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看着眼前的女人,莫云玠也有一丝疑惑,说实话,她并不是自己一向青睐的那种娇小可人的类型,但,整个人就仿佛一道光,瞬间进入到他的视线中,不容忽视。
        五官精致艳丽,却并不俗气,仔细看,仿佛还有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说不出是陌生还是熟悉的感觉。
        标准的身材,微微卷曲的长发,以及前卫的穿着,使得莫云玠一时很难精准的猜到她的年龄,尤其她眼底毫不掩饰的嘲讽和戏谑,这一切杂糅成一种奇特的魅力,奇特到,莫云玠都控制不住的想去探究,探究这是个怎样的女人。
        这种情绪,由一开始的好奇,渐渐演变成迫不及待,必须立刻去实现的渴望,莫云玠牵起嘴角,眼中带上深深的笑意,轻缓点头:
        “好,不过地方是不是换换,这里......好像难以尽兴”
        娟子眨眨眼,目光扫过莫云玠和明显有几分别扭的封锦城,弯弯嘴角,站起来率先向楼梯口走了过去。
        封锦城在后面拽住莫云玠,低声劝:
        “那个,三哥,这妞儿你刚头也瞧见了,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咱还是悠着点......”
        话没说完,就被莫云玠打断:
        “我倒差点忘了,你和她认识,怎么,她是你的人?”
        封锦城摇头,莫云玠暗暗松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
        “既然不是你的人,你就别管了,今儿我倒是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稀罕的手段,你要是有事儿,就先走吧,不用管我,你那事儿我记下了,一准给你办妥”
        封锦城明白,莫云玠这话说出来,那话外之意就是让他赶紧闪,别妨碍他的好事。搁平常,还用他这么明白的说出来,封锦城早走了,可今儿,就得装不明白,死皮赖脸的在这儿呆着。
        封锦城琢磨着,今儿他要是走了,这两人回头发生点什么事儿,就真是捅破了天,一团乱里,又加上一团乱,更摘不清了。
        封锦城这儿都替左宏发愁,莫家那儿还不知道怎么着,还有娟子这么个不省心的女人,这女人活得太自我,太恣意,想干啥干啥。
        就他们几个这样的,有时干什么事的时候,还得略微想想,这女人可到好,全凭喜好,如果是个不认识的女人,封锦城会欣赏,可是哥们心尖子上的女人,就成了大麻烦。
        莫云玠看着跟进包间的封锦城,短暂的讶异过后,即是平静如常,男人到了他这个级别,这个年纪,早就脱离了冲动情绪化的阶段,即便心里不满,面子上也要丝毫不露。而且,他突然很想弄明白,封锦城和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瞧着不想有事,却挺上心的样儿。
        娟子坐在舒服宽大的沙发上,略扫了眼周围,精致奢华的装饰,前面宽大的台面上,已经重新上了小食和造型别致的果盘,桌上还有两瓶没开的酒。
        娟子拿起来看了看,皇家礼炮,果然烧钱的可以,一瓶酒都能顶上她俩月的工资了,今儿也算开开斋,扬扬手:
        “就接着喝这个吧”
        对服务生绽开一个笑容:
        “不过,换你们这里最大的杯子过来”
        服务生微微迟疑,莫云玠挥挥手:
        “都听她的”
        服务生下去,不一会儿,上来几只高高直直的杯子,娟子根本不理封锦城,两个杯子,一边一个对面放好,拽过酒瓶,直接斟满两只杯子,拿起来,对着莫云玠笑了笑:
        “我先干为敬”
        仰脖,一杯直接就灌了下去,喝完,杯子扣放在桌子上,一滴酒不剩。
        莫云玠低低笑了起来,这女人倒让他想起了,他们当兵的事。
        那时候,几个战友坐一块儿,军绿色大茶缸子里面,倒满二窝头,仰脖就灌下去,辛辣划过喉管直接到胃里燃烧起来,说不出的畅快,那就是军人,是爷们。
        这种特质在女人身上体现出来,却是种难以言喻的诱惑,令男人不由自主血脉膨胀的诱惑,莫云玠胸腔里忽而涌动出一种久违的***,端起酒杯,痛快的干了......
