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抬手遮在眼睛上:
        “几点了?”
        “八点半......”
        娟子唰就坐了起来,抱着床单跳下床:
        “这么晚了,闹钟呢,我的闹钟今儿怎么没响,呃......”
        动作太急,头一晃,如泄了黄的鸡蛋一样难过,太阳穴一蹦蹦的疼,娟子也顾不得了,光着脚窜进浴室,洗澡,刷牙......
        动作利落的重复每天的流程,妆画到一半,才清醒过来,现在自己已经没工作了,不用这样风风火火的忙碌。
        娟子动作一滞,缓缓抽出纸巾,抹掉刚涂上的唇彩,倒了卸妆水在手上,把脸上画了一半的妆容清洗干净......
        抬头,镜子中的女人,脸有些肿,显得苍白憔悴.
        “娟儿,娟儿,再不出来,真要迟到了......”
        娟子仍掉手里的纸巾,唰的拉开门,左宏微楞:
        “你……”
        娟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看什么,拜你所赐,我的工作没了”
        左宏脸色一阴:
        “你说什么?”
        娟子懒得和他磨叽,直接推开他,走到餐桌前落座,瘦肉粥,小咸菜,还有两个精致的小花卷,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舀了一勺瘦肉粥放在嘴里,很香,很入味。抬头扫了眼对面的左宏,左宏脸上挂上了温温的笑容,刚才瞬间的阴霾,仿佛她的错觉。
        “怎么样?好吃吗?这是莴笋,开水焯了一下,用麻油拌的,你尝尝......”
        一顿早饭,左宏都这样,好脾气带着笑容伺候着她,娟子就是想发脾气,都发不出来。
        吃过早饭,娟子坐在沙发上,微微叹口气:
        “左宏,现在我们该谈谈了吧”
        语气中有些淡淡的无奈,左宏泡了一壶花茶过来,放在茶几上,听到她的话,身形微微一顿,靠着娟子坐好,手臂自然的穿过她的腋下,把她揽抱在自己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
        “好,除了分手,谈什么都好”
        娟子仰头:
        “左宏你忘了吗,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
        娟子的话没说完,就被左宏打断:
        “我反悔了”
        左宏低头,一个吻落在她唇上,语气有些孩子气的赖皮:
        “我反悔了,我爱你,既然你让我爱上了你,你就要负责,这辈子你都是我的”
        娟子突然推开他,站起来走到窗边,今天的天气不算很好,厚厚的云层堆积起来,阴霾暗沉,大约会下雨......
        娟子沉默良久回头,平心静气的开口:
        “左宏你知道的,我最讨厌麻烦,我希望我的生活什么都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工作,感情,我们原来那样不好吗,为什么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我从来没说过要结婚,要嫁给你,我也并不在乎你有个未婚妻,或者多少红颜知己,你明白吗......”
        左宏猛然站起来,定定的望着娟子,一步一步走过来,走到娟子跟前,伸手握住她的下巴,抬起来,直直的看进她的眼里,她眼中淡然而冷漠,这种冷漠如一把利刃,无遮无挡的刺进左宏心里,疼的他深深吸了口气。
        这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昨夜还在他身下那么美丽的绽放,手臂紧紧圈着他,让他领略了极致的快乐和满足,甚至,现在他怀里还留着昨夜的温热。今天她又翻脸了,这是要和他划清界限吗。
        左宏微微眯眼:
        “你什么意思?”
