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刚挂断左宏的电话,滴滴答答得,就落了雨下来,虽然不大,但又紧又密。娟子低咒一声,天气预报明明报的今儿是个大晴天。
        利落的把包抱在怀里,左右看了看,向那边的公车站跑了过去。
        过了中午时段,车站的人不多,娟子站在长长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站牌前,微微眯起眼睛。今儿出来的匆忙,隐形眼镜忘了带出来,娟子的近视度数不高,三百,其实不带也是可以的,只是她习惯了,突然一不带,觉得看什么都有些模模糊糊的不清晰。
        伸手在包里摸出备用的黑框眼睛,架在鼻梁上,从上到下,一行一行的看,找自己可以搭回家的路线,她看的异常认真,突然刺耳的喇叭声,真吓了她一跳,推推眼镜,侧头。
        娟子不禁在心里骂了数句脏话,她就说赵珩既然出现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不出现。
        说来可笑,过了快十年的时间,连这个女人的名字,她甚至都不知道,可是即便已经过了十年,重新见到她,娟子都能立刻记起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份狼狈。
        那大概是娟子这辈子都忘记不了的记忆,刻骨铭心。毕竟在她的世界里,那样狼狈的时刻,也只有这个女人看到,或者说赐予的。骄傲的娟子,那瞬间看清了自己的究竟有多傻。
        苏彤真的希望自己看错了,那个随意站在哪里,就有股子说不出风情的美丽女人,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女生。
        娟子不知道苏彤的底细,苏彤对娟子也不算太熟悉,只是两人之间隔着一个赵珩,就使得两人对彼此,此生难忘。
        这个十年前突然冒出来的小女生,一开始就给予了苏彤最大的危机感。
        苏彤这辈子最大的人生目标,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了,那就是嫁给珩哥哥。
        赵苏两家算是世交吧,苏家和赵家的交情来往,打从苏彤记事的时候就有,那时候,苏爸爸和赵伯伯都在教育局供职。
        从普通的老师熬到校长,甚至现在的副局,赵伯伯的仕途一路顺风顺水。苏爸爸却不是太如意,可并不影响两家的交往。
        听说两人以前就是大学的同学,交情,可追溯倒她没出生之前很多年,后来爸妈双双辞职下海经商,爸妈经常出差,就把她丢给了赵家照顾。
        赵妈妈人很温柔,珩哥哥牵着她的小手,教她洗手,喂她吃饭,晚上睡觉前,还给她读童话书,声音温温的异常好听。
        从那时候起,苏彤就喜欢留在赵家,掰着手指头,数着爸妈出差的日子,希望爸妈不要那么快回来,那么她就可以在赵家一直呆下去。
        赵妈妈那时候戏谑的说:
        “我看彤彤这么喜欢我家赵珩,将来不如给我们家当媳妇吧”
        苏彤当时傻兮兮的问:
        “什么是媳妇儿?”
        几个大人笑的不亦乐乎,最后还是妈妈告诉她:
        “媳妇儿就是你将来要嫁给珩哥哥,和他一处吃,一处睡,他给你梳小辫,你给他洗袜子,你乐意不”
        “那晚上珩哥哥能陪着我一晚上了”
        妈妈笑着点头,苏彤站起来,拍着小手说:
        “太好了,那么以后我就嫁给珩哥哥”
        大人们哄堂大笑,这个笑话,很多年间都是两家茶余饭后逗乐的谈资。
        后来苏彤也上学了,即使比珩哥哥低两年级,苏彤始终是赵珩身后甩不掉的小尾巴。直到赵珩保送进了市一中,而她努力了两年,最终落在另一所重点中学,才真正分开。
        赵珩是优秀的,而且长的好,打小,她们楼里其它的女孩儿,就喜欢凑在他身边。上了中学,苏彤偷偷去市一中找过赵珩,正好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楼角说话。
        赵珩其实没怎样,依然淡淡带着微笑,可苏彤就觉得,那个笑容异常刺眼,仿佛一把利刃扎在她心里,让她说不住的难过,后来她知道,那叫嫉妒。
        苏彤比同龄的孩子早熟,一个是父母生意忙起来,经常不在身边,给了她足够独立的空间,二一个,她十一岁那年,亲眼目睹妈妈把爸爸的秘书打的满脸是血。
