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儿,娟儿......你动动......动动成不......嗯......”
        左宏被抓住命根子,反倒被点着了□,这也怪不得他,前后一算,当了足有半个月和尚了。
        左宏有时候自己背地里也郁闷呢,堂堂左少啊,四九城打听打听,那也是一风流倜傥的人物,自打十几岁开了荤,啥时候忌过口,环肥燕瘦,多活色生香的场面没趟过,身边那妞儿一茬接着一茬。
        说夜夜不空,有点过,可啥时候像现在这样过,憋得滋溜滋溜的,昨个在那个小县城考察,晚上酒局过后,安排那妞儿,挺不赖的,新分配的大学生,不说花容月貌,至少有九分姿色吧,主要人多温顺啊,主动的贴上来,就差喝交杯酒了。一口一个哥哥哥哥的叫,小嘴跟抹了蜜似地。
        这要搁以前,左宏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没必要憋着自己个不是,可昨个,他就愣是柳下惠了一把,看的那几个手下,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瞄着他。
        说句透底的话,左宏当时心里也挣扎了那么一下下,毕竟他是一个拥有正常需求的男人,没和娟子认真之前,哪为这个愁过。
        可他现在心里门清,这辈子要想套住娟子这死丫头,都不是很容易的事儿,要是再整出点幺蛾子,就彻底毁了。
        啥时候认真起来的,左宏自己都搞不太明白,只是觉得,他活了三十多年,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从来没哪个女人像娟子给他的感觉。
        搂着这女人在怀里,就是安心,踏实,觉得这会儿,就是来个天灾啥的,也足了。这种安心,怎么说呢,仿佛一个旅人在沙漠中跋涉,终于找到了只属于自己的绿洲,这种感觉几乎迷住了他,让他觉得,也许这种安心踏实,就是书本里定义的幸福了,他想要,想要一辈子攥在手心里头不松开。
        所以他要抓住这个女人,为了这个,他不惜和家里闹翻,不惜和莫家闹翻,虽然不顺当,可只要这丫头不给他掉腰子,就是再难,他也能挺住。
        可这丫头,一会让都不让他省心,一会儿整一出。要说他左少混到如今这台面,哪能真这么怂,手段不是没有,可真不舍的用自己女人身上,整治了她,说不准他比她还心疼。
        就这会儿,这女人,发狠要撅折他的命根子,他都觉得这咬牙切齿发狠的小样,怎么瞅着,怎么可人疼,那小手,软绵绵的,让他有些撑不住心猿意马。
        就床上这点事儿,要说两人真没少折腾,可就没够,只要一碰上这丫头,那身心就跟着了火似地,不燎原一回都不成。
        可这丫头就喜欢和他对着干,你让她动,她偏就不动,左宏急上来,伸手握住她的手,带着她的小手上下滑动。
        窗外的夕阳如金,穿过窗子,落在娟子的小脸儿上,泛起一层朦胧晶莹的光晕,光晕荡漾间,眉眼如花。
        左宏稀罕的不行,俯头,鼻息微促,滑过脸颊,落在小巧的耳边:
        “娟儿,娟儿......你这害死人的丫头......”
        张嘴沿着她耳朵的轮廓轻缓啃噬,依次向下......另一只手钻进她宽大的衣摆里,沿着纤细柔滑的腰线,忽上忽下的轻轻抚动......
        娟子一双明媚的大眼渐渐眯起,有些动情得轻喘,左宏这些方面,从来都令娟子满意,有手段,有格调,熟知女人的身体和敏/感带,每次的性/事,都是一次享受。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娟子也不会拒绝,毕竟这事儿严格说来是互相的。
        娟子咯咯笑了几声:
        “看起来咱们左少欲求不满啊,怎么,出去这两天,没什么艳遇啥的”
        一只手仍旧抓着下面,另一只手却抬起来,圈住他的颈项,踮起脚尖,凑上去,俯在他脖颈处,吹气,一口接着一口......
        左宏低低哼了两声,那还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寻到她的唇,覆盖上来,舌尖搅动出***,发出啧啧的声响......衣服滑落,汗水中夹杂着难耐的喘息,或轻,或重,回荡在空气中......
        一切平息过后,躺在床上,左宏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声音有些餍足过后的沙哑低沉:
        “娟儿,我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嫁给我的,我保证”
        娟子忽然睁开眼,直直望着他好半天,推开他坐起来,扯过被单裹着身体下地,立在床边回身:
        “左宏,我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你,我和你妈说了,这辈子都不进你们左家的大门......”
        “那你进谁家的门,刚才楼下那小子吗?”
