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两人从车前面折腾到后座.......娟子被左宏放躺在宽大的后座上,上身白色修身衬衣的扣子,已经敞开大半,露出里面黑色的蕾丝胸衣,在微弱的光线下,聚拢的沟壑若隐若现的勾人。
        左宏单膝跪在座位上,高跟鞋,丝袜......甚至那小小黑色的蕾丝布料,一件件被左宏丢开,左宏的动作利落非常,却在他自己的裤子上,磕绊起来,太急切,以至于手有些微微哆嗦,几次都没解开腰间的暗扣,急的出了一脑门汗。
        娟子见他这摸样,不禁咯咯咯笑了几声,伸手拽住他的领带,拉近,略抬头,红唇就印在他唇上,轻轻一吻......然后下巴,喉结,脖子,颈窝,锁骨……
        左宏的领带被她扯落,娟子修长的手指,滑过他衬衣的扣子,不过片刻,左宏的衬衫就滑落开去,娟子却离开他稍许,抬起头,颇不怀好意的睨了他一眼,一只嫩白的小手,缓缓下滑,灵巧的挑开左宏腰间的暗扣,伸了进去……
        “妖精......”
        左宏低吼一声,用力按住她,唇狠狠落下,攻城略地……
        路虎最新款揽胜5.0V8,左宏换这辆车的时候,销售人员和他说,性能好,空间大,舒适性高,左宏当初是觉得开这车够爷们,现在忽然感觉,空间大,舒适性高,才是重点,至少车震的时候,不会束手束脚,施展的开。
        不过他和他家娟子,像今儿做的这么畅快淋漓,仿佛好久没有过了,确切的说,自从他家娟子被迫离职后,他基本就系脖了,看得见,吃不着,他家小弟弟憋了这么久,今儿才算喘了口气。
        左宏抱着娟子躺在宽敞的后座上,身体别提多舒服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两人这一番剧烈运动,汗出了不少,酒气也散了许多,娟子反而清醒了一些。扶着额叹息,自己如今越来越荒唐了,竟然和左宏这男人,都等不到上楼回家,直接在车上就做上了,而且,感觉挺不赖的。
        娟子嘴角微翘,轻笑了两声,左宏一翻身,重新压在她身上,吧嗒亲了一口:
        “你笑什么,对你男人的表现不满意吗?”
        娟子伸出手,拨开他头上因汗水侵润,而垂落下的刘海,纤细的手指,顺着划过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
        说句真心话,这男人很帅,帅的天怒人怨的,尤其此刻的他,有一种爷们的性感:
        “为什么喜欢我?”
        娟子的声音有丝丝沙哑,却很轻,轻的仿佛是在问她自己。左宏沉沉低笑两声,头俯下,吻落在她唇上,轻轻的,左宏亲的很轻,很缠绵,一下一下的,仿佛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娟子甚至能感到,自己的心脏随着他的亲吻,那么一下一下的鼓动着,不由自主,无法控制。左宏亲了很久,直到他觉得满足了,也没离开她,而是顺着唇角,一点点滑到她的耳际,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道:
        “不,我不喜欢你,我爱你 ,爱的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爱的,这辈子就想要你一个女人,别的,我都可以放弃,爱,哪里有什么原因,如果你真要我回答,我会说,因为你是你,你是我的娟子。”
        左宏的甜言蜜语,并没有如平常一样,被娟子嗤之以鼻,相反,此刻娟子竟然有些被感动了,为了他那句:你是你,爱哪里有什么原因。
        记得久远之前,她曾经对另一个男人这么说过,如今这样的回答,从左宏嘴里吐出来,令她觉得,贴心铁肺的真实。而且,如果她不矫情的话,就得承认,这个男人的确是爱她的,很爱很爱那种。
        假使能摈弃所有顾虑,娟子觉得,左宏这个男人是可以信任和指望的,至少,此时她这么认为。
        男人动心,只一刹那,女人动情,却需要时间,娟子是个慢热的人,在感情上尤其是,可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令她有些动心了,此时此刻......
        娟子望了他很久,抬手圈住他的颈项,亲了亲他的唇,带有些许诱惑的味道开口:
        “这车很不错......”
        丁香小舌,仿佛一个调皮的孩子,若有若无的伸出,缩回,挑逗,引诱......左宏的气息逐渐粗重:
        “妖精,你真是妖精……看我今儿怎么收拾你……”
        嘴里说着,身下毫不犹豫,执重剑挺进......
        床头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娟子恨不得能暂时变成聋子,伸手摸到一个软软的枕头,捂住头脸,可是闹钟的声音,依然无孔不入。好容易闹钟不响了,臀部却被拍了两下......
