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莫云珂执起茶海上的紫砂壶,斟满左宏面前的青花茶杯,幽幽兰香芬芳沁润,令人不觉心情一松。
        莫云珂笑容淡淡,不急不缓,实际上,这么多年她都如此,仿佛红尘中浮荡的过客,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超脱。
        左宏总在想,谁要是把这样一个女人拽入俗世爱欲中翻滚,才是天大的稀罕事。因为退婚事件,左宏对莫云珂怀着一份愧疚。
        毕竟是他毁约在前,而他们那样的家庭,退婚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承受压力的,不会只是他,还有莫云珂。
        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把她推向这个尴尬的境地,左宏很难不愧疚,但是心里是坚定的,绝对不会动摇,他要娟子,这辈子只要那一个女人,就算与整个家族为敌,也认了。
        只是莫云珂这个女人,却实实在在是牺牲品,所以面对她,左宏很难潇洒起来。甚至还有几分忐忑。
        有时候,他宁愿这个女人和他大闹,或者用些不入流的手段,那么,他就会一点情面也不用讲了。她这样,反而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莫云珂盯着他看了半响,忽然笑了起来:
        “看起来你真的很爱她,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认真爱一个女人的一天”
        左宏忽然就觉得气氛轻松起来,不觉也笑了:
        “说句实在话,我也没想到,该怎么说呢,该说她是我的冤家,我总觉得,说不准我前世是欠了她的债,今生来还她的”
        “扑哧”
        莫云珂撑不住笑了起来:
        “从来不知道,你也是个唯心主义者,不过,你现在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男人了,有担当的男人”
        左宏挑眉:
        “今天才知道,原来在你眼里,我始终是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莫云珂浅浅抿了一口茶:
        “男人只有找到自己真正爱的女人,才会真正成熟起来,这些都是闲话,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我家老头子那边撂了话,咱俩这婚事,在他有生之年,都不可能退,我大哥二哥三哥,都被老爷子一一面授机宜,具体说了什么,我并不知道,不过你我都清楚,我家老爷子想做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即使用激烈的手段也在所不惜,你豁出去了,可你哪位准备好了吗,也许下面就是滔天巨浪,足以淹没一切的那种,毁灭所有的那种,你的她,扛得住的吗”
        左宏苦笑,直截了当的开口,声音涩涩:
        “扛不住,应该说,她从来都不屑和我一起扛,说句透底的话,别看我这边折腾的这么热闹,那丫头到现在还没吐口嫁我呢,一口咬定了就是和我玩玩,高兴时,在一起,不高兴时,一拍两散,扛什么风浪,风浪来了,估计她比谁跑的都快”
        莫云珂颇为意外的看着他,这个自打自己认识就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男人,原来也有这种时候。处于女人的角度上,莫云珂觉得,这也许是报应。可作为朋友,莫云珂又觉得有点可悲可怜,不禁对把他修理成这样的女人,有了极大的兴趣。
        原先看他这么着急退婚,还以为那边已经非君不嫁,或者是弄出人命什么的,着急了,今儿才知道,竟是这样的,真令人哭笑不得,莫云珂想了想:
        “如果是这样,倒不如暂时拖上一拖,过上一两年,两边家里松动了,再谈这些,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左宏放下茶杯:
        “不,不行,我要娶她,而且马上,我一刻都不想等了”
        急迫的样子,有些可笑,仿佛他不娶,马上他喜欢的女人就是别人的了。莫云珂头一次感到,原来左宏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看起来有血有肉,虽然有些幼稚,却很令人心动。
        莫云珂脸色微黯,倒是有些恍惚起来。
        左宏从来不了解这个女人,也没兴趣了解,两人之间亲近谈不上,相处和朋友类似,还是那种不远不近的朋友。
        左宏以前也私下琢磨过,这个女人之所以面对自己能这么淡然,大约以前有过什么故事也不一定,莫家那老爷子的铁血手腕,比他们家二老厉害多了,对待子女说一不二。
        莫家老大老二老三,那以前也都是圈子里一等一的人物,哪个不是按照老爷子的意思,娶妻生子,就没一个敢稍微反抗一下的,莫云珂是最小的女儿,依然不能幸免。莫家老爷子对自家子女都如此,何况外人。
        左宏忽然回过味来:
        “你是说你家老爷子,很可能直接对付娟子”
        “娟子?”
