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说句透底的话,这么大一位首长自己面前,娟子也真有些发憷。即便他貌似慈祥的笑着,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慑力,依然存在。
        娟子心底是疑惑的,她不认为,自己重要到,需要这位莫家大首长,亲自出马解决的地步。确切的说,他根本不用自己亲力亲为,只要交代下面一句,估计什么事儿都办成了。
        娟子相信,自己的工作也许就是这么没得,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几年的事业,人家轻飘飘的一句交代,就瞬间毁于一旦。而且,握着A大新闻系的学位证书,和足够能肯定能力的工作经历,却每个工作都碰壁。
        娟子很清楚,这并非自己运气太差的问题,而是人为的,或许是左宏家的老妖婆,或许是眼前这位声名显赫的大首长。
        想到此,娟子满腔的怨气涌上来,牵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
        “什么时候,咱们这儿也流行亲民政策了,那么多国家大事,需要处理,您日理万机之余,还有空闲关注,我这等小老百姓的工作问题,我该感动的热泪盈眶,才是吧!”
        “陈小姐......”
        站在一边的解放军同志,扫过坐着车里,依然没说话的首长,急忙出声提醒。莫冠荣却挥手制止他,目光一闪,笑了: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我请你喝茶,怎么样?”
        娟子哧一声笑了,挑挑眉: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
        莫冠荣直接望着她,貌似非常诚恳的道:
        “杂志社的事情,我很抱歉,这几天,却并非出自我的手笔,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丫头说是不是?”
        说真的,娟子还真不习惯,这么大一位人物,用这样谦卑的语气和她说话。而且,娟子发现,自己竟然没法真正讨厌她,她的泼辣脾气,在这位首长面前,根本无的放矢,就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也没必要白费力气了。人家比左宏家的老妖婆,段位高多了,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让你无话可说,或者说,没法去记恨。
        娟子略一迟疑的功夫,解放军同志已经打开车门,请她上车。娟子也明白,这些事情总逃避也不是解决办法,毕竟,她不想和这些人长期缠斗,她还想过消停的日子,可左宏......
        左宏娟子微微叹口气,她竟然开始拿左宏那男人没辙了。娟子最后还是上车了,她其实也想看看,这莫家老爷子,究竟想怎样对付她?
        车子走了一阵,娟子才发现,仿佛越来越远,眼看就出了市区,娟子心里不禁犹疑起来,心想,不至于因为左宏那厮,自己就被这位大首长,直接销毁灭迹吧。
        刚要开口问,大首长已经率先开口了:
        “你还记不记的小时候的事?”
        娟子意外的抬头看他,不明白这是个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却也认真想了想,摇头回答:
        “不大记得了,我爸说我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从哪儿起,就一点记不起小时的事情了。”
        莫冠荣微微颔首,又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喜欢跳舞?”
        娟子忽然觉得,她和这位大领导的情况,太古怪了些,说到底,这位算是左宏未来的老丈人,而自己,是破坏左宏和莫家千金小姐婚约的坏女人,这样平心静气的谈这些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娟子也觉得非常奇怪,这位大首长,本人和电视上很不同,摈除了冰冷的距离感,给她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一位慈祥的长者,用那种爱怜,甚至抱歉的眼光,看着她,或许还有急切的好奇,仿佛她的一切,他都想马上了解清楚,很奇怪的感觉。
        车子进了郊外的别墅区,娟子才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这位首长并非要杀人灭口,念头至此,娟子不禁失笑,都胡思乱想些什么有的没得。
        娟子推开车门,不禁愣住,眼前是一栋漂亮的迷你小别墅,四周白色的栅栏上,爬满粉色的蔷薇花,圈住前面小小的庭院,中间石子路小径,直通大门,明亮的格子窗,灰色的屋顶,建筑风格和附近的房子很不同,有些怀旧,却有一种经典的雅致。
        “这是哪儿?”