        你一杯,我一杯,两人喝了整整两瓶子进去,依然毫无醉意,也算棋逢对手。
        封锦城心里却着急起来,这莫老三今儿不知道抽什么邪风,和娟子这么一女人较上劲了,娟子今儿也不对劲儿,也不扫听扫听莫老三的底细,就搁这儿拼酒,这莫老三可是有名的千杯不醉,再说这两人的身份,算怎么回事。
        值得庆幸的是,两人还都有些理智,本质上这俩人都精明狡猾,两瓶下去,开始稍事休息。
        趁着娟子去洗手间的空,封锦城也出来给左宏打电话,从刚才就一直关机,也不知道这家伙干啥去了。
        电话响了七八声,终于被接起来,封锦城再也顾不上什么风度,气急败坏的吼:
        “你他妈的跑哪儿去了,怎么一晚上不接电话”
        左宏有几分烦躁的声音传来:
        “我他妈还能去哪儿,高速上呢,刚头电话没电了,我这儿正往回赶,两个小时后到B市,你有什么天大的急事,也往后放放,我得先去娟子那儿,这丫头又跟我这儿掉腰子呢,分手,他妈就吃准了我怕这个,三天两头的挂嘴边上......”
        封锦城点点头:
        “你进了城,直接过来夜色,娟子就在这儿呢”
        瞥眼见那边娟子走过来,直接把电话塞给她:
        “宏子的电话”
        娟子看都没看,直接挂断关机扔给他:
        “别跟我提这人,我不认识他”
        封锦城险些被她气乐了,心说:你不认识,你俩都床上滚了几年了,这会儿不认识了,早他妈干嘛去了。
        直接拽住她的手臂:
        “娟子,里面的是莫老三”
        “莫老三?谁啊?”
        娟子握着门把,侧头看着封锦城。封锦城也不跟她再废话,直接说:
        “左宏未婚妻的三哥,莫家的老三”
        封锦城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娟子那堆积一晚上的火,腾就窜了上来,日的,这他妈欺人太甚了,有没有。弄没了她的工作,这会儿还惦记着泡她,成啊,今儿咱就碰碰,不死一个,谁也别从这儿出去。一把甩开封锦城,推门进去。
        莫云玠优雅的坐在那里,直直盯着进来的娟子,那种姿态,那种眼神,甚至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都仿佛尖刺一样,扎进娟子的心里。
        娟子深深吸口气,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小时候,她爸爸就曾和她说过,越难过,越愤怒,就越要笑,哭是最没用的。
        走过来坐下,目光上下打量莫云玠一遭:
        “先头还不知道,原来是莫少,恕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莫云玠笑了,倾身过来,手臂貌似无意的搭在娟子背后,这个动作,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短到有些暧昧的因子氤氲而上。
        娟子并没有退缩,而是一动不动,保持着先头的笑容,略抬头和莫云玠对视,毫不示弱。
        离得近了,这男人身上有一股薄荷混合着烟草的气息飘过来,或许还夹杂着丝丝酒香,并不难闻,甚至带着些魅惑,眸子深幽专注,里面有不容错辨的兴致隐忍或者。
        莫云玠真有些忍不住了,近在咫尺,带着丰润光泽的唇,莫云玠真想就此品尝一下,其中的美妙滋味,可她的眸子,灯光下她的眸子璀璨晶亮,仿佛世间最剔透的琉璃,流转着沉澈的光,令莫云玠竟然不敢轻易去唐突。
        说来可笑,可是这就是莫云玠此时最真实的想法。直到封锦城进来,莫云玠才缓缓向后靠了靠,挑了挑眉头:
        “怎样,还喝不喝”
        娟子扬起小脸:
        “喝,为什么不喝,今儿晚上不醉不归,不过,这样喝不带劲儿,咱们换酒”
        直接按铃叫了服务生进来,拿出钱包扔给服务生:
        “去对面的超市买二窝头,先提溜十瓶过来”
        封锦城脸色一变:
        “娟子,你疯了”
        娟子颇有几分讥讽的看着他:
        “封锦城,少跟这儿装好人,不乐意看,就给老娘滚,这是我和莫少的事,对不对,莫少”
        莫云玠眉头微微一蹙却又展开,点点头,温和道:
        “你可以叫我三哥”
        封锦城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弄巧成拙了,本来是想着,告诉娟子莫老三的底细,让她悠着点,没想到适得其反,瞧这意思,今儿决不能善了了。
        封锦城头一次感觉,女人真是可怕到不可理喻的动物。要是自己娶个这么样的媳妇回去,得少活二十年。偏左宏稀罕的要死要活的,真他妈孽缘。
        这女人根本就不知好歹,封锦城一气之下,恨不得掉头就走,由着这女人瞎折腾,可一想到自己的好哥们左宏,封锦城不得不忍下来,还得偷摸着出去交代服务生,就买两瓶回来,别傻缺似的,真买十瓶回来,回头喝死了哪个,他都没好果子吃。
        活了三十多年,除了结婚那天,就属今天,最令封锦城憋屈,这都弄的什么烂事。
        封锦城突然觉得,左宏他们家太后说的挺对,娟子这女人就是一祸害,不折不扣的祸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