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左宏皱眉望着她:
        “你想说什么?”
        娟子喝了口汤,淡淡开口:
        “没什么,就是好奇”
        左宏放下调羹,伸手捧起她的脸:
        “娟子,我再说一次,她马上就不是我的未婚妻了,而且,她从来都不是问题”
        娟子拨开他的手,颇有几分不耐烦:
        “这些是你的事”
        左宏突然心里就堵上来,这女人向来如此,该坦荡的时候,从不坦荡,面上大咧咧的,心里九曲十八弯,不知道琢磨什么事呢,偏偏小心眼的可以,最爱记仇,就他妈找她那事儿,到了今天,心里还计较着呢。
        他妈和她具体说了什么,左宏并不知道,可用脚后跟想,也必然没什么好话。说起来娟子也没吃亏,把他吗气的够呛,就是了。
        那天他回家,他妈已经躺在床上,看见他就一句话:
        “如果想让那女人进左家门,除非我死”
        左宏不至于被他老娘吓住,反正这么些年,他老娘就这么点把戏,翻来覆去的使唤,其实没必要。
        娟子那时候是真一点嫁给他的念头都没有,那时,也许直到现在,都是左宏一个人唱独角戏,这女人没心没肺,就连血都是冷的。
        左宏就奇怪了,这样一个凉薄到近乎变态的女人,是怎么修炼成的,人家哪个女人像她这样,就像胡军那天感叹说:
        “你家娟子,别瞧着一幅千娇百媚的女人样儿,那心里说不准比谁都硬呢”
        后来琢磨琢磨这话儿,倒真是有几分道理。捂不热,怎么也捂不热这丫头,左宏原先也想过,要不散了,得了,老这样,也怪没意思的。
        可就这样的想法一冒头,就觉的受不住,忽然间,他的人生中没有了娟子,仿佛就失去了大半生趣,
        没有娟子在身边,他就活不踏实,所以,即便这辈子都这样,也不能放开手,就是折磨,他也要抱着这女人一起,想甩开他,晚了。
        第二天一早,左宏就来了叶驰的公司,做在叶驰办公室的沙发上,还在琢磨自己这点破烂事儿,郁闷的不行。
        叶驰瞧他这模样,就知道必然是有了心事,他们四个从小一处长大,打架、闯祸、上军校、当兵、泡妞,三十多年,几乎都在一起,彼此什么德行,就没有不门清的。
        左宏这丫,别看着一脸儒雅的模样,内里阴着呢,还记得上军校那会儿打群架,别人都拳脚招呼,这小子,不念不语,转身就跑了。不一会儿,手里一边提溜一个啤酒瓶子过来,二话不提,罩着顶头挑事那小子,迎头就是一酒瓶子下去。
        血和啤酒顺着那小子脑袋流了满脸,打哪儿起,一战成名。都知道,要说狠,数叶少,要说阴,就得算左宏的,你说这么个血性的爷们,就让娟子那么一女人整的颓废成这样了。
        胡军那天还说,亏了你家时萧就一姐们,要是多了,咱哥们可不都残了。
        这话听着像笑话,可瞧左宏如今这样儿,可比他那时惨多了,萧萧那丫头,虽说拧巴,可胆子小,他软硬兼施,怎么也能唬住那丫头,可娟子这女人,没戏。
        叶驰那时候不是没劝过左宏,不行就算了,何必找这不痛快呢,当时左宏和他说的什么来着,你能和你媳妇儿算了嘛,叶驰就没话了。
        总之,爱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沾上了,你就算入了扣,这辈子都别想解开,其实说穿了,是你不乐意解开,甘之如饴的被套着。
        叶驰从那边角落的酒柜里,倒了两杯酒过来,递给他一杯,左宏仰脖就干了:
        “叶驰,回头你和媳妇侧面打听打听,娟子以前的事儿,他妈的,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就蹦出一老情人来,不是善茬,我说昨个瞧着眼熟呢,今儿出来才想起来,不就是前些日子,那个什么狗屁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吗”
        “你说赵珩”
        叶驰挑挑眉,左宏蹭就站了起来:
        “怎么,你认识他”
        叶驰摇摇头:
        “有点业务上的关联,他们集团要进驻家装市场,和我们正在谈合作事宜,那个赵珩我倒是见过一两次,听说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很有风度,也很有能力,可他和娟子,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吧,两人根本不是一路的”
        左宏坐下叹口气:
        “不是一路的,这两人认识,而且关系匪浅,我亲耳听到的,还会有错”
        叶驰啧啧几声:
        “行啊,娟子这丫头,还真有点本事,那么个极品的男人和她都能有牵扯”
        左宏手里的酒杯差点丢出去:
        “你丫这是幸灾乐祸呢”
        叶驰颇为严肃的摇摇头“
        “不,我是提醒你,如果对手是他,你真要有危机感了,那个男人不容小觑,是个人物,不过我倒是听我媳妇儿说过一次,好像有个高中的老师,是你家娟子的初恋来着”
        “老师?”
