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勾了勾手里的包,挑眉打量她,岁月仿佛厚待了这个女人,或许是金钱堆积出来的青春,至少看上去,依旧美丽。
        只是留在娟子记忆中的懦弱可怜,仿佛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个女人看上去颇为强势。娟子眨眨眼,目光扫过她的车,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笑意,这两人倒真是心有灵犀。
        苏彤扫了眼前面,皱皱眉,很多年没回来,这个城市的空气,比以前更糟了,雨水落在挡风玻璃上,就是一个浅浅的泥印。
        苏彤迟疑片刻,冲娟子招招手:
        “你去哪儿,我送你”
        娟子目光一闪笑了,送上门的免费出租,不坐白不坐。把眼镜摘下来,塞在包里,几步绕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毫不客气的报了地址,就望着窗外,看都没看苏彤一眼。
        车子滑过两个路口,苏彤才试探的说了句:
        “你见过珩哥哥了”
        “珩哥哥?”
        娟子拨了拨垂落的发丝,回过头来,这三个字,可真够久远的。十年前,这三个字,瞬间就击溃了自己的防线。十年后,听在耳里,竟然有些莫名的喜感。
        “如果你说的是赵总,那么是见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娟子的话没说完,苏彤一脚刹车踩上,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打断了娟子的话。娟子手疾眼快的抓住上面的安全拉杆,才勉强维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
        表情却轻松戏谑的看着苏彤,这个女人的脸上伪装的平静优雅,仿佛瞬间龟裂开来,目光直直瞪着自己,里面有怒气,有防备,还有气急败坏。
        这才对嘛,世界是公平的,娟子玩味的笑了笑,积压心里十年的郁闷,这一刻才真正抒发出来,痛快,舒畅。
        这种小市民的情绪,带给了娟子非同一般的快乐。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暴躁挣扎,就如同十年前的场景掉了个,所以说风水轮流转。
        苏彤转动方向盘,车子靠在路边,好半响才开口,语气有些急躁的恼火:
        “珩哥哥是我的,我爱他”
        娟子哧一声笑了,扫了眼窗外的细雨,抓起自己包抱在怀里,开车门下车,扶着车门回头扫了眼苏彤:
        “这样动人的表白,对着你珩哥哥说更好,还有,别人抢的男人,我从来不稀罕,拜......”
        娟子踮着脚,跳上人行道,一手遮在额头上,飞快的向那边地铁站跑过去,进到地铁站里,丝袜和鞋子都湿了,身上还好,怀里的包也完好,娟子松了口气,沿着台阶向下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上了那个疯女人的车。
        赵珩打十年前,就是她命里的扫把星,遇上他,就没一件好事。
        车厢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娟子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把耳机塞在耳朵里,任轻缓流泻的音乐萦绕,微微闭上眼,有些说不出的疲倦,从心底涌上来。
        娟子忽然感觉有点孤单了,一个人这样来去,一个人这样忙碌。疲倦袭来,脑子里却分外清晰的映出一个人的脸。娟子睁开眼睛,短暂怔愣片刻,缓缓摇摇头......
        出了地铁站,外面的雨停了,但天空依然阴霾,潮湿的空气黏黏糊糊的,一点不爽利,粘附在身上的湿气,令心情都无法真正愉悦起来。
        进了写字楼,上电梯,进了杂志社,娟子敏锐的感知到,大家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说不出的古怪,这种目光里,大多数含着幸灾乐祸的含义,娟子觉得,自己解读的应该不错。
        娟子的人缘并不好,这么多年,她不屑于经营人际关系,并非冷漠,而是觉得身边这些人,不值得。
        机会永远给予有备着,她一步步熬到今天的地位,并非偶然,她付出了,所以有收获。因此,对于这些人,她觉得没必要去讨好。所以经常被同事私下里说高傲,高傲一点有什么不好,至少比用嫉妒武装的自卑强多了。
        目光扫过刘佳丽的位子,空的。吴小雅走过来低声道:
        “娟子姐,组长让你回来就去找她”
        娟子点点头,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把包里整理出来的素材资料拿出来,夹在文件夹里,向组长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就看到刘佳丽,明显有几分兴奋的不能自已,回头望向娟子的目光,带着股子终于扬眉吐气的胜利,明显小人得志的嘴脸。
        周姐心里微微叹息,可是她无能无力:
        “娟子,一会儿你把这次沃尔集团和叶氏的资料整理出来,全部移交给小刘,以后这个案子由她负责”
        娟子心里那火气腾就上来,前行一步,放下资料夹,双手紧紧抓着办公桌的边沿,直直望着周姐:
        “为什么”
        周姐定定看了她很久,挥挥手:
        “小刘,你先出去一下”
        刘佳丽扫了娟子一眼,仰着头出去了。门阖上,周姐才道:
        “坐下说吧”
        娟子知道,现在自己急死也没用,这里头肯定有自己不知道事情,没道理,自己辛苦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案子,临了,临了,让刘佳丽那个女人捡了便宜。
        而且,她对于这次的案子,投注了太多的经历和期望,可以说,这是她人生和事业的转折点,如今轻飘飘一句话,就把她踢出去,不给她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她如何接受。
        周姐斟酌良久,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苗子,周姐觉得遗憾,甚至心疼,可某些时候,谁都要屈从于现实,这就是人生。
        “这件事,我也不想瞒你,上头的意思,是希望你辞职......”
