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望着眼前,毫不留情甩上的大门,赵珩不禁暗暗苦笑。过河拆桥,这丫头依然固我,他早就该料到了,不是吗,只是自己心里那点滴的遗憾不甘,是怎么回事。
        娟子根本也没想过让赵珩进来,这里是她的世界,她拒绝别人踏入,尤其这个人是赵珩。她现在已经远远离开了十七岁,所以那么傻缺的事儿,这辈子,她不会做第二次。
        至于左宏,那厮完全可以不能用人来诠释,禽兽,无赖,安在左宏头上,都算夸他了。
        把手里的东西,仍在沙发上,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冲进洗手间。缩在浴缸里满足的叹息一声,这浴缸是左宏让人弄的。
        确切的说,她这屋里如今的装修,都是左宏那厮干的。趁她休年假出去旅游的时候,擅自做主,她回来,险些以为走错了地方。
        这栋小两室,本来是她租住的房子,房龄虽说老点,小区环境和那些新型的公寓式住宅,也没法比。可交通便利,出了小区不远,就是公车站,地铁站。
        所以,娟子自打工作,就一直租着,房主是一对慈祥的老夫妻,人很好,去年想脱手,娟子索性就公积金贷款,买了过来。
        虽然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积蓄,但至少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窝,属于她自己的窝。她也想过重新装修装修,至少住的更舒服些,一来当时钱不凑手,二一个,时间上,也腾不出空来。
        休年假的时候,她没知会左宏,觉得没必要,毕竟他俩什么都不算。
        对于她和左宏,娟子觉得不是恶缘,该算孽缘。先开头的时候,他俩彼此都门清着呢,咱好聚好散,就是玩玩。
        现代男女,又是这年纪,纯洁也没必要了,矫情更没用。看顺眼了,就试试,也无不可。娟子和萧子那傻妞不一样,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都不同,可两人偏偏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不过话说回来,萧子那妞儿虽傻,却有点运气和本事,就叶驰那混蛋,瞧如今那怂样儿,一见萧子,立马矮了半截下去,想想都觉好笑。
        话题扯远了,就说左宏和她,算挺合拍的,可渐渐的,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厮开始缠人了,总打电话,拐弯抹角的打听她的行踪。
        总是巧遇,娟子还纳闷呢,怎么自己去哪儿,都能遇上那混蛋,后来就回过味来,左宏这厮说不准偷偷跟着她呢。
        娟子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婚主义者,他觉得结婚与女人来说,弊大于利,有学历,有能力,有房子,有人民币,她宁愿自己一个人过。
        等将来老了,养老院一呆,像个摩登的美国人一样,写个回忆录啥的,这一生就了了,也挺好。
        这想法萧子知道了,说她异想天开。娟子和萧子那傻妞说不通。傻妞不明白,不是每个女人,都有她那样的好运道。
        话题又远了,休年假之前,正赶上左宏那恋子情节的老娘,三天两头的过来找她麻烦。娟子发现和那种人沟通,完全是是在考验她的承受能力。
        根本是鸡同鸭讲说不通,她什么时候说要进她左家的门了,而且,好像高高在上的左夫人弄错了,不是她非得拽着左宏,是左宏那厮,跟个水蛭似地扒着她,怎么都甩不掉。
        娟子懒得和那一家人磨叽,直接买了飞机票走人,度假去了,电话不接,音信全无。回来之后,她家就换了样,连防盗门都换了。
        白送上来的装修,娟子也笑纳了,就当中了啥家居世界的大奖了。
        娟子舒服的哼唧一声,感觉肚子有点饿起来,起来裹上浴袍,包上头发,去厨房里找吃的。拉开冰箱,不禁叹口气,自己是该反省了,好像已经习惯依靠那个男人了。
        左宏算是个极其讲究的男人,而且善厨艺,这一点娟子尤其满意。这男人也不是一无可取的,有人乐意伺候她,娟子也不会傻的拒绝。因此,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家里吃的用的,都不用娟子操心了。可现在,左宏不过走了才两三天,冰箱里已经空空荡荡的了。
        冷冻室里倒是有速冻食品,可娟子不喜欢,胃口如今被养的叼了,琢磨琢磨,这是不是左宏那厮用的什么奸计,为的是从内部腐蚀她。
        阖上冰箱,娟子决定不费力气了,下面拐角有一家牛肉面不错,去那边凑乎一顿得了。
        头发吹干,随意挽上,套上件宽松的大体恤,下面阔脚裤,踩着拖鞋就下去了。
