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沃尔集团和叶驰公司的合作很顺利,毕竟双赢的事情,利益当前,谁也不会傻到放弃。
        娟子也见识到了赵珩的另一面。和记忆中的温润书生天差地远的一面,他是一个商人,理智、敏锐、犀利,具备了一切成功商人的特质。
        有时候,娟子甚至怀疑过,现在这个人和当初那个自己迷恋到不可自拔的,是不是同一个男人。
        娟子眨眨眼,望向站在前方高台上,风度翩翩的男人,即便旁边站着抢镜的叶驰,依然毫不失色。
        赵珩和叶驰微笑握手,余光却扫了眼台下记者堆里的娟子,嘴角轻缓扬起一个笑意,叶驰微微皱眉。别说左宏在意这个赵珩,看意思,的确有些不对劲儿,两人之间那股莫名的张力,外人轻易可知。
        开幕式酒会安排在锦江,算是很高的规格了,按照惯例,酒会之前是记者会。娟子一直做得人物专访,即便以前跟过几次商业性会议,和现在的也不大相同。
        拥有红色背景的叶氏和国外知名的沃尔集团这次合作,有其特殊的划时代意义,也预示着家装和房地产领域重新整合的新理念。
        就像周姐说的,这次做好了,她就可以凭借这个,真正站稳脚跟了,她的事业将迈上一个更新的台阶,机会来时,就要抓住,这是娟子的座右铭。
        “下面是自由提问时间”
        主持人话音一落,下面的记者已经纷纷举起手,各种问题五花八门,除了专业技术性的问题,两位帅气总裁的私生活,几乎成了主题。
        “请问叶总,坊间都说您已经结婚了,但是您太太始终不曾为公众所知,能否借此机会透露一些,是家族联姻,还是自由恋爱”
        娟子不禁笑了,戏谑的目光望向台上的叶驰。叶驰眉头微蹙,向后靠了靠,轻易就带出几分慵懒的霸气:
        “我想这是我的家事,没必要与全世界分享吧,她是我太太,只要我爱她就可以了,公众知不知道,有什么干系。”
        叶驰一贯的风格,丝毫不留情面,下面有短暂冷场,娟子举手,站起来:
        “请问赵总,如果出现了质量问题,沃尔集团承诺的赔偿能否真正兑现”
        赵珩眼中流露出一丝激赏,穿着一件宝石蓝色套装的她,坐在那里异常惹眼,记者里像她这么漂亮的倒也有几个,只是拥有她那种随意张扬味道的,却极为罕见,而且问题犀利,直接切中的就是中心要点。
        赵珩沉吟片刻,微微一笑:
        “所有产品都是出自我们公司旗下的工厂,出厂上市前,有严格的检验把关程序,质量是最基本的前提和保障,我相信不会出现质量问题,但是,如果真出现了问题,那么,我们公司承诺的赔偿,将会立即兑现,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这位小姐不相信的话,欢迎监督,你们也可以跟踪报道,不知道我的回答,这位小姐满意吗”
        娟子笑了:
        “我很满意,希望你们的产品也能让消费者们满意”
        赵珩微微一怔,摇头轻笑。
        记者会后是酒会,好吃好喝的,娟子不会傻的放过,端着盘子去食品区,拣着爱吃的往盘子里夹,别说,规格真高。
        娟子不禁想起了时萧,那时候,凡是有这样便宜的饭局,她都会召唤萧子过来,两人一起大吃大喝一顿,如今......
        娟子抬头看了眼那边的叶驰,那个男人已经把那只馋猫照顾的很好了,再不用她鸡婆。
        看见前面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牛排,娟子下意识捏了捏自己腰,觉得这两天又长了点赘肉,用力咽了咽口水,夹子别过去,夹了些蔬菜沙拉,放在自己盘子里。
        嗤一声低笑,娟子转身,赵珩站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脸上眼中都充满兴味,娟子白了他一眼:
        “看来我娱乐了赵总,是不是该给点娱乐费什么的”
        赵珩伸手从路过侍者的盘子里,拿了两杯香槟,其中一杯递给娟子:
        “可以,如果你有时间,晚上我请客,怎么样”
        娟子低头看了看盘子:
        “抱歉,我正在减肥中,请不要破坏我的决心和努力”
        “减肥?”
        赵珩目光滑过她不盈一握的蛮腰,颇有几分戏谑:
        “有必要吗?”
        “你们看起来相当熟悉,怎么,是故人重逢?”