        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来,带着雷霆万钧般的压力,眸中极力压抑的怒气,仿佛只要娟子敢开口,瞬间就会喷薄而出。
        娟子略有几分迟疑,这样的左宏是她没见过的,基本上,从她认识左宏那天开始,这家伙就是一副痞痞的嘴脸。
        其实说他痞也有些过,本质上他是个很出色的男人,并非寻常庸俗的角色,更别提他背后还有强大的背景,这个男人是女人趋之若鹜的类型,皮毛鲜亮,内在也并不贫瘠,而且脾气好,不,该说在自己面前,他的脾气很好,而且越来越好。
        娟子知道,自己什么德行,说好听点,叫有个性,说难听点,就是野蛮暴躁,而且很多时候不讲道理。
        活得是痛快了,但也非常自私,可这个可以称为天之骄子的男人,却把她的一切都包容下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他这样,以至于他那几个飞扬跋扈的好哥们,都看不过去,每次看见她,都没什么好脸儿。娟子承认,有时候她是故意为之,就是想惹他到极限,利落结束两人的牵扯。
        因为越牵扯越深,越纠缠越紧,紧的娟子都感觉到不妙了,感觉到,这个男人开始认真了,认真的要和她谈婚论嫁。
        她害怕,说真的,她很怕这样的左宏,那种认真要和她一生一世的左宏,让她觉得有些恐惧,萧子说她是纸老虎,表面看上去比谁都强大,其实最胆小,她最缺少的就是安全感,也许是少年时第一次爱情的遭遇,或许还有其它的因素。
        总之,她不想把她的人生寄托在别人身上,尤其男人,她真正相信的人,这个世上寥寥无几,她的父母亲人,和一起长大的萧子,剩下的,娟子都不信。
        多疑,缺乏安全感,娟子内心实际上有些病态的,和左宏的关系维持了这么久,一个是左宏无所不至的包容,另一个就是娟子心里的贪念,她贪恋着他怀里的温暖,舍不得这种温暖消失。
        可这种温暖夹带着麻烦,打乱她生活的时候,她不得不舍弃它,因为温暖的代价太大了,大到她不想去承受,说穿了,她就是一个这么自私的女人。
        可此时,面对这样阴沉的左宏,她竟然说不下去,下巴上,他的大手粗糙用力,她甚至感到微微刺痛。左宏就这么盯着她,一瞬不瞬,仿佛想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心里去......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退缩,谁也不说话,过了不知多久,左宏唇角微弯,低头噙住她的唇,辗转亲吻,轻轻滑到她耳际呢喃:
        “你还有我,娟儿,我会站在你身边的,无论何时,何地,所以,求你,不要说让我难过的话,成不,你不在乎,可我在乎,我说过多少次,我爱你,你什么时候能正视......”
        低低轻轻的声音,裹在唇边模糊的吐出来,悱恻缠绵.
        直到左宏放开她,娟子才发现,自己想说的话,全部被他堵了回来,这个男人,有时候狡猾非常,而且在分手一事上,从来都强硬到不配合。
        左宏的怒气迅速消融,因为她的迟疑,因为她眼中丝丝淡淡的不舍,他看到了,她心里是有他的,哪怕只是这一点点的不舍,也足以令他欣喜若狂。他的娟子并不是捂不热的,她有心,有情,只是武装在强硬冷漠下。
        这才是他的娟子,他爱的娟子,矛盾别扭但可爱的女人。
        左宏突然弯腰抱着她的腿举起来,突然升高的感觉,使得娟子不由的尖叫起来:
        “啊,你有病啊,快放我下来,我头晕......”
        “不放”
        左宏有些幼稚的拒绝,抱着她转了几个圈,转的娟子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才放她靠在沙发上,他单膝跪地,仰头望着她:
        “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眸光晶亮,声音里有着单纯的快乐,三十多岁奔四的大男人了,此时就像一个傻气的孩子,偏偏这样的左宏,竟然比任何时候都触动娟子的心,蛊惑的娟子微微点头......
        靠在围栏上远眺,云层下连绵的青山,在明灭的日光下起伏,仿佛望不到边际,他们出来的时候,市里已经下雨,出了市区不久,却是一片晴朗了。
        这里并不太远,从家里出来,开车大约三个半小时就上了这里的盘山道,左宏轻车熟路,直接开到了最里面的山里人家来。
        开门既是青山,来的时候,还路过了一个不大的湖,湖水清可见底,左宏说那里是水库,可以去哪里垂钓划船。
        与世隔绝,这里仿佛红尘外的世界,远离了都市的喧嚣,令人不自觉的感到安定,定心定神。
        左宏的手臂从后面圈过来,挽住她的腰,温热的气息拂在耳边痒痒的:
        “这里很美是不”
        手臂缓缓上移,捧着她的头微微转了个方向:
        “那边,看见了吗?”
        娟子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看过去,那边半山中有几栋白色的房子,青山蓝天中,显得异常美丽:
        “那是新开发的私人别墅区,我预购了一套,以后我们可以每年都来这里度假,那边半山有一片山楂林,到了秋天结了满枝的果子,一眼望去,半山都是红通通的,很壮观,可惜现在还没完工,要到明年......”
        喜悦、期望、对未来的计划和憧憬,这样的左宏,又带给娟子一种突兀的陌生,她控制不住转过身,抬头望着他,眼底有丝丝难解的困惑。
        娟子竟然有种错觉,仿佛今天,才拨开面纱见到真正的左宏,一个和他印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男人,迷人的男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