        左宏有些发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又蹦出来个高中老师来”
        叶驰拍拍他的肩膀:
        “我倒是觉得这事可以先放一放,莫家的婚事你要好好掂量,莫家老大如今可进商务部了,现如今是你的顶头上司吧,再有,莫家老爷子今年有望再升,得罪了他家,你可没好果子吃”
        左宏点头:
        “这些我心里有数,婚必须要退的,大不了,哥们辞职不干了,和你一样下海经商,也饿不死,现在我就发愁娟子这边,死丫头打定主意就和我当露水夫妻了,一点实在的没有,我都怀疑,这丫头的心是石头做的”
        叶驰笑了:
        “果然身在局中,就糊涂了,依我看,那娟子也并非真不在乎,萧萧那天就说过,要是娟子不待见你,就是想缠着她,都缠不上,这女人狠起来,比咱们老爷们狠多了。现在这样,我估摸着心里就是有你的,只是她自己那边别扭着呢,毕竟你这边又是未婚妻,又是你家太后出马干涉的,娟子那性子,没赶你出门,就便宜你了”
        左宏微微苦笑:
        “你怎么知道她没赶我,她那话说的难听死了,要我滚,上次你不也听着过一回,那次算含蓄的了,不是哥们死皮赖脸,现在早就被她扫地出门了”
        叶驰哧一声笑了:
        “你过去干架时候,那狠劲儿呢,一个娘们,你还治不服她”
        左宏站起来:
        “你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就你媳妇儿那小样的,你治服了吗,每天还不跟三孙子似地,端茶倒水的,我家娟子,最起码不会乱跑到哪个山沟子里去,差点命都没了。行了,别整这些没用的,抽空侧面替哥们了解了解,咱的防微杜渐不是。”
        左宏刚出了叶驰公司大门,就接到了莫云珂的电话。
        对于自己这个未婚妻,说句实在话,她是左宏这辈子无法理解的那类女人。两家算世交,可她比自己小八岁,他上中学抽烟干架那会儿,人才背着书包上学前班,长的自是不差。
        他们这样的男人,身边的女人哪个差,差点的也到不了跟前。左宏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的时候,莫云珂才上中学,他那时已经在军校里头混了。
        他认识莫家的老大老二老三,就这个小丫头,一直没什么印象,后来军队里下来,进了商务部里头,才真正有了接触。
        第一次见到她,别说,左宏还真彻头彻尾的惊艳了一把,穿了件白色雪纺的连衣裙,长发直直飘在背后,站在那里浅浅微笑,就如一朵静静开放的花。
        只可惜,两人不来电,究其原因,左宏觉得,大概他就是个凡夫俗子,这么远离开红尘的娇花,还是不碰为妙。所以这么多年了,两人相安无事,维持着最基本的假象。
        有时候,左宏也琢磨,莫云珂究竟心里想的啥呢,你说他算声名狼藉吧,搁以前,比叶驰也不差多少,可做为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一次都没问过他,而且有找上门的麻烦,没等他知道,就直接帮他解决了。
        所以对于这么个懂事的未婚妻,左宏一直觉得挺好的,直到和娟子认了真,才开始着手解决两人的婚事。
        以前,他觉得娶了莫云珂无不可,反正外头有的是女人,各过个的,也挺自在。可有了娟子,左宏才明白,女人不是多了,漂亮了才好。
        男人之所以到处留情,完全是因为没有找到对路的那一个,如果找到了,就会甘心甘愿,迫不及待的,只守着这一个,如叶驰,如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