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一踏进办公大楼,莫云琒就看到了娟子,她是个很难令人去忽视的女人,即便刻意穿的端庄严谨,整个人也是一抹绚丽的亮色。
        而且,挺胸抬头,仿佛无论什么,她都是无所惧的,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硬气和骄傲,很有莫家人的味道。
        当初的自己,怎么会认为她是个轻浮的女人,轻浮两个字,和她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东西。这次工作机会,是老爷子授意,他亲自交代下去的。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为了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云玬,二一个,他家老爷子说了,这丫头有能力,即使不是云玬,也应该给予这个机会补偿,毕竟他们莫家,前头做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地道。
        其实,几乎他们莫家的所有人,都觉得,比起那个周燕,娟子更靠谱。见她有几分焦灼的神态,莫云峰低头看了看腕表,才出口帮忙。
        娟子闻声回头,眨眨眼睛,打量一圈眼前的男人,有点脸儿熟,在哪里见过,却记不清了,疑惑的问:
        “你是??”
        “莫司长,莫司长......”
        娟子的问句刚出口,周围此起彼伏响起恭敬的问候声,莫司长,姓莫,娟子颇玩味的想着,莫云琒那边的电梯开了,莫云琒走进去,却抬手拦住电梯门:
        “怎么,你不上去?”
        有顺风电梯,当然要搭,娟子抓着手里的包,抬脚就迈了进去,阖上的电梯门把外面羡慕疑惑的目光隔绝,娟子不禁仔细打量这个男人,站的笔管条直,严肃的有点过分,很有几分军人范儿,而且,娟子也想起来,他就是上次会馆见过一面的莫家人之一。
        电梯节节攀升,娟子就这样名目张胆毫不隐晦的打量他,莫云琒也泰然自若的任她打量,气氛有几分诡异。
        十楼到的时候,莫云琒侧头淡然道:
        “你到了”
        娟子目光一闪,此时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自己就是天下最大的傻瓜。娟子走出去,却伸手卡住电梯门:
        “我不是你家那什么死鬼堂妹,但是,既然有这个工作机会,我也不会放过,替我谢谢你家大首长的眷顾”
        帅气的转身,身影转瞬就消失在电梯间,莫云琒不禁失笑,抬手按了关门键,是不是,不是她说了有用的。
        娟子出了电梯间,拐个弯,就看见商业时代的标志,她以前混的杂志社,和这里一比,整个就一草台班子。严格说,她以前的杂志社,虽然也算有些名气,可更偏重娱乐性,商业时代却是极其专业的,引导经济社会最前沿的商业信息,也算是娟子梦寐以求的地方。
        因为这里能接触到最真实的经济动向,学新闻的,大底都有股子执拗的心态,想去挖掘最新最深的东西,娟子也不例外。
        商业杂志社很大,部门也多,娟子被直接引到社长室时,还颇有几分讶异,自己应聘的一个小小二线记者,难道也需要社长亲自面试吗?太隆重了吧!
        商业时代杂志社的社长是陈文运,还有两年就退休了,官场沉浮多年,自然最会看形势,要说他们商业时代,上层都是国家公务员编制,中层外聘的不是博士,怎么也得是个硕士,就陈娟然的资历,如果认真审核,也就是个底层跑腿的小记者,即便如此,也要看有没有后门,这便是现实。
        可如今上头直接交代下来,听那意思,要直接进公务员编制里头,陈文运也真好奇,这究竟是何方神圣,值得莫司长亲自恳切细致的交代,不过说交代,也挺奇特的。
        虽然交代他把陈娟然直接编进公务员,却又叮嘱他,不用特别照顾,怎么听着都非常矛盾,所以陈文运还真有点不好把握这个度。直到娟子进来,陈文运更是有点意外,简历上的照片,虽然也挺漂亮,可没想到是这么个大美女。
        陈文运心里就琢磨,难道这位是莫司长外头的一个小情儿人,特意安排在眼皮子底下,可又一想,真没听说过莫家老大有这些绯闻,挺严肃克制的一位领导,但是这位确实是一尊菩萨。
        陈文运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把她安排在哪个部门最合适,毕竟这轻不得,重不得,索性直接开口问:
        “陈小姐好像对人物专访颇有心得,也相对熟悉,不如,直接做咱们专栏商业人物专访这块,怎么样?”