        娟子喃喃的自言自语,为什么她竟有些许熟悉,仿佛梦里曾经见过的影子。
        莫冠荣挥手让小张退下,上前推开虚掩的栅栏门。这里算是一个经典的别墅区吧!好多年了,娟子恍惚记得,从她记事起,就已经存在着,不过,那时没这么大,而且,后来又重新规划扩建,地价房价飙至一个令一般人仰视,都够不到的高度,有权有势的莫家,拥有一栋却不新鲜。
        “丫头,进来吧”
        娟子盯着莫冠荣看了足有一分钟之久,终还是抬步走了进去,只因这栋房子太漂亮了,前面小花园的树下,拴着一个老旧的秋千,下面栽种了两颗鸟萝,大概久没有人荡秋千玩耍,鸟萝已经顺着绳索攀爬上去,开满或浅粉或深红的小花。
        虽然秋千老旧,却保存的惊人的完整,不止秋千,这栋房子的味道,都带给娟子一种深沉的怀旧感。
        “云珂和云玬,以前经常在这里玩耍,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
        莫冠荣的语气里有叹息,有怀念,仿佛还有些伤感。
        迈进屋里,娟子恍然觉得,仿佛瞬间时光倒退了二十年不止,这里的装修风格,虽然依旧精致,却早已经落伍。
        娟子却怔怔望着墙上巨幅的照片发呆,照片上的女人,很年轻,抬腿,转头,伸展,正是芭蕾舞里天鹅湖中最经典的动作,光线从上而下射落,背景下,这个女人美丽优雅,一如真正的天鹅。
        更重要的是,娟子竟然觉得这个女人,有几分熟悉:
        “她是谁?”
        娟子开口问。
        “她是云玬的母亲,最优秀的芭蕾舞者”
        娟子忽而觉得异常荒谬,转身直直瞪着莫冠荣:
        “您带我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不要再东拉西扯,请直接进入正题”
        莫冠荣笑了:
        “好,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对你自己的身世知道多少,你现在的父母是你亲生的吗”
        听到这里,娟子扑哧就笑了,莫家闹得那个大乌龙,她多少知道一些,因为左宏总在那里唧唧咕咕的唠叨。
        要说这莫家,还真称得上是现代的名门望族,就是发生的这些事,都跟电视剧里演的似的,曲折而离奇。
        莫家二叔的女儿,从小失踪,辗转过了二十几年,突然又找到了,却是个西贝货。你说现在科学手段这么发达了,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挺不容易的。
        而且,以这位大首长的精明,怎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这件事,即便娟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不过,假货终是被拆穿,娟子还很小人的痛快了一下,因为那个莫云玬,她一点好印象也没有,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恨不得直接上去踹她两脚。
        后来听说,莫家还在锲而不舍的寻找真正的莫云玬,这家人也真够执着的。现在这位大首长和她费了这么多功夫,正题竟然是这个,这意思,难不成怀疑她是他们家丢的女儿。
        娟子觉得,这家人大概走火入魔了,娟子深吸一口气,很认真很认真的说: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我是我父母亲生的女儿,至于您怎么会怀疑到我身上,我并不清楚,但我确实是我爸妈的孩子,所以,请不要再找我的麻烦。关于您未来的女婿左宏,我并没有拴着他的手脚,而且,我和他说的很清楚,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他,所以,您完全可以放心了,只要他和您女儿结婚,我就会立刻在他的世界里,销声匿迹,我说到做到,虽然我微不足道,当小三,也是我不屑为之的,再见。”
        娟子说完,转身就向大门走去,这一次毫不迟疑。到了门边上,忽然听到背后莫冠荣的声音响起:
        “丫头,不要过早的就下结论,事实能证明一切”
        娟子停住脚步,回头,这老头太固执了,娟子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领导沟通一下,仰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来:
        “这么说好了,假使我真是你们莫家丢失的女儿,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找我,不要认我,因为我过的很好,很幸福,只要你们离我远远的就好,不要用你们的标准,来衡量所有人,并非每个人都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在我的世界里,我已经是凤凰,没必要多此一举,所以,如果真是我,就请你们退出我的世界,还我一片清净,我会很感激。”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请童鞋们耐心一点!!正在努力奋斗中!!
        下面推荐朋友的清穿文,不久后我也要开的,呵呵:《九爷吉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