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论身手的话,莫老三虽然比不上他家老大,可对付个左宏,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要在平时清醒正常的状态下,不是现在已经喝得分醉的时候。
        即便喝的这么醉了,中了左宏一脚之后的莫老三,还是反应极快的向后一闪,险险避开迎头砸过来的酒瓶子。
        封锦城一步窜过来,抱着左宏的腰大吼:
        “宏子,宏子,你疯了,你他妈砸下去,你爽了,你痛快了,回头怎么收拾,怎么收拾,你给我冷静,冷静......”
        “冷静个屁”
        左宏已经气疯了,扭身一拳就打在封锦城脸上:
        “你他妈是什么哥们,你把我媳妇儿发给莫老三了,还他妈拦着我,你还拦着我......”
        一拳接着一拳,毫不留情,脸色狰狞,仿佛封锦城是他的杀父仇人。封锦城左躲右闪,还是被这疯狗一拳打在腮帮子上,真他娘的疼。
        封锦城也急了,抹了把嘴角的血沫子,一拳就回了过去:
        “你他妈疯狗是不是,逮着谁咬谁,是我他妈发的吗,你自己女人那折腾劲儿,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他妈多余管你这烂事,就让你这绿帽子戴实着了......”
        两人撇开莫老三,径自厮打起来,毫无章法,完全就像两个不懂事混不吝的孩子。娟子眨眨眼,咯咯笑了起来,也不管他们,撑着沙发站起来,歪歪扭扭向门那边走,一边走,一边嘴里哼唧着别人听不大明白的醉话。
        拉开门,人还没晃出去,左宏那边已经一把推开封锦城,两步过来把她扛在肩上,对里头沉默的莫老三冷冷的道:
        “莫老三,以后你要是再敢动歪心思,拼了我的命,我也弄死你。”
        撂完狠话,转身出去了,娟子被他扛在肩上,脑袋冲下,本来就晕乎乎的脑袋,更是不舒服到了极致,腿脚用力踢了几下,左宏气死了,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
        “老实点,你还给我作,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迈开大步直接下楼,出了夜色,拉开车门,把娟子跟个麻袋似的,扔到后座,关门,落锁,上车一踩油门,车窜了出去。
        车子开的极快,都有点发飘了。娟子刚勉强坐起来,左宏一拐弯,她又摔躺下去,折腾了几次,娟子也懒得再起来,就那么躺着,可嘴里却一点不闲着,满嘴胡话:
        “咯咯咯.......你们是爷们,是英雄,打啊,怎么不打了......咯咯咯......大舅子,妹夫,打的头破血流才显得亲热,打啊打啊……”
        左宏气的直吸气,额头的青筋,一根根的往外蹦,这女人,他不过就这几天不在,就给他整这么一出幺蛾子,那莫老三......
        左宏一拳打在方向盘上,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彻夜空。
        到了楼下,左宏开了车门,直接扛起娟子就要上楼,刚上了台阶,娟子就捶他,死命的捶他,掐他:
        “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我要吐......呕......”
        话没说完,直接就吐了左宏一后背。左宏只能先放下她,单手揽抱着她,让她弯下腰去接着吐,把都是秽物的衬衣,费劲儿的脱下来,仍在那边的垃圾桶上,另一手轻轻敲她的后背。
        这丫头也不知道究竟喝了多少,左宏皱眉,酒气冲天的。
        吐出了大半的酒,娟子的神智有些回转过来,顿时感觉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竟是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了。索性就这样靠在左宏怀里,头倚在他肩头,闭上眼睛,话也不说了。
        左宏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目光趋于柔和,落在怀里女人的身上。此时她乖死了,乖的左宏差点以为,刚才夜色里的酒鬼,是他的错觉了。
        她脸上的彩妆,已经乱七八糟了,路灯昏暗的光线直直照射下来,她的脸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苍白。
        深紫色的眼影,在她覆盖而下的眼睫出晕开一大片或浅淡,或浓郁的阴影。她的睫毛长而卷翘,平常神采飞扬,不停抖动的时候,总是那么轻易就蛊惑人心,如今这样密密匝匝的遮盖下来,却遮不住疲倦和憔悴。
        头微侧,靠在他肩膀上,一动不动,有一种左宏从未见过的柔弱,简直能要了左宏命的柔弱。
        这丫头怎么能这么让他心疼,疼的挖心挖肺的。低头,一个吻轻轻落在她的额角,抱起她,脸贴了贴她的脸:
        “娟儿,咱们们回家,回家......”
