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铩羽而归是意料中事,可被那丫头毫不留情的拒绝,左宏却很难不郁闷。娶她,是左宏为自己设定的,必须完成的人生目标。
        左宏甚至想过,如果她一辈子不嫁他,两人就这样过,差得也不过就是一纸婚书罢了,原先的想法,在赵珩出现的时候,彻底打破。
        左宏突然发现,没有那一纸俗气的证件,他对与娟子永远谈不上真正的拥有,永远要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这真是不折不扣的报应。
        左宏后来想想,娟子是不是代表女性大众来讨伐他的,让他如此忐忑患得患失,而她过得这么潇洒自在,无牵无挂的。
        谁先爱上,就注定谁输,一输就是一辈子,左宏认栽了。
        其实这时候锲而不舍的求婚,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不想让娟子知道的,就是两人如果扯了证,莫家和左家就是再阻止也晚了,这不失为一个釜底抽薪的好主意。
        而且,只要她嫁给自己,莫家就失去了对付她的理由,一切迎刃而解。可她不嫁,确切的说,她就从来没想过嫁给他。
        左宏挫败之余,不免有些怒火和怨气积郁胸中,两人不欢而散。那女人甚至直白的告诉他,如果真这么想结婚,还是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的好。
        左宏觉得自己和娟子的角色完全颠倒了,哪个不是女人玩命的追着男人要结婚,偏偏到他这儿,倒了个。
        他这里郁闷,娟子心里还别扭呢,心里说,左宏这男人越来越让人摸不透了,最近不知抽什么风,迷上了结婚,你说平常话里话外的说一两句,勉强算了,正儿八经的搞了个求婚仪式,还真令娟子有点吃不消。
        如果她诚实的审视自己的话,那一瞬间,有刹那的动摇和感动,女人吗,多少都是感性的。可娟子也不傻,可她权衡过多次,嫁给左宏,实在没有什么大好处,只能说经济和社会地位上,或许进阶到了一个凡人仰视的高度,同样伴随这个高度的,也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而且,可这些从来不是娟子特别在意的东西,奢侈,享受,哪个女人都爱,她当然也不可能免俗。可她觉得,用自己双手赚来的钱,花着更踏实。
        她现在这样也挺好,有房,有车,有工作,不喜欢自己煮饭,可以下馆子改善,一个月可以挤出钱来,买一两件自己心仪的衣服,她谁也不想靠。
        其实说穿了,谁也靠不住,人生傻一次就可以了,没必要还有第二次。娟子有时候也痛恨自己看的太清楚,对男人,她不信。甜言蜜语,山盟海誓,也不过一时罢了,也许转眼,在你还傻不拉几抱着山盟海誓,准备过一辈子的时候,突然就给你来个迎头痛击,一切化成泡影,连点儿痕迹都不留。
        女人还是不要有太多梦幻为好,避免一切伤害,使自己无比强大起来的前提,就是杜绝爱情,只信自己。
        萧子虽然现实,可内心深处,依然存着天真梦幻的一面,她远没有萧子美好,她的心坚硬如铁石,除了亲情,友情,没有爱情进驻的缝隙。
        再说,左宏那样的纨绔子弟,哪里来的什么爱情,毕竟她不是萧子,而左宏也不是叶驰啊!
        “娟子姐,组长让你过去一趟。”
        新分来的实习生吴小雅的话拉回了她游走的神思,娟子点头笑了笑。对面刘佳丽酸酸的开口挑衅:
        “哟!我们陈大记者真够忙得啊!这一个案子刚利落,又来了一个,别人都闲的没事干,就看你一人忙活了”
        娟子瞟了她一眼,探身过去,仔细盯着她看了又看,刘佳丽被她看毛了:
        “你,你看什么?”
