里的小镜子,对着死命的照。
        娟子懒的理她,这姐们儿就一花痴,上次被她瞧见左宏来接她,把她审了个底儿掉,同是剩女一族,要是娟子能钓上个左宏那样的,她还不得气死。这女人气性大,酸味足,有时候不分男女,也不看看她那五短的身材,和大饼脸上撒的均匀的小芝麻。
        亏了名字叫佳丽,根本一点贴不上边,可这女人爱发花痴还罢了,事事都喜欢和娟子别苗头。和娟子同时进的杂志社,学历要说也不算差,人家还有点什么内部的门路,可无奈长的实在磕碜,能力也不佳,一些重要的名人采访,组长一般还是会交给娟子。
        娟子呢,名牌大学新闻系的大学生,长的漂亮,能力也不差,无论多难搞的案子,只要她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
        几年混下来,娟子的地位和刘佳丽,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上的了,就是平常的季度奖,年终奖,业绩奖,所有的奖金,娟子那都拿的比她多几倍不止,也因此,刘佳丽时常酸不垃圾的说些怪话。
        娟子也不理她,这女人八卦造谣没有不干的,别以为她不知道,她背地里造的那些谣言,说她和每个采访的名人都有潜规则,每一篇采访稿和机会,都是用身体换来了。
        以至于,上次连社长都特意找她过去,拐着弯的提醒她,要注意团结同事,狗屁!!娟子嗤之以鼻,这样的同事,团结个屁,时时刻刻都恨不得在你脚下使绊子,绊倒了你,她好趁机钻营上去。
        不是娟子瞧不上她,就她,写个不入流的小八卦凑合,动真格的,她成吗。
        娟子傲,她自己也知道。可她从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她爸就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想人前显贵,必须人后受罪,话糙理不糙,这话,完全可以当做励志醒世的名言来对待。
        刘佳丽只看到她轻而易举的,接了一个又一个案子,从来不会知道,采访前她下了多少工夫,她不否认自己的成功,外表或许占了一定优势,可空有外表的花瓶,也是没用的吧,脸蛋再漂亮,成功也要伴随着努力和汗水。
        她这辈子都活的很明白,唯一一次不明白,就是和赵珩那档子事。所以,她可以笑着面对刘佳丽这个庸俗的女人,因为她知道,这一切不过因为她的嫉妒和自卑,且,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有自己的成绩,因为她狭隘,她的心和眼,只看到了头顶巴掌大的天空,而她,看到的是广阔无边无际的全世界。
        娟子望着下车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忽然失笑,竟然想起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这都哪儿跟哪儿呢,看来她是被萧子那丫头传染了。
        站在她身前,低头打量她,除去了高跟鞋的高度,小丫头的气势仿佛弱了一大截,可掐腰昂首的姿态,仍然让赵珩轻易就捕捉到了旧年的影子,那个在阳光下,大喊着我喜欢你的小女生。
        她眼中清白分明,眼底却仿佛跳跃着火焰,即便狼狈,却一点不卑微,这个丫头,也许从来就不知道卑微怎么写,她骄傲,骄傲的仿佛俯视一切。
        赵珩目光微微一黯,缓缓下移,落在她光洁的脚上,就这样明目张胆的踩在地上,颗颗圆润的脚趾自然劈开,脚背上沾了些脏污,可无损美丽,若是单摆浮搁的放在哪里,说是艺术品,也不为过。
        赵珩不禁暗暗叹息,这丫头从来都知道自己的美丽,而且最大限度的,把自己的美丽放大,魅惑人间,这个女人活得酣畅淋漓,可苦了他们这些男人,即便她不经意的诱惑,都是一种风情,何况她故意。
        赵珩伸手接过她怀里抱着的电脑包:
        “走吧,我送你”
        说实话,娟子实在不想和赵珩有什么牵扯,太狗血的事情,她接受不来。可是真应了那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哪想到采访他,能有这么大的灾难,娟子忽然觉得,她和赵珩之间,没准就是宿命里说的那种恶缘,一见面就是灾难。
        可既然他非要当绅士,她也没必要矫情,毕竟就她现在这形象,走到地铁真需要很大勇气。
        说到这个,娟子心里就不禁暗骂左宏,这混蛋,前天就把她的车开走了,昨天打电话说,让她坐出租上班,等他回来,就把车还给她。就是因为那天,正让他逮到自己酒驾,其实就喝了一小杯清酒,一路上警察都躲过去了,到了家门口,让这混蛋遇上,不由分说,就把她的车扣了,说以后都得他接送,和着比交警管的都宽。
        左宏和叶驰那几个是蛇鼠一窝的混蛋,漠视妇女权利的沙文猪,该全部送上绞刑架,害的她现在这么狼狈不堪。
        这样一琢磨,忽然想起来,左宏好像昨天电话里和她说。这两天出差,可出差了,现如今啥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能接电话,所以还是他的错。
        所以说,遇上娟子这么个混不吝的主儿,也不知道是咱左宏的缘,还是劫了。
        赵珩打开车门,娟子的目光扫过车里白色绒绒的地垫,恶意突起,酸溜溜的想,瞧着真高级,不过这车的配件,也不可能弄低档的东西,不搭配。
        连丁点儿迟疑都没有,迈腿就坐了进去,两只乌黑的小脚,几乎瞬间就把雪白的地垫,染成了一幅带着点滴童趣的涂鸦之作。
        娟子没什么诚意的扭头,貌似无辜的眨眨一双明媚的大眼:
        “抱歉啊!弄脏了你的车”
        赵珩轻轻咳了两声:
        “没关系”
        伸手拿出一盒湿巾递给她,娟子接过去,说了自己家的地址,开始忙乎的收拾自己凄惨无比的脚底板。
        好容易弄清爽了,也到了地方,娟子才发现自己干了件多此一举的事儿,早知道不收拾干净了,高跟鞋早就被她扔了,从这儿走上去,不是还得脏。
        略略甩头抱过自己的笔电和资料,挥挥手,就要推车门下车,却被赵珩拽住胳膊,目光落在她的脚上:
        “等等,你就这样上去”
        娟子看了看自己的脚,耸肩摆手:
        “不然呢,难道赵总想背我上去”
        赵珩呵呵笑了,目光闪烁,阳光下竟有些粼粼,令娟子刹那失神:
        “也无不可,不过,我觉得抱你上去更好”
        一条胳膊,圈着这个男人的颈子,一手抓着资料包,这个男人抱着她,手里还提着她的笔电包,一步一步稳稳的踏上楼梯。
        这种感觉,怎么说,娟子觉得有点诡异。脑子里有几分钟想过,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了,暧昧非常。
        身体与身体如此紧密的接触,娟子没法不想起过去那档子事来,那谁说过的吧,男人都喜新,而女人多念旧,那毕竟是她的第一次,不是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