        娟子有些愕然,自打自己进来,这位头发花白的社长就笑眯眯的,跟个弥勒佛似的好说话,一点官架子没有不说,仔细品,仿佛还有那么点讨好的意味。而且,根本没走面试流程,直接就转到工作流程上了。
        娟子略一深想就明白了,莫家那位大首长下的命令,人家指定不知道自己多大来头呢!娟子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机会来的时候,别管是怎么来的,她都会紧紧抓住。
        所以娟子一笑,直接提要求:
        “如果可以,我能不能直接去采访大型的经济活动”
        陈文运有些为难,他们这里负责的大型经济活动,基本都是国家级,甚至世界级的,需要极高的专业知识和敏锐的应变能力,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应付的。
        见社长面带难色,娟子微笑着送上台阶:
        “我可以从最基层的外圈记者做起”
        陈文运此时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了,自信、骄傲、朝气蓬勃,而且她来之前,陈文运翻了几篇,她负责的人物专访,不得不说,很优秀的新闻人才,能直接抓住重点核心问题,单凭这一点,她还真挺适合的,但是外圈记者可不轻松,既然她自动请缨,也不是自己不照顾她。
        不过,陈文运忽然明白了,莫司长那句不用特别照顾的含义,因为这位根本就不用,人家傲气着呢。
        陈文运暗暗松了口气,点点头:
        “一会儿你去人事科办理入职手续,明天就可以上班。”
        事情出乎意料的简单顺利,办完手续,娟子去医院坐流程体检后,直接给时萧打了电话过去,娟子想着,也该沾沾那丫头的便宜了,那丫头是顶级sp会馆的钻石级会员。
        要说叶驰那男人,也挺疼媳妇的,可惜白瞎了,时萧那丫头懒得,恨不得见天吃睡,娟子有时真觉得,时萧就多余当人,当猪挺适合她。所以,作为替她操心了二十多年的好姐妹,沾沾光也是应该的。
        坐在小桥流水的亭子里等芳疗师的空,萧子鬼祟的打量娟子一圈:
        “喜上眉梢啊,怎么,怀孕了啊?”
        娟子白了她一眼,这丫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乌鸦嘴,也不知道,她家叶驰怎么受得了她的,目光扫过她,又胖了一圈的圆润脸蛋,摇摇头,恶毒的道:
        “你可又胖了,小心你家叶驰嫌弃你,出去找小三,倒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萧子貌似有些担忧的捏了捏自己腰间的赘肉:
        “你也觉得我胖了是不,我妈也说,可叶驰还说我太瘦了,让我多吃点”
        娟子嘴里的茶,噗就喷了出去,颇为认真权威的道:
        “我非常确定,你家叶驰这是睁眼说瞎话”
        说着,眼珠一转,捏着时萧的脸蛋问:
        “你最近是不是又找蒋进去了”
        萧子拉下她的手,自己揉了揉脸嘟囔:
        “就喝过两次咖啡”
        娟子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不过也懒得理这傻妞,就她家叶驰那肚子里头,早就黑到无药可救了,时萧这丫头能斗得过,才新鲜,不过大智若愚,娟子有时候也挺羡慕时萧的,偏偏这样傻气的女人,把那个胡作非为的霸王叶驰,吃的死死的。
        娟子不禁想起了左宏,貌似,自己也吃的左宏死死的!
        “左宏其实挺不错的,如果和莫家的婚约解除,娟子,你是不是认真考虑考虑......”
        萧子的话没说完,就被娟子打断:
        “我这辈子本来也没打算结婚”
        时萧大眼睛眨了眨,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你心里还在意赵老师?”
        娟子扑哧一声笑了,斜着眼睛瞥她:
        “我是那么痴情的人吗,再说,他算哪门子老师”
        时萧不禁偷偷松了口气,她不乐意当间谍,可叶驰说的好,左宏总比那个赵珩靠谱,就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点,可着全世界找,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时萧深以为然。
        就她家娟子这个臭脾气,也就左宏那样的能天长地久,但能有点血性的爷们,早晚出人命。
        电话铃声响起来,时萧飞快探过脑袋去瞅了瞅,赵珩的名字在上头显示着,萧子不禁狐疑的看着娟子。
        娟子好气又好笑的推开她的小脑袋,接了起来。
        说真的,毕竟是自己当年求之不得的初恋,对于赵珩,娟子总有那么几分特别的情愫,而且,那个男人显然比十年前热情太多,锲而不舍的追她,目的很昭然。
        但,毕竟过去了十年,那种年少时候的心动和不顾一切,仿佛随着岁月的流逝沉寂下去,或许还有些痕迹,却很难复原到最初,这就是时间的强大和残酷之处。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船戏太简单,亲们说,我能咋样,上次那章最后修改的面目全非才过了,偶是战战兢兢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