        娟子有严重的起床气,以前自己住的时候,总是买五六个闹钟藏在床四周,一到早晨就疯狂的响,娟子才能勉强起来。后来左宏住进来,就把闹钟都收起来,只留下了一个,左宏就肩负了叫醒娟子的艰巨任务。
        一开始,左宏真没少挨打,这丫头一不爽了,不管你是谁,都照踹不误,摸爬滚打中,左宏练就了一身管用的叫醒服务,就是软硬兼施。
        左宏轻车熟路的拖着娟子坐起来,利落的躲过她直接踢过来的腿,微微皱眉,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专往他命根子上招呼,下手黑着呢。
        左宏把她的身子扭过来对着自己,整个人插/进她的腿间,就这么单手揽着她的腰支撑着,给她套上大T恤,拍拍她的脸:
        “娟儿醒醒!醒醒!你今儿不是有面试吗,再不起,就来不及了啊!”
        娟子紧紧闭着的眼睛唰就睁开了,推开他,跳下床,飞快的冲进厕所里,左宏不禁摇头轻笑,每天早晨,都跟打仗一样。
        有时候,左宏就纳闷,没有自己的时候,她是怎么过的。左宏还记得的自己第一次登堂入室的时候,还真被她不修边幅的蜗居,吓了一大跳。
        他家娟子怎么说呢,别瞧走出去是一个光鲜的白领丽人,饭是会做一点,但也不精通,别的,就更别指望了。左宏觉得,自己有越来越向老妈子发展的趋势,不过,他颇为自得其乐就是了。
        他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幸福,虽千篇一律,却一点不想去改变的,那种平实的幸福。
        娟子把牙刷塞进嘴里,一边刷,一边大声问:
        “几点了?”
        “八点”
        左宏答应一声,拽平床上的盖被,走到衣柜前打开,不知不觉眼角上扬起来,他的衬衣,她的裙子,都杂糅的挂在一起,颜色鲜艳的,和颜色单一的,混合在一起,却有种奇异的协调,很亲密的感觉。
        挑出一件浅米色长款衬衣和黑色低腰阔腿裤,放在床上,就开始换自己的衣服。娟子出来的时候,左宏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娟子扫了一眼床上的衣服,弯弯唇:
        “眼光不错”
        利落的脱了大体恤,把床上衬衫裤子套在身上,左宏在一边抱着胳膊,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他家娟子就是天生的衣架子,身材比模特还标准,个子高挑,穿上低腰的阔腿裤,越发显得两条腿修长修长的。
        娟子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还差点什么,左宏突然从后面环抱过来,脸搁在她肩膀上,望着镜子里笑道:
        “很漂亮,是不是”
        娟子低头,腰上已经多了一条金属腰链,娟子扑哧笑了,回身,扶着他的肩膀道:
        “服务的很周到,本宫有赏”
        说着,略踮起脚尖,一个香吻落在左宏唇上,刚要转身出去,就发现左宏的两只手,还是死死揽着她的腰不放,而且,目光深沉,仿佛藏着暗火,左宏低低笑了两声:
        “这个赏赐太敷衍了一些,我要这样的......”
        低头,薄唇张开,直接侵入娟子的唇舌间,深深的,辗转的吻......夏日的朝阳穿过树叶的间隙,闯进屋内,映在一对忘情亲吻的男女身上,瞬间仿佛折射出无数道耀眼的光芒,璀璨而炫目……
        娟子好容易说服了左宏那个黏糊的男人,不送她,等他走了,娟子悄悄打车到了面试的地方,站在眼前高耸入云的大楼前,娟子突然觉得,腰部一阵阵苏苏的酸疼,显然是纵欲过度的后遗症。
        娟子觉得,自己也被左宏那色狼传染了,想到昨夜在车里的两场车震事件,娟子不禁暗暗叹息,太堕落了,不过,很享受就是了。娟子撇撇嘴,低头扫了眼自己的穿着,抬头挺胸,迈步走了进去。
        这栋大楼里,基本都是国家的政府部门以及其下属单位,各种名目的部门单位,有些,甚至娟子听都没听过,不过,她知道,她要找的商业时代杂志社,在十楼。
        正是上班时间,几个电梯前都占满了人,娟子看了看腕表,要是第一次面试就迟到的话,她就不用混了,可看情况,估计再来两趟也挤不进去。
        正琢磨着,是不是发挥自己过去挤公车的爆发力,冲刺一下,身边一个颇为磁性的男声响起:
        “如果着急,不妨和我一起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偶们英俊的赵同志,后面很有戏滴,亲们莫着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