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真有点喝多了,别看赵珩就一小白脸,酒量不差,能和她对上岔口的,真不多见。
        娟子倚在门边的墙壁上,一手勾着书包,一手探进去摸钥匙,刚摸到钥匙环扣,防盗门咔一声开了,蓦然从里面射出的光亮,使得娟子抬手遮住了眼睛。
        左宏那个气就别提了,和胡军封锦城去酒吧没喝几杯,就坐不住了,心里就跟猫蹬心似的难受,想着娟子这丫头临走时那样儿,看的出来是要和他动真格的。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平常打架吵嘴,也是家常便饭,几次那丫头跟他闹分手,都没成的原因,左宏很清楚,那是她没狠下心。
        也许是留恋他的周到的服侍,或许是真打闹出了感情,总之,左宏能感觉到,娟子心里也是有他的,或许只一丁点,可毕竟是有了,凭借这一丁点儿,左宏就可以开疆扩土。
        但是如果娟子真下定决心不要他,左宏也明白,那女人出了名的硬气,一旦分手,绝没有回转的余地,所以左宏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绝不能。
        因此早早就回来了,原先想着,回来别管是求还是哄,被她抓挠一顿,也无所谓了,只要她解气,只要她仍愿意跟着他,只要她还要他就成。
        左宏的姿态卑微,可他怕的是,即便自己如此卑微的姿态,依然打动不了娟子这女人。有时候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债,不知道他到底欠了她多少,今生要这样折腾他。
        回来了才知道,那女人根本就没回家,打手机不接,去她常去的地方找了一圈,也没见人,左宏坐在沙发上,直愣愣盯着门和手机傻等。
        凌晨一点,才听见响动,开门扑面就是一阵冲鼻的酒气,还没来得及问,一个柔软的身体就倒进了他怀里,纤细的胳膊圈住他的脖子咯咯咯笑了几声:
        “我们左少来了”
        嫩白的小手,捧起左宏的脸,醉眼迷蒙的看了看:
        “仔细瞅瞅,你长的真挺帅的,像谁,你知不知道?”
        左宏索性抱起她,脚一勾带上门,嘴角扬起一个放松的笑意,至少这丫头现在没有拒他于千里之外。
        微微低头,一个吻落在她唇上,顺着她的话答应着:
        “不知道,像谁?”
        娟子勾住他的头拉近:
        “玄彬,你肯定不认识”
        左宏撇撇嘴:
        “高丽棒子,都是整出来的,和我没有可比性”
        娟子笑了起来,凑上来,用细白的牙齿轻轻啃食他的唇。左宏的唇薄薄的,平常抿着嘴的时候,总感觉有些过于严肃,但若是一笑,一侧的嘴角斜斜上扬,又有些雅痞似的帅气。
        皮肤趋于小麦色,下巴连着鬓角有胡须旺盛,有时候一天不刮,就会生出硬硬的胡渣,不过娟子喜欢那样不修边幅的左宏,有一种颓废的性感。
        “这妖精......”
        左宏心里的火,那经得住她如此撩拨,火气蒸腾,一发不可收拾,把她放在沙发上,伸手就要去褪她身上的衣服,勾住嘴里滑腻温润......纠缠厮磨。
        左宏越着急,手里越没准,忙乱了半天,娟子的衣服还完好的穿在身上,急的一脑门子热汗,只能毫无章法的在她身上摸索,引得娟子一阵笑,双手用力一把推开他。
        左宏正在动情处,被她一推,一个踉跄,后退两步,险些撞倒了茶几,定神抬头,不禁傻住。
        娟子眼神挑动,手臂上下轻缓的揉动身体,手臂舞动间,衬衫已经滑落,灯光下,雪白的肌肤......
        微微波浪的长发垂落,遮住胸前沟壑,若隐若现,更添一份勾魂摄魄的诱惑。
        娟子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向后靠坐在沙发扶手上,长腿微翘,手.....
        她这一个动作,左宏就觉脑袋轰然一热,所有血液集中在脑部片刻,急速冲向身下某点,几乎快要崩裂开去。
        他的角度,甚至能看见正前方,布料包裹的......那曾经带给他无数次......