        左宏的脸色阴沉下来,如窗外翻涌的夜色:
        “娟子,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不想结婚,咱就这么囫囵着过,我也能依着你,可别的,你这辈子都别想了,知道不”
        娟子哧一声笑了:
        “左少这话说的可真爷们,你乐意娶媳妇儿,娶去呗,谁拦着你了,那边你未婚妻巴巴的等着呢,你家老娘说了,这辈子就认那一个儿媳妇,我也和她说了,我这辈子的妈也只一个,别人让我喊妈,我膈应,至于楼下的男人,你管不着”
        说完,一甩头就出去了,左宏就觉得,太阳穴一蹦一蹦的疼,这都什么一团糟的事儿。
        左家和莫家的亲事是打早定的了,这也不单纯是他和莫云珂的事,关系到两家一些政治上的利益组合,他们这样的家庭,这也是避免不了的,毕竟这种关系最牢靠。
        以前他也没觉得怎样,反正他和云珂早就心照不宣,结婚前后,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可左宏哪里想到,会遇上娟子这么个女人。
        他早就着手解除和莫家的亲事,他家二老,倒不用愁,左家就他一个儿子,他就认准死理的耗下去,最终他们也会接受。即便他们不接受,他如今也不靠着爹妈活着,大不了,两人就自己过呗。
        只是他这么穷折腾,娟子这丫头死咬牙硬的说不嫁,不想嫁,没意思,左宏这辈子头一回想正儿八经的娶一个女人回家,人还不稀罕呢,咱左少能不郁闷?
        一开头,左宏还当她和他使小性子呢,毕竟女人大都别扭,可后来,他瞅着真不像,这女人买房子置地的,认真要自己过的苗头。
        左宏不赞同,可表面上也顺着她,心里打的主意是先稳着她,等他处理好家里那边的乱事,再来研究两人的事。
        这一年多,两人虽说三天两头就吵一架,可总算,她身边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都没了,也算有点进步。他左宏的女人,别人休想觊觎,这是男人的底线。
        可就怎么也没想到,忽然又蹦出这么个男的来。
        左宏套上四角裤出去,抄起烟灰缸,拿在手里端着,点了只烟叼在嘴里,靠在洗手间门外的墙上,抬手敲了两下:
        “娟儿,刚头那男的到底儿谁啊,真是老情人啊”
        半天没动静,左宏贴着耳朵听了听,呼啦,门打开,左宏缩回头,嬉皮笑脸: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我刚头不是急了吗,忘了你那个约法三章,得,我也没咋样不是,就是随便问问,那男的,我瞅着有点脸儿熟”
        娟子哼一声,手上的浴巾扔在他怀里,嫌弃的推开凑上来的大脑袋:
        “离我远点,一身汗臭烟味”
        左宏硬是搂着亲了咬一口:
        “这是男人味知道不,别不识货啊”
        看娟子往厨房那边走,扬声说了句:
        “你等会儿,我冲个澡,给你煮馄饨当宵夜,回来的时候从锦江捎过来的,让他们速冻好的,你爱吃的野菜馅儿......”
        娟子打开冰箱的手略一顿,只不过这么会儿的功夫,冰箱里已经满当起来,左宏这个男人,某些地方真挺细心的。
        捏出个苹果洗了洗,咬了一口,苹果吃了少半个,左宏就出来了,腰间围着条大浴巾,从后面圈住她的腰,就这娟子的手咬了一口苹果:
        “嗯!还成,回来的时候,那土县长非得装上几大箱子,说是他们那块地儿出的苹果好吃,让我们尝尝”
        娟子斜眼扫了他一眼:
        “和着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就是下去吃喝玩乐去了”
        左宏拍拍她的头:
        “你不懂,他们巴不得呢,你当你男人是寻常的贪官污吏吗,八抬大轿请我都请不去呢,跟着我,你这辈子就等着享福吧”
        娟子瘪瘪嘴,不以为然。
        左宏利落的煎个鸡蛋放在砂锅里,抓了把金钩虾干一起熬汤,汤滚了,云吞下去煮,煮好了,抬手从上面拿了两个大碗下来,动作流利自然。
        娟子有刹那恍惚,貌似这样过下去也不赖,摇摇头,一扬手,苹果核扔在那边的垃圾桶里:
        “别放芫荽啊”
        “知道,祖奶奶”
        左宏应着,把云吞汤倒在碗里,娟子洗了手,过来坐下,拿着左宏递过来的调羹,就要喝汤:
        “小心,烫......”
        娟子抬头,有意无意的说:
        “你这样见天在我这儿混,你那未婚妻都不管啊,够想得开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