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小张,这丫头真的很骄傲,是不是?走吧,咱们回去”眼里虽激赏,心里却道:小丫头,你如果真是云玬,就由不得你了,认祖归宗是根本。
        当然,娟子这时还没真正了解到,莫老爷子究竟多固执,所以说,她想这样轻飘飘的脱身,怎么可能。
        其实,娟子真没把今天的事放心上,虽然和首长说的那么铿锵硬气,说白了,就是为了爽一下,出出憋在心里的那口恶气。说她是莫家丢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娟子仰头对天大笑三声,这简直比2012,还令人难以信服的胡说八道。
        她家老爹老娘,还是挺有爱滴,除了总爱唠叨她,变着法的安排各路相亲人马,恨不得让她赶紧搞个对象结婚,其他的,算很开明的父母。
        而且,她虽然记不清很小时候的事情,但她永远也不会忘了,牵着爸妈的手,去幼儿园的日子,后来上学了,风雨无阻,爸爸都骑着他那辆破二八自行车,接送她。
        便当盒里的饭,永远给她带家里最好的,吃的、穿的、都先紧着她,即便在家里最拮据的时候,她也过的衣食无忧,那种自然的亲情和无私的付出,怎么可能是假的。
        娟子忽然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被影响了,最起码,她已经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正好一辆出租车经过,她招手坐了进去。坐进去之后,等车子都开了,娟子才暗骂自己失策,这么大老远打车回去,真她妈亏死了。
        刚进市里,就接到了让她明天去面试的电话,这一家杂志社,算是国家商业部直属单位,铁饭碗!原先说只招公务员的,娟子也是前几天,统一大面积撒网的时候,投的应聘资料。
        娟子也知道希望不大,反正试试也没什么,没想到这会儿,来信了,别管怎样,有个地方先干着,等有了机会再跳槽,毕竟,她还有房贷要还的。
        说到这个,她不由想起了左宏,她坐在电脑前投简历的时候,他突然猫过来,从后面抱着她,沉默好一会儿,才说:
        “娟儿,没了工作,你还有我,我养你不好吗?”
        那个男人说的极认真,她却笑了,扒拉开他的胳膊说:
        “我有手有脚,又不是残疾,用不着你养我”
        她还记得,当时左宏那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娟子觉得,自己真算是个非常不知好歹的女人,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一点不可爱,但是她有她的坚持。
        手机铃声响起,娟子掏出来扫了眼来电,眼角微弯的接了起来。
        左宏散了会,进到自己办公室,就扯松了脖子上的领带,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望着外头酷热的天气皱眉。
        他家丫头就是犟,跟头倔驴似的,他说这么大热天,瞎出去跑啥,回头中暑怎么办?就他家娟子那一身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了这个罪。
        今儿早上,他就这么劝她,可那丫头说什么来着:
        “少婆婆妈妈的,你当我和你一样,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吗,三伏天,我还扛过摄像机呢......”
        夹枪带棒的数落了他一顿,左宏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太他妈窝囊,那丫头有事没事就数落他一顿,最可气,他心里还觉的挺美。
        胡军说他这啥来着,对,受虐狂,其实他们哪知道,他家娟子是嘴硬心软,而且,有越来越软的趋势。
        这次他在沙发上只睡了一晚上,就重新登堂入室了,足以证明。但是他还是心疼她,心疼她大热天,还要出去奔波。
        其实,有时候左宏也气,气这个女人不知好歹,气这个女人,不像别的女人一样,就老老实实的依附着男人过活,气这个女人,太固执,太坚强,令他一堂堂的爷们,经常英雄无用武之地,他想宠她,想爱她,想让她无忧无虑,每天都快活的过日子,可这是他的想法,他家娟子却不喜欢。
        他家娟子喜欢什么,左宏也清楚,说白了,这个女人的事业心太强,强到,在她心里,爱情不过是很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甚至,可以随时舍弃。
        要想跟这么个没心少肺的女人,过一辈子,左宏早就明白了,他必须学会体谅,学会忍让,学会支持,学会如何用她想要的方法,去爱她,这是左宏人生至今为止,最大的难题和挑战,可他爱她,谁让他只爱她呢。
        手机响了两声,被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左宏深谙对付娟子的路数,就不能拐弯抹角,直接霸道的下命令,比虚伪的尊重更有效,当然,也经常被娟子顶回来。不过,显然今天那丫头心情不错,痛快的就答应了。
