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左宏紧紧抓着娟子,眼睛就这么直直的望着她,一瞬不瞬。胡军刚要起来劝,被封锦城一把拽住。
        顶上璀璨的灯光映在左宏深暗色的眸中,有些明灭不定,眼底深处除了怒火,还有深深的挫败,使得这个一向意气风发的男人,此时看起来,有些说不出的可怜。
        娟子发现,自己想说的那些话,在这样的几乎称得上凛冽的目光下,竟然说不出口来。这个男人带给她丝丝缕缕难以名状的酸涩,这种酸涩,似怜惜,似不舍,她也分不太清楚。
        左宏的眼睛忽然阖上睁开:
        “娟儿,娟儿,咱不闹了成不”
        娟子回神,一把甩开他钳制的手臂:
        “抱歉,我先回去了”
        抄起包,转身就走了,左宏皱着眉头死死盯着阖上的门,脸色阴霾不定。
        “这女人,真他妈不是东西,宏子,要不咱算了吧,弄这么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干嘛,哥儿们明儿发给你一妞儿,胜过这妮子百倍......”
        胡军话说了一半,就看到时萧瞪着他,也不示弱:
        “怎么着,还不让说了,时萧你瞅瞅,你那好姐妹儿,把我们宏子都折腾成啥样儿了”
        时萧瞪着他:
        “开头就不是我们家娟子贴上来的,再说,娟子如今连个正经的男朋友也没有,你好哥们的未婚妻,就在那边摆着,怎么着,你们还有理了,脚踩两只船,也不怕淹死。”
        叶驰哭笑不得,伸手扳过她的小脸:
        “走了,咱回家,别跟这儿裹乱了,你让他们自己解决行不,就你这糊里糊涂的小脑袋,跟着瞎掺合什么。”
        说着和几人打个招呼,就向门边走,时萧临走还扒着门,警告左宏不许欺负她家娟子。左宏颓然坐下,胡军打发走了身边的女人,回来和封锦城一边一个架起他:
        “走,今儿哥们陪你喝个痛快,就是捅破天的事,咱也先撂下。”
        左宏心里这憋屈的,这辈子遇上娟子这么个女人,真是他命中的劫难,可没这劫难,他还不成了,真他妈的,沦落到这份上,能不憋屈吗。
        扭回头再说左宏的劫难娟子,从锦江出来,也没立刻打车回去,而是沿着人行道缓缓前行。正是暮春时节,徐徐风过,路边树上的花瓣纷纷落下,如雪似絮,纷乱中,有一种无序的美丽。
        走在上面,仿佛踩踏在一片片的雪花上。早就过了高峰时段,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却依然喧闹不息,从娟子的角度看过去,前面是长长蜿蜒的灯河,璀璨夺目。
        娟子不禁停住脚步,自己从来都是步履匆匆,竟然没发现,原来身边还有这般迤逦的美景。
        赵珩跟了她一阵了,自打看见她从锦江出来,赵珩就让助理去应酬那些未完的饭局,自己跟着她出来,开着车,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
        赵珩都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就这么个无情无义莫名其妙的丫头,竟然让在心里怨了这么多年,不能释怀,其实说穿了,这何尝不是一种惦记,放不开,撂不下,给思念找了一个怨恨的借口罢了。
        再次见到她那一瞬,赵珩突然就顿悟了这个道理。不可讳言,再次遇上她,于他而言,是莫大的惊喜,喜大于惊。
        甚至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追着她走,这种久违的冲动,已经好多年不曾有过了,上一次还是这丫头十七岁的时候。
        赵珩觉得自己非常愚蠢,看到那个出色的男人,所有物一般揽住她的腰大声宣称:这是我的女人,那一刻,除了酸涩怒气,赵珩觉得自己愚蠢之极。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人,就在十七岁的时候,她已经是那么一个风情别具的女孩儿了。
        而且,那个男人,即便只短短一照面,赵珩都能感觉到扑面袭来的威慑力,那是一种久在高位的气息,从骨子里迸发出的优越感,岂会是个平凡的男人。
        早该放弃了,在这个女人不告而别之后,可人有时候很贱,身不由己,心不由己。看到了她,就不由自主的跟了过来,像个偷偷摸摸,窥伺着自己心仪的宝贝的贼。
        看到她停下来,痴痴傻傻的站在那里,望着远处发呆,赵珩有刹那的惊艳和迷惑,这个女人难得有如此沉静的时刻。
        记忆中,她总是那么张扬火辣,像一团烈火,可以烧融一切,而此时的她,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落樱在她周身散开,夜风浮动她的发,露出她精致明丽的五官,竟是美得惊心动魄。
        赵珩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夜,在自己怀里,即便生涩,却那么勇敢的女子,颤抖着把她全部交给他,那一瞬间,赵珩几乎以为拥有了全世界,那样满足,那样舒畅。
        转瞬间才发现,不过是他的一场梦罢了,春梦了无痕。这个女人,有妖精的潜质,迷惑人在不经意间,令人不可自拔,她或许只清淡的笑笑,转身离去,毫不留情。
        赵珩抽出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侧头望向路边,不禁微怔,不过片刻,她已经不见了踪影。赵珩刚要推车门下车,就看到另一侧车窗外探头的女人。
        娟子抬手敲敲车窗玻璃,随着车窗落下,娟子打量他几眼:
        “我们这算巧遇?”
