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放下手里的杯子,目光扫过对面的赵珩,不禁略停了半响,这个男人一向出色,不然,十年前,也不会把她迷得五迷三道的。
        可,那时的他毕竟青涩些,岁月对女人残酷,对某些男人,却异常厚爱。时光飞逝,留给女人是日渐苍老的皱褶,给男人的,却是醇厚的气质沉淀。酒越沉越香,就像男人。
        米色的休闲裤,白色衬衣,精致珐琅彩的袖口,领口扣子敞开几颗,大异于平常一板一眼的风格,仔细看,头发的颜色仿佛也是深栗色,使他整个人,焕发出一种年轻的俊朗,颇有吸引力。
        娟子忽然纳闷,当年自己怎么会觉得他忧郁来着。
        娟子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把他和左宏比较了下,猛一看去,两人气质上有些一致的元素,温润带着些许书卷气。
        当然,左宏那厮,不过就是披着温润书卷气的皮,里头就是一不折不扣的痞子。不过,左宏五官的棱角,更分明一些。
        两人都是单眼皮男生,左宏的眼睛略大,每次装可怜的时候,总是闪烁着狡猾的光,生气的时候,会微微眯起,嘴角也会紧紧抿着,两道粗黑的眉皱着,瞬间就破坏了原本的温和,浑身充满急于迸发的戾气。
        可惜是纸老虎,这点娟子很清楚,她不怕左宏,一点都不怕,那个男人即便生气,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娟子一向笃定这一点。
        有时候,她自己也奇怪,这种笃定到底儿从哪儿蹦出来的,可她就笃定着。
        “为什么辞职?”
        赵珩的声音拉回她游离的思绪,娟子才发现,自己竟然看着他,出了大半天神,而且脑子里想的还都是左宏。
        娟子眨眨眼,向后坐了坐:
        “我说不想干了,你信不信”
        “不信”
        赵珩坚定,毫不犹豫的吐出两个字:
        “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有多喜欢这份工作,你大概不知道,工作的时候,你的眼睛会闪动着一种光芒”
        “什么光芒?”
        娟子奇怪的看着他反问。
        “我解读的话,那是梦想的光芒”
        娟子微怔,有些自嘲的笑了:
        “观察的很仔细,很透彻,看起来,你是个相当厉害的老板,通过眼睛,能够看穿每个员工的心思,这是你在哈佛学到的本事”
        赵珩低低笑了两声: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有超能力,怎么会看透每个人,只有你的,我能解读出来,而且,这些在哈佛学不到,若我说是思念,让我不由自主的关注你,你信不信”
        赵珩微微倾身:
        “娟子,我必须得承认,十年了,我没一刻忘记你,我一直喜欢你”
        娟子手里的银勺,叮一声落在杯子里,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这算是他的告白吗,如果是十年前,他对她这么说……
        娟子直直望进他眼里,这个男人是认真的,她看得出来,可是,娟子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悸动,只是惊讶,非常惊讶,也许还有淡淡的可惜,说不清楚的一种感觉。
        尘封已久的感情突然翻出来,晒在阳光下,如同一首怀旧的流行歌曲,即便旋律依然动听,却失去了当初的味道和心情。
        况且,还有些事,没弄清楚吧,娟子沉默片刻开口,头一次提起十年前的事:
        “那天,我醒来,你女朋友就来了......”
        娟子的话没说完,赵珩突然抓住她的娟子的手:
        “你说什么?什么女朋友?哪来的什么女朋友?”
