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对不起,陈小姐,我们的招聘已经结束。”
        这是多少次,被这样的托词拒绝,娟子几乎都记不清了,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她。娟子从写字楼出来,掏出电话就要打给左宏,还没拨出去,就看到,停在那边的车子,以及车前穿着一身军装,站姿笔挺的大兵。
        娟子不禁低声咒骂了两句,真他妈的,人要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她真该抽空请人上家里看看风水,要不,出去拜拜佛,最近太晦气了,这背字走的,就没顺当过。
        其实娟子也知道,家里有左宏那么个光闪闪的扫把星,估摸她这辈子的运气,都好不起来,那男人是个大麻烦,可......
        娟子想到左宏高大的身子,委屈缩在沙发里睡的样子,心里不禁微叹息,左宏这个男人,说实话,真是她的克星。
        比较起来,显得她非常无理取闹,某些时候,娟子也琢磨,这说不定就是左宏那厮的战略,装可怜来打动她。
        要搁以前的自己,管他去死,大冬天把他赶出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怎么现在就做不到了呢,而且,即便他睡在客厅沙发里,娟子都有些不忍。
        他睡在客厅的那一晚上,自己的睡眠质量奇差无比,明明困得不行,就是睡不踏实,一晚上惊醒了几次,总是伸手习惯性的去摸索身边的左宏。
        娟子自己都郁闷,那个男人仿佛成了她身边一件不可或缺的必需品,而这个必需品,却无时无刻不给她带来巨大的麻烦。
        “陈小姐,请您上车”
        娟子知道,没必要为难人解放军同志,娟子看了看解放军同志后面的黑色汽车,娟子就不明白了,这些个狗血的桥段,就不能改改吗,每次都这样。
        而且,既然在这里等着她,就是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了。娟子很气,非常气,可突然发现她也是无奈的,面对如今这种局面,她竟然开始无奈了。
        左宏他妈,娟子一共就接触过那么一次,给娟子的印象,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妖婆,娟子觉得,自己一向挺敬老爱幼的,可到了左宏他妈这儿,她就敬不起来。
        她和左宏他妈,算天生犯冲,死不对眼的那类人,所以,左宏指望着,她能和他妈和平共处,无异于比期望世界和平,还不可能的妄想,这辈子就不要想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左宏他妈,也是个解放军同志打得先锋,是不是眼前的这个,娟子记不住了,反正差不多。
        打了娟子杂志社的电话,说是什么总政首长办公室,当时娟子还吓了一跳,她一个小老百姓,认识的首长级别大官,就萧子她老公公一个,而这什么总政的首长是谁,她一时还真有点懵。
        在城东会馆精美的茶室里,见到那个女人的第一眼,娟子就猜到是左宏他妈。左宏长的和他妈挺像,如果她不是用那种挑剔,甚至厌恶的眼神,盯着自己看,娟子会给她打九十五分。
        很漂亮,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个大美女,美人迟暮,就变得尖锐而无理取闹了,令人惋惜。当时也没废话,开口就直奔主题,问她要多少钱,才能离开左宏。
        娟子当时实在忍不住笑起来,觉得简直就是一场荒唐的闹剧,她完全没必要坐在那里,忍受对面老妖婆的审视和轻蔑。
        娟子最瞧不上这种骄傲到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女人,有什么好高傲的,娟子相信,倒退三十几年,老妖婆还不知道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才成功上位的呢。
        跟着左宏,在他们那圈子混久了,娟子多少耳闻过一些老八卦,貌似左宏他妈也并非原配,原先是左宏他爸的,什么二级秘书来着。所以,才会用一脸自以为看透了所有女人的目光,鄙视她。
        撕破脸了,就再也维持不住虚伪的风度,说她是小三,说她是祸害,老妖婆的话,一点不加修饰,就差指着娟子的鼻子,大骂狐狸精了,她自以为多高贵呢。
        娟子当时也没废话,直接给左宏打了电话过去,当着他妈的面,冷冷宣告:
        “左宏,我和你一毛钱关系没有,明白不,就凭我和上过几次床,你妈就来找我,骂我是祸害、小三,你一家子都有病吧,别不告诉你,老娘上的男人多了,你这样的,狗屁都算不上,别他妈再缠着我了,拜拜。”
        娟子还记得,左宏他妈当时那饱受惊吓的小眼神,现在想起来,娟子都觉十分可笑。
        娟子这辈子都没想过,要嫁给左宏,所以对左宏他妈,娟子从来不会客气,估计左宏她妈,也被她吓住了,那次过后,还真没再找过她,不知道这时候又来找她干嘛。
        娟子心里正不痛快呢,找上门来一个挨骂的正好,娟子甩甩脑袋,越过傻大兵,踩着高跟鞋,就这么直直走了过去。
        到了车前,敲敲后面的窗子,窗户缓缓落下,却是一张严肃的国字脸。
        娟子不由一怔,并不是她以为的左夫人,但也不算很陌生,因为电视里隔三差五的能看到,该算是左宏未来的老丈人吧。
        短暂的惊愕后,娟子不闪不避,直直和莫冠荣对视。
        莫冠荣望着这个小女生,眼底的光芒微闪,他跟她几天了,莫冠荣工作很忙,并没有太多空闲做这等无聊的事情,许多国家的大事,还等着他签字处理。
        但是却在见了她本人第一眼的时候,就控制不住悄悄跟着她,陈娟然,女,二十七岁,血型B,毕业于A大新闻系,曾采访多个商业精英人物,等等......
