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今天锦江外面,可令人开足了眼界,各种最新款的顶级名车,挂着军区车牌的车子,把停车场塞的满满的,停不下的,就停在马路上,引的来往的爱车一族。无不用羡慕的眼光巴望着,外头站着一水的警卫兵,保安,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
        左宏到的有点晚,停好车,看到这排场,不禁微怔,虽说这莫家如今正得意,可如此张扬,也大异于莫家的一贯作风,可见,新认回来的这个莫云玬,在莫家举足轻重的地位。
        左宏一进大厅就看到了莫云珂,云珂今天穿着一件浅黄色的小礼服,坐在那边的沙发上等他,并不急躁,神色安然。
        这个女人很不错,可就不是左宏的那盘菜,两人说开了之后,反而更加亲近了些,成了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
        见到左宏,莫云珂走过来,打量他两眼,颇有几分戏谑的开口:
        “怎么这样晚,你家的娟子绊住你的脚了”
        左宏抱歉的说:
        “娟子忙着找工作,今天一早就出去了,我怕她没吃饭,做好饭才出来的”
        莫云珂扑哧一声笑了:
        “我能预见你未来三十年的生活了,就是个家庭煮夫,不过,现在还请暂时委屈一下,扮演好我未婚夫的角色,我们家老爷子的脸已经阴了,你要是再不来,估计首长的办公室主任,就亲自去请你了,另外,替我和你家娟子说声抱歉,我无力阻止”
        左宏摇摇头:
        “这不是你的错,而且,无论怎样,这一关,我们终要过的,不说这个了,你家小堂妹怎么样”
        莫云珂略沉吟:
        “该怎么说呢,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你明白吗,我觉得,和我记忆中的一点不一样,而且,既不像我二叔,也不像我二婶,不过,这话我也只能偷偷说,我家老爷子,你也知道,要是听到了,说不准就是一顿臭骂。”
        说完眨眨眼,手轻轻□左宏的臂弯里,向贵宾厅走去。在门口看到了莫家老三,左宏低低哼了一声,仰着头直接就走了进去。
        莫云玠心里这个憋屈,被这小子狠狠踹了一脚,他还没怎么着,和着,他反倒记仇了,这他妈上哪儿说理去。
        莫云珂和左宏直接到了正中那桌,左政委一看到儿子,那眉毛都竖起来了,低吼一声:
        “你怎么才到,像什么话......”
        左夫人悄悄拽了拽丈夫的衣角,打圆场:
        “嗯......快来见你莫伯伯和玬玬”
        一边拉过莫云珂的手,拍了拍。左宏看了眼首座的莫老爷子,老爷子平常冷硬的线条,今儿仿佛都都趋于缓和了,显然是非常高兴。
        即便看见他,也只是轻微的皱皱眉,他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礼服,耳环项链手环是一套价值不菲的钻饰。
        左宏的目光清淡的划过她,只一眼,左宏就觉得,这个女人真不像莫家的孩子,尤其莫家二叔的孩子。
        莫家二叔夫妻,他还有些印象,那是一对风华卓绝的夫妻,还有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丫头,这个女人,正如云珂说,很陌生,陌生的格格不入。
        尤其她眼睛里透出的光芒,说实话,有些小家子气,难登大雅之堂。莫家老爷子慈祥的转过头去,轻声细语的介绍:
        “玬玬,这是你姐夫左宏”
        周燕,不,现在该说是莫云玬,目光掠过云珂,落在左宏身上,乖巧的眨眨眼,甜甜的喊了声姐夫,左宏忙摆摆手:
        “别,姐夫我可担不起,就喊我左大哥就成了”
        莫老爷子冷冷瞪了他一眼,今儿是大喜的日子,先不和他计较这些。左政委恨不得直接踹他一脚,就是心里多不乐意这门婚事,这么个场合,说这话也非常不合适,这混小子这是安心捣乱。
        没等左政委警告左宏,莫云珂已经利落的拽着他那边去了,坐在叶驰几个一桌上,胡军伸胳膊揽着左宏的肩膀,低声凑到他耳边调侃:
        “怎么着,这些日子去哪儿逍遥去了,我还以为你和你家娟子私奔了呢”
        左宏推开他:
        “私奔干啥,我犯得着吗,我家娟子,我得八抬大轿,三媒六聘,正儿八经的娶进我左家的门儿”
        封锦城凉凉的喝了口酒:
        “这话儿,我听着怎么这么不真实呢,就你家那劣货,我瞅着悬,别到时候,我们哥几个抬着你去娶媳妇儿吧”
        “滚丫的,我家娟子可温柔了,你懂个屁”
        叶驰的一口酒都差点喷了,时萧颇有几分威胁的瞪着他,叶驰忙拿起手边的餐巾擦擦嘴:
        “咳咳,嗯,要说娟子,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啊!越来越好了,是不是媳妇儿,我给你剥蟹黄吃,今儿这蟹子挺鲜的……”
