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莫云玠这辈子都没像那晚在夜色那么狼狈过,喝了个酩酊大醉不说,最乌龙的是,瞧上的竟然是左宏的女人。
        不是他躲得快,估摸就被左宏开了瓢,那混小子当时简直像疯狗一样,眼珠子都是赤红的,恨不得杀了他,也足以证明,那个女人在左宏心中的地位。
        莫云玠摸了摸腹部,现在都还隐隐作痛,可见那小子使了多大的力气,这是恨不得一脚就踹死他呢。
        不过娟子,莫云玠脑子里,情不自禁跳出那个女人,美丽魅惑而又带给他一股莫名感觉的女人。莫云玠发现,她和自己想想中天差地远。
        大哥调查来的资料,他当时不过扫了一眼,印象中就是个美丽的女人,可美丽,对于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吗。
        当时他还说左宏那小子中邪了,玩玩罢了,竟昏了头,非得娶这女人,她怎么比得上他家小妹。
        可匆匆一瞄,看到的只是死板的照片,真正接触到娟子,莫云玠忽然就理解左宏了。这个女人,并不寻常,她美丽的生动而真实。
        她的性格豪爽干脆,女人中极为少见,配上她美艳的外表,组合成一股难以抗拒的魅力,所有男人,恐怕都难以抗拒那种独特的魅力,甚至就连他......
        手机铃声打断他的胡思乱想,拿起看了一眼来电,是他家老大莫云琒,莫云玠忽然觉得,他们莫家对那样一个女子,使出的强硬手段,真有些仗势欺人之嫌。
        娟子那晚上望着他的眼神,嘴里吐出来的话,现在想起来,都带着讽刺和恨意。
        莫云玠摇头失笑,仅仅一晚上的时间,他的立场仿佛偏了,接起电话:
        “大哥,什么事?”
        莫云琒声音里有几分明显的激动,这异常少见:
        “老三,玬玬......小玬玬找到了”
        “玬玬?”
        莫云玠好半天才想明白,大哥嘴里的玬玬是二叔的女儿,三岁多绑架事件中,丢失的小堂妹。他们都以为早就不在世上的孩子,竟然找到了。
        莫家的儿女,几乎都知道这个堂妹对于莫家的意义,那是二叔、二婶、爷爷临死前最大的遗憾,念念不忘的遗憾。
        这么多年了,他们兄弟三个,没有哪个敢上去和他们父亲说,小堂妹也许早就死了,因为他家老爷子在这件事情上,尤其坚固执。
        他固执的认为,那孩子没死,那孩子还活在世上,等着他们莫家的人找回来,认祖归宗,在二叔二婶的墓前,好好的磕头祭拜。
        这种固执,坚持了二十多年,至今丝毫没有动摇,甚至成了莫家全家上下的一个结,解不开的结。
        固执,仿佛是莫家的传统,爷爷固执,父亲固执,二叔也是以固执出名的。莫家的男人都冷硬固执,所以更希望,有个柔软的女孩子来缓冲。
        当初云珂和云玬的相继出世,爷爷几乎高兴疯了,大摆筵席庆生,估计到今天,许多人都还记得当年的的盛况,可惜的是,盛况之后便是萧条,盛极必衰,这是爷爷临死前的话。
        爷爷总是和他们不厌其烦的说:
        “你们不知道,小玬玬多聪明,多可爱,多漂亮,她的头发是卷的,柔软的像苏杭的绸缎,她的眼睛大大的,睫毛上能放一支爷爷的毛笔,就像电视里的娃娃,她刚会走,就能跟着你们二婶跳舞了,小手小脚伸展着,有模有样......”