        周姐的一句话,不吝于晴空霹雳,事情远比娟子想的严重太多。娟子执拗的望着她:
        “为什么”
        周姐并不回避闪躲:
        “你知道,咱们杂志社根底儿上,还算公私合营体制,即便是私营,上面依然有许多直接辖制的部门,例如新闻局,新闻署,甚至文化局,等等......随便一个沾边的政府职能部门,只要想找麻烦,伸伸手,咱们杂志社都是无法对抗的,这便是最现实的问题,关系权利大过一切。”
        周姐顿了一下:
        “我只能说,你并无丝毫过失,但,娟子,你得罪人了,而且是了不得的人,上头直接下来话,选择辞职,目前来说,对你最为有利,你明白吗......”
        我他妈不明白,抱着自己的东西,站在写字楼的台阶上,望着外面连绵起来的雨幕,娟子的胸中仿佛有把火汹汹烧起来。狗屁关系,狗屁权利,就一句话,就把她奋斗几年的事业摧毁,这他妈是什么世界。
        “娟子姐”
        吴小雅从后面跑过来,把手里的伞递给她,大眼睛里盛满愤愤不平,给娟子的心带来瞬间的平和温暖,这个小女生仿佛当初的自己,直白,傻气,却善良。还未经过社会的残酷打磨,这时候的她,纯净的如一张白纸,爱憎分明的可爱。
        娟子牵起一丝笑容,放下手里的盒子,伸进包里摸出一个笔记本子递给她:
        “这是我记下的一些东西,对你也许有用,谢谢你的伞”
        撑开伞,抱起盒子跑进雨幕中。
        即便有吴小雅的伞,娟子到家的时候,也淋得很湿了,进了门连着打了数个喷嚏,踢掉高跟鞋,脱衣服,放热水......
        出溜一下,钻进热水里,好半天才觉得温暖起来.娟子不傻,前后略一想也明白,不是左家,就是那什么左宏的未婚妻家干的好事。
        这才明白,左宏为什么总是打电话来,吞吞吐吐的问她有没有什么事,还有时萧那担心忧虑的眼神,当时自己说了什么大话,到头来,自己能怎么办,灰溜溜的辞职回家,奋斗了多年的事业,就这样完了,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男人,真他妈让人郁闷的想死。
        伸手甩了甩水,够到那边的手机拨了出去,手机响了五六声才被接起来,那边有点噪杂的响声,娟子也懒得管,不废话,直接就说:
        “左宏,我正式通知你,我们完了,你他妈别再来烦我,滚的远远的”
        说完也不管左宏的反应,直接关机,扣电池,扔在一边。
        并非娟子一时意气用事,而是她很清楚,只要自己和左宏还在一起,像今天这样的麻烦,说不定还会层出不穷,她记得萧子曾经的遭遇,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和那样的人斗,无异于以卵击石。
        那些人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根本不会顾及其它,这就是现实,而她,即便一直强势如她,这时候,也只能屈从,除了屈从,娟子想不到其它可以对抗的办法。郁闷,憋气到快要爆炸了,可也要忍着。
        啊......娟子大叫一声,整个人下滑,缩进水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