        要多狗腿,有多狗腿,莫云珂不禁好笑的摇摇头,对那个娟子,越发好奇起来。
        左宏倒了杯酒直接递给对面的封锦城,封锦城挑挑眉,接过喝了,两人不说话,都明白这意思,就是针对那晚上夜色里的事儿,算是就此揭过去了。
        “云珂,你家这小堂妹,没验验DNA啥的,认祖归宗的大事,别回头弄错了吧”
        胡军是一贯的有啥说啥。
        莫云珂摇摇头:
        “我们家老爷子发话,不让验,怕她心里膈应,有我们莫家的寄名符,还有收养的手续,都对的上,应该错不了。这些年,她过得不算很好,我们家老爷子这里正琢磨着,怎么补偿她呢,也算是对我爷爷和二叔的一个交代吧”
        胡军撇撇嘴角:
        “你说你家这堂妹也挺新鲜的啊,这如今都二十六七了吧,怎么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们家老爷子,刚头把我叫过去,看那意思,是要乱点鸳鸯谱呢,云珂,你回去和你们家老爷子好好说说,我可不是什么良配,让他老人家另请高明”
        莫云珂清秀的眉,皱了皱,扫了眼那边众星捧月的堂妹,还有自从堂妹回家,一直高兴着的父亲,心里不禁一叹。
        她并不嫉妒,可让她喜欢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小堂妹,她也很难做到。不过,如果因为找到堂妹,而使父亲同意解除左莫两家的婚约,她倒是很庆幸。因为,并非所有的有情人,都能在一起。至少她希望左宏能幸福,和她绑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害人害己而已。
        显然,莫家老爷子一向强硬的作风,在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侄女面前,彻底瓦解,可那只针对一个人,对别人,依然是直接下命令的吩咐。
        吃过饭后,勒令莫家三兄弟和左宏几个,带着小堂妹去会馆玩,左宏几个只得领命,带这小堂妹出去见识。
        坐在休息区,隔着玻璃幕,看那边莫云珂手把手的教那土包子打球,左宏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扫了眼对面的莫家三兄弟,三个大忙人,如今都给这么个土包子堂妹保驾护航来了,真是挺新鲜的。
        莫老大喝了口茶,也不废话,直接说:
        “左宏,只要我们家老爷子同意退婚,我们都求之不得,还有,你那女人的工作是老爷子亲自打电话交代的,你有本事,直接找我们家老爷子......”
        莫老大的话没说完,就发现,对面的左宏显然没听他的,眼神直直盯着那边,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眯起,有丝暴戾的情绪,翻涌而出。
        封锦城发现不对劲,往那边扫了一眼,心里不禁骂街,怎么到哪儿都能遇上这祸害。
        那边是会馆的咖啡厅,半敞开的格局,客人也不多,轻易就能看见坐在窗边的一对男女,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左宏家的祸害娟子,男的也不陌生,那个沃尔集团亚洲区的执行总裁,最近因为合作和叶驰频繁接触的男人,俊男美女很是惹眼。
        隔着一段距离,也不知道两人说什么,只是看起来,颇有些暧昧......
        赵珩不着痕迹的打量对面的娟子,看上去还不错。杂志社突然换了个记者过来,赵珩当时就觉分外讶异。
        这些日子和娟子接触的不少,赵珩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她很专业,很棒。所以中途换人,他觉得莫名其妙。
        直接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杂志社,才知道她辞职了。给她打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今天好不容易接通,赵珩想都没想,就直接约她出来见面。
        说出口后,握着手机,竟然有几分紧张和忐忑,就如同一个第一次约女孩子的小男生一样。而且,更可笑的是,不过喝咖啡罢了,他在家里换了足足四套衣服。
        仔细认真的回忆着她喜欢什么颜色,什么风格,很可悲的是,他对她的了解太少,少到几乎一无所知。
        赵珩没办法形容,自己知道那个男人,那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是别人的未婚夫时的雀跃。那种雀跃,令他第一次觉得,老天是眷顾他的。
        或许他还有机会,抛开十年前的对错,如果还有机会,他想重新来过,他想抓住她,告诉她,他其实一直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