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赵珩放下手机,转身就看见办公室门边站着的苏彤。说实话,苏彤很漂亮,赵珩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心思,即便他一开始糊涂,后来也是一清二楚了。
        况且,她并没有刻意去隐藏,在美国的时候,有她在身边,的确感觉温暖了许多,但仅限于妹妹或是朋友。有时候。赵珩会想,男女之间其实也很微妙,就像娟子,当初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女生,就令他难以克制。
        可苏彤,即使活色生香的在他面前,也激不起他丝毫,和爱情相连,一个男人没有碰一个女人的,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
        赵珩多次半真半假的和苏彤说过,让她找个男朋友,但是苏彤很固执,固执的走着一条永远走不通的路。赵珩原以为,自己回国了,她会放开,可她随后也回来了,令赵珩颇觉无奈。
        应该说,现在还有埋怨,那天娟子和他说的话,他回来想了很久,觉得只能是苏彤,苏彤玩这种游戏的历史,最远能追溯到他上高中的时期。
        那时候,他以为是小孩子的恶作剧,现在想来,从那时起,苏彤就是安心破坏的,赵珩也想直接质问苏彤,可看到她那种近乎讨好,甚至卑微的笑容,赵珩忽又不忍,怎么说,他们两家的交情都摆在那里,还有她这么多年的陪伴。
        好在他和娟子重逢了,好在他还有机会,对于苏彤,只要他和娟子在一起了,他自然知难而退,去寻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赵珩是这么打算的,不过显然他想的太简单了,无论是对娟子还是对苏彤。
        虽然和娟子重逢了,毕竟过去了十年,他发现,或许只有他还念念不忘十年前,娟子那没心没肺的丫头,也许早就不以为然了,她向来是那么潇洒不羁。
        还有苏彤,即使他刻意冷淡,却仍然阻止不了她的靠近,她仿佛感觉不到他的冷淡。赵珩知道,苏彤并非她表面上那么天真温和,大概因为家庭的变故,颇有几分隐晦的心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赵珩面对她时,总是不忍,不忍责备,不忍伤害,不忍了这么多年,现在想一刀两断,真的不太容易。
        苏彤站在半开的门外盯着他看,脸上的神色有些特别,说不上是难过还是伤感,赵珩甚至不知道,她在哪里站了多久,是不是他给娟子的电话,她都听了去。
        可是苏彤只楞了一会儿,就扬起一个笑容,推门走了进来,步履轻松自然,仿佛刚才,只是赵珩的错觉。走过来挽住赵珩的胳膊,摇了摇:
        “珩哥哥,晚上我们去吃韩料怎么样,我请客”
        赵珩盯着她看了很久,微微叹口气:
        “彤彤,晚上我有约了”
        苏彤眼底迅速闪过愤怒:
        “是她,这么多年了,珩哥哥你还是忘不了她,她有什么好,你知不知道,她的私生活多乱,她和有妇之夫姘居了几年,她是个最□下贱的女人......”
        啪......赵珩一巴掌甩在苏彤脸上,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迫使苏彤不得不抬头和他对视。苏彤不禁有些害怕起来,这样的赵珩是她从没见过的,温雅俊俏的脸,被怒气扭曲的有些狰狞,目光犀利如刀,直直扎在苏彤身上:
        “不许你诋毁她,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她早就是我的了,她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在我心里,她永远和十年前一样美好”
        苏彤突然愣住,喃喃的道:
        “你早就知道,原来你早就知道......”
        赵珩放开她,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好半响才缓缓开口:
        “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追究了,你走吧,希望你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我很肯定给你幸福的人,永远不会是我”
        “哈哈哈!”
        苏彤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尖锐,仿佛还有些疯狂:
        “珩哥哥,你以为没有我,你和那个女人就能在一起吗,做梦,因为我会诅咒你,日日夜夜的诅咒你们……”
        赵珩按按抽痛的太阳穴,苏彤的笑声仿佛总在他脑子里回荡,令他烦不胜烦。娟子放下刀叉扫了他一眼:
        “不舒服吗,最近沃尔集团旗下超市,出现了价格欺诈曝光的新闻,很难处理?”
