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陈国华夫妻俩真没想到,过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有人找上门来。
        夫妻两个原本有一个亲生女儿,小名也叫娟子,夫妻两个的生活虽不算很富裕,却对降临的这个小生命,抱着欣喜和期望。
        那时候,陈国华就想着,女儿长大一定要好好读书,砸锅卖铁,也要供着孩子念大学,他和妻子都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一辈子都没大出息。
        谁知道,孩子三岁的时候,得了严重的脑膜炎,几乎耗尽家里所有积蓄,还是没救活,孩子夭折以后,妻子刘佩蓁也因此大病一场,精神都恍惚了。
        医生说怕这么下去得忧郁症,更甚者,也许会发展成精神失常,建议陈国华尽快再要一个孩子,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毕竟心病还需心药医。可刘佩蓁的身体,自从生下娟子后,就一直不大好。
        斟酌再三,陈国华夫妻决定去领养一个。第一次在郊外的孤儿院里看到娟子的时候,娟子正发着低烧,小脸烧的红通通的,可怜极了。
        相比别的健康孩子,这个病怏怏的孩子,一下就拨动了夫妻两个,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而且,这小丫头太漂亮了,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软软微微卷着的头发,睫毛又长又翘,即使闭着眼,也让人不得不从心里稀罕。
        刘佩蓁抱在怀里就不松手了,仿佛看到了自己早夭的女儿,在孩子的领口发现了一块玉牌。既然是领养,这辈子就打算当成亲生的丫头,为了省的将来麻烦,就把孩子身上这件,唯一属于原来父母的东西,摘了下来。
        正好旁边有一个小女娃在哪儿玩,陈国华随手就给了那孩子。娟子就抱回了家中,夫妻两个为了这孩子也做了很大牺牲,从重型机械厂调去了钢厂,在娟子四岁那年,一家三口搬到了钢厂的筒子楼生活。
        所以,后来认识陈家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陈家的独女是领养的,而且,夫妻两个的确像亲生的父母一样,去疼,去抚养这个孩子,孩子也争气,从幼儿园一路优秀,直到上了A大,毕业后上班,工作。
        有时候陈国华夫妻也嘀咕,这孩子长大了,越长越漂亮不说,那聪明劲儿,他们陈家八辈子也没有这样的根底,这孩子的亲身父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以前有几年,着实忐忑过一阵,怕真有一天,女儿的亲身父母找上门来,到时候,他们两口子可怎么办。
        后来随着一年一年的,心也就安定了,哪想到,这都过了二十多年了,竟然有人找上了门,而且是这样,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人家。
        门铃响的时候,刘佩蓁还以为是娟子家来了,这丫头就是婚姻上,让他们两口子操心,别瞧着平常挺孝顺的,可性子犟的很,不知道成天想的啥,就是不想结婚,眼瞅着都快小三十了,一点也不着急。
        刘佩蓁是见娟子一回儿就要叨念一回儿,不过娟子平常工作忙,他们老两口想唠叨,也逮不着她的影子。
        刘佩蓁心里还想着呢,这次一定要压着娟子去相亲,多大的丫头了,都快成嫁不出的老姑娘了,人家萧子,虎头虎脑的儿子都生了,就她们家娟子,连个男朋友也没见。
        拉开门,刘佩蓁不禁吓了一跳,门外站着一位笔挺的大兵,还有一个,一看就不是平常人的三十多岁年轻人,簇拥着中间一位,看清了中间这位,刘佩蓁急忙回身喊了起来:
        “娟子爸,娟子爸......”
        陈国华手里提着二胡,就从阳台走了过来:
        “怎么了,是娟子家来了吗。”
        说实话,虽然已经把陈家养父母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可真实见到这一对夫妻,还是给了莫冠荣很大感触,这是一对最朴实无华的夫妻,和中国千万万万的平凡夫妻没有任何区别。
        “您是......您是电视上那位.....那位......”
