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冤家!儿女就是父母前世的冤家!左夫人放下话筒,气的脸色都变了,抬头对沙发上看报纸的丈夫抱怨:
        “小宏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听听他这都说的什么混话,这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就是跟那个狐狸精在一起日子长了,学了一身臭毛病,现在 都敢直接威胁他妈了,他的教养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左主任放下报纸,皱皱眉:
        “早就告诉你,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管他的事,你非不听,他又不是几岁的孩子,快四十的人了,做什么,他自己清楚”
        左夫人一听这话,倒是更气上来:
        “你这话说的倒轻巧,小宏要是娶了那个女人,这辈子还有什么发展,莫冠英这届上去了,他的岁数也不大,还不知道过几年会升到什么位置,不是小宏他爷爷当初定下这门亲事,现在咱们就是上赶着,也够不着,小宏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都是外头那狐狸精勾搭的他,都糊涂了”
        左主任劝道:
        “你呀!就是瞎操心,老叶家那儿媳妇,不也是个寻常人家的,我瞧着挺好,娶个什么样的,也是和小宏过一辈子,咱们索性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们折腾去”
        左夫人哼一声道:
        “老叶他们两口子那是糊涂了,再说叶驰从商,咱家小宏可是走的政途,没人帮扶着,哪能走的顺畅,怎么说,也不能让那狐狸精进左家的门。”
        左主任叹口气:
        “我这么瞧着,云珂那孩子虽好,对小宏却不怎么上心,这两口子毕竟要过一辈子,找个顺心顺意的,也没什么不好”
        说着,起身上楼去了,左夫人望着丈夫的背影,微楞了一下,好像她家老左有点活动了,这可不成,左夫人沉吟半响,拿起电话,就给云珂拨了过去,心里琢磨着,别管怎么说,先稳住云珂这边要紧,狐狸精那边,她再想法子。
        说真的,对于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未来婆婆,莫云珂一直不算喜欢,怎么说呢,功利心太重,太明显,莫云珂都怀疑,在左夫人心里,大概从来没考虑过儿子的幸福,而是一味的想着仕途利益,一点儿不明白,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年光景,蝇营狗苟有什么意思。
        莫云珂并不觉得自己清高,只觉得左夫人有些过头,而且,娟子很有可能是她家的小堂妹云玬。事实上,看父亲的样子,仿佛已经十拿九稳,只是鉴于上次周燕的乌龙事件,等着最后的结果出来。
        云珂也觉得娟子就是云玬,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有那么坚强固执的性格,无一不说明,她是莫家的人,血缘的羁绊,有时很微妙,只那么匆匆一面,云珂就能感觉到,她们都留着莫家的血,她们都是莫家的儿女。
        所以,对于左夫人对娟子的诋毁和轻贱,以前,云珂可以当做没听到,现在却无法容忍:
        “阿姨,娟子很好,并不是您说的那样,对于我们三个的事情,我们会好好解决的,你就不要插手了,我单位还有事,我先上去了”
        说完,转身走了,把左夫人晾在了这里。左夫人就不明白了,哪个情敌之间,不是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就云珂,都大度的离谱了,她就不知道,这男人要用手段才能留的住,偏偏云珂就这这么糊涂。
        左夫人真是气得要死,刚上了车,又接到下面小赵打来的电话,说那狐狸精明天就进商业部下属的商业时代杂志社上班了,是上头领导直接交代下来的。
        左夫人心里就疑,难不成是叶家插手了,除了叶家,她想不出,谁还会替那狐狸精出头。不过,话说回来,儿子是她生的,什么德行,她最知道,别瞧着面上好说话的,性子也轴着呢,一条道跑到黑,都不回头的主儿。
        这么多年,别的事还真没让她操过心,就是这婚事上,偏犯起轴脾气来,左夫人心里也明白,儿子要是狠上来,真能自己分出去单过,所以她也的悠着点,横竖她就把握住一点,死活不让那狐狸精进门就是了。
        其实她还真是多虑了,娟子还就真没想过进她左家的门,就算现在瞧着左宏越来越顺眼了,娟子也没想过,自己过的多滋润啊!
        再说,娟子还想着将来好好孝顺自己老爹老娘呢,她计划着,等以后钱存够了,把她这间房和家里的老房子都卖了,在郊外买栋大房子,一家人一起住。
        念头至此,娟子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今天下午,莫家老头带她去的房子,真的很漂亮,而且,莫名总有些说不出的熟悉感。
        “您的松露意大利面”
        使者的声音拉回娟子的神思,娟子扫了对面的左宏一眼,似笑非笑的道:
        “怎么想起来这里吃饭了?”