        当时她吓坏了,后来妈妈告诉她:
        “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守住了,别人来抢,就要去夺回来”
        苏彤那时候觉得妈妈像个疯子,后来长大了,懂事了,她觉得妈妈其实很愚蠢。
        那个女人最终没有离开爸爸身边,而且登堂入室,挤掉了苏彤的妈妈,得到了苏太太的位子。妈妈再哭再闹也没用,因为那个女人给爸爸生了个弟弟。
        打那时候起,苏彤就知道,打闹一点用没有,要用心机,在敌人还没防备的时候,给其重重一击,这才是对敌之策。
        当初她就用这一招,赶走了赵珩身边绝大多数的追求者,而剩下的不足为虑。珩哥哥是她的,而她不会像妈妈那样愚蠢。
        当初在赵珩公寓里看到娟子的时候,苏彤就知道,这个小女生是个心头大患。赵珩并不风流,虽然也有过暧昧,可实际上能入了他的眼,上了他的床的,至今为止,也只有这个小女生罢了。
        足以证明,这个小女生在赵珩心中的地位。而当时她并没有错过,她死死落在自己手上的目光,自己手上是一串备用钥匙,她正是用它开得大门,是她找赵妈妈要来的。
        珩哥哥大学毕业后,就搬了出来赁屋而居,苏彤在想见他,就不太容易了,而且他就要出国,苏彤至少要两年后才会出去。
        所以苏彤本来计划的是,把自己给他,也算两人的事情,真正订下了。毕竟这么些年,两人虽说亲近,可也是那种兄妹上的,暧昧的情愫丁点儿全无。
        苏彤原先倒也不着急,反正早晚珩哥哥是她的,只是她一个人的,只要他身边没有别的女人,他的心里,没放下别的女人,就只能是她的。
        这种笃定,见到娟子的时候,彻底粉碎。白色窗帘射进稀薄的光线,落在她□在外的肌肤上,晶莹如雪,肌肤上青紫的吻痕,那么明显,明显到,刺得苏彤的眼睛生生的疼。
        这个小女生年轻的苏彤都讶异,可正是因为年轻懵懂,苏彤轻易就找到了击破敌人,最直接的方法......
        看到小女生听到她的话,漂亮的小脸由红慢慢转白,至透明到毫无血色,苏彤觉得心里一阵阵舒爽痛快.
        着小女生飞快的穿上衣服,苏彤忽然就醒悟过来,不能让她就这么走,她这么走了,珩哥哥一定还会去找她,自己岂不白费功夫此。
        念头至此,苏彤故意做出大方可怜的姿态,转身先一步走了。
        后来的事态发展,果然按照她的算计,珩哥哥独自出国,两年后,自己飞往那边陪在他身边,一路念书工作。
        赵珩几乎是苏彤全部的生活重心,可是这么多年了,始终没能如她所愿的,向前迈那一步。
        娟子那个小女生在珩哥哥心中,留下了深深难以磨灭的印迹,这也是后来很久,苏彤才明白过来的。
        他记挂着,惦念着的女人,十年中,也只有娟子一个罢了。有时候苏彤觉得,自己也挺可悲的,嫉妒啃噬着她,还要做出一个好妹妹的嘴脸面对,真的很难。可是已经付出了这么久,这么多,让她收手,怎能甘心。
        珩哥哥回国,回国之前,语重心长的说:让她考虑找个男朋友交往看看,苏彤忽然就明白了,这么多年,自己的心意,他是清楚的,非常清楚。可他就是不理会,是不想,也是不愿。
        花了二十多年,抓不住一个男人的心,苏彤几乎绝望了。他走后,她大醉一场,醒来,觉得自己还要最后一搏,只要他身边没有人,她就有希望。
        毅然决然收拾行李,追着他的脚步回国来了。她回来才几天,公寓是现成的,只要稍微收拾,就能入住,父母的离异,带给她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衣食无忧。因为愧疚,他们在金钱上,对她从来慷慨。
        之所以到这边来,也是因为听说,珩哥哥他们公司今天在锦江举行开幕酒会,她想着过来,给他个惊喜,可惊喜还没实现,就先给了她一个惊吓。
        望着耀眼美丽更胜十年前的娟子,苏彤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在自己芳华将逝,眼角细纹快要遮不住的时候,这个女人却正是最美丽的年纪。
        十年前是侥幸,那么十年后,她是否还能有那样的幸运,更或者,她既然站在这里,是不是和珩哥哥已经见过面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