        赵珩放下手,抬头笑了:
        “虽然你离开了这个圈子,消息却依然很灵通,算了,今天不谈我的事,你的工作怎么样了,如果你不嫌弃,进沃尔集团怎样,宣传部的工作,严格说来,和你的专业并不冲突”
        娟子端起酒杯轻轻晃了晃:
        “我还是喜欢当记者,而且,我的工作找到了,商业时代杂志,虽然是外围的跑腿记者,目前来说,我很满意”
        赵珩不禁轻笑出声:
        “你总是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好像在你的人生里,就没有迷茫和不确定”
        娟子略歪头想了想:
        “其实也有的,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赵珩眸光一闪,刚要说话,娟子的手机响了起来,赵珩的目光落在她手边,不禁微微皱眉。
        娟子说了声抱歉,起身走到那边接电话,一接起来,就迅速拉离耳朵,即便如此,也能听见里头左宏气急败坏的吼声.....
        娟子懒得理他一堆啰嗦的废话,等他吼完了,快速的说了句:
        “我半个小时后回去”
        说完,挂断电话,麻利的关机,一边暗骂时萧这个小间谍。娟子其实很了解左宏,那男人现在也是个经不起撩拨的醋坛子,而且越来越醋,以前还真不知道,这家伙的醋劲这么大,尤其他貌似非常忌讳赵珩。
        娟子琢磨者,是不是时萧那个不讲义气的叛徒,和左宏说了什么,不过对付左宏,娟子知道采取不搭理的策略最管用,而且,她今天答应赵珩的邀约,其实也是想和赵珩说清楚。
        娟子历来不喜欢拖泥带水的玩暧昧,这些日子,娟子也的确想的很清楚了,不可讳言,和赵珩再次重逢,她有瞬间的恍惚,毕竟赵珩对她来说,曾经是年少求而不得的梦,而且这些年,自己对感情的游戏态度,也多多少少受了他的影响,但她分的清。
        她对赵珩,仅止于好感,连那深埋在心底的怨气,仿佛也渐渐淡了,让她和这个男人再怎么着,她还真没那种***,她觉得他和她更像朋友,那种过尽千帆只余一笑的朋友,她没有再招惹他的想法,旧情复燃,娟子觉得就是一个笑话,既然已经是旧情,何必复燃。
        娟子托着下巴,打量对面的男人,英俊挺拔,文雅温润,拉到哪儿,都是人中龙凤,可惜,已经不是她盘子里的菜了:
        “赵珩,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无论十年前有什么误会,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即使十年前,没有误会,我们也不见得就能在一起......”
        娟子的话没说完,赵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赵珩有些烦乱的说了声抱歉,走到那边接电话,几乎立刻,赵珩脸色就晦暗起来:
        “抱歉娟子,我有急事必须先走,什么话以后再说”
        说完,转身快步出了餐厅,娟子愕然片刻,见椅子上还有他的西装外套,急忙抓起,追了出去,在停车场看见他的车,娟子才松了口气,过去敲敲车窗。
        车窗的玻璃落下,娟子看到里面的赵珩不禁摇头,明显有些急躁慌乱,手拿着车钥匙,就是插不进去,娟子绕过去,拉开车门,推他到副驾驶座上,自己上车,接过钥匙,启动,开车:
        “去哪儿,我送你”
        赵珩也定了定神,说了地址......
        娟子和赵珩到苏彤公寓的时候,苏彤已经昏迷,床头柜上有空了的安眠药......救护车来了,娟子和赵珩跟着进了医院,坐在手术室外,娟子都没回过神来,苏彤,一共就见过两面的女人,竟然自杀了.
        其实,娟子觉得更像威胁,毕竟哪个真想死的人,自杀前还会通知别人,赵珩现在已经完全镇静了下来,站在那边打电话......
        折腾到了半夜,娟子和赵珩才离开医院,毕竟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赵珩通知了苏彤的家属.
        娟子突然觉得,自己真有点看不懂赵珩这个男人了,你说他对苏彤无情吧,可听说她自杀,也挺慌乱,可是有情的话,现在为什么不守在医院里。
        赵珩仿佛知道她的想法一般,侧头看了她一眼道:
        “彤彤是我家的邻居,从小我看着她长大,严格说起来,她算我的妹妹,虽然我不爱她,但是,我也不希望她因为我死,你明白吗。”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亲们留邮箱的建议,要不就这么办,下次在写船戏咱们就邮箱战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