        莫云珂目光一闪,很快就明白过来,肯定的点头:
        “所以我找你来打预防针,我祝福你们,但是我却阻止不了我家老爷子,所以你知道,我能帮的忙也仅此而已”
        莫云珂看着窗外匆匆而去的身影,不禁有片刻失神,不管结局如何,至少这个男人去努力着,用他一切的力量,这种勇气,她不曾有过。
        左宏心里非常着急,莫老爷子如果要打击娟子,第一个就是娟子的工作,而没有人比左宏更了解娟子,她对事业看的很重,很重。
        在她得生命里,也许可以没有男人,没有爱情,但必须有事业,她投注了多少努力和汗水,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也许只需要莫家老爷子的一个电话,就会全部归零,娟子到时候会怎样,他想都不敢想,可让他放弃娟子,左宏觉得比让他死都难。
        娟子下班,进了门就听见厨房里一阵响动,踢掉高跟鞋,三两下褪下丝袜,光着脚就向厨房走去。
        左宏围着围裙,正在里面做饭,娟子撇撇嘴:
        “你真够闲的,今儿没上班,不是下岗了吧”
        左宏放下手里的沙拉酱,回身,娟子今天穿着一身宝石蓝色的套装,脱掉贴身的西装外套,里面是简单的白衬衣和窄裙,头发整齐的挽起,干练中蕴含着她独有的妩媚,她从来都是迷人的,这个左宏早就知道,可今天看起来尤其美丽。
        伸手过去,把她拽进怀里,低头,唇齿交融,有股淡淡的咖啡香气......左宏放开她,微微皱眉:
        “又喝咖啡了”
        这丫头胃口不好,还最嗜咖啡,经常半夜里闹胃痛,在家里,左宏都尽量不让她喝咖啡,牛奶、果汁,就这两种选择,而且这丫头喜欢空腹渴酒。
        刚认识她那会儿,有一次在外头一个酒会上碰到过她,一个女人和几个大男人拼酒,那酒喝得跟自来水一样,左宏当时也觉得这女人够豪爽。可中途去厕所,却发现她勾着嗓子眼往外催吐,吐完了,回去接着喝,就感觉有点过了,什么大事值得这么拼命。
        后来两人好了,左宏每每回忆起那时的情景,心里都酸酸涩涩的疼,也彻底明白,工作对她到底有多重要了。
        娟子推开他:
        “就喝了两杯而已”
        说着挣开他的怀抱,去卧室里拿衣服,进浴室洗澡,左宏轻轻叹口气。
        娟子洗好澡,裹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一片黑暗,所有的灯都熄了,窗边的餐桌上点了高高的蜡烛,氤氲着点点烛光。左宏也已经换了一身正式的衣服,立在一边,笑望着她。
        左宏这个人,很懂得生活情趣,这一点娟子颇为喜欢,大约女人骨子里都有向往浪漫的因子,即使现实如娟子亦然。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里说,男人偶尔的情调,能使***历久弥新,好像非常有道理。
        娟子扯开头上的毛巾,散开头发走过来,坐下。
        沙拉,牛排,红酒,典型的西餐,看卖相,颇为地道。左宏抽出冰桶里的红酒打开,斟满两人面前的杯子。
        娟子对着烛光晃了晃,轻轻嗅了嗅
        “好酒,够下本的,我怎么觉得有点像鸿门宴呢”
        娟子戏谑的开口。
        左宏挑眉微笑:
        “就算鸿门宴,你已经坐在这里,也只能任我宰割了”
        “就算是鸿门宴,我也认了”
        说着侧头望了望窗外,窗外树影婆娑,她家是三楼,这个客厅,也是把原来的一间卧室打通而成的,地方考究了,即便同样大的窗口望去,也显得高级了许多。
        轻缓的音乐忽而响起,娟子不禁翘起嘴角,难为这么久了,这个男人还有这样的兴致。
        身体相贴,娟子光着脚踩在左宏的脚上,两人随着音乐缓缓移动,娟子抬头,望进左宏的眼里,桌上的烛光映在他眼底,不停闪烁,仿佛两簇跳动的火焰,黑色的瞳孔里,娟子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么清晰。
        “娟儿,嫁给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