        出了楼道口,不禁微微挑眉,赵珩还没走,斜斜靠在车门上吸烟。
        他吸烟的姿势不难看,该说很优雅,两个指头夹着烟,时不时吸一口,再轻缓的吐出来,烟雾袅袅,拢在他四周,立时难以消散,使得他通身仿佛有一股忧郁的味道萦绕不散,娟子些微失神。
        赵珩看见她,手里的烟,探进车里捻熄,冲她笑了笑:
        “一起吃饭,怎么样。”
        和赵珩这样,西装革履,打扮正式的男人,坐在喧杂的牛肉面馆里,非常不搭调。可对面的男人都安之若素了,娟子矫情个啥劲儿。
        牛肉面上来,娟子挖了一大勺辣椒,放在自己碗里,用筷子挑了挑,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头也不抬,这样的小丫头,熟悉又陌生。
        洗去了脸上的彩妆,也褪去了那份犀利和干练,有些清纯的可爱,上身一件宽送的白色体恤,胸前一个大大的米奇图案,下身一条红色的阔脚裤,拖鞋,即使如此寻常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非常惹眼。
        小丫头从来就不是可以轻易忽视的角色,她要的就是张扬,即使她不理会,可那些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大概已经习惯了,可是张扬的如此天经地义的女人,至今,赵珩也只见过她这一个。
        娟子吃完了,抹抹嘴,吸了口冰冰的可乐,抬头扫了赵珩一眼,面都糊了,他却只意思意思的挑了几筷子。
        娟子也懒的管他,站起来:
        “既然不喜欢,早说啊,走吧”
        两人进了小区,到了楼道口,娟子站定,回头,从上到下扫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这么闲,咱们也不用藏着掖着,有话就说在明处,你要是想和我旧情复燃,抱歉!我没有吃回头草的习惯,如果是想和我重新开始,那对不住,更不可能”
        “为什么?”
        赵珩都奇怪,这三个字如此轻易的,就从他嘴里说了出来。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娟子还没回答,左宏的身影从楼道走出来,几步过来,伸胳膊圈住娟子的腰,死死的,力道之大,娟子甚至觉得,没准淤青了,都有可能,她皱眉瞪着他。
        两个男人却根本不理会她,站在那里,对视,衡量。
        左宏肺都要气炸了,就知道这丫头不是个省事的,就是他出差的这么会儿功夫,就蹦出个男人来登堂入室。
        这个男人给了左宏非同寻常的危机感。左宏的目光落在赵珩身上,无论气势,还是别的,这个男人,都足以和他势均力敌。
        从阳台上,看到两人从远处走过来,左宏就觉得,这两人没准是认识的,两人之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熟悉。刚才娟子的话,他也听见了,旧情复燃,回头草,不用求证,左宏也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这个男人和娟子大有渊源。
        可即便心里气,可面子上,绝对不能输,男人要的就是气势。尤其面对这不知道底细,突然就蹦出来,疑似情敌的生物。
        娟子就在一边,看着两个男人互相介绍,握手,松开,客气而礼貌。只是临走,赵珩深深看她的那一眼,娟子觉得,仿佛有些淡淡的讽刺和轻蔑,真是莫名其妙。
        赵珩的车子出了小区,娟子瞥了左宏一眼,没反应,成,尖利的指甲伸过去,捏住自己腰间的手背的皮肤,拉起,狠狠一扭。
        左宏啊低呼一声,松开,娟子白了他一眼:
        “幼稚”
        转身上楼,左宏心里那火一拱一拱的,这女人红杏出墙在前,还和他来劲儿了,跟着她后面,蹭蹭追了上去。
        娟子刚要甩上们,左宏手一挡,轻车熟路的进来,二话不说,手一伸,就扣住娟子的后脑,身体凑上来,把她紧紧压在门后的墙上,俯头就堵住她的嘴。
        娟子手抬起来捶他,打他,掐他......左宏就是不松开,娟子腿一抬,利落的就顶上来,左宏心里是真气急了,单手捏住她的手臂,用力向后一扭,腿别住她的腿......
        两人撕扯着,就如两只搏斗的兽,娟子毕竟是女人力气小,加上手段哪能真赢过当兵出来的左宏呢。以前,不过是左宏让着她,一旦真动了真格的,娟子差远了。
        可娟子也不是吃亏的主儿,身体腿脚都动不了,咱还有嘴,还有一口牙,咬,我也要咬死你。
        张嘴狠狠一咬,咝一声,左宏力气一松,娟子的手活动出来,稳准狠,一把捏住他的命根子:
        “你再敢折腾,我撅折了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