        左宏心里这时候就一个念头,这是个妖精,这女人就是个修炼千年的妖精,专门来诱惑他这样凡夫俗子的。
        依着男人的本能,现在立马扑上去,压倒才痛快。可他很清楚娟子的性格,如果她要玩,你就得配合着她玩个够本,不然折腾一溜够,没准最后把你扫地出门也未可知。
        多次惨痛的经验,令左宏僵持着身体,极力忍耐,任欲/火升腾,飞快的游走与四肢百骸。其实左宏也不舍得错过眼前的美景,这丫头兴致来时,真能令男人爱恨交织。
        娟子醉眼迷蒙,扫过他纠结的表情,咯咯笑了几声,手指轻缓游走,挑开吊袜/带,一点一点,一截一截的褪......
        左宏胸前的起伏逐渐加剧,气息已然紊乱,随着最后那块窄小的布料飘落,左宏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了神的级别,再忍下去,不是爆裂而亡,就是从此不/举。
        所以他冲上来,如一头饥渴的兽。可是碰到了她温热柔软的那一刻,不自觉的叹息一声,单手揽抱着她的腰支撑,另一手迅速扯......
        “你这妖精,你这个妖精......”
        嘴里喃喃的,唇落下,沿着她优美脖颈,有些粗暴的啃噬,颈侧动脉在唇间跳动,左宏甚至想咬开尝尝她的血是什么味道......
        薄唇顺着曲线而下,顶端甜美的果实,坚硬柔软,却说不出的滋味美妙.
        留恋片刻,滑过起伏的腰侧,停留在小巧精致的小窝,缀着一颗钻石的脐饰,显得极其魅惑。
        左宏觉得胡军有一点说的很对,这个女人就是有毒的,天下最毒的一类,只要一次,就会上瘾,从此不可自拔。
        封锦城和胡军私底下问过他多次,到底爱那女人什么地方,左宏当时只是笑笑混过去。其实他是没法回答,这女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哪怕一根头发,都是他爱的,哪能挑的出来,所以说,胡军说的不错,他中毒了,中了娟子的毒......
        左宏忽然温柔起来,怜爱般的亲吻落在那颗璀璨的钻饰上,略抬头看了她一眼,薄唇顺势滑下......娟子控制不住轻颤,那种瞬间萦绕的空虚,急待宣泄填满......
        轻缓柔细的呵护,直达她内心深处,那种渴望停止,却又想继续的纠结情绪,撕扯着,瞬间带走了她最后一抹神智,她只能随着身体的本能,随着他......手指,不停攀升……
        僵直的身体到达不可逾越的临界点,忽然抛起落下,脚背一瞬间绷直放松,落进后面柔软的沙发里......
        左宏的唇上来吻住她微张着喘息的小嘴,嘴里暧昧的气息,带着一股堕落迷思直冲感官。左宏也失去了刚才的温柔,激烈亲吻,搅动的空气的温度不断升高,舌,长驱直入,霸道而不容拒绝.
        忽而放开她,手握住她的后脑,短暂的分开,使得娟子的理智瞬间回笼,睁开眼,就落尽一片深暗不可见底的眸中:
        “娟儿,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很爱,很爱......
        缠绵中带着些许执拗,娟子的心不由自主的动荡,嗯......呃......随着左宏的动作,娟子的理智再次纷飞,如今夜路上飞舞的花,忽上忽下,瞬间上天,瞬间入地.
        情与欲的交缠,是情还是欲,这一刻,仿佛没人在意,没人分辨,只剩下缠绵,抵死的缠绵......
        筋疲力尽,***过后的那种莫名空虚,被紧紧抱着自己的怀抱填满,鼻息间,他浓重的荷尔蒙味道,以前娟子总是很嫌弃,可今天,突然感觉这种味道有些迷人,令她安心。
        上,两人一向配合默契,其实最令娟子割舍不下的,却是左宏的怀抱,他就那样抱着你,紧紧的,手脚都固定在他怀里,完全占有式的拥抱。
        一开始,娟子还觉得非常不适应,为这个,没少踹他,后来却渐渐习惯了,习惯了之后,发现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很温暖,那种温暖入心入肺,钻皮贴骨。
        所以说,习惯是件最可怕的东西,潜移默化,不知不觉的就改变了一切。
        身体的满足过去是彻底的疲惫,大脑昏昏的,娟子懒得再想别的事,闭上眼,睡了过去。
        左宏低头盯着她看了许久,墙壁上昏黄的壁灯落下光影,在她脸上交错出一片浅淡的阴影,她蜷缩在自己怀里,乖的不行。
        左宏的心忽而柔软似水,俯下头一个吻落在她的眼睛上:
        “我爱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