        进门,开灯,突然而来的光线,使得娟子有些不适应,轻轻哼唧一声,脑袋往左宏怀里钻了钻,深深埋在他怀里。
        左宏那心,瞬间就软成了一汪水,把大灯关上,按亮壁灯,仍旧不舍松开她,就这么抱着她,进了浴室,放好水,点了两滴玫瑰精油进去,缓缓褪去两人身上的衣服,抱着她坐了进去......
        帮着她清洗,洗好了,又半强迫着她漱口,裹上浴巾,重新抱出来,放在床上,拿了两个厚厚软软的靠枕,放在她身后,让她舒服的靠坐着,拽出大毛巾,帮她擦头发......
        左宏这一切做的非常细致,轻手轻脚的,仿佛娟子是他手中最易碎的瓷器,需要十万分的小心和谨慎。
        弄好了头发,左宏低头,才看见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正睁着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就那么看着他,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没有平常的狡狯慧黠,此时的她,有些傻气,眸中清浊分明,只一眼,左宏就能轻易在她黑亮的瞳仁中,找到自己的影子,那么清晰。
        左宏喜欢在她眼中找自己的影子,尤其在***燃烧的时刻,他最喜欢看她的眼睛,当她剔透的眸子里,映出他的影子时,他就会从心里感到满足。觉得她心里有他,她是属于他的,她是他的女人。
        可那时候,往往她眸子里熏染着急于宣泄的情和欲,不像此时,这么唯一,这么专注,她的眸子里只有他,除了他,再无任何东西。
        左宏心里的情意翻涌鼓动,短暂的激烈过后,又化作涓涓细流,汩汩而出,流经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他忽而觉得幸福,很幸福,被她这么看着,即便此时用全世界来换,他都绝对不换。
        心里温热滚烫交错,左宏情难自禁的俯身低头,薄唇印在她微微张开的唇上,辗转亲吻着,上唇,下唇.......下唇,上唇......忽轻忽重,忽紧忽缓,一下一下的......
        娟子情不自禁阖上眼,低低哼唧两声,手臂上来圈住他的脖颈,启开唇,仿佛欢迎他的进驻,调皮的舌,甚至伸出,轻轻舔他的唇肉......
        左宏气息逐渐粗重起来,理智在身下妖精的勾引挑弄下,瞬间就飞离了他,不知道飘荡在何处去了......
        身上裹着的浴袍滑落在地板上,悄无声息,空气中却弥漫着令人脸红的声响,低吟或粗喘,间或夹杂着几声炽烈直接的爱语,交汇成一首拥有最缠绵节奏的歌,或轻缓的唱,或激烈的歌。
        亘古以来,这是人们表达爱的方式,俗世男女们沉沦其中,若无爱,便是动物般的交/媾,只要短暂的欢愉,一夕之乐。有了爱,就给加盖了最美丽的印章。
        因为有爱,才有了极致的欲,两者从此再不可分。口口声声不爱左宏的娟子,沉沦在两人爱欲纠缠中的娟子,早就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动了情。她自己却不知道,或许她自欺欺人的,不想去承认而已。
        ***过后,娟子沉沉睡去,她睡的很熟,睡梦里,她仿佛又回到了十七岁,那个美丽的秋天,忧郁清隽的男子,坐在树下的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卷书,四周稀稀疏疏落了些树叶,偶尔一阵风过,树上已经枯黄的叶子,也会缓缓飘落下来,如空中翩然的舞者。
        秋阳穿过枝桠间疏密的缝隙照下来,晕染在他周身,仿佛镶了一圈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边,这一刻美丽的隽永,落在年少的娟子眼里,仿佛一幅最动人的画,轻易就把她蛊惑了。
        清俊温润的男子,就坐在那里,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胸腔里逐渐狂乱起来的心跳,无法抑制,不能自己。
        娟子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手指关节处,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微微泛白。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鞋子踩在地上的枯叶上,发出细微清脆的声响......
        她终于站在了他面前,鼓起全部勇气,大声表白:
        “我喜欢你”
        男人微楞,抬起头来,娟子啊一声大叫了起来,竟然是左宏,是左宏那个混蛋......
        “娟儿,娟儿,你醒醒,醒醒,做什么梦了?”
        娟子睁开眼,映入眼帘的还是左宏那张痞子似的脸,不过却笑得那么绚烂,绚烂的就如梦中的秋阳,令娟子不禁微微闪神。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