        娟子挑挑眉,压低声音道:
        “我正在看,你这是嫉妒呢,还是性生活不和谐内分泌失调,引发的狂躁症呢,或者是更年期提前了,奉劝你最好去医院看看,吃两幅中药调调,不然可老的更快”
        扑哧!扑哧!周围几声隐约的笑声传来,刘佳丽气的脸的绿了,每次打嘴架,她就没赢过娟子这女人,这女人毒舌起来,完全不顾及什么脸面,每次都吃瘪,可每次还要忍不住找上去,令人哭笑不得。
        娟子所在的杂志社规模很大,本质上算公私合营,后来做起来,就分成了若干个组,娟子所在的是专门跑商业路线的的。组长周芳华,三十八了,未婚,是娟子的偶像,娟子习惯称呼她周姐。
        她进杂志社第一天,就是周姐亲自带的她,手把手教她,关键时刻也没少提点她,所以周姐对于娟子,除了偶像,还像个恩师一样的存在,所以周姐的话,娟子总是能听的进去。
        周姐是典型的女强人,作风强硬,可正是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才使得她们组的业绩遥遥领先与别组,娟子也是周姐麾下最得力的爱将。
        娟子敲门进来,周姐抬头,指了指那边的沙发:
        “坐”
        每次看到娟子,都让周姐有片刻恍惚,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朝气蓬勃,充满干劲儿,一味的向前冲,从来不回头看看。过去了,才明白,也许自己错过了很多很多。
        第一眼看到娟子,周姐就控住不住的喜欢她,那种对同类后辈的偏爱,是那么鲜明,但是她希望她不要走自己的老路,女人只拥有事业是不完整的,而且娟子是个这么美丽而有才华的女子。
        秘书送了两杯咖啡进来,周姐把一个文件夹放在娟子面前:
        “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的专访,你做的很好,总编看了说很精彩,读者反映也热烈,所以接下来,准备做个系列采访,总编的意思交给你全权负责”
        娟子秀眉微蹙,说实话,她实在不想再和赵珩有什么牵扯,但是这个机会,又是如此难得。周姐打量她几眼:
        “沃尔集团已经进驻国内的家装市场,连锁的大型家装超市即将开业,和我们市里房地产的龙头企业,有紧密的合作关系,这两个都是如今最热们的焦点,做好了,我的位子也许就是你的”
        娟子连忙站起来:
        “周姐......”
        周姐脸色温和:
        “不用紧张,坐下说”
        娟子有些忐忑的落座。
        周姐才难得感慨的道:
        “说实话,在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有点烦了,你知道,我的家人早就移民了,这里只剩下我一个,每天独来独往,也挺没意思的。所以,我想明年也该走了,我父母年纪也大了,总交给弟妹们照顾,也不是个事”
        娟子心里忽而涌上酸涩,低头呐呐不语,周姐拍拍她的肩膀:
        “所以说,我现在劝你,不要把精力和目光都放在工作上,偶尔抬头看看,有好男人就不要放过了,不然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了,清锅冷灶,衾冷被寒的,也挺无趣的。这是资料,你好好做做功课,沃尔集团总裁你算熟悉了,这边京东地产的叶董,当初的专访是我牵头做的,叶董这个人怎么说呢”
        周姐的脸色有几分为难。
        娟子扑哧笑了:
        “我忘了告诉您,我认识叶董,对他的性格略知一二,周姐放心吧”
        周姐松了口气笑了:
        “这就好,我还怕他给你排头吃,叶董这个人,上来个性,誰的账都不买。”
        娟子抱着文件夹出来,翻开看了看最上面一张叶驰霸气的全身照,下面是详细的资料,不禁撇撇嘴,心说什么霸王,到了萧子跟前,还不是孬种一个。
        手机震动两下,娟子拿出来扫了两眼,不禁笑了,这丫头真不禁念叨。
        娟子和时萧两人坐在楼下的自助火锅店里打牙祭,娟子望着对面恨不得扎进锅里的时萧,不禁笑道:
        “我真怀疑,是不是你家叶驰天天饿着你,看你这摸样,跟三天没吃饭差不多”
        时萧呜呜两声,咽下嘴里软烂的竹荪,喝了口冰冰的果汁:
        “嗯,那混蛋现在禁止我吃辣,一点不让吃,这让嗜辣如命的我怎么活,吃什么都没滋味”
        娟子哧一声:
        “得了,别在我这儿孤家寡人面前晒幸福,知道你家叶驰被你训的好,不让你吃辣,也是为你好。对了,你回去千万别说和我一起吃的饭,回头你家叶驰找我,我可消受不起”
        时萧嘿嘿一笑:
        “没关系,偶尔开开斋也没事”
        娟子斜眼上下扫了她几眼,这个女人真是让人没法不嫉妒,你说就这么个大米虫子一样的家伙,怎么就摊上了个叶驰那么个金龟婿。最令人费解的是,还把那么一花花公子,训成了忠犬式的好丈夫,运气好的令人发指:
        “康康呢,还有,你今儿没上班,这是修得什么假”
        时萧摆摆手:
        “康康那轮得到我,他爷爷去疗养,老两口就带着那小子一起去了。至于今儿什么假,机动假呗,反正我现在在叶骋手下干,就挂个名,也没啥事。”
        娟子点点她的额头,没好气的说:
        “你个不事生产浪费粮食的女人”
        时萧拨开她的手,眨眨眼:
        “哪个,我听说赵老师回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