        她的资料,很早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了,可他并不曾认真浏览过,直到查出她就是孤儿院被领养的三个孩子之一,莫冠荣才真正正视这个女孩。
        说起来,莫家闹得这个认亲的大乌龙,的确是他的错,莫冠荣精明了一辈子,任何事情在他眼里都马虎不过去,唯独亲侄女这件事上,莫冠荣却糊涂了。
        其实也不能说糊涂,该说是藏在心里几十年的那种希望,一朝成真,他就顾不上思考别的细节了,弟弟冠英夫妻俩临终的重托,还有父亲的死不瞑目,始终是横亘在他心中最大的一个心结。
        令他被找到侄女的狂喜冲昏,忘了去审视辨别真伪,现在想起来,那个周燕哪里像冠英和小黛的女儿啊,那个小时聪明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那么平凡,即便有环境的因素,也该有优秀的基因存在的。
        当云琒把DNA对比报告,摆在他面前,他才知道弄错了,他弄错了冠英的孩子,可既找到了莫家的寄名符,就算有了线索。
        莫冠荣是固执的,他固执的相信,侄女没死,侄女还好好的活在世上,等着他去找她回来,认祖归宗。
        认真说,周燕那女孩也没错,所以莫家补偿了足够的金钱给那家人,而另外两家收养孩子的人家找到的时候,莫家所有人都吃惊了。
        另一个姓苏的夫妻领养的孩子,已经在五岁时,病死了,剩下的一个,却是和他们莫家算渊源甚深的,就是娟子。
        娟子当然不知道,短短的几天,她在莫家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起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详细的调查资料,照片,源源不断送进莫家,血型、年龄,甚至,她那一头微微自然卷的头发,这一切特征,都指向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
        而且云珂说的对,某些侧脸的角度,娟子和弟妹小黛的相似度,基本能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其中有一张照片,显然是在舞蹈教室拍的,那个伸展的角度,光线,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就是云玬的妈妈。
        可这次,莫冠荣学的慎重了,他要小心的求证,同时,如果娟子就是云玬,他莫家丢失二十多年的孩子,他该怎么面对这孩子,在他做了伤害她的事情之后。
        而且,这里面还关系到左宏,真是一笔理不清的糊涂账,在结果还没出来之前,莫冠荣不想再闹一次乌龙,莫家丢不起这人。
        但莫冠荣还是控制不住,想来亲眼见见这孩子,所以他跟了她几天,看她一个个地方碰壁,可是依然仰着头继续,她那股子硬气劲儿,莫冠荣没法不欣赏。
        其实,除了第一次的工作,是他打电话干涉的,后来这些真不是他的手笔,他让办公室主任,私下调查了,是左宏母亲交代的。
        人有时很奇怪,看不顺眼的时候,怎么看都不顺眼,可一旦喜欢了,怎样都喜欢,莫冠荣很清楚,自己从心里已经开始接受了,娟子才是云玬。而如果娟子就是云玬,那么莫左两家的婚约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