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赵珩的车子进了娟子家的小区,远远就看见,坐在楼道口台阶上抽烟的左宏,娟子这才记起来,忘了知会他一声,而且,自己的手机貌似关机了。
        大灯照过来,左宏扔了手里的烟蒂站起来,适应了光线之后,看清了车里的人,那火气想压都压不住。
        车子刚停下,左宏就从外面拉开车门,把娟子从里面拽下来,推到一边,撑着车门对赵珩沉声道:
        “下车”
        “左宏你发什么疯?发生了一些事,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娟子的话没解释完,就被左宏的吼声打断:
        “给我滚一边去,别他妈跟我来这套,你们孤男寡女,又是初恋的情儿,能发生什么事,不用想也知道吧!想给我戴绿帽子,没门”
        娟子气的抬腿就踢了他一脚:
        “左宏你要是今天敢动手,我们就完了,真的完了啊,我说话算话”
        说玩,也不理两人,扭身就上楼了,左宏心里这个憋屈,按着他以前的性子,他妈一脚就把这小子踹残了,可娟子那丫头,他是真得罪不起。说起来也怨他,不是他打一开头就忍着,让着,宠着,溺着,这丫头也不敢这么给他排头吃。
        左宏的迟疑落在赵珩眼里,瞬间从心里涌上一股无力,这两个人,这么自然的打闹争吵,却那么亲近,亲近的,仿佛在他们之间,他就是个彻底的外人。
        赵珩忽然觉得无趣,抬头,目光清冷淡然:
        “如果想打架,抱歉!恕不奉陪,我没你那么无聊……”
        直到赵珩的车子出了小区,左宏还纳闷,和着,就他自己个一人唱独角戏,抬头看看楼上,蹬蹬的冲上楼,进了门,把娟子踢掉的高跟鞋,放在鞋柜里,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压了压火气,站在厕所外面敲了两下,好声好气的问:
        “娟子,你们俩究竟干啥去了,我问问总没错吧,你和我说一会儿就回来的,我等了这半宿,于情于理,你都该给我一个交代对不对,娟儿,咱的讲理对不......”
        唰一声,娟子拉开厕所的门,光着脚,手指勾着浴袍的腰带,笑眯眯的打量他一圈:
        “没打架?”
        左宏哼一声,气不过,上前拦腰扛起她,进卧室,直接扔在大床上,接着就压了上去:
        “说,你们两个晚上干什么去了?老实交代,不然大刑伺候”
        娟子咯咯咯笑了几声:
        “滚一边去,浑身都是烟油子味”
        左宏无赖的低头张嘴,狠狠咬在她嘴唇上:
        “你嫌弃我嗯?别顾左右而言他,快说”
        娟子双手揪住他的耳朵,拉起他的大脑袋,嘴里却破天荒的解释了:
        “赵珩的朋友自杀了,所以在医院耽搁到现在”
        左宏一愣,嘴角微翘:
        “指定是赵珩的风流帐,对不?”
        娟子一翻身,两人瞬间掉了位置,娟子的手指在左宏脸上轻轻滑过:
        “风流帐?谁比得过咱们左少,想当初,可是红颜知己遍天下啊!我记得当初在那个什么地方来着,左少搂着个十八的小妹妹,吻的哪叫一个***四射啊,差点就打野战......”
        话没说完,就被左宏堵住嘴,唇舌纠缠,娟子呜呜几声,便没声音了......左宏放开娟子的时候,娟子喘息几下,等喘匀了气,才哼一声:
        “心虚了,是不是?”
        左宏目光微微闪烁:
        “那是多久前的旧账了,翻旧账可不是君子所为”
        娟子捏起手指,狠狠掐在他脸上:
        “那你和赵珩来什么劲儿,嗯?”