        氤氲的烛光下,他家娟子笑颜如花,左宏不禁想起了以前,他们刚认识的那会儿,他就请她来这里吃过饭。
        说真的,别看这里贵的离谱,且声名远播,但左宏他们几个,还是喜欢锦江的中式菜品,可女人都喜欢这里,而且,几乎每个女人来这里都要装,装高雅,装浪漫,装情调,只有他家娟子,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吃下整整两份意大利面。
        当时左宏还真有点膛目结舌,可过后想想,却觉得她真实的可爱。后来真正在一起了,左宏才知道,这女人根本不屑于做表面功夫,想吃的时候,就是当着国家主席,她也照吃不误。
        她从来就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悠然自得的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她,更具有一中令人难以抵抗的魅力。现在想来,一开头,就是这种魅力,让他逐渐陷进去,以至于爱上了她,爱的执着而狂热。
        想到此,左宏不禁温柔的笑了:
        “为了庆祝我家娟子的新工作”
        娟子颇讶异的反问:
        “你怎么知道的?”
        左宏眨眨眼:
        “因为我和我家媳妇儿心有灵犀啊!”
        娟子扑哧一声笑了,望着左宏的眼里眸光闪动:
        “其实还不一定,要看明天的面试结果”
        娟子停住话头,想着还是暂时先保密好了,她的新工作和他很近,确切的说,如果成了,以后他们会在一个大楼里办公,这算是个大大的惊喜吧。
        左宏举起酒杯,非常有信心的道:
        “我家娟子出马,定然所向披靡,干杯”
        娟子心里一热,举起杯子和他轻轻一碰。醇美的酒香,氤氲的烛光,娟子觉得,自己竟然有些微醺起来......
        进了他们住的小区,熄火,停车,左宏侧身看了眼,已经阖上眼仿佛睡着的娟子,不禁一阵心疼,大概是这些日子的压力一瞬间释放开来,喜悦还滞留在眼底,疲惫却已染上眉梢。
        左宏探身过去,帮她松开安全带,他的动作很轻,依然惊醒了娟子。其实今天晚上喝的并不多,可娟子还是有些醉了,感觉浑身发软。
        大约这些天连续的奔波,以及一次次被拒绝闹得。虽说她表面上没什么,可心里,也曾经对自己产生过怀疑,一度,她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而已,她为之骄傲的东西,其实不过是运气的产物,现在一切归零,她才明白,能力、信心这个东西,是需要机会支撑的。
        娟子并不天真,失败了这么多天,突然就成功了一个,还是商业时代,这太奇怪了,商业时代是什么杂志,那是一个负责报道国家大型经济战略,商业活动最直接,最前沿的新闻窗口,接触的也都是些商业经济领域最顶尖和举足轻重的人物。
        那样的地方,是她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女子,这么轻而易举进去的吗,不过,娟子也想过,自己应聘的是一个小小的记者,或许那里也需要几个二线跑腿的,毕竟她的学历和工作经历,还算过得去眼。
        不管怎么样,娟子算是看到了点滴的希望,一瞬间松懈下来,竟然只喝了那么一点酒,就有点降不住,浑身软软的没力气。
        抬手圈住左宏的脖子撒娇:
        “你抱我上去......”
        左宏低低沉沉的笑了起来,此时的她,真是直接媚到他心窝子里去了,明媚的大眼有些迷糊的半睁半闭,慵懒的就像一只性感的小动物。
        左宏忍不住低头,吻上那已经诱惑了自己整整一晚上的红唇......带着熏然的酒香,这个吻缠绵悱恻.
        而且,今晚的娟子很配合,调皮的舌勾住他的,一下下搅动起来,搅动的左宏动情动性,恨不得立时就在车里,狠狠的要她。
        好容易拉回些许理智,左宏微喘着气,顶着她的额头低喃:
        “你这个妖精,娟儿,你就是个妖精......”
        娟子咯咯咯笑了起来,目光闪过一丝调皮,揽着他的脖子拉近,红唇印在左宏喉结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舔舐......
        左宏低低闷哼一声,气息逐渐粗重起来,自己如果现在还能忍下去,就他妈不是个正常的男人,这妖精......而且,他根本不可能等到上楼的时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