        陈国华几乎紧张到有些磕巴,哪儿会想到,有一天电视里的大人物,会真实的出现在他家门外,还是这么位大首长。
        “对不起,贸然打扰二位,我是莫云玠,这位是我的父亲,我们来,是为二十四年前你们在圣心孤儿院,领养过一个女孩的事情,我们是她的家人。”
        一句话,真如凭空降下来一个响雷,险些炸蒙了陈国华夫妻,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莫冠荣坐在陈家的客厅里,略打量了一下四周,布置的很温馨,地方不大,却干净清爽,对面电视柜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
        莫冠荣站起身走过去,仔细端详了半响,看得出来,有些年头了,相片上的陈家父母都比现在年轻很多,身后的娟子,估计还是大学时代的小丫头吧!头发扎起来,梳了个高高的马尾巴,刘海下,非常漂亮的五官,显得清秀而有朝气。不过细细回想,那小丫头好像什么时候都是朝气蓬勃的。
        莫冠荣露出一个有趣的笑容。
        “请喝茶”
        刘佩蓁端着茶杯的手,有些控制不住轻微颤抖,茶杯放在茶几上,洒了几滴水出来。莫云玠心里不禁一叹,也许他们并没有做错,但是毕竟有仗势欺人之嫌。
        陈国华有些艰涩的开口:
        “您是不是弄错了?怎么就确定娟子是你们家的孩子?”
        莫冠荣回身,扫了一眼那边站的笔直的小张,小张手里的公文包打开,抽出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
        “这是最权威的医师开具的DNA检查报告......”
        小张的话没说完,咚一声,陈父眼前一黑,向前栽倒……
        娟子赶到医院的时候,陈父已经进了手术室,家属等候区只有她妈,抱着胳膊坐在那里,看上去孤单可怜。
        刘佩蓁见到娟子,一把就抱住她,抱的紧紧的,语气有些哽咽:
        “你爸......你爸他......”
        说了几个字,竟然都没说出来,旁边的莫云玠开口接道:
        “你父亲突然脑溢血,幸亏抢救及时,现在在里面做开颅手术,你放心,已经请了最权威的脑系科主任主刀,他会没事的”
        娟子这时才发现莫云玠,脸上瞬间扬起戾气:
        “你怎么在这儿?我爸的病和你们莫家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因为左宏,你们不找我的麻烦了,直接来找我爸妈,我爸要是有个好歹,我和你们莫家拼了,现在滚,马上”
        刘佩蓁急忙拉扯住女儿,根深蒂固的思想,让她即使心里有怨言,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人家是多大的官啊!老话讲的好,民不与官斗,他们陈家在人家眼里,算的了什么。本来这事儿,认真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人家,是他两口子奢求了。
        当初抱养孩子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么一个出色的孩子,怎么会是人家不要的呢,再说,他们也不是别人,是娟子的亲人啊!
        刘佩蓁心里说不出的酸涩,自己一点一点,从小呵护着长这么大的女儿,到了就是人家的了。刘佩蓁知道,娟子爸就是因为想不开,才一下就倒下了,可是想不开能怎么样,她们能怎么样......
        莫云玠刚要解释,手术室的门开了,陈国华被推了出来,娟子搀着刘佩蓁冲过去,陈国华头上裹着一层层的厚重纱布,上着呼吸机,眼睛紧闭着,脸色灰白的难看。
        几个年轻大夫簇拥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夫随后走了出来:
        “手术很成功,淤血基本清除干净,目前来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娟子和刘佩蓁,连在一边的莫云玠,都长长松了口气,这事弄到如今这地步,也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怎么会料到,对陈父的打击这么大,同时也明白,如果陈父真有个万一,小堂妹认不认得回来另说,没准还恨上莫家了,到那时可怎么收拾。
        娟子安置好父母,就来找给父亲主刀的大夫。解放军总医院,娟子长这么大,都没来这里看过病,非常陌生。
        问了两个小护士才找对地方,推开主任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莫冠荣,和站在一边正和大夫说话的莫云玠。
        娟子心里琢磨,莫非自己和莫家有什么孽缘,怎么就是躲不开呢。莫冠荣有些歉然的看着娟子:
        “很抱歉!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娟子现在理智基本已经恢复,看情况也不像是为了左宏的事情,不过,暂时她不想和莫家的人拉扯些有的没得,娟子直接问莫冠荣对面的大夫。
        其实有些颇不礼貌,可是莫冠荣也只是微微一笑,沈主任很惊讶,毕竟在莫家老爷子跟前,敢这样的,还真不多见。
        “我爸他好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娟子很有些担忧的开口。沈主任颇为中肯的道:
        “脑溢血即使抢救及时,手术成功,对于大脑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不过,具体的还要看病人醒来以后的恢复程度,我个人建议,可以制定一套详尽科学的术后康复计划,进行配合治疗,效果更佳,最重要的是,患者尽量不要再受什么刺激。”
        娟子认真的点点头:
        “我们能不能挪到普通病房......”
        作者有话要说:一盆热乎乎的狗血泼了出来嘿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