        声音有些高,语气急切,娟子下意识想缩回手,却发现,他握的很紧,紧到有些疼。
        一片阴影带着丝丝寒气笼罩过来,娟子抬头,就看见脸色黑了的左宏。
        左宏肺都要气炸了,这女人就不能让他省一会儿心,就这么会儿功夫,又和这野男人搭上了。
        左宏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要冷静,好不容易刚和好,他可不想再弄僵。目光却如尖刀,落在桌上相握的手上。
        赵珩站起来,放开娟子的手,却又握住了她的手腕,对上左宏,嘴角微翘,挂上一个坦然的笑容:
        “左副司长,上次恕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左宏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这个男人,挑衅,这男人在和他挑衅,虽然他风度翩翩,挂着温和礼貌的笑容,可左宏能清晰的感觉到,隐藏在温和下的挑衅。
        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
        “赵总裁真挺闲的”
        眼睛忽然睁大,转头盯着娟子,低吼:
        “还不给我放手”
        娟子还真被他吼叫吓了一跳,微微挣扎,赵珩也放开了手,娟子抬手扶了扶额头,觉得此时的情境,简直狗血到家了:
        “你怎么在这儿”
        左宏哼一声抿抿嘴,娟子懒得理会他幼稚的行为,向他身后那边扫了扫,胡军,封锦城,穿插着三个男子坐在一起,其中就有那天的莫家老三。
        娟子眉头一皱,蹭站起来,也不管这边两个男人了,直接就冲了过去。
        “娟子,娟儿”
        左宏回过神,知道她说不准要直接找莫家人算账,急忙追了过去,赵珩扫了眼对面椅子上的包,略迟疑,拿起来也跟了过去。
        看着娟子就这么气势汹汹的冲过来,胡军封锦城一边一个,上前一步堵住娟子,胡军嘿嘿一笑:
        “娟子,你也来了”
        娟子一把推开两人:
        “一边呆着,这儿没你俩什么事,别在这儿当着姑奶奶的道”
        一点面子都不给,胡军和封锦城,脸上有些尴尬,莫云珂适时的过来,冲娟子笑了笑:
        “你是娟子吧、我是莫云珂”
        娟子当时就愣了,她当然知道莫云珂是何许人,只是这个女人带给娟子太大的震撼了。
        原先她一直以为,左宏的婚约,是家族之间上一代遗留下的某种契约,左宏也是这么告诉她的,其实说穿了,在所谓的权贵门庭之内,爱情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利益是放在最前面的条件,所以婚姻也是获取最大利益的手段,这并不新鲜。
        左宏圈子里的女人,娟子接触的不多,也总有几个,莫云珂这样的大美女,依然让娟子狠狠惊艳了一把。
        看起来刚从正式的场合出来,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小礼服,GabrielleChanel当季的最新款,黑色的珍珠项链,挂在弧度优美的天鹅颈上,与她雪白的肌肤相映生辉,气质典雅,带着浅淡却真诚的笑意,整个人站在那里,犹如一丛空谷幽兰,清美难言。
        甚至,站在她面前,娟子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俗气,这简直就一仙女啊!可这个仙女却是左宏的未婚妻。
        短暂的惊艳过后,一股子酸气,控制不住冒出来,可是咱娟子也不能太失礼了,有道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是她家老爸说的。
        而且,面对这么个如诗如画美女,娟子满腹积压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不是。娟子大方伸出手,和她握了握。
        “姐夫,她是谁啊?你的朋友吗?”
        声音嗲的娟子起了半身鸡皮疙瘩。娟子这时才瞧见,旁边还有一女的,略一琢磨就明白过来,是左宏和她说的,那什么小堂妹来着。
        即便与莫家有些恩怨,可娟子也不得不说,这一家子基因实在不差,可惜的是,优良的基因在这个新找回来的堂妹身上,仿佛变异了一下,不是说漂不漂亮,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气质,这个小堂妹真有些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而且,她目光扫过自己的轻蔑,娟子能清晰的感受出来,什么东西,刚飞上枝头,就忘了本了。
        娟子虽然脾气不好,也还有些理智,今儿这场合,自己要是闹起来,就真不合适了。况且人家莫云珂这么上赶着示好,她能怎么着,其实娟子有些时候,也挺好对付的。
        只是有个这么美得跟仙女似的未婚妻,左宏那禽兽,还见天的缠着自己干嘛,娟子斜眼瞥了眼,脸还黑成一片的左宏,忽然觉的自己有些多余起来。
        人家这一家子,大舅子,未婚妻,小姨子的,自己在这里算怎么回事。一时心情奇差无比,一秒也不想呆在这里。
        念头至此,和莫云珂微微点头,转身,手臂插在赵珩臂弯里:
        “走吧,送我回家”
        左宏那心里,瞬间跟打翻了十来个醋瓶子一样,肠子都快酸断了,头上的火突突的冒,几步就追过去,伸手拽住娟子另一侧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代:
        “当我是死的啊,你给我过来”
        三人拉扯起来,看上去挺滑稽的,娟子就是心里再不痛快,也不想真把脸丢这儿,而且她突然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行为,真的非常幼稚可笑。
        没好气的甩开左宏,转身对赵珩抱歉的一笑:
        “谢谢你的咖啡,改天我请你吃饭”
        说完,也不理左宏,勾着自己的包,向那边洗手间走去,留下两个男人站在原地对峙。
        左宏懒得拐弯抹角,直接宣告:
        “她是我的,这辈子都是”
        赵珩却笑了:
        “她从来不是任何人的,她属于她自己,而且,比起有婚约在身的左副司长,貌似我更有资格,不是吗?失陪”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出版修改真滴不是人干的,折腾了一晚上也没修改几章,所以三更神马的你们知道,远目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