        放下电话,左宏还颇感意外,他很清楚,娟子这时候出去找工作,就是白费功夫,莫家老爷子一句话,哪个单位敢收她,而且娟子又挑剔,小单位她也不屑去,不过,话说回来,以他家娟子的能力,一般的小地方,还真屈才了。
        难得那丫头今天心情转好,左宏琢磨着,晚上是不是安排些余兴节目,那丫头已经好几天不让他碰了,左宏哀怨的想着,每天晚上睡在一张床上,他家小弟弟整夜整夜的支着帐篷露营,那个狠心的丫头,就是不搭理,左宏也不敢硬来就是了,好不容易从沙发挪进来,他可不想直接被扫地出门。
        左宏一想到晚上,不由得兴奋起来,左宏承认,自己就一凡夫俗子,摆脱不了这些爱欲沉沦,他喜欢,她在他怀里的感觉,很喜欢。
        办公室的门,轻叩了两下,莫云琒从外面走了进来。莫云琒此时看着左宏心情尤其复杂,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左宏和他们莫家,是怎样都掰扯不清了。
        但是,如果娟子就是云玬,左莫两家的婚约,就必须取消,莫家和左家都丢不起这个脸,姐妹俩争抢一个男人,传出去太难听。
        即使云珂从来没在意喜欢过左宏,可外面的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日渐明朗,却又越来越复杂了。父亲的意思是,在事情没有最后底定前,先不要让左宏知道,而且,退一步说,如果娟子真是云玬,就凭左夫人的态度,他家老爷子死也不会同意娟子和左宏的,所以,怎么说,这两人都是分开的命,现在多近乎,都是瞎耽误工夫。
        莫云峰的目光扫过左宏:
        “晚上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请你喝酒”
        左宏挑挑眉,说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虽说最近莫云琒没找他麻烦,对他前一阵他私自从基层跑回来的事情,也没吱声,可今天这么一副温情脉脉的好脸色,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都难遇见的事。
        左宏也知道,莫老大死瞧不上他,认为他配不上他家云珂,但云珂再好,也不是他盘里的菜,等两家的婚约解除,这辈子,他都不想再和他莫家有什么牵扯,他惹不起莫家那顽固头子,整个一军阀,他巴不得离莫家的人远点。
        左宏拿起车钥匙晃了晃:
        “抱歉啊,今儿有约了”
        说完就越过他,向大门走。莫云琒皱皱眉:
        “和娟子?”
        “娟子!”
        已然走到门口的左宏,微微一愣,回转身看着他,脸色阴沉下来:
        “你们又欺负我家娟子了”
        “你家娟子?”
        莫老大颇有几分讽刺的笑了笑:
        “你质问的真是理直气壮,可惜,这次你却找错了门路,你怎么不回去问问你妈,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盯着莫老大摔上门,左宏不禁暗暗沉吟,仿佛有什么事情,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改变,左宏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莫老大提起娟子时的轻贱,左宏至今都还记忆犹新,甚至为了这个,他还和他狠狠干了一架。
        可今天,莫老大的眼中,再无丝毫轻视,甚至有些兴师问罪的意味,这太诡异了。莫老大何许人,圈子里有名的护犊子,不是他莫家的人,他连瞅一眼,都嫌多余,这时怎么会突然关心起他家娟子来了。
        而且,自己的妈,左宏最清楚,按兵不动,从来不是他妈的作风。有时候左宏就不明白了,怎么他妈和娟子就死活不对眼呢,不对眼就算了,两人还跟有几辈子深仇大恨的冤家一样,他夹在中间,上不来下不去的难过。
        可他也已经非常严肃笃定的告诉过他妈,这辈子她的儿媳妇儿,就只能是娟子,他妈也什么话没说,当他这话放屁一样,还有他家那个混不吝的娟子姑奶奶,又是个爱憎分明,软硬不吃的主。
        左宏私下里愁的不行,你说将来这事可怎么办好,胡军当时说的啥:
        “你丫竟操这些没用的心,放心吧,等你儿子一生出来,保管你们家太后就顺溜了,看你家娟子不顺眼,孙子总是自己个亲生的不是。”
        左宏当时那心眼就一活动,想着不如干脆先生个儿子出来,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就啥事都解决了吗,可他家娟子那边,又过不去。
        不过,他不管他妈在家里怎么闹腾,要是欺负娟子,他第一个不答应。左宏皱着眉头抄起电话,就给家里打了过去,等他妈接了,废话也不说,直接就撂狠话:
        “妈,这辈子你还认我是你儿子,就不许动娟子一根汗毛,否则,我自己分出来单过,明儿就和娟子领证,以后我和左家就一点关系都没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