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放下筷子,向后靠了靠,笑眯眯的瞪着时萧:
        “你这个从来不关心新闻八卦的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时萧呵呵笑了两声:
        “那个,其实是叶驰昨天晚上说的,不过,你放心,我发誓你和赵老师的事,没告诉他底细”
        娟子眯了眯眼:
        “叛徒,其实你告诉他也没关系,过去那么久了,说穿了,我和赵珩真不算什么,不过年少轻狂的一份记忆罢了”
        时萧微楞,很严肃正经的说:
        “娟子,你确定当年没有误会吗,我总觉得赵老师不像那样的人”
        娟子嗤之以鼻:
        “萧子,你已经被你家叶驰洗脑了,知不知道,男人本质上和禽兽没太大分别,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指望他们有什么高级的思维方式。所以,虽然你家叶驰如今乖的很,你也要防着他点儿,别傻不拉几的,人把你卖了,你还给他数钱呢。”
        时萧囧了,就她这水平,从小就不是娟子的对手,本来是探听消息的,反而被这丫头数落了一顿有的没得。
        娟子伸手掐了把她肥嘟嘟的小脸:
        “你又胖了,小心保持身材,真变成黄脸婆的话,小心你家男人嫌弃你,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时萧纠结了一阵自己到底多胖,才想起正事:
        “对了,叶驰说,莫家弄不好要出面对付你,如果有事,你必须告诉我,至少叶家还能说上话”
        “莫家?和我什么关系,左宏的烂事不牵扯到我身上还罢了,若是牵扯到我身上,我也不怕。”
        送走了时萧,娟子脸儿就掉了下来,她也不傻,自己一届平民老百姓,和这些拥有深厚权利背景的家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对上了,自己只有吃瘪的份,而且说不准,永世不得翻身。左宏是个烫手的大麻烦,娟子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单方面分手,两人分了,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次了,次次都被左宏死皮赖脸的挡了回来。
        说实在话,娟子心里也有几分不舍,左宏是个难得的好伴侣,可是和麻烦牵连起来,也是她躲之不及的,快刀斩乱麻,现在两人之间,需要的就是把快刀,一刀下去,分道扬镳。
        想到此,掏出电话直接拨了出去。
        左宏那边也正一团乱呢,莫家老大,第一天上任,就给他来个下马威,他过来任商务部任司长,左宏这个副司长,被他在会议上捉到小辫子,一顿挑刺数落。
        搁以前,左宏那脾气早反了,今儿必须忍着,他知道,这是莫家老大找借口出气呢,谁让他理亏在前呢。
        散了会,进了莫老大的办公室,左宏就明白,今儿这事没完,莫家老大那是出了名的阴。
        莫云琒瞅了他两眼,说实话,恨不得上去给他几拳,云珂多美好的女子,他们莫家的宝贝,就跟了这么块料。
        可当初是爷爷临死定下的亲事,谁能说个不字。莫左两家的渊源,真正就是从莫家爷爷那里开始的,具体什么,年代久远,他们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两家约好秦晋之好。
        他父亲那一代,左家就左宏他父亲一个儿子,莫家倒是有两个,可也都是男丁,这约定就延伸到了下一辈。
        要说莫家除了云珂,二叔二婶原先也生了个小堂妹,谁知道小堂妹三岁多那年,遇上一次恶性绑票事件。歹徒把小堂妹藏在郊区的山洞里,歹徒落网,他们去到山洞,小堂妹就不见了影儿,至今没有半点下落,他们也都知道大约凶多吉少,就那山洞外头不远就是一条山涧,水流湍急,小堂妹那时候那么小懂什么,爬出去也绝难生还,可还是没放弃,找了这二十多年了。
        可悲剧不仅如此,二叔二婶开车出去找女儿,慌乱中和迎面的大货车相撞,他家二叔,多么风姿卓越的男人,英年早逝令人惋惜,美丽温柔的二婶也没活下来,一家三口竟是全去了,那是莫家最大的灾难。
        他爷爷也因此一病不起,临死前还没忘交代下这个婚约,所以这个婚约很难解除,莫老大那心里还不自在呢,我们莫家都没嫌弃你左宏纨绔,得,你还来劲儿了,非要退婚。
        要是依着他莫家三兄弟,这婚退了正好,左宏那在外头玩的,四九城都有名,他们如花似玉的妹子嫁给他,他们几个当哥哥的第一个舍不得。
        莫家三兄弟其实也没少劝他家老爷子,可老爷子在这点上固执非常,直接撂下狠话,除非他死,这婚事不能退,得。
        可莫家认倒霉了,这左宏还不乐意了,可劲儿的折腾,为了个外头的狐狸精,死咬牙硬的非退婚不可。这把三兄弟恨得,活刮了左宏的心都有,找你麻烦,还便宜你了。
        莫云琒也懒得和他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开口:
        “婚事退不了,外头的女人赶紧给我处理清楚了,不然我们家老爷子亲自出马,到时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左宏昨个晚上在娟子那儿吃了一肚子瘪,一大早,又让莫老大没头没脸的找了顿麻烦,那肚子里火,就是想压都压不住了,混劲儿上来,也不管不顾了,梗着脖子硬犟:
        “婚事就得退,而且马上,我这辈子就娶那一个女人,没有她,我打一辈子光棍,也不娶你妹子,怎么着吧”
        莫云琒哧一声笑了:
        “你小子和我耍混没用,知道不,你那小情儿是个什么货色,我也不用一一赘述了,你找女人,也得找个干净的......”