        叶驰走过来,目光犀利的撇过娟子,落在赵珩身上,心里话,莫怪左宏不放心,这女人是挺爱招蜂引蝶的。
        娟子懒得和他废话,这男人是不可理喻的最佳代表,赵珩根本也不知道这里面的渊源,点点头:
        “嗯!陈小姐勉强算是的学生吧”
        赵珩不知道,他这句话说出口,像一块大石头扔进本来平静的水潭里,叶驰心里一跳,清楚的记得萧萧和他说过,娟子的初恋情人,就是那什么老师,这个赵珩,即是旧情人,如今又是什么老师,那么不言而喻了,看起来这次,左宏真有大麻烦了。
        娟子放下手里的餐盘:
        “得了吧,什么学生,我可不敢高攀赵总”
        仰脖喝干了香槟,放下杯子:
        “抱歉,二位继续,我先告辞了”
        说完,转身走了,赵珩直直望着她的背景,脸色微黯。
        叶驰不着痕迹的打量他,觉得有必要替哥们探听一下底细:
        “赵总还当过老师,这个倒不曾听说过”
        赵珩回神笑了笑:
        “有十年了吧,出国前的事情了……”
        娟子出了锦江,就接到左宏的电话,两人前些日子闹了一阵,最终没分手。娟子后来想想,都觉得自己现在变得优柔寡断了,远没有开始的利落爽快。
        说到底儿,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尤其女人,某些时候,即使外面看上去坚强,内心深处也是软弱的,渴望温暖,渴望呵护,这大概是女人的本能。
        而左宏之于她,也许早就不仅仅是个男人,那么简单了,这个男人带给娟子不同寻常的感觉,这个男人戳中了她心中最柔软的所在,让她竟然不知不觉的开始怜惜他。
        那么一个男人,那么低声下气的哄着她,求着她,卑微的姿态,娟子现在想起来,都有几分酸酸涩涩的,酸涩中,如果她肯正视,或许还有不舍。
        其实说穿了,这一阵她就是再想分手,也找不到人。那夜过后,没几天左宏就出差了,下了基层。
        对于他的工作性质,娟子始终不大了解,政府机关部门,吃皇粮的纨绔子弟,一直以来,娟子就是这样理解的。
        其实这也正常,毕竟她接触的人中,最直观的就是时萧,而时萧的确没什么事,成天就是混吃等死类型的。因此,娟子对左宏的职业,也没什么太大兴趣,反正就知道,好像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具体管什么的,也不清楚。所以,去哪里出差,干什么,更是不知道了。
        两人这种相处模式很久了,久到,已经成了习惯。
        “在哪儿呢?”
        左宏卷起袖子,站在田埂外头,举着手机问,娟子拐上人行道:
        “外面,马路上”
        左宏沉默片刻,低声试探的问了句:
        “没什么事吗?”
        “什么事?”
        娟子有些摸不清头脑,这家伙今儿说话,简直前言不搭后语的,娟子懒得和他絮叨,不等左宏再啰嗦下去,就飞快的说:
        “你好好改造啊,我这边你就不要担心了,拜......”
        手机里传来忙音,左宏气恨不得砸了电话,什么好好改造,当他这是下放劳改呢,这丫头就一点不知道他的心,没心没肝的丫头。
        左宏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磨了磨鞋上沾的泥巴,抽出根烟叼在嘴边,迎面是一片茂盛的高粱地,那边地头上,他们这次下基层考察的几个领导,都在那边听老农讲些有的没得。
        左宏心里清楚,这是莫老大给他下的套,这他妈农业部的事,和他有啥关系,这个干部下基层锻炼的名额,搁以前,怎么会落到他脑袋上,不说他老爷子如今还在职,就是他这几年的作为,也不至于吧。
        下基层,他倒是不怕,就是担心他家娟子,这当口,不说莫家,那边还有一个摸不清底细的情敌虎视眈眈的。
        他这会儿,日夜都不安生,睡觉都是噩梦,又怕莫家趁他不在,欺负他家娟子,又怕哪个赵珩趁虚而入,真他妈,愁的头发都白了几根。
        左宏琢磨着,没准回去的时候,都成老头子了,到时候,要是他家娟儿嫌他老可怎么办。
        这边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掐着指头算了算日子,就是莫老大再阴,这都快一礼拜了,至多三天后,他就能回去了,他还就不信邪了,莫老大真有本事,把他晾在穷地儿一辈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