        这些话,爷爷没死前的岁月里,几乎每天都絮叨一遍。爷爷死了,换成父亲每天说,尤其他们母亲去世之后,除了忙碌的工作,几乎所有闲暇的时间,都用来追忆,追忆母亲,追忆二叔二婶,追忆这个小堂妹。
        所以说,这个小堂妹对与莫家,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其实就算莫云玠也还记得,小堂妹的确长的挺漂亮的,而且活泼可爱,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在莫家院子里追蝴蝶,穿着一件浅粉色的公主裙,扎着蝴蝶结的缎带,漂亮的像个天使,比起云珂的文静,小堂妹更活泼讨喜。
        那时候玬玬几乎是莫家上下所有人的宠儿,她丢了以后,给莫家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也因为这个原因,左宏和云珂的婚事,就成了唯一的安慰,必须完成的,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可莫家三兄弟没想到,过了二十多年,在他们已经放弃的时候,竟然找到了,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据知情人士说,当时有个村民在山洞附近的河边,捡到过一个昏迷的小女孩,后来辗转送进了城郊的孤儿院里,具体是不是他们要找的孩子,就不知道了。
        莫云琒说:十有就是他们家的玬玬,因为那个村民说,当时孩子脖子里拴着一个铜钱大的玉牌,正面刻着的字,村民不认识,反面是一个王子旁一个牡丹的丹字。就凭这一点,莫云琒就肯定那必是玬玬了。
        那个玉牌,他们莫家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出生就带在脖子上,算是寄名符一样的东西,正面是篆字的莫,反面是名字里的字,所以只要那孩子脖子里带着玉牌,那就是莫云玬无疑了。
        有了线索,真正找到那孩子,还是费了番周折,毕竟年代久远了,孤儿院的院长,查了记录,那一个月里一共来了五个孩子,其中两个是残疾的,三个是健康的,两个残疾的都是男孩子,三个健康的女孩,后来被分别领养。
        院长给了他们养父母的资料,让他们自己去确认。那时候领养的手续并不很健全,有些夫妻留下的,不见得是真实的资料,而且二十多年过去了,城市里的变迁,找一个孩子也并不容易。
        好在莫家的势力,摆在那里,也算他们幸运,其中留了真实资料的两家,其中一家,就是他们要找的。
        一周后,三兄弟见到了玬玬。
        该怎么形容呢,有些失望,也许环境能塑造一个人的气质,二十多年的熏陶,记忆中那个充满灵气的小堂妹,变成了个平常的女子,算是很文静的女孩。
        莫家的孩子都漂亮,那种漂亮几乎是沉淀在骨子里了,这个女孩,不是说不漂亮,只是气质有些平庸。
        养父母姓周,是一对下岗职工,在家门口开了个小杂货铺为生,女孩也并没结婚,高职毕业后,在一个小公司里的财务科工作,庸碌平凡,就如大街上千千万万的人,可这样平凡的人,脖子上确实带着他们莫家的寄名符。
        看到他们来了,目光闪烁的落在他们身上,那种目光,令莫云琒不禁皱微微皱眉......
        娟子和左宏从山上回来的时候,最爆炸的新闻,就是莫家找回了失踪二十多年的女儿,莫云玬。
        左宏觉得忽然在昏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这个莫云玬,也许是他顺利退婚的契机。
        放下电话,左宏抱着娟子转了两圈。娟子不明白他高兴什么,实际上,从山上到现在,他一直这么高兴,高兴的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不可否认,在山上的这些日子,也是娟子最高兴的时光,暂时抛开一切,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烦恼,日子过得很快乐。
        可惜快乐终究是一时,他们最终还是要面对现实。不过,娟子的心软了,她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日趋柔软的心,她自己甚至都无法阻止这种柔软。
        不过娟子也想通了,莫家找她麻烦,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离开左宏,为了这个,不惜用卑劣的手段打击她。
        她小老百姓,不能和他们抗衡,可她手里也握着他们在意的东西,她还就死活不和左宏分了,咱就这么一块儿耗着,反正她不着急,有着急的。
        娟子目光微闪,揽着左宏的脖子拉近:
        “什么事?这么高兴”
        左宏低头,含住她的唇,就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放开她,额头抵着额头,目光柔柔的看着她:
        “好事,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答应你,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娟子似笑非笑的挑挑眉,破天荒的应了:
        “好,我等着”
        左宏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这丫头终于不和她憋着劲儿的闹了,她好乖,乖的左宏都觉得不太真实。他的娟子,何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每次他和她说着未来的计划,她都不像以前那样冷漠,或干脆拒绝,而是带着笑容听着,即便她并没有附和,也足以令左宏欣喜不已。左宏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到老,到死。
        而且莫家的女儿找回来,趁此机会,他也许可以顺利了结麻烦的婚约,他甚至开始想,去哪儿度蜜月,他的娟子会喜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