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按下水龙头,娟子抬头,镜子中的自己,应该算过得去吧!白色的修身长款衬衣,肩上斜斜搭了一条绿色纹路的丝巾,碎钻的丝巾扣别住,颇有几分浪漫风情,下面黑色低腰阔脚裤,镶着碎钻的细皮带,在腰间交叠,垂落下一小段细碎的流苏,显出她细柔的腰肢。
        娟子一向知道怎么打扮自己,也喜欢打扮自己,她认为女人就要美丽,并非虚荣,而是对得起自己,美丽给自己看才是王道,她是个即自私又自我的女人。
        娟子凑近镜子,拨了拨微微卷曲的发梢,妆容浅淡而精致,可惜即便再精致的妆容,比起外头那个几乎不施脂粉的女人,也逊色不少。
        莫云珂,那么美丽的女人,娟子人生第一次感到有点自卑了,而且人家温柔,即便她第一次见,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何况男人。
        娟子抽出纸巾擦手,将废纸丢进下面的垃圾箱里,抓起包出去,看都没看等在外头的左宏,直接越过他,向出口走。
        左宏脸色阴沉的跟着她,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周燕撇撇嘴,搂着莫云珂的胳膊摇了摇:
        “云珂姐,那女人谁啊?怎么姐夫跟着她走了,把咱们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吗?”
        云珂淡淡瞧了她一眼,周燕住嘴,可心里哼一声,别以为我瞧不出来,不就小三吗,一瞧那女人就是狐狸精。
        周燕刚进莫家不过几天,可对于她来说,这一切仿佛一场最迤逦的美梦。就有这么一天,好像小时候的梦成真了,她成了最高贵的公主。
        小时候的事情,她记得不多,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在养父母那间窄小屋子里生活的经历,平心而论,养父母对她很不错,和亲生的,也没什么区别。
        可是她一直不满意,上学的时候,看见同学们身上漂亮的新衣服,一件件的换,妈妈也给她买,可那种早市地摊上的廉价货,一点也不出风头。
        上了班,她自己赚钱了,每月的工资微薄,那些名牌的包,衣服,穷尽她一个月的薪水,也许都不够一个零头。
        交了几个男朋友,一个比一个不如意,养母经常唠叨她,差不多得了,眼瞅着就三十了,再挑下去,就嫁不出去了。
        周燕自己也着急,可她想着,怎么也要找个有房有车的,她可不想像养母那样拮据卑微的过一辈子。
        莫家找到她们家的时候,她的狂喜可想而知,就如同一个穷的连饭都没得吃的人,一下子中了五百万。
        麻雀变凤凰,忽然就进入了一个梦一般的世界,这个世界,奢侈、高贵、华丽而陌生。
        可她雀跃的理所当然的接收着这一切,特意忽略脑海深处那些偶尔冒出来的,星星点点的记忆。
        而且,进入这个世界,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向往的东西多么轻易,轻易的可笑,几乎唾手可得。她觉得,或许该为自己找个厉害的丈夫结婚,那么无论将来有什么变故,她都不会被打回原形。
        周燕有很强的嫉妒心,以前她嫉妒拥有优越条件的同学、同事。现在她开始嫉妒莫云珂,在她眼里,莫云珂几乎拥有一切 。
        她美丽,优雅,有高官的父亲,和三个不一般的亲哥哥,还有那么出色的未婚夫,而自己,即便成了莫云玬,在莫家,除了所谓的大伯,这几个堂兄堂姐,她看的出来,对她并不热络,看上去亲近,可骨子里却疏离。
        她该怎么保住自己如今的地位,需要下心思设计一下。手机震动的嗡嗡声惊醒了她,莫云玬低头看了看,脸色微微一变,急忙攥住手机:
        “那个,云珂姐,我去趟洗手间。”
        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封锦城不紧不慢的道:
        “建议你们,还是检验一下DNA比较好,毕竟这么多年了,中间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血缘亲情,还是要慎重一些”
        封锦城话说的含蓄,可是听在莫家几人的耳朵里,却都暗暗沉吟。胡军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撇撇嘴:
        “我瞅着可不怎么靠谱,你仔细看眉眼,和你家二叔那小丫头,一点不一样啊,你们家老爷子,平常多精明的人,怎么到这事上,就昏庸起来了。得了,我先走了,局里还有事儿,还有,莫大哥,我提前说好了,你们家老爷子拉郎配成,可别算上我,我对你家这个小堂妹,一点兴趣都没有”
        封锦城和胡军走了,就剩下莫家的人。莫云珂轻声道:
        “其实我也疑惑,虽说从小条件环境不好,可是二叔二婶的基因摆在那里,而且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周燕不是云玬,另外,你们觉不觉得,娟子有些熟悉,尤其侧脸,很熟悉,仿佛以前见过......