        莫云琒话没说完,迎头一个碗大的拳头飞过来,左宏疯狗一样的冲上来,拳打脚踢,跟个市井流氓似的:
        “你他妈嘴放干净点,你再说一个字,老子废了你”
        莫云琒没防备,被他一拳打在脸上,火气也早就忍不住了,心话这是你小子找揍,抡起拳头,就砸了过去。
        “乒乒乓乓......”
        里面传来的声响,外头秘书处的同志们都装没听见,谁不知道,这俩人啥关系,那就是大舅子和妹夫,都是一家子,任你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也没他们什么事,要是跟着掺和,过后一准儿没好。
        这帮人机关单位混久了,谁心里没点道道儿。因此两人在里面打的热闹,外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过了会儿,左副司长出来,这帮人没有一个敢抬头看他那张被揍成猪头的脸。别看左宏惨,里头的莫老大也没得什么好。
        你特种兵出身如何,这小子跟你玩命,你也没辙。跟踩着他尾巴了似的,这小子不要命的往上扑。
        莫家老大扯开领带,摸了摸被抓挠破的脖颈,骂了声娘。
        左宏刚出去,就接到了娟子的电话,就那丫头,一撅屁股,他就看到她上牙堂,死丫头那口气冷的,几句话就把左宏的火气点了起来,可嘴上还应着。心里拿准了,只要这丫头敢开口跟他提分手,他就啥也不管了,下死力气的收拾她一顿,让她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
        两人约好在锦江,可刚碰面就看见胡军和一女的也来这边吃饭,一瞧见左宏这凄惨的样儿,胡军当时就怒了:
        “谁,谁他妈活腻歪了,敢太岁头上动土”
        左宏扯开他:
        “得了,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说着瞥眼看着娟子,那意思就是:看见没,就是哥们见了都心疼。这丫头刚头一见面,就扑哧乐得欢实,问他,这是哪儿做的造型,够逼真的。让左宏心里计量了一阵的苦肉计,还没机会使出来,就夭折腹中,这女人,有时候真让男人恨不得活嚼了她。
        胡军愕然半响,眼珠子转转就明白了,这是赌上气了,不过琢磨琢磨,能把左宏修理成这样的,也必不是一般人,就左宏那身手,一人打仨轻轻松松。
        胡军敏感的觉出来,今儿这俩人不对劲儿,要说胡军,就没觉得娟子这女人有啥地方好,怎么就把左宏迷惑成这样了。
        当初他还记得,左宏还信誓旦旦的说:
        “这妞儿够味,得尝尝”
        和着娟子这丫头是海洛因还是冰毒,这一尝就上瘾了,死活撂不开手了。自打跟了这丫头,左宏那浑身就没一天不带伤的,看的他们几个哥们都跟着腌心。这女人泼辣的,真他妈世上少有这么一个,偏就让不长眼的左宏碰上了。
        开裆裤一块儿长起来的哥们,都不知道他还有这受虐的癖好。刚头那一照面,胡军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左宏这是让娟子那丫头打的。
        可仔细瞅瞅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女人使唤的出来的手段,那拳头铁定硬的可以。要依着胡军,这俩冤家早散早好,省的哪天弄出人命来,可左宏看不开啊。
        难得碰上,索性把叶驰两口子,和封锦城也叫了来,其实胡军是看这俩人不对头,怕一会儿真闹起来,自己一个弄不了。
        一帮人做到一起吃吃喝喝,娟子本来想好的那套词,根本就用不上。这场合,她说分手的事,也不合适不是。
        斜眼看了看左宏,这丫今儿坐到这儿就开始灌酒,这么会儿功夫,两瓶五粮就下去了,瞧这意思醉的差不多了。
        娟子琢磨着要不,自己找个借口先撤,念头刚到这儿,就听见一声巨响,左宏手里的酒瓶子扔了出去,砸在那边的玻璃四扇屏上,连瓶子带屏风都碎了,侧过身一把拽起娟子,就吼:
        “你他妈要是敢跟老子提分手两个字,咱就试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