        “哎!哎!娟儿,娟儿,你掐别的地方行不,怎么说,你男人也是有头有脸的,脸上总带着伤,别人看了多不好”
        娟子凑近他耳朵低笑了两声:
        “亏了咱们左少还知道要脸,我以为,你的脸皮已经跟老树皮似的了”
        张嘴一口咬在左宏耳朵上,左宏闷哼一声,又疼又痒的感觉,瞬间就勾起了别的想头,手蔫不出溜的下滑,刚摸到娟子浴袍的腰带,就被娟子发现。
        娟子伸手啪一声拍开他的咸猪手,翻身躺在一边,抬腿踹了他一脚:
        “去洗澡,不然,别上老娘的床,脏死了”
        左宏只得老实的去洗澡、刷牙、漱口......出来的时候,娟子已经睡着了,左宏摇摇头,轻手轻脚***,把她圈在自己怀里,娟子哼唧两声,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左宏微微叹口气,端详了她很久,低声嘟囔:
        “你这丫头又诓我,明儿我要加倍讨回来,知不知道”
        低头一个吻落在她的额角。
        同一时间,莫家书房灯火通明,DNA对比的相似度,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虽然在意料之中,却也令莫冠荣激动不已,千真万确,那丫头就是他们家的云玬,至于为什么莫家的寄名符在别人手上,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他终于找回了侄女。
        那丫头有多像莫家人啊,骄傲固执,甚至漂亮,那么一个出色的女孩,流着莫家的血,承继着莫家的基因,才应该是云玬:
        “让小张备车,我要马上接她回家”
        莫云峰急忙道:
        “爸,现在太晚了,再说,我觉得还是应该慎重考虑一下云玬的感受”
        云珂点点头:
        “至少要先弄清楚,当年是怎么回事,还有,听您说,娟子从来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咱们贸然认亲,会给她带来伤害的”
        莫云玠忽然想到那晚上令人眩惑的美丽女子,心里不禁暗暗叹息,怎么也没想到,她是云玬,竟然还有种莫名的遗憾,丝丝缕缕涌上心头。可是理智的分析,云琒和云珂说的对,那个小女子爽朗潇洒,却至情至性,他们莫家要认女儿,搁别人身上,也许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可那个小女子,绝对会不屑,那是个太有个性的女子,现在想来,倒是和小婶婶很有几分相似之处。
        莫冠荣也在沉吟,那天那小丫头说的话,他还清晰的记得:
        “假使我真是你们莫家丢失的女儿,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找我,不要认我,因为我过的很好,很幸福,只要你们离我远远的就好,不要用你们的标准来衡量所有人,并非每个人都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在我的世界里,我已经是凤凰,没必要多此一举,所以,如果真是我,就请你们退出我的世界,还我一片清净,我会很感激”
        如此骄傲的云玬,又怎么会轻易接受莫家!莫老二开口道:
        “我觉得,咱们不妨从云玬养父母身上下手,多给予金钱上的补偿”
        莫云珂皱眉看着二哥:
        “人家把云玬当亲生女儿养了二十多年,云玬一点也没感觉出自己是被领养的,这说明她养父母真的视如己出,那么无私的付出,人家难道是为了金钱的补偿,毕竟他们一开始就特意隐瞒了云玬的身世,这一点足以说明,人家根本不想让云玬找回亲生父母”
        莫冠荣站起来道:
        “我先见一见陈家的养父母,云玠,你去安排,云琒,云玬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
        云峰眉头舒展:
        “她去跑经济活动,不过目前是外围记者,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的,说要从基层做起”
        莫冠荣微微皱眉:
        “那不是很辛苦吗?”
        云峰笑了:
        “爸,辛苦才能出成绩,这正是云玬值得佩服的地方”
        莫冠荣轻轻叹口气:
        “这丫头太好强了,和当初的冠英一样,刚强易折啊!这丫头就是不明白这个理儿!云珂,左家的婚事退了吧,左宏那混小子,你和云玬都别和他搅合了,退了的好”
        云珂欲言又止,云峰伸臂揽着妹妹走出书房,才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爸的固执,你又不是不知道”
        “左宏是真爱云玬的,很认真的爱着,我看的出来”
        “那又如何?”
        云琒挑挑眉:
        “我始终不明白,爱情真有那么重要吗?”
        云玬忽然抬头,沉寂的目光,忽而闪烁出璀璨的光芒:
        “大哥,爱情很重要,只要能拥有我心中的爱情,我情愿放弃所有的一切。”
        云琒怔然:
        “云珂,你还是没忘记他?”
        云珂忽而转身:
        “我想,直到死的那一天,或许会忘了吧。”
        云琒原地站了好半天,才转身对云玠道:
        “陈家父母的事情,尽量往后拖一拖”
        莫云玠一愣:
        “可是爸都说了......”
        云琒拍拍他的肩膀:
        “爸后天随着军事访问团去美国访问,行程至少要一个月,给陈家,给云玬一个缓冲的时间,毕竟,咱们不能落下仗势欺人的把柄”
        莫云玠看着大哥,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看见他大哥如此有人情味,不禁有些奇怪的问:
        “大哥你怎么了?”
        莫云琒轻轻摇头: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很多事,也许是我们做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个亲说我的肉是炒肉丝,我深受打击,摩拳擦掌打算好好顿一锅红烧肉出来,亲们期待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