        赵珩笑了:
        “不,不能算巧遇,我跟着你出来的”
        娟子点点头:
        “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赵珩目光微闪,看着她好半响没说话。娟子绕回另一侧,拉开车门上车:
        “既然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走吧......”
        停在娟子指定的地方,赵珩向外头看了几眼,热火朝天,烟气弥漫的。一个不算窄的胡同,沿着一侧,放了足有十几张小桌子,座位都是一个个简易的马扎,桌子上面放着炭火的炉子,炉子上是铁板,铁板上刺啦刺啦烤着肉片蔬菜等食材,肉香阵阵扑鼻而来,引得人食指大动。
        娟子下车回头:
        “走啊,今儿我请客,所以你就客随主便吧”
        赵珩挑眉:
        “如果你愿意,我请客,咱们换个地方如何”
        娟子撇撇嘴:
        “抱歉,我仇富,所以请不要炫耀”
        轻车熟路的,下去和老板打招呼,赵珩只能在她后面跟着。
        老板是四十多岁的一对夫妇,男人在那边忙着收拾菜品,女的利落的招呼客人。看见娟子,女人扬扬手,热情的打招呼:
        “娟子来了,萧子那丫头呢,怎么没一起过来,唉!瞧我这记性,萧子那丫头如今结婚了,哪还有时间,往我这边跑,是不”
        娟子笑了,麻利儿的帮着她收拾了那几张桌子,把东西端回那边:
        “卫叔,今儿生意挺好的”
        卫叔把手里的蘑菇弄好,递给她:
        “一号桌的”
        娟子送过去,回来,就挽袖子帮起忙来,忙过这一阵,卫叔两口子才看到,那边站着的赵珩,卫叔拍拍她的头:
        “带男朋友过来了,也不说一声,石头妈,石头妈”
        娟子笑了调皮的凑过去:
        “您千万别和我爸说有的没的,他就是我的同事”
        卫叔眨眨眼:
        “真是同事?”
        “真是同事”
        娟子说完,也不理卫叔,自己拾掇了肉、蘑菇、菜、土豆,放在那边的空桌上,招呼从开头就傻站在那边的赵珩:
        “这里的东西才好吃,比那什么烧烤店的强多了,而且便宜,坐吧”
        打开一瓶二窝头,倒满两人面前的杯子:
        “来,闷一口”
        赵珩失笑和她碰杯,一大口下去,那种久违的辛辣,直接从喉咙一直冲下去,辛辣过后是爽快,的确够味。
        烤好的肉,娟子夹给他,赵珩吃了一口,腌渍的很入味,放下酒杯好奇的看着她:
        “你和老板很熟”
        娟子喝了口酒:
        “嗯!卫叔原来和我爸,时萧她爸,都是一个厂的同事,算我爸的徒弟吧,后来买断,下岗了,就开了这么个排挡糊口,我和萧子经常过来打牙祭,也帮帮忙什么的,卫叔两口子不容易,得,说这个干嘛,喝酒喝酒”
        赵珩望着娟子:
        “好像今儿晚上,我才第一次真正了解你,即便我们已经认识快十年了”
        娟子挥手:
        “别提以前的事了成不,我都忘了”
        “可我还记得,那年......”
        赵珩起了个头,却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那些事儿,存在记忆中已经很久远了,久远到现在再来追究,仿佛有几分可笑。
        念头至此,停住话头,就这么看着娟子,娟子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娟子颇有几分不满,她都不乐意追究过去的事了,他非抓着不放,算怎么回事。
        可这个男人如今这么望着她,眼底堆积着急于宣泄的情感和困惑,令娟子隐隐觉的,心底深处,那一寸寸已经被遗忘的悸动,仿佛经历了无数寒暑,就要重新破土而出一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