        莫云琒望着自己小妹:
        “云珂,你一点不在意她吗,她毕竟是左宏的......”
        莫云琒话没说完,就被云珂打断:
        “大哥,我想你该了解我的,左宏不是那个人,而且,请尽量不要伤害娟子,我喜欢她。”
        莫家老二开口:
        “大哥,我们可以瞒着老爷子去验,说实话,我也怀疑,尽早清楚,也省得将来弄得不好收场,说起来,咱们信赖的证据,也不是很可靠,仅仅凭借着咱们莫家的寄名符,和一张收养证明,也不能说明什么。孤儿院的院长也说了,当时一起进来三个女孩,在孤儿院里呆了几个月,才分别被领养。这中间有什么变故,谁也不知道,或许云玬的寄名符弄丢了,被另一个孩子捡到带上,也有可能。再说,收养的三家,咱们也只找到了这一家,剩下的两家,资料上填的地址和名字,都是假的,弄错了也有可能”
        莫云玠微微点头,望着着那边走过来的周燕低声道:
        “说实话,我倒真希望这个不是云玬,以现在的科技水准,只要一根头发就能知道,不是吗......
        娟子出了会馆,根本不理会后面的左宏,蹬蹬的往前冲。宏紧走几步,拽住她的手臂:
        “你闹什么,你和那混蛋野男人喝咖啡,我还没怎么着呢,你还给我摔咧子”
        娟子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他,突然笑了:
        “左宏,我跟谁喝咖啡,你管得着吗,别说喝咖啡,就是开房***,也没你什么事”
        “你敢,信不信我废了那男的”
        左宏脸色阴狠狰狞,娟子认真的看了他半响:
        “左宏,你的未婚妻那么好,你和我纠缠什么,好好结你的婚去,不好吗,我求求你,离我远点成不,我就一微不足道的小老百姓,和你们这些少爷玩不起”
        “谁他妈和你玩了,娟子,你诚心找茬是不,还是你有了别的心思,想和刚才那个小白脸好,多感人啊!我都听见了,什么十年了,我没一刻忘了你,什么我喜欢你......他是你的初恋情儿,你始终记在心里十年的男人对不?和着,我就一候补,现在他回来了,正主上台,候补滚蛋,是不是?娟子,你今儿也别跟我这儿藏着掖着,你说一句是,我他妈掉头就走,再不烦你,我左宏就是再贱,也有自尊”
        左宏也火了,积压了半天的怒火,迸发出来,可说话说出口,突然就后悔了,但是也收不回来了。
        他了解娟子,搁以前,这话说出口,这女人肯定死咬牙硬的挺着脖子跟他犟。
        回头他再没皮没脸的哄她,不知道要费多少功夫。没错,左宏就是贱,一点不硬气,在娟子面前,他硬气不起来,因为一硬气,他就会失去她,而他爱她。他还想着和这个女人一起过日子,所以,话一出口,他就怕起来。
        他真怕她冲着他吼一句:
        “是,就是你说的这样,我喜欢的人回来了,你滚蛋”
        到时候,他该怎么收场。
        封锦城说啥来着,爱情里的男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叶驰是疯子,他是傻子。可只要娟子在他怀里,他乐意当个傻子。
        左宏的怒气几乎瞬间退去,眼神中的后悔和小心翼翼,就这么无遮无挡的倾泻出来,娟子看的那么真切。
        几乎到了舌尖的狠话,就这样噎在嘴里,说不出来。
        她欺负人,娟子知道,她总是欺负这个男人,因为左宏宠着她,腻着她,离不开她。她手里握着这些,欺负的他理所当然。
        冷静下来想想,就知道自己其实吃醋了,嫉妒了,吃他未婚妻的醋,嫉妒莫云珂。因为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信,顷刻间被打击,那个女人那么美,美得她自愧不如。
        吃醋原来是这种滋味,酸酸涩涩的,心情都跟着晦暗起来,这种情绪陌生又莫名其妙。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滴木有,肿么办???肿么办???日更滴一定坚持嘿嘿!!
        另外:谢谢linaai629童鞋、tina631201童鞋、绯桃童鞋、秋九童鞋送的地雷,破费了啊,偶会继续努力滴,握拳!!
        PS:出版修改的非本文,而是去年的古言,所以出版停更神马滴,亲们不用担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